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谢选骏文集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谢选骏: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六四30周年:通向自由香港的“黄雀行动”》(BBC中文记者2019年5月23日)报道:
   
   1989年11月21日,项小吉与妻子流亡美国——一边是广东虎门荒凉的海岸边,一边是不夜城香港繁华的商业区旺角。吕京花自己也有些恍惚,怎么几个小时之内,她就从政治气氛一片肃杀的大陆逃到了安全的香港。

   她从广东虎门出逃时,周围像是荒郊野外,零零散散地点缀着几座房子,灯光灰暗。天上戏剧性地下起了雨,她没打伞,在稀稀拉拉的小雨中走到岸边上船。
   她到旺角时,这个香港热闹的商业区灯火通明,街边有卖饮料的、卖烧腊的,还有人在街边打边炉,火锅面条热气腾腾。望着这座不夜城明亮的夜色,吕京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的逃过了共产党这一劫吗?”
   1989年6月,中国政府对天安门的抗议学生和民众清场后,开始通缉一些学生领袖和社会参与人士。这批人在内地城市和农村到处躲藏,颠沛流离中希望找到一处安身之地,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广播员吕京花就是其中之一。
   幸运的是,在中国大陆当局撒下的天罗地网中,香港一批仁人义士们通力协作,搭建起一条通往自由的生命线。吕京花顺利进入这条“地下通道”,从广东偷渡到香港,随后流亡美国。在目睹中国当局的血腥屠杀后,她逃过可能面临的抓捕、审判以及牢狱生活,颠簸中走向自由世界。
   后来,传媒和公众把这条解救了数百名民运人士的“地下通道”称为“黄雀行动”。
   接头
   流亡的民运人士首先得跟营救人员搭上线。从获救者如今平静的叙述中,仍能一窥当年逃亡路上的惊心动魄。
   1960年出生的吕京花最初离开北京时还没想着要远走高飞离开中国大陆,她心里牵挂着年仅一岁的女儿,也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
   1989年6月9日,她从北京搭乘火车到石家庄,在石家庄未作停留就转车去了广州朋友家。6月11号,她到达广州。一到广州,她就把学运期间收到的一大摞各地记者和组织的名片翻了出来。
   “什么《星岛日报》、《成报》……就像你们BBC都有,都一张一张卡片,我在这些卡片里面随便抽了一张卡,”吕京花回忆。
   吕京花首先拨给了一名年轻的香港女记者,第一个电话就打通了。电话中,吕京花含蓄地说,她从北京一路到广州,身体感觉不适。
   吕京花说话有些哆嗦,也许把这种焦虑与恐惧传递给了女记者,“她显而易见知道,我一定是需要帮忙,虽然我讲得不是那么明确,但是她知道,就心灵一点通……”
   女记者隔天就搭香港到广州最早的一班火车与吕京花见面,并跟她约定,双方手上拿着一张卷起来的报纸作为接头暗号。一下火车,由于其他人拿着的报纸都是叠着的,她们俩马上注意到了对方。
   女记者把吕京花带到广州中山大学的一处私人公寓。经过简单交流,确认了吕就是北京工自联的成员,并明确表示她目前的处境很危险,希望把她救出去。
   “从她的口气里边就感觉到事情已经很危险了,(觉得)你要出去,”吕京花说,“她觉得应该把我报到某个部门,看能不能救我。最后走的时候她说我给你照张相,我说行,就走了。”
   6月底,香港“地下通道”通知吕京花,可以准备前往香港。8月底,香港方面表示,一切都已经安排好,可以出发了。
   事后二人曾对彼时接头的紧张心情复盘。吕京花问这位当时二三十岁的记者姑娘,“你第一次跟我见面,你有没有害怕?万一(是)政府安排的人”。
   后者承认,“怎么不害怕!”心里忐忑得要命, 而且为防止不测,接头时,女记者特意邀一位朋友同行,跟在她后面,这样如果她被抓,也有自己人马上帮忙报信。
   八九民运期间,项小吉代表学生对话团去和政府谈判
   与吕京花同一批偷渡香港的还有当时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召集人项小吉。他与香港“地下通道”搭上线的经历同样具有戏剧色彩。
   北京开枪和开始全城搜捕之后,项小吉从京城一路南下,经南昌、武汉、芜湖等市,6月下旬同妻子到达广州。
   7月,风声越来越紧,每天新闻中都有民运人士被抓。项小吉本来还幻想局势有所变化,无奈之下,决定离开中国。
   他通过中间人联系到一名三十多岁的香港男记者,后者又辗转通知了香港“地下通道”。二人约好在广州中医学院门口碰头,项小吉手持一份英文《南华早报》作为接头暗号。
   8月上旬,一名二三十岁的香港年轻男子来广州见项小吉。项小吉给此人看了他的研究生证确认身份,随后这名男子向项小吉出示了一只钥匙扣,上面有一枚圆形硬币,一面是一只牛头,另一面写着“香港上海汇丰银行乙丑纪念”。
   “他说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接你的人会跟你出示这个钥匙链。你看到这个东西,你就跟他走,你什么都不要问,”项小吉回忆,“我说我记住了。后来没多久,就来了人。”
   解放军的同情和支持
   偷渡本身就有极大风险,更何况是在1989年六四后的风声鹤唳中,从大陆逃亡海外。 以往黄雀行动的报道里,关键词不乏“枪战”、“跳海”和“喋血”。不过在项小吉和吕京花的记忆中,他们这一路还算是顺利。
   1989年8月21日,在黄雀行动前线救援者李龙庆和黎沛成的安排下,吕京花和同项小吉夫妇等六名民运人士在广州一家茶楼会合,准备偷渡香港。
   途中出现小波折。21日当天,他们一行六人在广东的一处海岸上船,船却没开,众人在静止的船上过了一夜。关于这次波折的原因,几名当事人说法不一,李龙庆和吕京花说是船家觉得不太安全,而项小吉则记得是因为当时船家向他们收费。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上岸回到广州的白云宾馆,重新跟香港方面联系。当日,“地下通道”又派人将他们送往东莞虎门,在一处居民楼安顿下来。
   8月22日晚,他们在虎门海岸边登上一艘小船。因天色黑,看不清船的颜色,只记得船不大,几个人加上一名开船的船员,刚好坐满。
   项小吉说, 置身小船上,人在水中慢慢驶离海岸,心里很难受,“因为我感觉这一步踏出去,也许今生今世都回不了中国”。
   船行到海中,遇到了一艘中国解放军边防巡逻艇。远远能看到艇上的人穿着军装、船头架着机关枪。项小吉不清楚船上总共有多少军人,看到的大概有两三个。
   巡逻艇围着他们的小船转了两圈。吕京花说:“我当时就觉得是不是抓我们的来了”。
   但她很快奇妙地感受到解放军的善意。巡逻艇逐渐靠近他们的小船,把六人一个个接上了艇。“我们上这个船的时候,他拿手还托我们一把,”吕京花说,“我就觉得好像还行,好像这个人是救我们的人。”
   上船后,一名军人到船的底舱跟项小吉谈话。“他说我们同情你,我们支持你,然后还拿出了一个笔记本,要我给他签一个名,”项小吉回忆。
   项小吉的日记记录,他们在当晚8点50分上了第一艘船,9点换了边防巡逻艇,9点55分到达香港。
   1989年8月至11月,项小吉与妻子住在香港西贡
   项小吉认为,整个流程“地下通道”策划人安排得非常周密、专业,“一环一环,这个人把我们交到下个人手里,下个人再把我们交到再下一个人手里,一站一站地交下去,我们根本就不用管这个人是谁,跟着他走就是了”。
   项小吉说,他们事先与香港方面约好,上岸之后如果看到远处有车闪灯,就过去上车。他们顺利地上了一辆中巴车,一路上换乘两三次,抵达了“地下通道”参与者者陈达钲(人称"六哥")在旺角的办公室。
   吕京花至今还记得六哥当时的安慰:“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到这儿就是到家了啊。”
   “地下通道”还是“黄雀行动”
   最初,这项营救内地民运人士的计划一直被称为“地下通道”。香港牧师朱耀明回忆,“黄雀行动”这个名字是香港演艺界人士岑建勋1991年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提出。岑建勋一直被外界视为黄雀行动的重要参与者。
   按照字面意思,许多人将黄雀行动解读为来自中国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国大陆当局为“螳螂”,民运人士为“蝉”,这帮香港的热心解救者是“黄雀”。
   不过,香港民主派元老、原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在其自传《大江东去》中说,这个解释并不符合行动的性质,“即是说,逃亡人士是黄雀,中共即螳螂了,黄雀是恶过螳螂的,应该很容易就能啄死螳螂”。
   司徒华的解释来自曹植的一首诗《野田黄雀行》。“这首诗,讲一只黄雀,被人捉去,但一个少年救了他,最后两句是‘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我觉得这样解释比较贴切。”
   而朱耀明认为,岑建勋说的“yellow bird”(黄雀)来自于一首美国民歌,意思是“你要在天空自由地飞行”。BBC中文近日曾多次联系岑建勋采访,但他以采访邀请过多、感觉疲乏拒绝了采访。
   秘密此时难解
   关心大陆民运的香港牧师朱耀明是黄雀行动主要执行人之一。他还记得1989年6月3日黄昏,他在香港参加一场婚礼。与他同桌的都是曾去北京采访报道八九民运的记者。大家都很关心北京的局势,就在婚礼宴会桌上放了一台收音机一直听着。
   “黄昏的时候说在木樨地开枪了,我们都很震惊,(是)真的开枪,”朱耀明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仍很激动。当天深夜,他在电视上看到,有人推着木板车上的伤者去医院,还有医院里躺着的死难者遗体,震惊、愤怒又伤心。
   他对主做了一个祷告,“主啊,我可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呢?电视上看到,我真的不知道做什么”。
   
   图片版权
   Lu Jinghua
   Image caption
   1990年4月,吕京花刚到美国后到哈佛大学演讲
   1989年6月中旬,朱耀明听说有人开始运作一个“地下通道”,帮助营救被通缉的学生领袖和民运人士。6月底,司徒华问他,“朱牧师,你帮帮他们好不好”,于是朱耀明加入。
   司徒华曾在自己的自传《大江东去》中透露,黄雀行动由多个部分组成。首先,逃亡者要通知黄雀行动负责人,然后他们要想办法到达边境,由负责人派人用船只接应、越过国境到香港。接着,黄雀行动负责人要安排逃亡者在香港的饮食起居,还要寻找其他国家收容他们。
   司徒华称,偷越国境行动是由地下社团组织(黑社会)的走私集团负责。“他们利用走私路线和国内的地下关系,安排民运人士逃亡,而这些越境线路,由不同走私集团负责,分几条线路进行,各线路之间互不知道,也不通消息,避免其中一条线路被破获,影响整个行动,”司徒华在书中写道。
   朱耀明透露,参加黄雀行动的有四支队伍,他们都非常同情八九民运人士,陈达钲负责其中一条。
   在过去三十年中,陈达钲参与黄雀行动的具体经过曾被广泛报道,他也接受了许多媒体采访讲述当年的经历。不过,近日陈达钲拒绝了BBC中文的采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