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谢选骏文集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谢选骏: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控制天皇的神秘机构 几代天皇夫妇都被它折磨》(世界华人周刊 2019-05-18)报道:
   
   谁都不会想到,天皇竟然也会受制于“家奴。


   
   2019年,日本德仁天皇正式继位,令和时代正式开启。德仁天皇的妻子小和田雅子,也顺理成章成为了日本皇后。然而,这对已经登上权位顶峰的夫妻,想必心中苦涩多于欣喜。
   
   他们贵为皇族,却处处受限,连平凡人家最起码的温情都不能随意流露;雅子甚至曾经被当成生育机器,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德仁天皇爱护妻子,却又根本无力保护。他们唯一的女儿,也因为保守势力反对,而与皇储之位彻底无缘。这不仅是德仁夫妇的悲哀,这是几代日本天皇共同的无奈。
   
   德仁的爷爷裕仁天皇,被逼得差点离婚;刚刚退位的明仁天皇,在年轻时候也曾和妻子含垢忍辱。
   
   这一切,都是因为受制于一个神秘的政府机构:日本宫内厅。
   
   宫内厅,原名宫内省,其雏形出现于公元8世纪初。当时的日本天皇为了让皇室的一些琐碎事务得到有效管理,首次设置了专门机构来进行管理。
   
   用中国的历史来进行对比的话,宫内厅的作用应该是相当于内务府,打理皇室事务,管理后勤。这样的一个机构,按理说成不得什么大气候。但是在千年之后,斗转星移,日本实行了君主立宪制。虽然日本天皇的权力依然很大,但是也要在某种程度上受宪法的约束。
   
   当时的日本宪法,针对皇室成员出台了一系列自律原则。这些规定了皇室应该承担的义务和恪守的规则,把皇室彻底“装进了礼法的笼子里”。因此,在1911年,宫内省(即宫内厅前身)正式开始成为辅佐天皇、管理皇室事务的政府机关。
   
   此时此刻,宫内厅的地位已经不仅仅是曾经那个单纯的皇室总管了,地位有了法律保障,在皇室事务中的话语权也日益增加。皇室成员的一言一行、婚丧嫁娶,皇室的繁衍生息,都属于宫内厅的管辖范围。
   
   首先被宫内厅折磨得痛苦不堪的,就是裕仁天皇。没错,就是那个侵华战争期间的天皇。他的年号是昭和。
   
   裕仁天皇和他的妻子香淳皇后感情很好。但是,他们在婚后13年的时间里都没有生下儿子,女儿倒是连续生了4个。日本军政两界都对此十分不满。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裕仁天皇对妻子十分宠爱。
   
   当年两人订婚之后,军方大佬山县有朋曾经以香淳皇后的家族有色盲基因为理由,要求裕仁解除婚约,结果裕仁誓死不从。经过博弈之后,裕仁如愿娶得佳人,山县有朋则身败名裂。经此一役,明眼人都知道皇后是天皇的心中挚爱,更是天皇的逆鳞,轻易触碰不得。
   
   然而,只有一个机构敢和天皇叫板。那就是宫内厅。
   
   宫内厅肩负着维护皇室家法的责任,说话十分硬气。天皇无子,那还了得?以后天照大神家的皇位谁来继承?
   
   尽管裕仁天皇早就表明,此生只爱香淳皇后,绝不纳妾,但是宫内厅还是不由分说地给他物色了多名美人。
   
   最终,裕仁天皇也不得不无奈接受了其中一名女子作为自己的妾室。
   
   幸运的是,在此后不久,香淳皇后生下了一个男孩,也就是今年刚退位的明仁天皇。裕仁天皇这才摆脱了纳妾“传宗接代”的任务。但是他没有想到,宫内厅给皇室带来的掣肘和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
   
   裕仁天皇虽然是侵华战争的罪魁祸首,但是抛开政治的一面,他在家庭生活中算得上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但是,他却保障不了妻儿最普通的权利,以至于明仁在小时候曾经忍饥挨饿。
   
   明仁出生后,宫内厅马上就安排人把尚在襁褓的他抱走,不允许香淳皇后亲自抚育,甚至连母子俩的见面都要受到宫内厅的限制。虽然贵为皇后,但即使表达了对宫内厅的不满,也丝毫无济于事。宫内厅的长官只会用一句硬邦邦的话顶回来:这是皇室的规矩。
   
   在侵华战争爆发之后,小明仁的处境更为可怜。他非但不能承欢于父母膝下,就连基本的吃穿都受到了克扣。宫内厅给出的理由是要节省钱财,以便于支援前线。明仁那时候经常被饿得受不了,却又无法和母亲倾诉。
   
   或许年幼的他已经意识到,宫内厅的控制力太强了。告诉父母,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凄惨处境。母亲知道后,也只能痛哭一场而已。明仁长大后一直对军国主义十分痛恨,对右翼分子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想必也是有童年阴影的因素在其中。战争、宫内厅、军方,这些词语,带给他的都是噩梦。
   
   而在“二战”结束后的和平年代,宫内厅的魔影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浓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考虑到日本的特殊国情,裕仁天皇并没有受到审判。天皇愿意在美国的协助下,当一个纯粹的精神领袖,帮助日本实现战后的重建。但是美国人对此并不放心。日本对天皇的高度崇拜,以及在二战期间的疯狂行为,都让人心有余悸。必须把日本皇室限制得死死的,捏在美国手心里,这样才好。
   
   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宫内厅的势力,自然也就有增无减。毕竟,有这么一个机构能够限制和控制皇室成员的言行,给日本皇室找点不痛快,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件何乐而不为的好事。只是苦了明仁天皇。
   
   他还是皇太子的时候,执意求娶出身于平民家庭的美智子,受到宫内厅百般阻挠,只因为美智子不是贵族成员,宫内厅觉得配不上明仁。如果不是裕仁天皇夫妇心疼儿子,和宫内厅进行了斗争,明仁和美智子的婚事很可能就此告吹。
   
   明仁婚后,宫内厅故技重施,再次拿生儿子来给美智子施压。美智子心理压力巨大,差点得了抑郁症。即使是生下了德仁,宫内厅依然处处挑刺,从礼仪到言行,要求严苛无比。
   
   到了德仁皇太子订婚的时候,尽管雅子妃如履薄冰精心准备了发言稿,宫内厅还是给了她一个猝不及防的下马威。
   
   雅子妃遭到斥责的原因听起来不可思议:她比德仁多发言了28秒。在宫内厅看来,比丈夫的发言时间长,简直是不能原谅的,是对皇权和夫权的僭越。
   
   这让人想起前不久热播的《延禧攻略》中的一个情节,温柔娴静的富察皇后刚刚嫁入皇室,跟随乾隆皇帝去拜见太后。富察皇后言辞非常得体,没想到却被太后怒斥罚跪。只因为,她比皇帝多说了一句话。
   
   狗清都亡了100多年了,谁能想到,我们的邻邦日本依然执行着这么荒谬的规矩。而且,“有皇位需要继承”的日本皇室,对子嗣的渴求到了近乎变态的程度。
   
   雅子从嫁给德仁那天起,宫内厅就开始不停催生,似乎雅子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成为日本皇室的生育工具。在雅子生下了爱子公主后,宫内厅嫌弃这是个女孩,要求雅子继续努力生男孩。宫内厅的百般挑剔和指责,让雅子痛苦不堪。雅子没有她的婆婆美智子皇后那么坚强,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濒临崩溃。
   
   一位名叫希尔斯的澳大利亚作家非常同情雅子妃,他写了一本书——《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幸好,一切都随着明仁天皇退位、德仁天皇登基而有所好转。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成为皇后的雅子,宫内厅会礼让三分,不再像以前那么肆无忌惮。然而,只要宫内厅存在一天,皇室成员就注定像笼中鸟一样,会被所谓的皇族礼法牢牢束缚,永远得不到自由。
   
   只要皇室永远存在,这就是菊花王朝后裔无法逃避的悲哀宿命。
   
   谢选骏指出:宫内厅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奇怪的,中国的太监东厂秘书处不都这样干的吗?你创造一个机构,就会被这个机构奴役。因为机构一经形成,就有了他自己的特殊利益,就像蛆虫一样,一经生下,就有了他自己的轨迹,不会按照苍蝇的方式活动的,何况是万物之灵的狡诈人类呢。
(2019/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