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已死”的变局已到]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已死”的变局已到

   谢选骏:“已死”的变局已到
   
   《人民日报:深刻认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转载人民日报 2019-05-22)报道:
   
   深刻认识大变局(思想纵横)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深刻认识这一大变局,抓住大变局为我国发展带来的重大机遇,需要深刻认识和把握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一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两个方面来审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大变局中找准中国坐标。
   
   从生产力发展来看,当今世界迎来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广泛而深入地渗透到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与传统产业融合的速度不断加快,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全球创新版图与经济结构正在重构,人类社会处于生产力大变革、大发展、大跃升的新阶段。
   
   从生产力的国际分布结构来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很长一个时期,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处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高端,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则主要以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为主,处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低端,生产力发展水平较低。近年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生产力发展水平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的地位大幅提高。改革开放之初,我国贸易方式主要是加工贸易,出口的产品以初级产品和轻纺产品为主。随着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提高,到2018年,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57.8%,机电产品占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58.8%,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30.07%。这表明,生产力的国际分布结构已经发生变化,虽然发达经济体仍然占据全球产业链价值链高端,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的位置正快速提高。
   
   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突破和提升,生产力国际分布结构的变化,必然带来国际生产关系的变革。首先,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其群体性崛起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促进国际政治经济力量格局发生显著变化,国际社会要求变革国际生产关系的呼声日益高涨。其次,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提高,使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的位置不断提升,从而在一些产业上与发达国家形成一定程度的竞争关系,这也是导致国际生产关系发生变革的重要原因之一。再次,新一轮科技革命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升生产力和产业发展水平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给一些发达国家带来了紧迫感和危机感,个别发达国家因此涌动逆全球化思潮,企图通过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一己私利。
   
   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生产力变革、生产力国际分布结构变化和国际生产关系大变革大调整,我们要认清形势、坚定信心,树立战略思维和全球视野,紧紧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提升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促进我国产业发展加快迈向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高端,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要不断激发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的积极性,加快科技创新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积极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激发各类微观主体的创新创造活力;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努力构建公正合理的国际生产关系。
   
   谢选骏指出:我早就说过了,“五四百年”就是“五四已死”,因为“XX百年”就是“XX已死”——现在人民日报说要深刻认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一种末日预言了,就是说“百年”这一“已死”的变局已到了。大家想想,是什么玩意儿的百年又快到了?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