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谢选骏文集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谢选骏: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中国试图用“天下观”重塑亚洲和世界秩序》(2019年5月4日 转载综合新闻)报道:
   
   随着中国的日渐强大,它开始与美国争夺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分析人士说,中国试图用传统的 “天下观”重塑亚洲秩序,希望在亚洲建立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秩序,同时中国相信,天时地利在自己这边。终有一天,随着美国离开亚洲,自己会实现这样的秩序。


   
   习近平的外交政策无不源自“天下观”
   
   “一带一路”第二次峰会前不仅刚刚在北京结束。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实际上是希望通过构建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来实现以中国传统“天下观”为基础的亚洲秩序,甚至世界秩序。而“一带一路”倡议在实现这个秩序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孙韵是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她星期三(5月1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有关“亚洲的稳定”的研讨会上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为世界设定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深受中国传统的“天下观”的影响。
   
   她这样解释中国的天下观。她说:“‘天下’概念设想的一个以强大的、道德上仁慈的国家或是文明为中心,或是由其主导的世界。在中国说来,就是建立一个‘中央王国’。军事和经济上的优势是霸主构建和平与稳定的基础,它可以通过威慑和强迫的手段来实现。在道义上的优势,则通过以仁慈的手段提供公共物品来体现,而这一点又巩固了其他国家对霸主的向往。至少,中国人是这么看的。”
   
   孙韵说,“一带一路”就是中国实现这个“天下观”的手段。她说:“虽然一开始是为了解决中国内部的产能过剩的问题,但是,从外面看,中国试图以此展示中国的仁慈意图,通过基建和资金来提供公共物资,最终是为了能够影响‘一带一路’沿途接受国的决策机制。”她说,不仅仅是“一带一路”倡议,其实,习近平上台后的几乎所有外交政策都源自这个“天下观”。
   
   有关“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天下大同”类似的观点在中国的媒体上也有体现。2018年 8月,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说,“一带一路”为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供新思路新方案。“……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实践平台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从我国改革开放和长远发展出发提出来的,也符合中华民族历来秉持的天下大同理念,符合中国人怀柔远人、和谐万邦的天下观,占据了国际道义制高点。”
   
   中国目前对亚洲的理想状态:中美共治
   
   中国曾经尊重美国在亚洲的领导权,但是,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说,现在在“千方百计”地与美国争端亚洲的领导权,而且中国也有明确的意图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她说,在亚洲的重要热点问题上,无论是朝鲜核问题、东中国海、台湾以及南中国海,中国都在试图削弱美国的影响力和存在。
   
   对美国未来在亚洲的角色,中国曾有过明确地表述。2014年5月,在第四次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上,习近平提出亚洲的事情要靠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这就是说,亚洲的事务归根结底要由亚洲人拿主意。孙韵说,不过,目前中国还没有寻求将美国排除出亚洲。她说,中国把自己定义亚洲的大国,认为,美国应该遵守中国所设定的制度和限制。孙韵还说,考虑到目前的现状中国可能会接受“美中共治”的状态。但是,未来是否能接受美国继续在亚洲作为一个竞争对手则很难确定。孙韵还说,中国人相信,美国正在衰退,无论是与美国自己相比还是和中国相比。他们也相信,天时和地利都属于中国的。终有一天,美国会因为距离亚洲如此遥远,会因对亚洲的承诺而拖累,最后会卷铺盖离开,而亚太区域国家会逐渐加入到中国的秩序中。
   
   中国若主导亚洲,台湾自治受损,南中国海国家主权受侵蚀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在同一个研讨会上也说,中国希望在亚洲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秩序,虽然不一定是中国王朝时代的“朝贡”体系。中国希望,中国的邻居们接受中国的主导地位, 不采取任何有损中国利益的方式。葛莱仪说,中国正在采取军事和经济措施来实现这样的目标。军事上,中国努力增加突发事件发生时美国干预的风险和代价。 经济上,中国利用自己的市场、贷款和援助来让周边国家对自己产生依赖。她说,美国政府目前的做法,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宣扬“美国优先”,都让中国觉得自己有机会在美国和亚洲盟友之间插入楔子,同时也有机会为亚洲国家提供另外一种选择。
   
   不过,葛莱仪说,如果中国主导了亚洲,可能会出现下面的的三种情况:
   
   第一, 亚洲国家可进退的空间会越来越小,不得不迎合中国的利益。亚洲弱小国家保护自己利益的空间受限。
   
   第二,在领土争端问题上,很有可能按照中国的方式和条件得到解决。比如,台湾不得不与中国达成协议,对台湾的自治造成损害。 在南中国海声称拥有部分主权国家可能被迫作出让步,让自己的主权受损。
   
   第三,中国主导的亚洲也将弱化亚太地区的区域组织。中国一贯希望推行双边关系。在多边组织中,中国也希望能获得主导地位并主导讨论的议程,所以东盟、东亚峰会、甚至亚太经合组织的作用都将会被削弱。
   
   葛莱仪还说,中国并不满足于只是亚洲大国。她说, 中国的很多说法表明中国是希望成为全球力量的。 比如,中国希望改革全球治理的方法;习近平在中共18大上表示,要向世界贡献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以及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等等。
   
   中国无法主导亚洲
   
   不过,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月份的一篇文章说,即便是中国想主导亚洲,也无法实现目标。作者提出,仅是青藏高原以及喜马拉雅山、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等这些自然阻碍的地理存在,就足够让任何国家决定在亚洲投射力量变得困难。
   
   除了幅员辽阔之外,亚洲的文化也是多样的。作者说,亚洲其他国家:俄罗斯、伊朗和印度等无不拥有自己的独特文化,一旦感受到自己的利益被挤压,他们应该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反对中国。作者说,中国周边的14个接壤的国家,也会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压力。从历史上来说,中国被入侵的次数要远超过中国入侵邻国的次数。作者还说,中国的军力增长,中国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足迹已经唤醒了亚太国家,中国周边正形成多边的抗衡机制,对抗中国。最新的例子是美、日、印、澳四国在形成准同盟框架。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些隔靴搔痒的半瓶子错的中国通们,其实是“中国不通”——它们哪里知道,天下观无巧不巧地符合全球化!因为天下观是大统一的意识形态,与建设一个全球政府,正好不谋而合。
   
   1986年初版的《神话与民族精神》(Mythologies and National Ethos)里,谢选骏写道:
   
   古代中国文化的“核”,曾是“天子”观念以及与之相联的“天命论”,中国文化系统中“质”的各层次,均以此为辐辏而趋附。天子,作为天人合一之境的人格化象征,体现了善于协调自然而非斗争至上的文化传统。这在《礼记·月令》是里面一目了然的。所谓“天命”,其实就是天子与自然(“天”)之间互相反馈的精神所形成的特殊信息。在古代人的思想中,天命的信息库是神秘的,不是人智所能穷尽。天子所象征的天人感应的精神倾向、天人合一的文化范畴,可以被现代人恰当理解。如果进一步,被现代文明恰当吸收,则有助于缓和现代人的焦虑感及现代文化的紧张状态,从而对现代文明发挥一种“损有余以补不足”的作用。
   天子观念,原非纯粹的政治概念,而是广义的文化范畴。先秦文化史中的“天子”与秦汉帝国开始的长城时代政治史上的“皇帝”不同:先秦文化史中的天子,可以被理解为人类文化各阶段、各领域中的精神价值与社会规范的首创者,是所谓的“文化英雄”,而不是政治上的专政首脑。他是“顺乎天而应乎人”的理想化身,因而立于文明的不败之地。
   现代世界,是否已到了需要输入“天子”观念的时刻?天子观念,及其对“天人合一”双向性的文化范型,即,人不仅受天控制,也反过去影响天──有助于现代世界克制一下过度追求物质利益、过度追求感官快乐、过度追求强权意志的单向性紧张,也有助于减少生物圈内部的紊乱与毁灭。有助于调节人与人之间、社会集团之间、国家联盟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普遍焦虑感──以便某种更富于人情味,更能与自然相协调的全球新文明,逐渐形成。
   
   谢选骏指出:三十三年来的历史发展,恰恰证明了这一天才的先见之明。
(2019/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