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谢选骏文集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穷寇莫追的美国设计
·穆斯林比共产党更会做交易
·洪秀全死于力量悬殊的肉搏
·克服不均主义
·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和平统一就是武力统一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谢选骏: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二战过去70多年 日本年轻一代如何看待“神风突击队”?》(2017年11月5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以千计的日本飞行员自愿加入“神风突击队”,以帝国之名用自杀式的飞机俯冲向敌军进攻。70多年之后,BBC记者大井真理子(Mariko Oi)回首历史,看看这些曾经备受尊敬的军人如今对日本年轻一代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我在东京问三个年轻人对“神风突击队”有何看法时,他们的回答分别是:不合理、英勇、愚蠢。
   “‘英勇’?”池泽舜平听到弟弟池泽匠的形容时发出了质疑,“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右翼?”
   具体的数字很难核实,但一般相信,有3000至4000名日本飞行员曾驾驶飞机主动撞向敌人目标。
   据估计,这类任务的成功率只占10%,但却曾经导致过50艘盟军舰船沉没。
   战后数十年来,有关“神风”飞行员的看法一直很分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飞行员所留下的历史反复被利用作政治工具。
   “在盟军占领日本的七年里,‘神风突击队’的名声是他们首要打击的目标之一,”静冈大学的M·G·舍夫托教授(Prof MG Sheftall)说。
   这种自杀式的战术被形容为“癫狂”。
   “但在盟军于1952年离开时,右翼民族主义者却强势地冒出,他们在几代人当中一直致力于夺回主流话语权,”舍夫托教授说。
   “甚至在1970和1980年代,日本民众的绝大多数仍然认为‘神风’是一种可耻的东西,是政权对他们的家人犯下的罪。”
   “但是在1990年代,民族主义分子开始试水,试探他们能不能将‘神风’飞机员封为英雄而相安无事。当他们没有遭遇反弹之后,他们就越来越大胆。”
   你愿为你的国家而战吗?
   2015年由盖洛普(Win/Gallup)对一些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11%的日本人会愿意为他们的国家上战场。
   巴基斯坦:89%
   印度:75%
   土耳其:73%
   中国:71%
   俄罗斯:59%
   美国:44%
   英国:27%
   日本:11%
   进入21世纪,《吾为君亡》、《永远的零》等电影公映,就直接将“神风突击队”塑成英雄。
   那个说他们是英雄的少年池泽匠也承认,他的观点是受到了电影的影响,但是他说,假如日本明天要打仗,他不会愿意为国家而死。
   他说:“是因为我做不到,我才觉得他们很英勇。”
   近年,一些电影开始颂扬“神风”飞行员的“英勇”精神
   事实上,根据盖洛普国际在线的调查,即使只是为国家参战,也只有11%的日本国民表示愿意。这个数字令日本在受访国家当中位列最后。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日本的战后一代是在和平主义宪法之下成长起来的——日本战后宪法禁止该国拥有军队。
   “我不想死”
   可是,那些在当时多数是在17至24岁之间的“神风”飞行员,真的都完全自愿为他们的国家而死吗?
   我和两个绝无仅有的幸存者谈过,他们都已经90多岁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我会说,我们当中有60%至70%的人是渴望为帝国牺牲自己的,但是其他的人大概都有疑问,他们为什么必须要去,”94岁的山田斂在他位于名古屋的家中这样告诉我。在他要执行任务之前,战争结束了。
   “我当时孑然一身,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我脑子里有一种真心的想法,是我必须献身保卫日本。但是对于那些有家室的人来说,他们的想法肯定很不一样。”
   91岁的桑原敬一就是其中一个放不下家庭的人。
   他向我描述了他被告知要成为“神风”分队一员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脸都青了。”当时他只有17岁。“我很害怕,我不想死。”
   “我在那之前一年就失去了父亲,只剩下我的母亲和姐姐在做工养家。我从自己的薪津当中拿出一些钱寄给她们。我当时想,如果我死了怎么办?我一家人吃什么?”
   于是当他的引擎发生故障使他不得不返回时,他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书面纪录上,桑原敬一是被认为自愿加入的。“我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如果你不理解军队的本质的话,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他说。
   舍夫托教授说,飞行员会被要求在一大批人当中举手表态自己不愿意加入。在旁观者压力下,几乎没有人能够对任务说不。
   在现代社会,“神风突击队”常常被用来与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相比较,但是桑原敬一表示,这是不准确的。
   “我认为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桑原说,“‘神风’的行动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那是战时。而‘伊斯兰国’(IS)的袭击是毫无先兆的。”
   山田斂则认为,突击队在日语里面称作“神风”,但是它有被误解,并且它的英文“kamikaze”也在未理解日本当时所面对的历史语境之下被不恰当地使用。
   他说:“这让我很受伤,因为‘神风’就是我的青春年代。它是一个单纯的东西,真的是纯粹的。它实际上要崇高得多。但是现在,人们谈论它时仿佛是我们当时被诱导了一样。”
   桑原敬一说,战后,曾经不愿参加任务的自己感到释放,他要想的是如何重建这个国家。
   而山田斂则花费了一些时间才调整过来。
   他回忆当时说:“我觉得前路茫茫,感到无助,我失去了自我,仿佛我的灵魂被抽走了一样。”
   “作为‘神风’的飞行员,我们都准备好死去,于是当我听到我们战败时,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塌了。”
   令他坚持下来的,是必须要在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家继续工作糊口、生存下去的现实。
   而他曾经愿意以死效忠的那个人——日本天皇裕仁,最终也成为了那个令他从战争的记忆当中释怀的人,因为天皇做出了榜样,与美国人握手。
   二战期间,天皇裕仁曾被奉若神明
   “天皇陛下当时是日本的中心。我觉得裕仁天皇的存在帮助了日本从战争中复元,”他说。
   对于日本战后一代来说,“神风”飞行员曾有过的经历是不可想象的,哪怕那是他们的家人。
   山田斂的孙女长谷川佳子告诉我说:“当我去想想他的人生时,我就发现我的生命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那些本该有机会出生的、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士兵本该有的子孙,我是在替他们活着。”
   而桑原敬一的孙子则并不知道祖父在17岁当受训飞行员的时候到底经历过什么。
   “但那正是我想要建造的和平日本,”他微笑说。对他而说,他的孙子不知道过去,正是这个国家已经走向伤痛历史的明证。
   
   谢选骏指出:现在,只有11%的日本人怀念为国牺牲的法西斯,所以,上表所列国家都比日本更加法西斯;但即使就二战时期的敢死队60-70%的亡命比例来说,现在的
   巴基斯坦89%、印度75%、土耳其73%、中国71%,依然比那时的日本还要法西斯。当然,这可能是吹牛的数字——因为这四个国家的居民即使小商小贩都是不太诚实的。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