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谢选骏文集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谢选骏: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二战过去70多年 日本年轻一代如何看待“神风突击队”?》(2017年11月5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以千计的日本飞行员自愿加入“神风突击队”,以帝国之名用自杀式的飞机俯冲向敌军进攻。70多年之后,BBC记者大井真理子(Mariko Oi)回首历史,看看这些曾经备受尊敬的军人如今对日本年轻一代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我在东京问三个年轻人对“神风突击队”有何看法时,他们的回答分别是:不合理、英勇、愚蠢。
   “‘英勇’?”池泽舜平听到弟弟池泽匠的形容时发出了质疑,“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右翼?”
   具体的数字很难核实,但一般相信,有3000至4000名日本飞行员曾驾驶飞机主动撞向敌人目标。
   据估计,这类任务的成功率只占10%,但却曾经导致过50艘盟军舰船沉没。
   战后数十年来,有关“神风”飞行员的看法一直很分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飞行员所留下的历史反复被利用作政治工具。
   “在盟军占领日本的七年里,‘神风突击队’的名声是他们首要打击的目标之一,”静冈大学的M·G·舍夫托教授(Prof MG Sheftall)说。
   这种自杀式的战术被形容为“癫狂”。
   “但在盟军于1952年离开时,右翼民族主义者却强势地冒出,他们在几代人当中一直致力于夺回主流话语权,”舍夫托教授说。
   “甚至在1970和1980年代,日本民众的绝大多数仍然认为‘神风’是一种可耻的东西,是政权对他们的家人犯下的罪。”
   “但是在1990年代,民族主义分子开始试水,试探他们能不能将‘神风’飞机员封为英雄而相安无事。当他们没有遭遇反弹之后,他们就越来越大胆。”
   你愿为你的国家而战吗?
   2015年由盖洛普(Win/Gallup)对一些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11%的日本人会愿意为他们的国家上战场。
   巴基斯坦:89%
   印度:75%
   土耳其:73%
   中国:71%
   俄罗斯:59%
   美国:44%
   英国:27%
   日本:11%
   进入21世纪,《吾为君亡》、《永远的零》等电影公映,就直接将“神风突击队”塑成英雄。
   那个说他们是英雄的少年池泽匠也承认,他的观点是受到了电影的影响,但是他说,假如日本明天要打仗,他不会愿意为国家而死。
   他说:“是因为我做不到,我才觉得他们很英勇。”
   近年,一些电影开始颂扬“神风”飞行员的“英勇”精神
   事实上,根据盖洛普国际在线的调查,即使只是为国家参战,也只有11%的日本国民表示愿意。这个数字令日本在受访国家当中位列最后。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日本的战后一代是在和平主义宪法之下成长起来的——日本战后宪法禁止该国拥有军队。
   “我不想死”
   可是,那些在当时多数是在17至24岁之间的“神风”飞行员,真的都完全自愿为他们的国家而死吗?
   我和两个绝无仅有的幸存者谈过,他们都已经90多岁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我会说,我们当中有60%至70%的人是渴望为帝国牺牲自己的,但是其他的人大概都有疑问,他们为什么必须要去,”94岁的山田斂在他位于名古屋的家中这样告诉我。在他要执行任务之前,战争结束了。
   “我当时孑然一身,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我脑子里有一种真心的想法,是我必须献身保卫日本。但是对于那些有家室的人来说,他们的想法肯定很不一样。”
   91岁的桑原敬一就是其中一个放不下家庭的人。
   他向我描述了他被告知要成为“神风”分队一员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脸都青了。”当时他只有17岁。“我很害怕,我不想死。”
   “我在那之前一年就失去了父亲,只剩下我的母亲和姐姐在做工养家。我从自己的薪津当中拿出一些钱寄给她们。我当时想,如果我死了怎么办?我一家人吃什么?”
   于是当他的引擎发生故障使他不得不返回时,他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书面纪录上,桑原敬一是被认为自愿加入的。“我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如果你不理解军队的本质的话,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他说。
   舍夫托教授说,飞行员会被要求在一大批人当中举手表态自己不愿意加入。在旁观者压力下,几乎没有人能够对任务说不。
   在现代社会,“神风突击队”常常被用来与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相比较,但是桑原敬一表示,这是不准确的。
   “我认为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桑原说,“‘神风’的行动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那是战时。而‘伊斯兰国’(IS)的袭击是毫无先兆的。”
   山田斂则认为,突击队在日语里面称作“神风”,但是它有被误解,并且它的英文“kamikaze”也在未理解日本当时所面对的历史语境之下被不恰当地使用。
   他说:“这让我很受伤,因为‘神风’就是我的青春年代。它是一个单纯的东西,真的是纯粹的。它实际上要崇高得多。但是现在,人们谈论它时仿佛是我们当时被诱导了一样。”
   桑原敬一说,战后,曾经不愿参加任务的自己感到释放,他要想的是如何重建这个国家。
   而山田斂则花费了一些时间才调整过来。
   他回忆当时说:“我觉得前路茫茫,感到无助,我失去了自我,仿佛我的灵魂被抽走了一样。”
   “作为‘神风’的飞行员,我们都准备好死去,于是当我听到我们战败时,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塌了。”
   令他坚持下来的,是必须要在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家继续工作糊口、生存下去的现实。
   而他曾经愿意以死效忠的那个人——日本天皇裕仁,最终也成为了那个令他从战争的记忆当中释怀的人,因为天皇做出了榜样,与美国人握手。
   二战期间,天皇裕仁曾被奉若神明
   “天皇陛下当时是日本的中心。我觉得裕仁天皇的存在帮助了日本从战争中复元,”他说。
   对于日本战后一代来说,“神风”飞行员曾有过的经历是不可想象的,哪怕那是他们的家人。
   山田斂的孙女长谷川佳子告诉我说:“当我去想想他的人生时,我就发现我的生命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那些本该有机会出生的、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士兵本该有的子孙,我是在替他们活着。”
   而桑原敬一的孙子则并不知道祖父在17岁当受训飞行员的时候到底经历过什么。
   “但那正是我想要建造的和平日本,”他微笑说。对他而说,他的孙子不知道过去,正是这个国家已经走向伤痛历史的明证。
   
   谢选骏指出:现在,只有11%的日本人怀念为国牺牲的法西斯,所以,上表所列国家都比日本更加法西斯;但即使就二战时期的敢死队60-70%的亡命比例来说,现在的
   巴基斯坦89%、印度75%、土耳其73%、中国71%,依然比那时的日本还要法西斯。当然,这可能是吹牛的数字——因为这四个国家的居民即使小商小贩都是不太诚实的。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