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谢选骏: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打鸡血:一段真实却又无比荒诞的历史》(YMCK1025 2019-05-20)报道:
   
   “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年轻一代中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沿用至今的俗语是从文革时期流传下来的,而其中的“打了鸡血”,是切切实实的给身体打进鸡血。
   
   一针鸡血祛病强身
   
   “鸡血疗法”的方法和它的名字一样简单,就是从公鸡(最好是小公鸡)翅膀下的血管内,抽取鸡血几十到一百毫升,然后注射到人体肌肉中,每周一次。
   
   据说这种疗法可以“有病治病,无病强身”,还能治愈包括心脏病、老花眼、脱发等24种疑难杂症,并且“精神乐观,视力增强,抵抗力强,面色红润,不怕冷,性欲旺,睡眠佳,大便畅”。
   
   关于鸡血疗法,有一种传说是一位在文革期间被公安局捉住的前军统中将医官为了保命提供的“秘方”,并且蒋介石也靠这鸡血疗法续命。这种连军衔和军职都对不上号的谣言虽荒唐,但当时的确骗过了不少人,让鸡血疗法蒙上了一层“上流社会秘闻”的神秘色彩,反而更让围观群众信服。
   
   抽出来的新鲜鸡血直接注射到人体肌肉组织里。
   
   而真正鸡血疗法的创始人是上海医生俞昌时。1959年5月26日上午8点,上海永安棉纺三厂一名叫俞昌時的医生,在邀请来的围观群众面前,给自己打了一毫升新鲜鸡血,不仅没出现任何不良症状,反而面色红润、精力充沛,“不到三小时,就感觉奇饿,中午吃了八两饭”。
   
   从下午一点开始,40多人让俞昌时给自己注射了鸡血。根据俞昌时本人的回忆,本来咳嗽的人,五分钟后就好了;晚上喘得睡不着的人,当晚睡得香甜;胃痛的人,当即不痛了;长了疖肿的人,没过多久就消下了大半。
   
   这个疯狂的医生并非什么江湖庸医,反而有一份专业且红彤彤的革命简历,受过系统的现代医学教育。俞昌时毕业于上海亚东医科大学,在武昌开过私人诊所,抗战期间担任过军医,还在南丰县担任过卫生院院长,行医时间至少也有20多年。
   
   给人打鸡血的想法起源于1952年俞昌时在江西南平工作时,偶尔一次在鸡的肛门里量了一下温度,发现鸡的体温高达43℃,因此判断鸡血的发热机能特别高,神经中枢的调节作用特别强,可以促进新陈代谢,并且抗菌、抗毒。本来中医里就有很多内服外敷鸡血以治病的方子,俞昌时配合自己的现代医学知识,决定尝试注射鸡血。
   
   根据俞昌时自己印发的《鸡血疗法》小册子里自述:他先在自己身上做试验,注射了两天的鸡血,觉得“精神舒适、食欲增加”,三四天后,“脚藓和皮肤病等痼疾同时痊愈了”。接着,他又给亲友注射,自己15岁的女儿腹痛,“注射一次就好了”;一个大腿患有蜂窝炎的农民,注射三次就好了;一个患阴道瘤的女人,注射两次就好了。
   
   鸡血疗法和当时“少花钱,治大病;不花钱,也治病”的口号不谋而合,一时间风靡大江南北。就连远到四川的崇庆县城里,每天早上都有人在县医院的门诊外抱着公鸡排着长队,准备打鸡血。
   
   据地方志《百年崇州》第二卷记载:“病人抱着鸡进诊室后,有护士帮忙,七手八脚地逮住鸡,从一边翅膀的静脉血管中抽出鸡血。由于一次能抽的鸡血不多,所以还要在别处抽。在抽血时,强壮的公鸡会拼命挣扎,一旦挣脱咯咯大叫,满屋飞逃,大家追拿,乱成一团,鸡毛灰尘扬起,再加上鸡屎遍地,更是臭气熏天。因为频繁扎针,过不了多久,一只漂亮的公鸡就变成了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斑秃鸡,需要另换一只好鸡,市场上雄壮漂亮的公鸡一度成为抢手货。”
   
   不仅是四川,鸡血疗法已经遍布神州大地。根据不完全统计,有27个省市的医疗单位和个人收到了俞昌时的鸡血疗法宣传单,说这种治疗方法“国际领先”,中央指示要“秘密研究”,但已经有很多“老干部私下使用”。
   
   鸡血”大补“其实是过敏反应
   
   因为鸡血被注射进人的肌肉组织,而不是静脉血管,所以这种看起来胡闹的行为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打进肌肉的鸡血会被吸收,但由于是异种蛋白,会引起人体免疫系统的排异和过敏反应,因此会表现出皮肤潮红、心率加快等,的确给人一种“大补”的感觉;在医疗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这种免疫反应也的确对某些疾病有一定的疗效。
   
   但如果过敏反应过于严重,则会带来并发症,比如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而鸡血本身也带有寄生虫和致病菌,并不能直接注射进人体。
   
   根据上海卫生局1962年的调查报告,根据两年多内分析的688个病例,16.6%的打过四针以上鸡血的病人出现了畏寒、发热、腹泻、淋巴结肿大、荨麻疹、局部红肿疼痛等症状,还有6个病人休克。
   
   《金婚2》里也表现了打鸡血的场景。
   
   1965年,上海市卫生局召开专家座谈会,再次研究“打鸡血”问题。最后得出结论:新鲜鸡血不安全,虽然对某些慢性病有治疗效果,但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病,不值得冒着过敏反应的风险去打鸡血。
   
   一个月后,卫生部下发了《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禁止医务人员用鲜鸡血给病人治病,对于要求进行鸡血治疗的群众,要加以劝阻和解释。
   
   不让打鸡血就是脱离群众
   
   然而,卫生部的发文不仅没有阻止鸡血疗法的蔓延,反而给自己带来了麻烦。毛泽东对中央卫生部的工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说:“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的人工作,而且这百分之十五的人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好了。”
   
   1966年,文革爆发,毛泽东对于卫生部的这段批评便成为了红卫兵们推广鸡血疗法的尚方宝剑。
   
   1967年上海红卫兵刊发的《上海鸡血疗法》小册子,里面就称卫生部为“老爷卫生部”。
   
   首都红卫兵和上海红卫兵合作组成了“鸡血疗法调查组”,宣传“八年来,鸡血疗法的疗效显著奇特,为广大工农兵热烈欢迎,对备战、备荒、为人民,将是最大的贡献”;而中央卫生部和上海卫生局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利用“权威专家”的“洋框框”对待新生事物,禁止了鸡血疗法,对“人民健康造成了巨大损失”。
   
   1966年12月,卫生部以“急件”形式,撤销了1965年发布的《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承认禁止鸡血疗法是错误的。
   
   上海中医学院某刊物中为鸡血疗法翻案的文章。/《风靡一时的“鸡血疗法”》
   
   于是,接下来的两年成为了鸡血疗法在中国大陆最鼎盛的时期,造反派成立了“高举伟大红旗彻底批判卫生部在鸡血疗法上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筹备办公室”,专门为鸡血疗法翻案,各地医院翻印了红卫兵写的《鸡血疗法》小册子,其中讲赞成或反对鸡血疗法上升到了“两条路线”斗争的高度,反对鸡血疗法就是违反。
   
   然而鸡血疗法的创始人俞昌时却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政治好处,因为他30年前曾被国民党抓捕却侥幸逃脱的黑历史,俞昌时在《鸡血疗法》的小册子中被称为“大叛徒”,而鸡血疗法的政治荣光已经属于“广大工人、贫下中农和广大的革命的医药卫生人员”。
   
   1967年,四川医院翻印的《鸡血疗法》小册子。
   
   鸡血疗法热潮的退去比它来时更加迅速。先是街头巷尾开始有传闻说很多人因为打鸡血死亡,随后大量的传单也开始分发到人们手中,和十年前不同的是,上面一一列举着鸡血疗法的弊端,各种死亡案例也是有名有姓。
   
   作家朱大可在他写的《1967年,全国疯狂的“鸡血疗法”》中提到,1968年街上已经有许多揭露鸡血疗法弊端的传单,说“有不少人甚至因此中毒身亡”;和当时宣传鸡血疗法时一样,上面的消息也是有名有姓,“说的跟真的似的”。
   
   渐渐的,大家停止了打鸡血,在医院门口抱着公鸡排长队的人们消失了。人们开始寻求新的养生方法,比如站在大马路上甩手,或者躲在家里猛灌凉水。
   
   很快,人们就忘记了当年往屁股里打鸡血的岁月,而是迎向了那个头顶铝锅、集体坐在广场上发气功的新时代。
   
   (转自《新三届》)
   
   谢选骏指出:打鸡血的历史并不荒诞唐,而与共产党革命一脉相承——1950年代到1960年代的鸡血时代,正是毛泽东的癫狂发作的高峰时期——毛泽东的鸡血,类似黄巾军的符水,是文革的法宝之一。毛泽东的鸡血文革害死了很多鲜活的生命,毛泽东老狗还通过解放军的“新针疗法”,施展巫术,蛊毒中国,真是死有余辜。
   
   新针疗法起源于1960年代文革时期,盛行于1980年代农村合作医疗的新针刺疗法(包括针刺麻醉),对于当时农村缺医少药局面,新针刺疗法在防治疾病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新针疗法是在新针刺疗法的基础上发展而成,集中发挥了新针刺疗法的优点,可治疗疼痛性疾病及疑难杂症,无须留针,且只用一根针,镇痛迅速,针入痛消。著名新针疗法继承人黄孔新主任医师在继承新针刺疗法的基础上,充分吸收了张显臣老师的“手足三针疗法”、张伟杰老师的道医“天乙神针”中部分针法和时间医学,使新针疗法更为完善。
   针灸绝技“新针疗法”是针灸的创造性发展。其显著特点是:
   1.取穴少而精,一般疾病只取一穴。
   2.进针快如闪电,随咳即进,活动患部是关键。
   3.行针得气快,入穴酸麻胀痛应针而至,疼痛即减轻或消失。
   4.应用安全,针刺以四肢远端部位为主,远离内脏组织器官,不会发生医疗事故。
   5.取穴与出生年、月、日及当时的治疗时间有关。
   6.易学易懂,治疗范围广,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具有疗效好、方便、廉、验的特点。
   新针疗法创始人黄孔新教授博览群书,师承浙南名医陈仲翔、浙江中医学院博导俞景茂教授、针灸大师手足三针发明人张显臣、道医天乙神针张伟杰老师等。
   黄孔新教授临症三十多年,诊治疑难杂症,采用针药结合、内外兼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外治如新针疗法、药物发泡法、针刺拨罐发泡法、理筋法、正骨法等;内治运用单秘方、专利方药等方药,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被誉为“针精技绝、针到病除”的“浙南名医”。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毛泽东死不入土,犹如僵尸盘踞中国大陆,至今危害甚烈。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