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谢选骏文集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谢选骏: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余英时说,这些“天下”方案,虽然彼此之间存在着某些分歧,都是在为中共寻找一个新的意识形态,以说明其政权的“合法性”(legitimacy)。等等。显然,余英时如此简化天下方案,出自一种胡说,也就是说,是一种流行于美国大学课堂里的洋泾浜。余英时在这里把自己当作了育婴师,以为读者都是婴儿,随便就可以打发。其实他自己读书不够,不知道早在1975年谢选骏就已指出,中国文明的核心观念乃是“天子”,而后才从天子派生出了“天下”。育婴师总不能胡说,古代的天子——天下观念也是在为二十世纪的中共寻求意识形态的出路吧。当然余英时要胡说别人也不能禁止,但批评总是可以的吧,否则,主张言论自由的人不让别人言论自由,这才是追随胡说的现代中国的东亚病夫。
   
   《余英时:试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作用》(2019年5月3日 转载联合新闻网)报道:

   
   缘起
   
   今年(2019)恰逢“五四”运动一百周岁,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纪念之年。我们都知道,“五四”运动有狭义和广义的两种理解:狭义指1919年5月4日北京的学生运动;广义则指一场新思想的运动,当时称之为“新思潮”或“新文化”。它必须上溯到1917年的新文学运动(白话取代了文言)和《新青年》杂志所倡导的“赛先生”(科学)和“德先生”(民主)。所以狭义的“五四”其实只是“新思潮”或“新文化”的一种行动表现,因而必须包括在广义“五四”之内。这一点必须先交代清楚,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五四”新文化是我一向重视的一件历史大事,曾先后多次为文讨论。这次百年纪念更激起我对于“五四”的种种反思,其中一部分已见于我和唐小兵教授的访谈录中。但访谈结束后,我感觉还有不少重要的想法当时没有机会说出来。(因为访谈只进行了一小时。)现在我想将其中一些想法组织起来,对“五四”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作用,做一次客观的整体论断。
   
   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目前大陆上很多人,包括新左派、新儒家,甚至自由主义者,都对“五四”采取了批评甚至否定的态度,这确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我在海外也读过一些介绍大陆思想动向的文字。如我的朋友葛兆光在《思想》上发表的有关“天下想象”和新儒家“政治要求”的文章,以及最近梁治平先生评介各种“天下”论述的长文。(《思想》第36号,2018年12月)我所得到的印象完全可以印证一些大陆来访者述及的亲身观察。其中新左派和新儒家对“五四”的指控说来说去无非是:民主、科学之类的价值来自西方,不但不合乎中国的需要,而且还破坏了中国的本土文化。这是一百年来反“五四”者的老生常谈,毫无新意。但是我进一步检查了他们所提出的各种不同的取代“五四”的方案,发现其中有一个共同倾向,即强调中国自远古以来便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天下”型文明;这个文明虽一度为西方的侵略而受到严重毁坏,但在中国“崛起”的今天,必将以全新的方式重建起来。这一倾向使我深信:这些“天下”方案,虽然彼此之间存在着某些分歧,都是在为中共寻找一个新的意识形态,以说明其政权的“合法性”(legitimacy)。
   
   毛泽东死后,文化大革命告终,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事实上已完全破产。在邓小平主持的“改革开放”时代,党内党外许多人都有回到“五四”民主路向的期待。1978年北京“民主墙”的出现便充分折射出当时一般人民的思想趋向。“民主墙”的作者主要是体制外的知识青年,他们在大字报中批判一党专政并强烈要求民主,都是紧接着大批文革受害者的冤情陈诉而提出的,可见他们是“为民请命”,而不仅仅是表达了个人的政治思想。“民主墙”的冲击力在当时是巨大的,引起各国记者的注视和报导,甚至邓小平在未夺回领导权之前,也对日本、美国、法国的访问团公开表示:人民用大字报表达不满的权利是应当尊重的。(按:邓取得领导权是在1978年12月底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定案的。)所以“民主墙”通过对毛时代意识形态的否定,而动摇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为了挽救这一危机,1979年一月到三月,中共在北京召开了一个“理论工作务虚会”,由即将任总书记的胡耀邦主持,其目的便在重建一套意识形态,为邓小平改革路线提供正当性。会议的最后成果是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意识形态的新正统;一望可知,这正是邓小平“白猫黑猫论”的理论化妆。这个新意识形态在“务虚会”之后虽受到广泛的传播,但党内党外的批评也层出不穷,更由于它过于抽象,完全未能展现党的最新动向,最后只有不了了之。从1979到1989的十年之间,不断有人向党提出新的建议,其中最著名的是借自美国政治学者杭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的“新权威主义”(new authoritarianism)。这里有一个不但有趣而且反映当时政治形势的故事:1989年初,天安门民主运动即将爆发的瞬间,赵紫阳在和邓小平的一次对话中,提到正在流行中的“新权威主义”。赵告诉邓,中国的“新权威主义”认为,“为了推动改革开放,必须扫除障碍,保持稳定,必要时不惜采取铁腕手段······”话犹未毕,邓便迫不及待地说:“我就是这个主张!”(见吴稼祥《头对着墙——大国的民主化》,台北,联经,2000,我在此书〈序〉中特别讨论了这一对话。)“新权威主义”一度成为聚谈最盛的论题,正是因为它差一点便成为新的意识形态。但当时多数知识人,特别是北京大学的师生们,正在发起“五四”七十周年纪念大会,以展开民主运动。“新权威主义”在这样的思想氛围中所得到的,是抨击远多于认同,否定远多于肯定。所以在“六四”屠杀之后,邓小平在万般无奈之中,只能提出“不问姓‘社’姓‘资’的要求”,用避而不谈的方式暂时和缓一下意识形态的危机。
   
   上面关于邓小平时代意识形态的回溯和前述“天下”方案的兴起密相关联。我们首先必须理解二者之间的关联,然后才能进一步认识“”五四」新文化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处境。概括地说,邓小平在复出夺权和掌权的过程中(大致是从1977到1989),一直想重建一套新意识形态以发挥双重作用:第一、取代华国锋所继承的毛泽东路线,这是夺权的先决条件;第二、为他的“改革开放”的新路线提供理论根据,这是强化掌权的精神力量。上面已经指出,1979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便是这样确立的。但是这一“实践”主义虽然有效地摧毁了华的“凡是”主义(即“凡是毛主席赞成的我们都赞成;凡是毛主席反对的我们都反对。”),却不足以支持越来越复杂的“改革开放”路线。后来新权威主义也曾得到邓的击节称赏,然而官方始终没有正式出面倡导过它,其地位还远在“实践”主义之下。可见1989年以前邓在寻求新意识形态这件大事上没有取得成功。而且我们更看到,1989年以后,他竟坦然采取了避而不谈的消极态度。为什么在改革开放时期,意识形态的重建问题竟如此困难?让我从历史角度稍作推测。
   
   首先我要指出:这十几年中,“改革开放”的政治要求为“五四”精神的回归开辟了道路,“五四”时代所强调的普世价值,特别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观念,顿时大行其道。1978年10月我访问大陆,正值“思想解放”运动全面展开。当时一个最响亮的口号是“读书无禁区”。这就表示,大批的知识人,无论在体制之内或之外,都要求在知识、思想、言论各方面取得自由和开放。我在北京和各地所接触到的党内人士往往将“思想解放”和五十年代中期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相提并论;并且很有信心地说,这次的“放”绝不会落到“阳谋”的下场。我在11月回到美国之后,很快便有“民主墙”的崛起,远远超出“思想解放”的范畴了。“五四”精神在为下一段时期演出了一次波澜壮阔的历史悲剧,其事人所共知,不待赘说。
   
   这里我要特别指出的是:“五四”精神在现代中国是一股实实在在的历史潜力。只要政治压力稍松动,便会卷土重来。我们应该记得,1957年那个短暂的所谓“百家争鸣”,便是由北京大学学生在5月4日发动起来的。这一天八千个学生开“五四”运动纪念会,十九个学生领袖发表激烈的演说,公开攻击中共政权对民主自由的迫害。他们还编印了一个名之为《民众接力棒》的期刊,寄给全国各级学校,呼吁全体学生为民主、自由、人权而奋斗。(关于这一事件,参看胡适1957年9月26日在联合国的讲词“Anti-communist Revolts in Chinese Mainland”,收在周质平主编,《胡适英文文存》,台北:远流出版公司,1995,第三册,页 1490-1491)当时“党天下”统治中国已八年之久,“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和“胡适批判”之类的运动也已在全国范围内深入而持续地进行了多年。我相信毛泽东不顾党内反对,一心一意要搞“鸣放”,是他深信知识人基本上已被征服,不致导向乱局。(按:毛在2月27日很有信心地说:“匈牙利事件发生以后,在我国一部分知识分子有些动荡,但是没有引起什么风浪。这是什么原因呢?必须说: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相当彻底肃清了反革命。”见胡适上引文,页1495)但他绝对没有料到,“鸣放”的风声刚刚传出,“五四”精神便复活了。“阳谋”之说其实不过是事后造出的一片遮羞布而已。五四精神是客观存在的历史潜力,在此获得清楚的印证。至于改革开放时期的民主运动,从“思想解放”、“民主墙”到天安门结局,都一直在“五四”精神的笼罩之下,更是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这里唯一应该特别强调的一点是:当时知识人致力于“”五四」精神的复活完全是自觉的,所以他们公开喊出了“回归五四”或“重新启蒙”的明确口号。(参看陈乐民(1930-2008)在《启蒙札记》中追忆李慎之的文章,《万象》,2008年第6期。)
   
   分析至此,我们才能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改革开放时期不能发展出一个为“党”所认同的意识形态。这是因为“五四”作为一个巨大的历史动力,在共产党内部造成了分裂。文革结束时,国民经济已濒临崩溃边缘,所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最初仅限于经济领域。但在改革过程中,主持人(如胡耀邦和赵紫阳)都发现:经济体制的改革无可避免地牵涉到政治体制;后者不改,前者便改不下去了。最后虽在党内保守派强烈反对之下,邓小平终于接受了改革政治体制的原则,并在1986年指定赵紫阳主持其事。第二年中共第十三次代表大会接受了赵的报告,政治改革才正式提上了议事日程。但内部的分歧也立即开始了。简单地说,以胡、赵为首的改革派,由于其中往往有人和体制外的知识人互通声息,倾向于参照西方体制以扩大改革的尺度,因而不免削弱了一党专政的权力。另一方面,邓小平虽号称“改革总设计师”,但是他整体构想是通过经济改革以强化“一党专政”。自始至终他绝无一丝一毫开放政权的意思。1986年12月30日,他在家中会见胡耀邦、赵紫阳、万里等人,讨论学潮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同时也为“政治改革”定下了基调。例如他说:“我们讲民主,不能搬用资产阶级的民主,不能搞三权鼎立。”又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少还要搞二十年。民主只能逐步地发展,不能搬用西方的一套,要搬那一套,非乱不可。”这两段话清楚地反映出,改革派受到当时“五四”精神的影响,正在把政治改革推向民主和法治的途径。所以邓才有此针锋相对之论。1987年5月27日他读了赵紫阳送去的政治报告初稿之后,又作了如下的评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