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谢选骏文集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谢选骏: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六四30周年:美国外交官的“艰难抉择”》(BBC中文
   
   1989年6月3日晚,一阵砰砰枪声突起,打破北京城夏夜的平静,闻者的心脏无不砰砰加速。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一队人员飞奔到使馆大楼前的院子,把正在搭帐篷露营、一脸惊诧的孩子们转移到室内内。“完全出于巧合,当晚使馆计划了一项向使馆人员家属开放的童军活动,”当年的使馆政治部官员祈锦慕(James Keith)对BBC中文披露。原本是学习野外生存技巧的活动,竟差点变成了生死存亡的体验。
   次日,使馆外再次响起砰砰声,但这次并非枪声,而是抗议学生慌忙逃离广场、赶到美使馆要求避难的敲门声。时隔三十年,当时的情景在祈锦慕脑海中依然历历在目。经过诸多考量,使馆最终决定将这些学生拒之门外。“对于我来说,这是八九学运期间一连串艰难抉择中最难的一个,”祈锦慕说。
   “艰难抉择”
   “八九”学生运动,由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之死而起。学生的悼念行动逐渐发展为表达民主政治与结社自由、反对腐败,控制通货膨胀与失业问题等的诉求。持续近两个月,席卷全国学运,终结于军人的武力血腥清场。6月3日夜晚至4日凌晨,枪声与喧哗声响彻北京城。从此,“六四”这个原本平凡无奇的日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重要的节点,至今在中国大陆仍然是不可言说的敏感词。
   在六四屠杀后,当抗议学生来到美国大使馆门口要求避难时,使馆决定不予收容。
   “我们尝试向他们解释,使馆犹如汪洋中的一个小岛,如果我们让他们进门,这并非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法,最终可能还是要把他们交出来,对他们来说是更大的风险。”
   祈锦慕说,出于人道主义美国应该帮助这些学生,但鉴于学生和使馆面临的风险,使馆没有这样做。“如果使馆被当做反击目标,对中美关系的长期影响将很大。”
   1989年是祈锦慕31年职业外交官生涯的头几年,其后,他成为美国国务院与白宫的对华政策重要推手,曾是主管中国事务的的副助理国务卿和国安会主任。
   唯一的例外是方励之一家。祈锦慕解释说,他有受到特殊保护的必要。
   方励之被六四学生领袖称为中国近代民主运动的启蒙者,当年则被当局称为幕后黑手。老布什总统1989年2月访问中国时,曾邀请方励之夫妇赴宴,但他们在路上被警察拦下。六四之后,方励之夫妇与次子在使馆内避难一年,才在北京的默许下离境。
   学运被镇压后,美国一边强烈谴责暴力、断绝与中国的军事合作,另一边先后派出两位特使访华,维系中美关系。在一年后,美国无条件延续了中国享有的贸易最惠国待遇。老布什政府在六四后的对华政策因此被批评过于软弱。
   当时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员施大伟(David Shear)说,六四之后,美国本可以更多地向中国施压和实施制裁。“制裁可以维持更久,或是对最惠国待遇增加附加条件。”当年,施大伟是使馆政治部的二秘,负责汇报中国内政。之后,他曾担任美国驻越南大使,在奥巴马时期是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部长。
   祈锦慕则指出,当时摆在美国面前,是短期和长期国家利益的冲突。美国一方面要谴责北京的暴行、捍卫人权的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又要思考日后如何跟一个有十多亿人口的中国相处,才能持续对华施加影响。
   “中国不会消失,我们需要找到跟中国交流的方法,” 祈锦慕说,“每个国家都只能找个不完美的平衡。”
   “我们全变成了中国政治记者”施大伟说他当时几乎每天都在北京街头,近距离观察抗议。“使馆人员原本各有分工,但在那个春天,没有人在做他们的日常工作,”祈锦慕回忆说,“我们渐渐全都变成了报道中国政治的记者,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采访。”
   施大伟(David Shear)
   “当时示威者觉得他们的请求是合理的,政府不会镇压他们,”祈锦慕回忆说。
   施大伟两度跟随抗议学生从北京大学一路游行至广场,过程中采访他们:为什么上街?你的朋友们也参与抗议吗?你的家人支持你吗?你觉得会达到什么成果?
   “我谨慎小心地选择采访对象,确保对方知道我是美国外交官,从而能权衡利弊决定是否与我交流。”施大伟有意与学生领袖保持距离,避免制造美国大使馆与学生领袖合谋的误解。“我不想增加他们的风险。”从诸多采访中,他得到的印象是,学生要求共产党的执政更透明、民主,“我并不感觉到他们想要推翻共产党的政权。”
   6月2日整夜、3日白天,施大伟都在街头收集情报。到了3日下午,他决定返回使馆歇息一下。在使馆区附近的建国门外,一队武装解放军出现在他眼前,他意识到,在这样一触即发的情势下,补眠是不可能的了。
   3日晚到4日凌晨,施大伟和祈锦慕都身在使馆内,一方面,几乎不间断地向华盛顿报告更新信息;另一方面,与还在外头的同事保持联系。
   是否允许使馆人员在外面继续观察,是当时的另外一个艰难抉择。“就像记者一样,我们需要目击现场,我们又要保护他们的安全,”祈锦慕说。最终让部分人员留在街头,但与使馆保有紧密联系。“大使请不执行报告工作的使馆人员留在家中。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使馆人员会告知他们遇到的美国人尽快离开。”4日凌晨3点,使馆发出的外交电报写道。
   使馆人员和新闻记者在街头目睹的血腥场景,被记录在4日早上6时发出的外交电报中,第一时间回报给华盛顿。“我们没有死伤者的确切数字……我们预期最终死伤人数将很高。”
   在6月4日天亮后,使馆人员根据美国公民此前的住址登记,在北京街头找到他们,协助其前往机场,转移了数百名美国人。
   这些美国侨民“震惊、沮丧、失望,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地步,”施大伟说。
   这两名前外交官表示,更早地呼吁美国人离境、疏散使馆家属,或许是更明智的决定,但在当时并非简单的决断。
   6月7日,美国驻华使馆家属楼遭遇枪击。
   “我们听见了枪声,但是不知道子弹从哪来的,”祈锦慕记得,当时他正在使馆区大楼开会,听到枪响后赶紧跑到临近另一座大楼。霎时间,外交官们人心惶惶,担忧家人的安危。
   后来证实,没有使馆人员及家属中弹,但其中不乏惊险的场景。子弹从一个站在窗边的外交官头上呼啸而过,还有的差点击中外交官的子女。如果事件中有人员伤亡,估计将是后果不堪设想的外交风波。几天后,大使李洁明命令使馆人员家属撤离。
   “如果共产党被逼到墙角……”
   根据维基解密公开的美国外交密电,在四月中旬,美国的判断是中共领导层会按兵不动,静待学生运动散去。
   1989年4月19日从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出的报告称:“我们相信,领导层作出了策略性地决定,只要学生们不诉诸暴力、不直接攻击党,将允许学生们在广场宣泄情绪。”
   电报还写道,中国领导层可能希望游行学生最终耗尽精力、退出运动。这封电报的署名是时任驻华大使洛德(Winston Lord),该职位数日后由李洁明接任。但BBC没能独立证明这些密电的真实性。
   “我们原不认为胡耀邦的去世本身意味着中国的不稳定性会增加,但很明显,在胡去世之后,学生们抓住葬礼的机会来表达他们对政策发展方向的不满,”施大伟回忆说。
   随着运动的推进,美国外交官拼凑蛛丝马迹,尽管还有许多摸不清的细节,一个基本结论越来越明晰:中共高层存在权力斗争,武力镇压的选项真实存在。
   “国际观察者的共识是,这(抗议运动)不是中共会容忍的事,这不会有一个好结果,”祈锦慕说,“让我们震惊的是运动持续了很久,发展得很深入,我们本以为它会更早行动。”
   发表在《人民日报》、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426”社论,揭露内部斗争的冰山一角。
   “这篇社论是一个强烈信号:党领导层内部出现不稳,”施大伟说。到了四月底,使馆的判断是:如果抗议持续、共产党觉得自己被逼到墙角,他们会使用暴力镇压。
   1989年5月14日,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
   5月15日,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问北京,抗议者当时占领了北京中心的天安门,还试图拦截车队。
   “戈尔巴乔夫到访时,当局无法在人民大会堂接待他,很明显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国际性的耻辱。”祈锦慕看来,戈氏的访问是学潮的重要转折点,政府决心要夺回对北京街头的控制。
   5月19日,赵紫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劝说学生离场。5月20日,北京开始实施戒严。使馆发出的外交电报指出,《人民日报》头版出现了赵紫阳的照片、使用了赵作为党总书记的官方头衔,还有报道暗示戒严未能控制北京局势,说明李鹏一派还未能完全掌控官媒。
   在6月3日晚上使馆发出的电报写道,10到15万穿有防护装备的武装军人进入北京,紧张气氛跃然纸上。
   “大量有防护装备的军人携带着自动武器,这意味着使用武力的选项是真实存在的。”
   “我不认为美国当年能阻止暴力镇压”
   六四镇压之前,美国大使馆官员把工作重点放在街头采访的一大原因是,使馆与中国政府的沟通渠道已形同虚设。“政府联系人能告诉我们的事情越来越少,”祈锦慕说,外交部资深官员也并不清楚中共高层的具体权力斗争,当时外交部的运作并不正常,没人办公,甚至连大门都是关着的。“连靠近门口都没办法,外面有森严的守卫。”
   维基解密公开了两则1989年5月22日发自美国驻华使馆的通讯,其中描述了当时北京街头的景象。
   解放军未见踪影,示威人群中弥漫着胜利的气氛。“学生们渴望与外国人交谈,三名学生分别对(美国使馆)政治部官员表示,美国对学生的支持不够强烈,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外交电报写道。
   祈锦慕和施大伟说,美国使馆从未停止向中国外交部表达对诉诸暴力的忧虑,直在6月3日晚上,还尝试与外交部官员接触。而在华盛顿,美方也向当时访美的人大委员长万里清楚表达这一态度。
   共产党高层情势不透明,美方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美国的警告对中共影响甚微……两名前驻华外交官在回顾六四前美国的决策时,不约而同地表示。
   “我不认为美国当年能阻止暴力镇压,”施大伟说,“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他说,在镇压前后,总统老布什和大使李洁明(James Lilley)都向北京明确表达过暴力镇压对中美关系的严重后果。
   “这不是美方警告不够强烈的问题。而是当时这些话根本没有听众,中国整个政治机器都向外人关闭了。” 祈锦慕说:“这关乎中共的生死存亡,外国的意见不会起任何作用。”
   六四体现共产党对稳定的诉求“坚决而残酷”
   在1989年夏天,美国驻华使馆正值人员轮换之际,施大伟和祈锦慕后来都相继离开了北京。直至奥巴马政府期间,两人一直活跃在美国亚太外交政策圈核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