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移民最反对移民]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移民最反对移民

谢选骏:移民最反对移民
   
   《依川普式移民改革 川普也难成美国人》(世界新闻网 2019年05月19日)报道:
   
   川普总统16日提出移民改革方案,要将美国超过百年的移民制度连根拔起,废除欢迎穷人和难民的国策,改将绿卡和公民权交给高学历和高技能的人。川普说,现在66%合法移民都是依亲移民,高技能和高学历合法移民只占12%,他要将这类移民增加至57%。

   
   川普想推行“择优记点制”(point-based system),新办法除了着重高技能和高学历,还注重年龄,尤其已获美国公司提供工作的年轻人,或计画来美创业和创造就业机会的人。与“记点择优”相对的是“链式移民”(chain migration),亦即一般亲属移民或依亲移民。链式移民一直是美国移民制度的核心,制度兼容并包,重视家庭价值而不是“择扰”,也不排除贫穷、低技能和低学历者。
   近年不少国家都采择优制,认为这样可争取外国人才,有利经济发展。但证诸历史,美国正因200多年的亲属移民制兼容并包,移民成为创造美国经济和财富的核心,因战乱、饥饿和贫穷从欧、亚和南美洲来的移民,成为推动美国前进的强大力量。没有一代接一代移民,美国历史可能改写。
   川普的改革方案,须得到国会通过才能实施。专家认为,川普的计画不可能获国会通过;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行政主任托巴(Pili Tobar)说:“说它一诞生就已死亡,已是高估了它。”媒体揭露,川普这项改革计画,全由总统女婿库许纳和对移民态度强硬的白宫幕僚米勒(Stephen Miller)一手草拟,负责审批移民申请的国土安全部完全不知情。
   川普长期反对链式移民。但可笑的是,如果美国100年前推行他的改革计画,他、库许纳、米勒和很多白宫官员,都成不了美国人,因为他的祖辈根本不符合移民美国资格。川普的计画提出后,媒体迅速翻查川普和白宫官员的移民背景,发现按川普的改革方案,不少官员的祖辈根本就移民不了美国。
   川普家族就是依靠链式移民来美。“纽约客”报导,川普的母亲玛莉安?麦李奥(Mary Anne MacLeod)是苏格兰裔,1929年离开格拉斯哥,当时她17岁,依亲来美,加入已在美国落地生根的家族,包括她两名先离开苏格兰、住在纽约市的姊姊。川普对他的苏格兰血统感到骄傲,但他批评链式移民时,却从不说他母亲也是依亲移民。
   川普的祖父法德烈?川普(Friedrich Trump),1885年离开德国,搭船来到曼哈顿的城堡花园(Castle Garden),当时他16岁,也是依亲移民。他的姊姊凯撒琳(Katherine)比他先来美;凯撒琳嫁给舒斯特(Friedrich Schuster),他是纽约市一家理发店的学徒。
   历史学家查出,副总统潘斯的外祖父李查德?戈利(Richard Cawley),是最具代表性的链式移民例子。因为李查德和四名兄弟姊妹都是爱尔兰移民,而且是按照长幼一个接一个来美,特别有代表性;最初是李查德的哥哥詹姆斯来美,在伊利诺州站稳脚跟后,帮助李查德申请来美,而李查德来美后,又帮助弟弟汤玛斯来美,汤玛斯再帮助两个妹妹来美。
   库许纳的祖父母约瑟和瑞伊?库许纳(Joseph and Rae Kushner),是东欧难民和纳綷大屠杀生还者,他们1949年抵美,来美前先在意大利一个难民营住了数年,等候美国审批;“华盛顿邮报”报导,1982年,瑞伊接受大屠杀研究中心的口述历史访问,曾抱怨美国当年让她和丈夫住在难民营数年,很不人道,是重大错误。
   米勒主导了川普的移民政策。川普16日宣布计画时,特别说到米勒要求移民能说英语。但历史学家揭露,米勒的曾祖母移民来美时根本不懂英语,他的曾祖父尼森?米勒(Nison Miller)因“无知”(because of ignorance),以致通不过公民测验,但仍获准居留美国;米勒的外曾祖父也是依亲移民,所依附亲属“来美国时身上只有八美元”。
   从这些高官简单的移民史可看出:如果美国不是推行兼容并包的亲属移民制,欢迎穷人和难民,川普、潘斯、库许纳和米勒的祖先,根本就进不了美国,他们今天也成不了美国人,遑论掌大权。为什么他们现在反对亲属移民?加州州长纽森说,川普向来反对少数族裔移民,只欢迎欧洲白人移民。纽森说法是对是错我们不知道,但川普不看自身的依亲移民背景,只为骗取选票,这是彻头彻尾的虚伪。
   
   谢选骏指出:这不是“虚伪”,而是“赎罪”——这就是典型的“吃什么就拉什么”,其结果就是“移民最反对移民”(川普)、“神学生最反对神学院”(斯大林)、农民最反对农民 (毛泽东)、犹太人最反对犹太人(希特勒)……这在《二十世纪的骗局》一书里,已经说过了。
   
   《终止“链式移民” 特朗普移民改革对华人意味什么》(2018年02月02日 10:00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
   
   
   
   视频:特朗普发表首次国情咨文演讲 来源:央视新闻
     中国侨网2月2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综合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最新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了正在酝酿中的移民改革方案的四大支柱,其中对华人影响最大的是终止家庭的“链式移民”。如果实施,将意味着以往那种一人成功移民入籍,全家大小老少连串投亲移民来美的日子终结。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8年1月30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大厦发表上任以来的首份国情咨文。白宫此前公布称,特朗普将在国情咨文中谈到经济就业、基建、移民、贸易和国家安全五大议题。
     特朗普提出的四大支柱是:
     第一,为现有180万未成年时来到美国的没有合法身份的所谓“梦想者”提供身份合法化的途径,合格者可以在12年内入籍美国;
     第二,加强边境保护,投资250亿美元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墙;
     第三,终止现有每年5万个名额的“绿卡抽签项目”,改为“基于价值”(merit-based);
     第四,终止以家庭为单位的“链式移民”(chain migration),也就是只允许美国公民的“核心家庭成员”,即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跟着移民。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8年1月30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演说,这是他本年度最重大的演说,预计将吸引4000万美国人观看。
     据中评社报道,这些改革设想已经体现于日前由国会共和党人提出的《保障美国未来法桉》中,提交国会进行辩论。其中能为“梦想者”提供出路,是白宫为了解决2月8日联邦政府又将面临关门问题而与民主党妥协的结果,其原则最后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只是具体方桉可能还会进一步拉锯妥协。
     另外,共和党参议员哈奇和弗雷克日前也提出议桉,要求改革美国H1B工作签证体系,建议将现有的每年H1B名额从6万5千个增加到8万5千个。此外还设置了根据市场需求的“升降机”制度,即美国市场雇佣外国人需求强盛时,最多可额外增加11万个H1B配额,也就是说美国的H1B配额每年最多可达19.5万个。
     同时按照申请人学历排序,有美国博士和硕士的人可以获得更高分数;取消现有的高学历人才每年两万个名额的限制,以及对每个国家通过职业移民获得绿卡的额度限制。这个议桉获得高科技业界的广泛欢迎,但预计会遭遇特朗普政府和国会保守派的抵制,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现在还难以预计。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7年5月17日,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的中国留学生。当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在校园举行毕业典礼,15000余名学生学成毕业。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最新美国移民改革设想对华人最大的影响在于,它一方面想大幅度削减亲属移民的配额,如果议案获得通过,将是美国近百年来削减合法移民数量力度最大的一次;另一方面有可能增加职业移民的配额,尤其是有美国高学历的技术人才将更受欢迎。而这两方面都是中国人移民美国的主要途径。2015年,中国大陆来美移民有3成是通过职业移民,有3成7是通过非直系亲属,有2成是通过直系亲属。
     按照最新的议桉,2019财政年度,全美新增合法移民人数将减少42万,即锐减38%,减幅大于预想。其中包括美国公民的父母、成年子女和兄弟姐妹都将不能依亲移民美国,只有他们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以办亲属移民,而且未成年的定义也从21岁降到18岁。这就断了原先一个人移民来美,“七大姑八大姨”都跟着来美的路数,这也跟特朗普治外国低技能移民来美吃福利的思路是一致的。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8年1月30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大厦发表上任以来的首份国情咨文。白宫此前公布称,特朗普将在国情咨文中谈到经济就业、基建、移民、贸易和国家安全五大议题。
     大砍亲属移民一定会遭到民主党人和移民团体的强烈反对,华人社区对此亦有担忧。许多80后、90后通过职业移民来美的中国人,正是在美成家立业的时候,但他们属于中国独生子女的一代。以往他们可以待自己入籍美国后,将年老的父母移民来美,但此路不通,这些年轻人就要考虑如何敬老养老了,有些华人可能将不得不海归。不过,现在已有参议员提出设立新的非移民居住签证类别,不让这些老人获得绿卡,但可以来美与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子女长期同住。父母不能跟着子女移民,还可能给“来美旅游生子热”降温,因为“定锚婴儿”将来长大了也不能给父母办理移民。
     此外一些中国人热衷的庇护移民的名额也可能被削减两万个。“绿卡抽签”与中国大陆居民无关,但以往港、澳、台居民及其配偶是有资格通过绿卡抽签移民美国的,今后他们也将不能靠碰运气,像中彩票似地获得美国绿卡了。
     与此同时,职业移民的名额可望从13万8千个增加到19万5千个。尤其是以技能和学历为标准所谓“基于价值”的移民审核标准,对于外国来美留学获得硕士以上学位的理工科学生而言,如果想留在美国工作,这应该算是一个利好消息。职业移民绿卡国别配额如果取消,也有利于以往走职业移民道路通常需要漫长排队等待期的印度人和中国人。不过,增加职业移民名额暂未列入特朗普的移民改革框架中,能否加入,能否成真,变数更大。
     不久前,侨报曾发表社论文章《谨防移民改革变成变相排外》,文章指出在反政治正确和反多元化文化下的许多移民改革提案,对有色人种移民不利是难以否定的。
     文章说,特朗普在竞选时表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而历史地看,美国的伟大少不了移民的贡献,那些把美国看成“我们的美国”的右翼白人族群,300年前也是移民。因此,问题恐怕不是在移民身上,而是在何种移民身上。
     特朗普在移民改革中力争取消“链式移民”,指的是公民及永久居民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以外的亲属移民(包括公民父母,成年子女和兄弟姐妹以及永久居民的成年未婚子女)。众所周知这些亲属移民绝大多数来自亚洲、拉美和其他地方。特朗普指取消链式移民可以杜绝恐怖嫌疑分子入境,但国土安全部并没有更多证据指向被监控的嫌疑者是依据链式移民入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