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谢选骏文集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谢选骏: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华人建筑传奇贝聿铭去世,享年102岁》(2019年 5月17日 BBC)报道:
   
   贝聿铭被视为是当代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


   
   著名美国华裔建筑师贝聿铭(I.M.Pei)当地时间周四(5月16日)去世,享年102岁。
   贝聿铭被视为是当代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他的代表作品包括法国巴黎卢浮宫玻璃金字塔、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馆和香港中银大厦等。他曾荣获1979年美国建筑学会金奖、1983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等。
   1917年出生于中国一个望族家庭的贝聿铭,曾在香港和上海生活,成年后移居美国。他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就读建筑学。
   移民美国
   贝聿铭1917年4月26日出生于中国广州,随后在香港和上海等城市生活。他的父亲贝祖贻曾担任当时的中央银行总裁、中国银行总经理等职务。
   上海外滩时髦的建筑,使他隐约对这一领域产生浓厚兴趣。贝聿铭曾回忆,捷克籍建筑师邬达克(Ladislav Hudek)设计的花园酒店是他当时最喜欢的建筑之一,楼高24层,拥有客房200多间。
   1935年,贝聿铭前往美国。他没有依照父亲期望的那样学习金融,而是先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建筑,并取得哈佛大学建筑硕士学位。
   1942年,贝聿铭与来美国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卢淑华(Eileen Loo)成婚。卢淑华随后成为其亲密的顾问和得力助手。
   
   Image caption
   他设计的巴黎卢浮宫金字塔,是他名气最大的作品之一。
   建筑英才
   1948年,贝聿铭获得纽约房地产大亨威廉·泽肯多夫(William Zeckendorf)赏识,为其工作七年。在此期间,由他设计的第一个项目海湾石油大厦(Gulf Oil Building)完工,成为亚特兰大的地标建筑。
   1955年,贝聿铭自立门户,与合伙人成立了“贝聿铭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I.M.Pei & Associates),随后两度更名后成为“贝-考伯-弗里德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在初期,贝聿铭的作品不以玻璃为主要建材,而是采用混凝土,包括1963年完工的纽约基普斯湾广场(Kips Bay Plaza)、1964年完工的费城社会山塔(Society Hill Towers)和1967年完工的纽约银塔(Silver Towers)。
   
   Image caption
   卡塔尔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也是贝聿铭最着名的设计之一.
   贝聿铭第一个被普遍认可的项目,是1967年落成的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国家大气研究中心。随后,他继续设计了达拉斯市政厅和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东馆。
   位于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东馆被采用三角形的设计方案,与周边环境和谐一致,被誉为美国70年代最成功的建筑之一,甚至连时任美国总统卡特也称赞其是“公众生活与艺术之间强烈联系的艺术象征”。
   1968年,贝聿铭及合伙人亨利·柯布(Henry N. Cobb)参与设计了美国波士顿的汉考克大厦(John Hancock Tower)。当时,该建筑采用了大规模玻璃幕墙,但由于当时玻璃幕墙技术不够成熟,建成初期曾经出现过玻璃脱落的事故。
   香山饭店和中银大厦
   1979年,贝聿铭开始设计位于北京西山的香山饭店。当时,该项目被视为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外籍设计师在中国进行的首个作品。
   经过细致考察,贝聿铭认为,香山饭店的设计必须体现中国建筑艺术的精华,他因此采取传统的园林风格与现代风格相结合的方式,饭店采用玻璃天顶,主体后是曲径通幽的中式园林。
   不过,香山饭店高额的造价以及对部分自然景观的破坏,也使该项目一度引发非议。
   
   Image caption
   矗立在香港维多利亚海旁的中银大厦(中间发光建筑)
   伦敦“郁金香”和世界各地的“奇葩建筑”
   2017年建筑摄影奖 华人作品成功入围
   贝聿铭在华人地区的另一件著名作品,是他设计的香港中银大厦。1982年,中国银行在香港筹建总部大厦,由于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贻便是中国银行的创始人之一,中银大厦的建设对于贝聿铭来说意义非凡。
   由于中银大厦位于香港核心商业地带中环,楼高加上当地台风季节强劲的风力,使得建筑物的结构系统需要特别的设计。
   此外,贝聿铭还曾回忆,由于香港人笃信风水,其为大厦设计的尖角亦备受指责“会带来厄运”。不过八年后,中银大厦最终落成,成为香港当时的第一高楼。
   卢浮宫金字塔
   
   Image caption
   贝聿铭在卢浮宫金字塔前。
   贝聿铭曾说,“如果有一件事我知道我没有做错,那就是卢浮宫”。由他设计的巴黎卢浮宫金字塔,是他名气最大的作品之一。
   1984年,法国大革命即将迎来200周年,时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ois Mitterrand)亲自委托贝聿铭在这座曾经的法国王宫前进行扩建工程。
   然而,金字塔方案一经公布便引发轩然大波。很多人质疑,玻璃的设计会破坏这座数百年历史的古建筑风格。但在1989年,塔高21米,底宽34米,四个侧面由673块菱形玻璃拼组而成的玻璃金字塔最终建成。
   人们惊喜地看到,当进入金字塔后,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古典主义的老卢浮宫墙面和巴黎随日光变幻的美丽天空,地下展厅也因日光而更加明亮。
   贝聿铭认为,玻璃金字塔提供了一个拥有历史价值和比喻意义的象征性入口,寓意连接现代与古代。
   
   谢选骏指出:贝聿铭差矣!埃及金字塔是石头的,贝聿铭的“金字塔”却是玻璃的——这种模仿不仅没有使得卢浮宫获得金字塔的小国,反而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或者说是种植蔬菜与热带植物的大棚也可以。难怪,老一辈为的人为何如此反感这一杰作,因为他们吃的鸡都是自然生长的,不是养鸡场里饲养的;而年轻一代却接受了这一杰作,因为他们吃的鸡都是养鸡场里的货——他们自己也都像是温室里的花朵,喜欢这种暖棚效应。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自然受到大众时代鸡鸭们的追捧了。“让光线来做设计”是贝聿铭的名言,也是养鸡场的法则——养鸡场就是通过不断的光线照射,来加速催熟不幸的鸡们。而贝聿铭通过“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的杰作,就把源源不断排队参观卢浮宫的各国游客,都变成了“让光线来做设计”的鸡鸭。
   

此文于2019年05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