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正遭上岗的徐永海回应高洪明的一篇短文]
徐永海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遭上岗的徐永海回应高洪明的一篇短文

正遭上岗的徐永海回应高洪明的一篇短文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5月21日

   
   
   我及北京的一些朋友,因“一带一路论坛”,从4月22日被软禁到28日。因“世界园艺博览会”,从4月29日被软禁到30日。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从5月12日遭软禁,还不知道要被软禁到什么时候。
   
   还真是的,到今天5月21日还在被上岗(软禁)着。看来,应当与这“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无关了,而是应当与64有关了。从5月12日到6月中,这是要一个月呀。被上岗、被软禁着,也不能随意出门了,正好有时间,来写这篇回应高洪明兄的文章。我想写此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
   
   2019年3月27日,我的好朋友高洪明兄写了一篇短文《谴责打压民间基督教会,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其中说到:
   
   “一、本人于1996年6月26日开始接触基督教,那是在北京白塔寺附近一个家庭教会,亲耳聆听了中国著名的袁相诚牧师的布道;更早我接触过两三次天主教,因我当时住家北京东交民巷,圣额弥尔教堂就在我家马路斜对面。”
   
   “二、本人曾经发文自认为成了基督徒,但我的理性仍不认可有神,因此我远远不够格基督徒;我理性上依旧是无神论,但我言行上是基督徒可靠的朋友。”
   
   “六、本人坚决坚定坚持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因它属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凡原教旨主义的言行都是人类公敌,都是祸国殃民的;因中国传统上和现状上都是无神论占据主流,多神论细水长流。”
   
   高洪明兄,1994年,因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被抓,被劳动教养2年。先被关在东城看守所的小号里1年,后被送到黑龙江双河劳教农场1年。当年被关在双河劳教农场的还有严正学、周国强、刘念春、刘凤钢、高峰,他们是“政治犯、良心犯”。
   
   其中的刘凤钢、高峰与我是同案。因为我们共同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和我参与签名了六四6周年呼吁书《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我们3人一起被判劳动教养。因我一直在复议、诉讼、上诉中,而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关了2年,而没有被送去双河劳教农场。
   
   当年双河劳教农场的六位良心犯相互之间都是好朋友。1997年我被释放后,不久我也见到了高洪明,相见恨晚,第一次见面我们在刘凤钢家就谈了一夜。从1997年之后的20多年中,我和高洪明兄一直是很好的朋友。高洪明兄也时常来参加我们家庭教会的聚会,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只是近两年,因他需要在家看外孙,而很少来了。
   
   1996年高洪明兄一出狱,受刘凤钢、高峰的委托,就去看望了袁相忱老牧师。袁相忱老牧师,因为坚持基督信仰,因为不参加三自,曾坐牢20多年,期间也曾被关在过双河劳教农场。
   
   袁相忱老牧师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先行者,从1990年前后开始,我们这些当年年轻的基督徒就开始参加袁相忱牧师家的家庭教会,听他讲《圣经》。他时常说的几句话是:“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教会是属灵的,政教分离”;“坚持家庭教会”。
   
   这三句说,可以说是中国家庭教会最重要的神学思想,是老前辈们用他们一生所总结出来的,是他们在经历为主受苦、为主坐牢后所总结出来的,是他们在十字架道路上真正理解《圣经》后所总结出来的。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即,我们应当以耶稣(神)为榜样,来向耶稣(神)学习,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就会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就会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而,如果我们只是来学习神学,那些神学理论(如上帝六天创造宇宙,第六天用泥捏出人、诺亚方舟,等等,等等),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心,并不能使我们具有心灵、生命的改变,并不能使我们重生、得救、成圣。
   
   袁相忱老牧师说到这“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很多所谓的基督徒,他们是想当然地认为:耶稣是神,我们是人,人不能向神(耶稣)来学习;耶稣只是来代赎我们罪的,不是来给我作榜样的。
   
   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著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约13:15);“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约14:12)。可是,很多神学理论、宗教教义,恰恰是让人们忽视、排斥、拒绝“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不让人们向神(耶稣)来学习。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袁相忱老牧师说的是太到位了,是一下子指出了我们基督信仰的核心问题,并且是一直被忽视、被排斥的核心问题。
   
   袁相忱老牧师还时常说:“教会是属灵的,应当政教分离”。即,教会只是带领大家来学习《圣经》,来使大家具有心灵改变,来拿去恨人的心(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时,自然会具有美好的社会!!!
   
   如果人们的心中没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心中满是恨(仇恨、嫉恨),是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的,是不会带来民主、自由、人权的。改变心灵,使人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是社会进步的基础。
   
   教会就是让人来具有心灵改变的——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并且只是让人来具有这心灵改变的,应当是政教分离,(“政教合一”曾给中世纪的欧洲带来过1千年的黑暗,如烧死科学家等)。教会不是社会、政治团体,不应当去专注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当然作为基督徒个人可以,并且应当积极参与)
   
   可是,很多所谓的基督徒,却以基督教的名义,以教会的名义,去专注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如他们曾写到:“基督徒最理想的社会形态是……所有的社会公共事务,都按照圣经原则制定,比如不能同性恋,不能堕胎,不能卖避孕套,不能买卖烟酒……,不能教导进化论,女生不能穿体现身体曲线的衣服,主日不能营业。……。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恢复教会法。……。一切的法律法规,公众生活,都由立法彰显基督教的伦理。比如堕胎等同于杀人,协助堕胎的医生,吊销执照,协助堕胎的医院,所有管理层终生禁止进入医疗行业。”
   
   如果教会,不是专注在心灵改变上,而是去专注在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上,不但不会推动社会的进步,反而会阻碍社会的进步。基督教如此,伊斯兰教如此,所有的宗教都会如此。
   
   我想,高洪明兄之所以说出:“六、本人坚决坚定坚持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因它属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凡原教旨主义的言行都是人类公敌,都是祸国殃民的……。”应当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我想,高洪明兄之所以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反对中国人都来接受耶稣,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而是反对那些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做法。其实,不仅高洪明反对,我也反对,很多基督徒也都反对。
   
   我想,高洪明兄之所以能说出这样的话,应当是受了袁相忱老牧师的“教会是属灵的,政教应当分离”的影响。
   
   我想,高洪明之所以还说出:“二、本人曾经发文自认为成了基督徒,但我的理性仍不认可有神,因此我远远不够格基督徒;我理性上依旧是无神论,但我言行上是基督徒可靠的朋友”。
   
   不是因为高洪明完全否认存在上帝;在当今这个现代科学如此发达的时代,很多人都知道“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都知道在1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谁都无法否认存在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如此宏大的宇宙。
   
   高洪明之所以说出“不认可有神”,应当是一些所谓的基督徒,他们高举“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上帝是在最初的六天造的宇宙,第六天用泥捏出的人,诺亚方舟,等等”。其实,他们说的这些,我也不认可,因为他们是小看了上帝的大能。
   
   《圣经》告诉我们,“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七”在《圣经》里是完全数,“七星”可以指宇宙中所有的恒星、行星、卫星等;即,整个宇宙都在主耶稣(上帝)的手心里,整个宇宙都在主耶稣(上帝)的掌管中。
   
   《圣经》告诉我们,“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约1:1-3)。上帝就是道(logos,逻各斯),上帝是按照道(应当包括着规律、自然律、科学规律等等)的方式创造得宇宙。是按照宇宙空间膨胀理论的方式创造的宇宙,是按照神导进化论的方式创造的所有生物和人类。
   
   即,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并不矛盾,没有任何冲突。科学能够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作为有知识、有文化的人,都不会断然否认存在上帝。高洪明兄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高洪明兄,虽然在文革期间没有机会上大学,但是在改革开放后,虽然年纪大了,但他是积极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他是第一批通过考试的人,毕业证书号是个位数。为此他成为了外交服务局的干部。高洪明兄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他不会断然否认存在上帝。
   
   袁相忱老牧师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先行者,是家庭教会的领袖。他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教会是属灵的,政教分离”;“坚持家庭教会”。他留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实在是应当向这些属灵前辈们来学习。来单单地高举耶稣,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来具有这心灵的改变。
   
   可是,一些所谓的基督徒,他们不是高举耶稣,而是高举神学(六天造宇宙、第六天用泥捏出人、诺亚方舟,等等)。他们忘记了《圣经》说过:“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后3:8);“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后3:6)。他们不是耶稣的门徒(基督徒),而只能是基督教的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
   
   这些所谓的基督徒,他们还高举反对同性恋、堕胎(人工流产)、婚前同居(婚前性行为)等等,他们自认为自己很是虔诚。可是,他们对社会不公,贫穷人受苦,甚至对基督徒为主坐牢等等,却是无动于衷、麻木不仁。
   
   他们只所以如此,如高举反对同性恋等,而却对——主内肢体因信仰被抓等——无动于衷;是因为他们心里缺乏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勇于牺牲、献身、殉道的心,是不敢走十字架道路,是怕字当头。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约一4: 18)。
   
   我想,正是由于上述原因,高洪明兄发表了这篇文章。正是由于上述原因,查建国兄等一些朋友一直不能来信耶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