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些肢体又被软禁了]
徐永海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二○○四年的历程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不得不有的“习惯”
·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国家信访局的官老爷,都给闭嘴吧!
·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刘凤刚: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辅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
·刘凤刚: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刘凤钢等:总统来访华,我们就被抓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我为什么入狱——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第二封信
·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郑钦华的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刘明的信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时间不可以倒流——对于“相对论”人们存在着错误的理解
·用光速不变原理去探讨万有引力(重力场)的本来面目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九篇文章之前的信——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走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些肢体又被软禁了


   
   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些肢体又被软禁了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5月14日
   
   
   今天是2019年5月14日(星期二),从5月12日(星期日)晚上开始我又被上岗了、被软禁了。
   
   在上个月,因为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上个月4月22日软禁到28日。接着因为“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连上软禁到了30日。
   
   这才过了十多天,又因为明日(15日)召开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从这12日开始我又被软禁了,不知道到那一天结束。
   
   被软禁的除了我以外,我知道的还有:何德普弟兄、王玉琴姊妹。还有外地访民李玉姊妹被截访到了马家楼(估计会截访回原籍山东枣庄)。这三位肢体都常来我们教会,大家常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还有共同的微信群,在微信群里大家常联系。
   
   上个周三(5月8日),我去看望叶国强弟兄,他不太常来我们教会。到了他家才知道,从两会开始,除了“五一节”两天,他一直被上岗、被软禁。在他家时,来上岗的联防(协警)正在他家外的监视房里上班呢。我想,这几天一定是接上了。只是叶国强(叶二哥),手机不好,不常在微信群里说话,也不知道他这几天确切的情况。
   
   我知道的被上岗的还有:齐志勇弟兄、査建国大哥。
   
   齐志勇弟兄,身体不好,而且近年来身体更是不好,需要隔一天去医院一次。齐志勇弟兄已经有很多年,不能与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了,大家只能在微信群里与他交流、交通。还望肢体们多多地来为齐志勇弟兄祈祷,求主保守他。
   
   査建国大哥不是基督徒。在我的老朋友中,几乎都是基督徒了,可以说就他不是了。如老朋友何德普、沙裕光、王志新、张晓平、严正学、高洪明等都是基督徒。到了国外的徐文立大哥,从他的文章中看,也是基督徒了。只有査建国大哥还很固执,他虽然非常愿意效法耶稣,但是他非要从理性的科学上去理解《创世记》,而不信真的存在上帝。让我们为査建国大哥祈祷,求主早日使他成为基督徒。
   
   我们一些主内肢体,在每个周五上午都来我家,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我家住在五层楼,以前倪玉兰姊妹来我家时,大家背她上来。背上五层楼很不容易,她怕麻烦大家,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来了,不能与大家一起学《圣经》了。我们只能去看望她,在看望她时,与她一起交通。
   
   5月10日聚会时,因好久没有去看望倪玉兰大姐了,我们决定今天(5月14日、周二)去她家、去看望她。可是没有想到,从12日晚上开始,我们被软禁了,被截访了(或因怕被截访,一些外地在京肢体只能躲起来了)。今天只有几个肢体去看望了倪玉兰大姐。
   
   倪玉兰大姐,在维权路上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双下肢成了残疾。在多年的维权路上,她失去了很多、很多,她还要租房子,还要生活,而单单地靠老伴一个人的退休金,是十分艰难。为此,还望肢体们为倪玉兰大姐祈祷,求主保守她。
   
   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张全胜姊妹,两年前不得不去了美国,但是她没有忘记我们,没有忘记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几天前张全胜姊妹通过微信转来4百元人民币,我们将这400元人民币转给了倪玉兰姊妹。今天倪玉兰姊妹用此来招待了大家。
   
   
   照片
   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些肢体又被软禁了

   
   1、王素娥、国俪堃、倪玉兰、董继勤、戚若青
   
   
   2
   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些肢体又被软禁了

   
   国俪堃、倪玉兰
   
   
   3
   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和一些肢体又被软禁了

   国俪堃、王素娥、倪玉兰
   
   
   我们的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25)。
   
   我们就是要彼此相爱,并且我们还要连仇敌都爱。我们每周五在一起学习《圣经》,就是为了使我们来具有耶稣这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
   
   我们只有通过耶稣,我们才会具有如此的大爱的心。只有具有如此大爱的心,我们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和美好的社会。耶稣是唯一的真理。
   
   我们就是要彼此相爱,为此,我们要为那些在这段时期失去自由的、被软禁的、被旅游的肢体们祈祷,求主保守。
   
   在此,也请肢体们为李玉姊妹祈祷。她在被截访后,她特意发来信息,她希望我们大家来为她祈祷,来为她的儿子祈祷。
   
   (关于她儿子的情况,请看附后《山东枣庄访民李玉对幼子的真心母爱——请欧美国家有爱心的主内肢体收养我的5岁孩子》,中文、英文)。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山东枣庄访民李玉对幼子的真心母爱
   ——请欧美国家有爱心的主内肢体收养我的5岁孩子
   
   我叫李玉,女,1983年4月8日出生,家住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永安乡黄庄村523号。我家有,父亲李培学,母亲吕显芬(瘫痪在床),大哥李根,本人李玉,为本村村民,农业户口。
   
   我家原有住房600平方米,是个二层楼。还有门市360平方米,经营日用百货、蔬菜水果、五金电器、儿童玩具等,已经近30年。还有两亩口粮田,种一家人的口粮。一家人以此为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小康。
   
   2007年我家遇到了拆迁,在我家所在的村子基础上,建了多个高档商品住宅小区——东湖豪庭、东湖明珠、金泰御苑等,这些小区内建有人工湖、游泳池、健身馆等高档设施,房价极高。
   
   其中有一、两栋楼是专为区乡公务员盖的,房价仅为市价的一半;其中区、乡委书记一级的可认购155-200平方米,科级、科级以下、事业单位教师等可认购120平方米。
   
   在拆迁中,给我家的补偿极不合理,我一家不能同意。为此,有关部门采取了“株连”的方式,即让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家人做“工作”,工作做不通,调离原单位或开除。我二哥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区黄庄中学当中学老师,作为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他很是珍惜。为此有关找到我二哥,让我二哥做我们一家人的工作,同意他们的不合理的拆迁补偿。
   
   作为家人,我们很是珍惜我二哥的中学老师的职业,一个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多么不容易。但是,由于拆迁补偿太不合理,我们实在无法接受。黄庄中学校长殷泽明当着我们全家人、村委会、拆迁办,对我二哥说,如果做不通你家人的工作,就不要来上班了,你就不要当老师了。
   
   2008年5月14日我家遭强拆,我们一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露宿街头,我姥姥一家人看我们实在可怜,暂时收留了我们。为此我一家人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的道路,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可是在2年的上访中,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
   
   到了2010年,我二哥对我们说,人家给了三套安置房,一个80平方米,两个105平方米,20万。
   
   1、这个安置实在是不合理,我们家原有960平方米,才补偿290平方米,我们实在是不能接受。
   
   2、作为家长,我的父亲李培学一直没有签字,是我二哥代签的,完全不符合手续。
   
   3、我父母住在80平方米的那套房,我大哥住在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二哥住在另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我二哥应当享受事业单位教师认购的120平方米,可是以这105平方米这套拆迁安置房顶替了)。我没有房子住了。
   
   4、我2007年拆迁的时候25岁,是当村的村民,是常住人员,是农业户口,2亩口粮田中有我的一份。可是在拆迁中,我没有得不到一套住房,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
   
   为此,我个人开始了上访维权之路。
   
   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为此到省(济南)上访,还不得不解决,为了不得不来到北京上访,可是依旧都不得解决。
   
   为了寻求“包青天”,为了得到路过的“有关的大领导”注意、关注,我写了上访材料摆在街头,曾点过鞭炮,曾在首长路过时“拦轿喊冤”,为此我曾被警告、训诫、行政拘留、取保候审。18大期间,在我怀孕2个月时,曾被关黑监狱,是永安乡夏庄一个被废弃的水泥厂。也许我的做法太傻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想只有如此,我的问题才会得到解决。
   
   但是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有时我十分悲观失望,尤其是我怀孕在身,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感到没有一点前途,不如一死了之。一天我走到天安门,实在想不开,想跳金水河,被武警救下。我很是感谢这个武警警察,不然我和我的孩子,都不会活到现在。
   
   没有想到,我想不开要跳天安门前金水河,因为无家可归面临生孩子时到了天安门,等等这些都成了我的罪状,在孩子刚满1岁时,还需要吃奶时,我就被抓,后被判刑4年。
   
   在狱中4年,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如被带15斤脚镣,并被手铐脚镣连着一起,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只能弯着腰,抱着腿,不能站直,无法走路,不能吃饭,不能自己大小便,夜里还要值班,无法入睡。
   
   曾被关单人牢房,2次,共64天,没水洗漱,每天只给1个小馒头,不到2两,有时一天一顿都没有。不让换洗衣服,只能坐在小凳子上,不许活动,头痒了都不让挠。
   
   手脚浮肿,血压低,有病也不给看,曾因晕倒都不给就医,还让接着站立,站不住,别人扶着也要站。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痛苦的是对孩子的想念。在我坐牢期间,孩子被送山东枣庄福利院。
   
   我出狱后去福利院看我的孩子,福利院不让我见,对我说,需要找村主任和乡的民政部门开证明,还需要找派出所的警察带着你来。
   
   费了很多周折,我终于见到了孩子,我发现孩子面黄消瘦,很不健康,我很是揪心。并发现,这里的软硬件条件都不是很好,一个阿姨需要照顾好多孩子,照顾不过来。
   
   我很想把孩子接走,可是我能把孩子接到哪里去了,我出狱后,依旧是无家可归,自己的温饱都时常遇到困难。我的孩子是生在上访维权的路上,难道还要陪着我一直在上访维权的路上走下去吗。
   
   上访维权道路可能是一条没有结果的道路,也许我的问题一生都得不到解决,我一生都要走下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
   
   我希望我孩子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希望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使他能过上常人的生活。
   
   多年的上访维权经历,使我对我们这个国家没有一点信心,我希望欧美国家的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
   
   我(李玉)的电话:13521603545
   
   
   
   
   
   Shandong Yuzao's petitioner Li Yu's true motherly love for young children
   ——Let the European and American countries have a loving inner body to adopt my 5 year old chil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