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贺信彤2009新年致贾建英并所有难属朋友:用一种怀抱快乐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其实我很幸福!——特别转发刘晓波夫人_友人刘霞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在戈扬老的追思会上的发言追记和补充
·徐文立推荐北京西单民主墙三十年回顾——薛明德篇
·徐文立:遇罗克之死,是中共暴政欠下的一笔孽债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徐文立: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
·再发此文以感谢“实地摄影大师”——王瑞30年前所摄的珍贵照片首次发布
·徐文立:司马老的道德勇气是极其非凡的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敬请联署,敬请传播,敬请评论•"公开信"和"公民三有"的简要说明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只要是在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下工作都是中国民主党的光荣,王希哲任畹町徐文立2009年12月1日會師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徐文立起草:为推荐刘晓波博士荣膺诺贝尔和平奖,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信函
·致电问候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晓波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骄傲,我们都愛你们!
·賀信彤:臺北之夜雅典娜——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台灣隨團漫筆(5)
·徐文立:中國大勢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今年接受了对刘晓波博士的首次提名
·中國冤民大同盟為上海世博開幕式發表严正声明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徐文立: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
·徐文立: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就刘晓波获奖盛典答《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Andrew Jacobs问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
·徐文立:中国民主党正重新集结再出发完成结束专制使命
·徐文立:習近平的如意算盤
·徐文立: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
·徐文立:习近平危局源于眼皮子太浅 弯道超车将会遭遇不测风云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歸路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共產黨和他們的紅二代
·徐文立:包子的褶,變不了
·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徐文立:習近平危局源於眼界淺(文字整理版)
·徐文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這是日本華裔記者翰光做的紀錄片《流亡——長城外》/轉載
·徐文立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被插播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春》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習近平自己黑自己,休怪他人!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
·習氏「中央造謠分子」= 毛氏「身邊赫魯雪夫」
·中共治下大
·清华传恐怖信号背景可疑等等/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部分反馈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三集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徐文立:老康兄幾乎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2016年7月2日)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部份反饋
·学者王康细谈「五四」百年反思/轉載
·新地:小啞巴(2019年5月4日清明節)/轉載
·遇罗锦: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转载
·遇罗锦:女人的两种爱—《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读后感/轉載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和全人類是野蠻和文明的衝突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部份反饋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習近平彎道摔車前後打的二張臭牌
·法广台特别节目: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胡平 : 美台建交 此其时也 2019-05-19 19:03:21

   作者: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2019-05-21 12:18:23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18092

   吳伯雄、國民黨、中國人的得與失

   ——得:“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失:中共“一黨專制”的近期終結

   徐文立

   (2008年6月1日)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06/xuwl/1_1.shtml

   汶川大難,喪生十萬。

   一分天災,九分人禍。

   禍在豆腐渣校舍;

   禍在豆腐渣民居;

   禍在預警缺失;

   禍在初戰指揮失當;

   禍在72小時內拒國外專業救援隊於國門之外。

   更禍在中共領導下的貪腐氾濫和中共控制下的市場經濟富了權貴、窮了百姓。

   然而,當今中國大陸卻是:是非顛倒!黑白顛倒!

   1989年6月4日殺了人的屠夫,反倒成了“英雄”。

   “殺他二十萬,保二十年江山”,反倒成了一切崇拜暴力者的圭臬。

   參與1989年民主運動的辛辛學子和北京市民,反倒成了“反革命暴徒”!

   失去兒女的“天安門母親”卻成了被中共政府重點監控的對象!

   天理何在?!

   可是,久禍四川、久禍中國的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人,至今沒有一句道歉的話語,甚至還成了“抗震救災”的英雄和領袖,甚至可能因此而苟延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

   無數失去兒女的“汶川母親”竟然成了被中共政府重點防範的對象!

   天理何在?!

   中共永遠靠得是兩杆子:槍桿子和筆桿子。

   中共的筆桿子,現在又多了個香港 “鳳凰台”;更多了一個別動隊,八十年代開始,所謂的“民主花瓶黨”幫助共產黨造就的愛黨、愛“國”的“憤青和憤老所組成的‘紅衛軍’”,他們已經紅旗飄飄、“威震”寰宇了……。

   此次地震,中共的槍桿子奮力救人,當然就更有利於中共的專制統治。

   特別要說的倒是共產黨的老冤家、老對頭——國民黨。

   中國老話說得透:不是冤家不聚頭。

   從上個世紀二十年代,這兩個冤家一聚頭,中國人就無謂地犧牲了幾千萬!六十年後,資本家依舊,地主依舊……,窮人依舊……,專制更依舊!

   可,中國國民黨卻常常不情願地成了中國共產黨的福星!

   君不見,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國共第一次合作,讓中共得以羽翼豐滿;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國共第二次合作,讓中國共產黨奪得了中國國民黨的政權;這一次,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主動拜會中國共產黨黨魁胡錦濤,國共第三次合作,中國國民黨又在幫助中共度過西藏事件和奧運所遇的雙重危機,甚至可能幫助中國共產黨悄然全面登陸臺灣。

   吳伯雄、中國國民黨、乃至全體中國人大大地“失”了,可能再次失去了近期終結中共的“一黨專制”的願景!

   得了大頭的共產黨,自然也暫時對國民黨有求必應。

   因此,吳伯雄、中國國民黨、乃至全體中國人也並非只有失,而無所得。

   國共兩黨暌隔六十載,再次走到一起,應了中國人“六十甲子一輪迴”的宿命。

   中文媒體稱此次吳伯雄和胡錦濤的會晤為:兩位執政黨領導人的首次會晤,即兩個分別在中國海峽兩岸的政府取得了執政權的執政黨領導人的首次會晤,亦即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這兩個現在正在現實地執掌著“兩岸政府”的執政黨領導人的首次會晤。

   中文媒體的這種定位,不論人們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解讀,都不可避免地有這樣的一種解讀,即:在“一中”、同時擱置“各表”的前提下,中國疆域之內,除了中國大陸有一個政府;在臺灣,也有一個政府;這兩個政府是分別由兩個不同的政黨在執掌著現實的政權。

   也就是說,這種定位明白無誤地承認了:中國大陸的北京政府現在由中國共產黨執掌著;與此同時,現實的臺北政府由中國國民黨執掌著。或者,由著雙方官方的說法,叫做:中國共產黨執掌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中國國民黨執掌著中華民國的政府;當然,同屬一個中國;只是“一中各表”中的“各表”,暫時擱置不論。

   也就是說,現在中國、存在著由兩個執政黨執政的兩個政府,分處臺灣海峽兩岸,當然可以簡約為“一中兩府”。雖然,以往的中共領導人一再反對“一中兩府”。

   如果這種主要以經濟互惠為前提的現實主義政治格局,被確立下來的話,就有可能避免了台海的戰事,而造福全中國老百姓。兩岸的好戰分子再想挑起戰端也難。

   當然,這兩個執政黨的執政權的取得方式還是存在著根本性的差異,它的差異就在於,中國國民黨這次的執政權是由民主選舉而取得的。然而,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權,依然還是延續著用暴力奪取政權和以暴力維持政權而取得和維持的。這可能就是,吳伯雄和中國國民黨其他的領導人一再以拜謁孫中山陵寢的方式,善意地、柔性地提醒中國共產黨,應該回歸到中國共產黨也推崇的孫中山先生所宣導的“憲政民主”的道路上來,真正在法制的軌道上,通過爭取全體國民的選票來取得執政權,這也是我們中國民主黨人的期待。

   我們中國民主黨人在2005年初,就提出了:“擯棄一黨專制,擱置臺灣獨立,復興民主中國,共建均富聯邦”的政治主張。

   我們中國民主黨人2006年5月15日公佈了《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陸實行政治改革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希望“中國大陸應從2007年起,經過五年漸進的政治改革或改變,至2011年即亞洲第一共和國——‘中華民國’成立100周年的時候,初步完成政治改革或改變的預訂目標。” “與此同時,中共政府應和臺灣政府及其朝野多黨、西藏以達賴喇嘛為首的流亡政府、法輪功人士、新疆和內蒙古尋求獨立的人士、六四受難者群體進行公開、和平的富有成效的對話,並吸納他們的代表人物參與2009年的‘國是大會’。”“經過2008年起的一年多的醞釀和準備,於2009年秋天在北京召開中國共產黨和政治反對派人士共同參加的‘國是大會’;進而於2010年召開‘國是大會’授權的‘制憲會議’。”

   我們中國民主黨人在2007年6月4日海外的第一次代表大會上,再一次地提出了兩岸及全民和解共榮的最佳方案——勵志建設“中國第三共和”。

   儘管善良的人們暫時都是一廂情願,可是形勢比人強,形勢未必全對中共有利,其實當今中國大陸內部的矛盾重重、危機四伏,總爆發只是早晚的必然,以上願景倘若假以時日,得以實現,也倒是國之大幸,民之大幸也!

   當然,中國大陸的官方,很有可能否認這種解讀和推演,國民黨方面也有可能不願意把事態的發展解讀得如此清晰和明確。更何況,由於時代的進步,中國大陸不得不放寬了全民議政的可能。現在,在中國不論在大陸、還是在臺灣、乃至全世界有關中國的政治力量,有關中國的政治派系空前活躍,使得中國仍處在一個有多種選擇的關鍵時刻,這些選擇概括起來可能主要有以下四種:

   第一種,中國共產黨一統天下。這種論調的主要依據是,六十年前,中國共產黨取得中國大陸的執政權,儘管是靠暴力革命取得的,儘管它是在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的指導下以階級鬥爭的方式取得的,那也是人民選擇的結果。當人們要和共產黨討論它的合法性的時候,他們會毫不掩飾地蠻橫地說:要想讓我們下臺,請拿人頭來換。中國大陸三十年來,經濟上有了長足的發展,儘管黨的權貴們依然攫取著全國大部分財富,但是因綜合國力的增長,另外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也並非那樣盡善盡美,西方社會在經濟上也時會有衰退或滑坡,使得此種論者有底氣地認為,只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才有可能解決中國這樣一個大國的問題;甚至認為在中國,中國共產黨並不需要放棄馬克思主義,並不需要放棄公有制為主、即黨貴所有制為主,並不需要放棄所謂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中國共產黨不但能解決中國問題,還有可能解決全世界乃至全人類的問題。這些人的感覺好極了,儘管他們是極少數。以他們的主張,這次邀請吳伯雄來中國大陸訪問,只不過是用柔性的辦法、經濟陷阱和主動出擊的方式,一統中國,乃至於一統天下的一個步驟而已。

   第二種,用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普適價值,去漸進地改造“一黨專制”的中國。他們的主要依據是,臺灣原本的“一黨專制”或“一黨威權專制”,就是這樣漸進地改造過來的。那麼,對於同文同種的中國大陸,為什麼不能用同樣的方法將它改造過來呢。於是乎,他們就抓住了類似這次抗震救災的大好時機,說服中國共產黨增加新聞透明度,以尋求言論自由為憲政民主的突破口;他們又以推廣志願者(義工、志工)這種自由民主社會盛行的方式,來加速推進公民社會的建立。他們深知,在一個社會,人們擁有了一定的私有財產之後,才有可能具備公民社會的物質基礎和意識基礎。他們聰明地懂得,公民社會才是民主社會的第一塊基石。如果中國共產黨認可了臺灣政府的執政權,香港、澳門地區的高度自治,乃至於各省區的高度自治,便為中國憲政民主奠定下了第二塊基石,有了這樣兩塊堅實的基石,倘若中國出現了政治大危機而促成的政治大和解的氛圍,就有可能形成中國各種政治力量“圓桌制憲”的可能,乃至實行全面的普選和直選。

   第三種,在中國建立以儒、道、釋等傳統文化融合自由、民主、人權思想為價值取向的民主國家,他們的依據是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永續發展,其中雖有波折,但儒、道、釋的價值觀符合中國的國情,全盤的西方價值觀未必能為中國人所接納。佛教能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能中國化,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沒有理由不能中國化。

   第四種,用暴烈的手段推翻中國共產黨的暴政,讓中國來一個脫胎換骨的改變,他們的依據是中國底層廣大民眾對於中國共產黨的統治的怒火已經到了臨界點,一觸即發。非此,中國才有前途。當然,能不能“脫胎換骨”只有天知道;想當年,中國共產黨不也是要“讓中國來一個脫胎換骨的改變”嗎?這是因為他們不懂、或不會解讀人類社會的“胎”和“骨”中的密碼。在此,暫不論它。

   中國,你何去何從?

   一個社會的前途,既不以理論家、政治家的意志為轉移,也不以各種政治力量的意志為轉移,中國何去何從,只有拭目以待,我們中國民主黨人作為一個生髮在中國大陸的、理性的、負責任的政治反對派,責無旁貸地要和中國各方面積極的政治派系和政治力量,不論它來自於國民黨、民進黨乃至於共產黨,團結配合,把中國向進步的方向推進。此次吳伯雄主席正式代表國民黨回歸中國大陸,儘管還不可能從政治組織這個角度上,全面回歸中國大陸。

   儘管香港等地區早已有不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組織存在;儘管1998年誕生於苦難之中的中國民主黨人,不但在海外、依然也在中國大陸客觀存在;但是,中國民主黨人和香港等地區不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組織,從政治實力這個角度上說,都不足以打破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的社會現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