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徐水良文集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六四30年】
   
   原视频网址: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513/20677014
   

   (本文文字转自刘晓东在邮件组转发文章,视频和本文文字只包括鲁德成访谈的小部分内容)
   
   
   哀莫大於心死,也許正是魯德成的寫照。
   
   
   三十年前,魯德成、余志堅及喻東嶽雄心萬丈,將顏料及蛋汁擲上天安門的毛澤東畫,震驚全球,象徵「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可惜曲高和寡,創舉被學生打成「內奸」,有學運領袖更將三人押到官方受審,最終分別被判囚十六年至無期徒刑。
   
   魯德成現時在加拿大卡加利隱居,十年來謝絕出席民運活動,不接受採訪,像是自我放逐。
   
   今年六四三十周年,他終在加拿大接受《蘋果》訪問,談到海外民運相當激動:「我對民運年復一年紀念六四,對中共那一種抗爭弱小力度,那一種軟弱,我極大的失望,所以我不願參加這種活動。」
   
   原來昔日最激進的人,心中仍然有火,只是看不慣軟弱,眼看民運走錯路,才變成最冷淡的人。
   
   從民運人士集中地三藩市,坐飛機到加拿大的卡加利需要三小時,途中飛過連綿不絕的冰山後,不久便進入卡加利。卡加利雖然只在溫哥華東面,但群山阻隔,陸路幾乎不通。從飛機上看,卡加利像是一大片黃土,市中心只有三至四座高聳建築物。
   
   下機後細看,也許是正值復活節,城市人流極少,寧靜舒適,大群雁在草地閒逛。魯德成就是在這個與大城市阻隔的城鎮生活十年,自言「一直從事最辛苦的勞動工作」、「總的來說就是艱難,但是我認為我獲得了自由,這才是我最大的勝利」。
   
   
   被學生送交官方判囚16年
   
   
   魯德成當時負責向毛澤東畫像投擲顏料及蛋汁,三人被學生逮捕後交官方,同樣控以「反革命破壞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魯德成判監16年,余志堅判監20年,喻東嶽判無期徒刑。魯坐牢8年8個月後提前釋放,但後來偷渡到曼谷,在當地申請政治避難受阻,反被泰國警方以非法入境罪拘押1年零4個月,差點又被引渡至中國,足足坐牢10年。
   
   現年56歲的魯德成,十年前被多國營救,終由中國流亡到加拿大,獲得自由。事件屬於當時海外民運大事,不少人期望他能加入海外民運行列,結果魯德成幾乎消失了足足十年,發表的文章屈指可數。30年前,三人一心以為行動會獲學生支持,不料被學生出賣;30年後,學生流亡海外,變成海外民運領袖。魯沉默了足足十年,他終於爆發:「當時我剛出來(來到加拿大),我是以為海外的一些民運人士應該總算看清楚中共的嘴臉,我們應該要同心合力,把六四紀念變成爭取自由民主的最高的抓力點,就像台灣「228」,30年後民進黨已經執政了兩次。中國的民主,30年後還是這個狀態!撫心自問,是不是應該感到痛心!我都已經感到無語啦!」
   
   「六四最大的意義是甚麼,是追求真相,追究真兇,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年復年、月復月,足足30年。中國民運人士推動民主化未見絲毫寸進,中國反而一年比一年專制,去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更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民主不進反退。魯德成直斥海外民運人士:「30年來沒有進步,就是把六四當成產業、當成工程、當成項目經營,衍身出經營反共的生意人。當(六四)作生財之道,怎麼會有反共,口號喊得震天響,但是他們總是原地踏步!」更令他擔心的,是「海外大量的捐款,都不是用到建設民主化東西。」海外民運人士近月更試圖將六四坦克人照片納入世界記憶名錄,魯德成直斥只是「小追求」:「只要追查中共在六四反人類的真兇的話,那麼你這些問題,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幹甚麼要這捨本求末。」
   
   
   斥海內外民運人士毫無寸進
   
   
   30年前六四民運,魯德成、余志堅、喻東嶽三人剛到北京,當晚便戒嚴,他們向天安門總指揮部寫建議信,認為行動要升級,呼籲全國罷工罷市罷學來進逼中共。歷史再次重演,他認為不論海內及海外民運,問題同樣出在軟弱,他以香港支聯會為例:「司徒華提出平反六四,乞求於中共平反六四,這是天大的笑話。把整個紀念的意義都降低,對中共已經沒有任何的衝擊作用,沒有任何的壓力啦!」支聯會的綱領除了平反六四外,還有「建設民主中國」,魯再反駁:「如果他真的是要爭取中國民主化,你至少也是有理有節慢慢的不斷的升高,而不是降低呀!而不是原地踏步,年復一年的平反六四。」他更指:「當年支聯會號召了100萬人上街,30年後的今天變成怎麼樣,每下愈況!」他認為,中共至今對港步步進逼,正是香港在民運上沒有向中國施壓,以致中共羽翼已豐。
   
   魯德成認為就算成功平反六四,「就是跟當年的胡耀邦平反右派,只是黨內的一個小動作,對他們沒有絲毫的衝擊。」運動最終只要靠巨大的壓力,才能夠步步推上。對於諾貝爾和平得主劉曉波及名言「我沒有敵人」,魯直斥虛偽及軟弱,「和平理性非暴力,最核心的東西就是不合作,但是劉曉波呢,他只懂皮毛,沒有不合作,他有的是跟中共的合作!」魯指的是劉曉波六四屠城後接受官網訪問,指「天安門廣場清場時我沒見到打死人」,劉在出獄後寫下六四回憶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自我批評當時向官方認罪是「出賣自己良知來換取自由」。
   
   
   指劉曉波「我沒有敵人」虛偽軟弱
   
   
   魯德成直斥劉曉波:「孤獨的自白,中央電視台作證,廣場沒有死一個人,有多大的影響,已經不是追查真相,追究真兇!中共已經把你弄成這樣,你還說是沒有敵人。大肆歌頌監獄給你人道的關懷,多麼的友好。(他們)可能是對你很好,對其他千千萬萬的囚犯,他們的野蠻、虐待,因為他的影響力,導致西人以為中國對囚犯是多麼的文明,多麼的友好。這就是跟(他)當年作證(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是不是一樣的道理,欺騙世人!」「他沒有敵人?他視中共不是敵人,當然就沒有敵人!」一輪嘴說完,他重重舒了一口氣。這些話,在他心底下埋藏了十年。
   
   三名兄弟,最後走至魯德成孑然一身。在訪問的最後,魯向記者感慨說:「喻東嶽在20年前就已經廢掉(患精神分裂症)了,雖然他(2009年)來到了美國,身體獲得了自由,但是靈魂就沒有了,中共已經把他毀滅了,余志堅兩年前(在美)去世。我們這三個都是孤單的,因為總的來說這30年一路走過來,我們都是孤立無援的」。
   
   
   我們第一個方案是自焚
   
   
   外界均稱魯德成、余志堅及喻東嶽為天安門三君子,魯德成稱,他與余志堅是小學及中學同學,余與喻東嶽是大學同學。八九學運時,余邀請了當時擔任長途車司機的他同行,必要時由他駕車到北京。他透露當時戒嚴令已下,中共必定會鎮壓,但學生訴求仍維持在反官倒,對學生的溫和感到失望。因此他們決定將行動升級,令激進與溫和結合。他說「要學生主動採取激進的方式,可能做不了。如果有一個爆發性的舉動引領整個運動,學生們可往更高的層面發展。」
   
   當時他們對學生存有幻想,源於當時聽到學生領袖吾爾開希的街頭演講,直指「毛澤東就是一個黑太陽,萬惡之源」,他們以為學生會支持,決定用激烈方式,第一個方案就是三個人自焚,但認為旁觀者可能曲解他們的理念,導致白死。他們亦考慮用長樓梯把毛澤東的頭像拿下來,象徵否定獨裁政權,但他們認為中共一定出手阻止。這個方案衍生出他們向畫像擲顏料及蛋汁的理念。
   
   
   原盼引領溫和學運升級
   
   
   魯德成還記得他們撿了幾十個雞蛋殼,然後中山公園把顏料、雞蛋殼包裝好。魯笑說:「(行動之前)在王府井大街好好的吃一頓,把身上的錢幾乎都用完,我記得我還特意買了一瓶從來沒有買過的西鳳酒,想等搞完以後好好的慶功。」魯是家鄉投擲比賽冠軍,當時出盡全力,毛澤東畫象的眉心、衣服都沾上污跡,他說:「我用力過猛,雞蛋與染料都散到我的背上。當時也有一些不相熟的市民加入我們投擲的行列,至於投了甚麼就不記得了,但後來他們看到勢頭不對,那就跑掉。」他特別提到一件有趣故事:「我投擲的時候把顏料都灑到別人的身上,那一個人他就揪著我,我把他的衣服搞髒了,他要我賠償,我當時覺得很好笑。」
   
   在他們看來學生會支持、帶來激進溫和合作的行動,萬萬想不到學生首先過來扣查他們,還表明行動與學生絕對無關,最後更由學運領袖楊朝輝將三人送往官方。楊朝輝是當時的絕食發起人兼糾察隊長,但六四之後沒有出現在民運界。
   
   
   附文一
   
   关於八九民运的反思
   
   ——对刘晓波观点的质疑--—与刘晓波先生的“对话”
   
   作者:王若望
   
   刊登于纽约《探索》1993年8月号
   
   
   刘晓波先生在八九民运中是重要角色之一,他出狱以后所作的《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一书,正如他在前言中所说,“我写这本书可以帮助人们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八九抗议运动,了解了那些运动中的风云人物,呈现这场运动的参与者的内在动机和当时的心态”。这本“独白”成了记述八九民运的第一手现场实录,此书的难能可贵之处还在於作者对自己的心理弱点和盘托出,毫不隐讳。拜读了他的“独白”以及今年六月七日发表於《中央日报》上“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一文,发觉他在理性的反思上面,诸多论点本人不敢苟同,乃采用对话的方式提出来与刘先生商榷,这里把刘先生的原话引录在前,后面就是我的批评和质疑。
   
   
   “除了谎言,一无所有”的诠释
   
   
   “独白”的扉页上“除了谎言,一无所有”的标语,似乎只有这两句警句可以涵盖“独白”全书内容。刘作了如下的诠释:“谎言之於维系中国的专制,比刺刀更有效。有甚么样的人民就有甚么样的政府,如此这般的人民只配如此这般的政府,说谎的人民只配说谎的政府,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在说谎这点上,真可谓合作得天衣无缝,确确是中国特色的‘天仙配’,我也是这配合者之一。”(引自“独白”的“引言”)
   
   “中国的枪声惊呆了世界,但事后,‘六·四’被谎言打扮得一塌糊涂,被谎言强奸得人老珠黄,这其中,有官方的谎言、民运精英的谎言、阶下囚的谎言,也有流亡海外英雄的谎言。”(引自“独白”的封面说明)
   
   刘说:“革命了,民主了,我们就可以睁著眼睛说谎,在光天化日之下造谣,就可以面对当事人还要狡辩说谎有理,就可以不负责任地宣布:邓小平死了、李鹏跑了、杨尚昆被打伤了、赵紫阳复出了、万里在加拿大组成新政府了……作为民主运动象征的天安门广场变成了谎言和谣言的集散地,越撒越大的谎和越编越没边的谣言成为运动直线升级的重要动力之一。‘六·四’之后,流亡海外的‘民主斗士’们为了夸大共产党的残酷和罪恶,为了塑造自己从血泊中爬出来的英雄形象,任意歪曲事实,渲染天安门广场的血腥场面,误导国际舆论。”(引自一九九三年六月七日《中央日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