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6.貪]
王先强著作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雜事》6.貪

   
   都说香港没人贪污,不会贪污,是一个亷洁的社会。这一来便有人为此沾沾自喜,认为是自家整治得力,出了好风气,面上有光,自然不时炫耀功劳;二来是有人在上说下仿,拍马争宠,大力唱和,吹出满天花朵;三来是很多人随流人云亦云,反正是,相比较起来就是不错;这么吹吹打打,人们便就也都以为是真,结果弄成香港是个亷洁的社会了。
   真的是个亷洁的社会吗?
   前高官、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在位前后就勾结大地产商,大约是以给其好处为条件,收取了人家八百多万和一千一百多万元的钱财,又免租入住人家的豪宅,挥霍享受,包了上海的一个小情人,就支付了850万,给对方买屋买车,风光风流,何其惬意!
   前高官、特首曾荫权,在位时洽租雄涛大股东深圳东海花园毫宅,同时即参与主使发出广播牌照,给予雄涛的广播有限公司,准于在香港开台广播,经营生意;他利用手中的权力,送出公众利益,换取私家利益。


   从此可看出甚么?是不是贪?该就是贪!这些都只是揭露出来的、大家都知道的情况,而底下还有些甚么脏事,甚么贪人,却还是潜藏着,永远是个谜──大众是无法得知他们的底蕴的。
   在那些有权势的大官之中,有条遮遮掩掩的、他们都心知肚明的邪道,叫做「利益输送」。这就是我当权时用权力给你公司送好处,我退休后到你公司当董事,领高新,以收回报;我你之间互相利用,礼尚往来,共同得益。这明明也是一种贪,可是又不存证据,无法捉,也没人去捉,也可谓巧妙,是一种巧妙的贪。走此邪道的官,不在少数,具体例子,就不说了;其实也无法说得清楚。
   在民间,也有贪,而且还具普遍性。香港大大小小的工程多,在进行的过程中,就免不了需要贿赂和会乘机贪污。首先是,承建商得跟别人竞争,把工程争过来承建,这争的方法之一,就是向工程的掌管人行贿,掌管人收钱点头,工程就容易到手了;其次是承建商得向工程监管人行贿,以便工程无惊无险完工,降低成本。那收贿款的,不就是贪?诸如这类情形,多的是,总之,好些事要办得顺畅,都是要用钱的。
   香港多高楼大厦,要保养,要维修,工程就特多,行贿贪污也就多了──大厦里的贪污。我曾经听闻:有间大厦进行大维修,基本上由法团主席出主意,并与一个承建商签了近亿元的维修工程合约,开始了维修工程;当工程进行到过半的时候,那个主席就突然间卖掉了自己的居所,不声不响的搬走了,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而工程则是草草了结,全无质素可讲。那个主席为甚么不辞而别呢?九成是贪了,避之大吉去!有人推测,他贪了数百万元。这是比较大的、特出的贪污;至于比较小的、普通的贪污,那就形形式式,数不胜数,不尽述了。
   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我打工之时,由于勤奋,曾获取过一点小权力,相当于七品芝麻官之类吧,有机会负责监管一些小工程;有一次,是修补装饰地板,工程费在三万元左右,当工程近于完工的时候,那个承建商老板,到我的小办事处来找我,相商工程问题,说不上两句,他就邀我一起去察看工程,走到弯角处,避开了人的视线,竟迅速的塞给我两千元,随就又走回了小办事处。相商和察看工程全都是借口,真正目的是给我送钱;钱的用处,是要我点头让他的工程过关,完成验收,不要出麻烦──收人钱银帮人办事嘛!这层意思,他和我都心知肚明;香港的很多事,就是这么办!这明显不过:他送出钱是行贿,我收下钱便是贪污。我也曾经遇到过,有人要给我送手表;这也是一样的意思。我的小权力,最高大概就是值两千元左右,要是一品大官,那当然不止此数,而是天文数字了。
   香港人有个习惯,就是喜欢给人小费。一般地说,小费银码不大,或也习以为常,都不以为是贿是贪,但认真追究起来,也含有贿贪之意,其实质也是一种的贿与贪,是与亷洁相违背的。
   综上所述,说香港是亷洁社会,显然是不确的;香港一样的有贪。有所特色的是,香港的贪比较文明,有其修饰之处,不是那么赤裸裸的展现在人的面前,而主要的、更多的是遮掩,偷偷摸摸,只有你知我知,第三者不知,这样,狐狸尾巴就藏得密密实实了。也大概是这个原因,善良的人们便赞香港亷洁了吧?
   香港有个亷署,是专门捉贪的,起一定的作用,捉过一些贪污份子。不过,内中是怎搞的,却是神神秘秘,没公开透明度可讲,倘有查问,答之曰是,不评论个案,或是无可奉告,也不知是否因甚么隐私所碍,抑是有甚么实在是不可告人之玄妙,所以市民从不知道那葫芦里卖的甚么药,是怎么样的去捉贪,是捉怎么样的贪的?例如,你向他查问,曾荫权那点屁事不算贪啊,之所以捉了,是否有政治因素起了作用?再问,有人揭露梁振英贪了五千万啊,怎么查了几年,也不问问独立专家的意见,就结论不是贪,是否因其官做大了,官官相卫?等等,所有类似的问题,他都不会答你!同时,像上面所说的那些半官方的、民间的贪,多之又多,又无证据,亷署也是查不可查,因而不会去查的。由于有这种种的情形存在,所以虽有一座神庙摆在那里,可里面供的是何方神圣,是管天地风云抑是理人间福祸,却几乎都毫无所知,因而自也门庭冷落,无人上香。
   贪风正狂刮,刮向五湖四海,当也会席卷而来,香港更只能随风起舞了。谁能拍胸脯担保香港是个亷洁的社会?
(2019/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