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精神上的六四倖存者滕彪 投入維權終不悔]
滕彪文集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AB的故事
·陈克贵家属关于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的声明
·这个时代最优异的死刑辩词/茉莉
·自救的力量
·不只是问问而已
·The use of Citizens Documentary in Chines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行政强制法起草至今23年未通过
·Rights Defence Movement Online and Offline
·遭遇中国司法
·一个单纯的反对者/阳光时务周刊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政治意涵/滕彪
·财产公开,与虎谋皮
·Changing China through Mandarin
·通过法律的抢劫——答《公民论坛》问
·Teng Biao: Defense in the Second Trial of Xia Junfeng Case
·血拆危局/滕彪
·“中国专制体制依赖死刑的象征性”
·To Remember Is to Resist/Teng Biao
·Striking a blow for freedom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上)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下)
·达赖喇嘛与中国国内人士视频会面问答全文
·台灣法庭初體驗-專訪滕彪
·滕彪:中国政治需要死刑作伴
·一个反动分子的自白
·强烈要求释放丁红芬等公民、立即取缔黑监狱的呼吁书
·The Confessions of a Reactionary
·浦志强 滕彪: 王天成诉周叶中案代理词
·选择维权是一种必然/德国之声
·A courageous Chinese lawyer urges his country to follow its own laws
·警方建议起诉许志永,意见书似“公民范本”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滕彪访谈录:在“反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因家暴杀夫被核准死刑 学界联名呼吁“刀下留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精神上的六四倖存者滕彪 投入維權終不悔

精神上的六四倖存者滕彪 投入維權終不悔
   
   最新更新:2019/05/25
   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1905230135.aspx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台北24日電)
   「在精神上,我是那場大屠殺的倖存者」。30年前,滕彪還只是個高中生,但六四的衝擊和啟迪,開啟了他投身法律維權的生涯,既領教了中共的蠻橫,但終也遠離了心繫的故土。
   
   雖然,滕彪沒有在30年前「六四」的槍林彈雨中倒下,但他以「接棒人」精神全力投入法律維權,為遭受不公對待的民眾抗爭時,也曾被在獄中被按倒在地,遭到肉體和精神的折磨。
   
   然而,看到如今身陷囹圄、仍被中國當局關押的其他維權律師,已經在美國安身的滕彪,心中不時浮現出「倖存者的罪惡感」。這種「倖存」的根源,還是來自30年前驚天動地的六四。
   
   1989年6月,出身東北的滕彪,還是吉林省地處偏遠的樺甸縣高一學生。那時,身為小縣城的中學生,他對外面的世界依然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六四」是何物。唯一的認知,就是官媒裡成天宣傳的「北京反革命暴亂」,而唯一的選擇,就是對這種宣傳照單全收。
   
   滕彪的高二和高三這兩年,對慘劇真相一無所知,只是埋首書本考大學。因為他只知道,在小縣城如果考不上大學,就準備一輩子種地。
   
   1991年考上北大法律系,可說是開啟滕彪人生的一把鑰匙。雖然與「六四」擦肩而過,但也讓他註定要走出農村,投入未知的一端,最後站在中共的對立面。
   
   那時,「六四」剛過,中國全面管束學生的思想。剛考進大學的新生,得5年才能畢業。因為,進入大學唸4年書之前,男生得先接受一年的軍訓。就這樣,滕彪和同屆的大一新生,就被送到石家莊的解放軍基地受訓一年。
   
   雖然痛苦且無奈,然而,滕彪卻在這一年的軍訓課裡,接觸到了同學們傳閱的地下刊物。而這些刊物裡,鮮活地描述著「六四」的殘酷真相,讓他頓時茅塞頓開,從官方的洗腦教育中一步步覺醒。
   
   可以說,對滕彪而言,中共當局的大學新生軍訓,完全沒有發揮洗腦的目標,反而讓腦子醒了過來。
   
   1992至1996年,滕彪從茅於軾、賀衛方、錢理群這幾位北大自由派名師及西方著作處,接受到更多的思想啟迪。加上「六四」逝去不遠,自由主義的思想猶存,奠定了他追求民主人權的理念。
   
   而學法律的背景,更讓滕彪認定,中國需要建立真正的法治社會,才能推動真正的民主人權。
   
   大學畢業後,滕彪留校繼續攻讀碩士、博士學位,中途並考取了律師執照。但基於上述理念,他仍決定把學位拿到,再去執業。而在博士班的3年,他便經常與同學許志永、俞江討論中國法律存在的種種問題,展露了他對法律維權、保障人權的執著。
   
   2002年滕彪取得博士學位,便在中國政法大學任教。隔年,從湖北前往廣州工作、擁有大學學歷的孫志剛,在廣州被送進了當時惡名照彰、經常虐待外來農民工的收容所,最後被虐待致死。這一事件,正式開啟了滕彪的法律維權之路。
   
   30年前,中國維權律師滕彪還只是個高中生,但「六四」的衝擊和啟迪,開啟了他投身法律維權的生涯;儘管世人對中國民主化的前景轉趨保守,甚至悲觀。但滕彪仍然毫無猶豫地說,「中國,是不可能拒絕民主的」。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8年5月24日
   他和許志永、俞江一同上書中國全國人大,要求對當時存在的「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作違憲審查,並要求廢除收容遣送制度,並獲得成功,頓時聲名大噪。
   
   此後,滕彪、許志永、俞江進一步合組「陽光憲道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簡稱「陽光憲政」,開始關心全國的維權案件。
   
   因為孫志剛事件、上書人大及組成「陽光憲政」,帶動了中國境內的維權風潮,讓2003年被稱為中國的「維權元年」。這時,距離「六四」發生已有14年。
   
   此後,滕彪一邊教書、一邊投入法律維權工作,援助的對象除了一般民眾,還包括被找麻煩的其他維權律師同業。像是另一位知名律師陳光誠,就一直受到滕彪的協助。這讓滕彪在中國法律界、維權界聲名大噪。
   
   2005年底,滕彪與13名維權律師被亞洲週刊評選為「2005年亞洲風雲人物」。光環雖然耀眼,卻讓他一步步走向險境。
   
   滕彪協同創立的「陽光憲政」之後就被官方拒絕註冊,被迫改名,他的護照於2008年1月出國時在機場被沒收,2個月後更被非法關押兩天兩夜,讓他初嚐失去人身自由的滋味。
   
   儘管如此,這次關押並沒有止住滕彪投入維權的堅定腳步。同年6月,滕彪的律師證被官方正式註銷。但滕彪仍不氣餒,繼續為許多維權案件提供法律協助,更在2009年5月參加自由派人士雲集的「六四」20週年研討會。
   
   這時的滕彪,已經嚐到不時被公安、國保上門關切的滋味。到2011年初,中國境內多人串聯聲援中東「茉莉花革命」,導致官方大舉搜捕維權人士。同年2月中,滕彪第2次被逮捕,被關押了70天。
   
   「我被搧耳光,還被強迫坐在地上24個小時,只能面壁,不准睡覺」。滕彪回憶說,這還不夠,獄方接著強迫他一天24小時戴上手銬,戴了超過一個月。
   
   此後,滕彪仍未放棄自己的維權工作。2012年底,他獲聘為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員,舉家搬到深圳。但在此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中國國內政治氣氛日趨緊繃,讓滕彪充分感受到自己的險境不但沒有解除,反而日漸加深。
   
   2014年「六四」25週年,滕彪不顧中國方面警告,在香港維園的紀念晚會上公開發表演講,批判中國漠視人權。當時,他便抱定從此離開故土的決心。
   
   同年9月,滕彪獲得美國哈佛大學獎學金,先帶著7歲的小女兒前往。妻子則帶著9歲的大女兒,從雲南偷渡出境前往泰國,輾轉8個月後,一家人終於在美國團圓。
   
   「如果我早生兩年,應該會死在天安門廣場上」。滕彪感嘆,因為這樣,加上自己「離開了戰場」,讓棲身海外的他,總覺得有責任繼續為中國國內堅持民主法治的志同道合者發聲。因此,儘管對維權工作已鞭長莫及,滕彪至今仍然活躍在海外自由派華人的舞台。
   
   在滕彪眼中,中共已經強大到成為「高科技極權主義」政權,比起喬治.歐威爾「1984」一書的情景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今「六四」逝去30年,儘管世人對中國民主化的前景轉趨保守,甚至悲觀。但滕彪仍然毫無猶豫地說,「中國,是不可能拒絕民主的」。(編輯:朱建陵)1080524
   
   延伸閱讀
   六四親歷者會蔡英文 王丹感謝總統支持中國民主
   專題/六四事件懸念30年 那一夜消失的坦克人究竟是誰?
   專題/不在場的倖存者 用維權記住六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聞專題六四人物專訪4/9
   若重回30年前六四 吾爾開希:不會那麼篤定行動[影]
   最新更新:2019/05/23 15:29
   六四30年,當年20多歲的學生領袖,如今已是50多歲的中年人。對1968年生於北京的吾爾開希而言,「天命」早在鎮壓那刻起便已知曉;回首往事,他說絕不後悔,但若能重來,不會那麼篤定行動。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5月23日
   
   (中央社記者繆宗翰台北23日電)六四30年,當年20多歲的學生領袖,如今已是50多歲的中年人。對吾爾開希而言,「天命」早在鎮壓那刻起便已知曉;回首往事,他說絕不後悔,但若能重來,不會那麼篤定行動。
   
   吾爾開希於1968年2月17日出生於北京,籍貫則是新疆自治區伊寧市,是維吾爾族人。他在天安門事件爆發後流亡海外,之後定居台灣,成為中華民國國民。
   
   身為台灣人最熟悉的八九學運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卻認為,這個身分並不是他自願的。「中國共產黨當時要把中國帶向另外一個方向,使得每一個人在這時都要調整自己的角色。共產黨幫我們做了這個抉擇,我們就是異議份子,說實話我們也甘之如飴啦,也很光榮」。
   
   對許多人而言,50知天命,但對吾爾開希來說,他早在21歲時就做完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擇,「歷史也選擇把我們放在正確的一方,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幸運吧。這就是我對自己的角色的心態」。
   
   1989年6月4日六四事件發生後,吾爾開希位列被通緝21位學生領袖名單的第二位。他在朋友幫助下,從蘭州乘坐軍機經香港逃離中國大陸,開始了漫長流亡生涯。
   
   被問到會不會後悔,他毫不猶豫地回答「完全不會後悔」;但若能重來,還會做一樣的決定嗎,這位自傲豪氣的維族大叔聲音變緩和了。
   
   「不可能料到會有那麼慘重的後果,不可能料到有這麼多人傷亡,不可能料到會30年見不到父母。如果有機會重來,會不會再做,那就不敢那麼篤定地說『完全不後悔』,那麼堅決了,要想的東西就很多了,可是世界上並沒有時光機呀。」
   
   談起父母、長輩,縱使吾爾開希的眼神再銳利,還是閃過些許柔和與愧疚。「父母、長輩不可能更年輕,不可能更健康。這件事對他們的打擊也是非常重大,包括他們的身心健康,都因為我當年的參與而受到很大的影響」。
   
   但在鏡頭前,維族大叔還是有他的堅持,對父母的內心話,他堅持「我會自己對他們講」。
   
   吾爾開希認為,自己20多歲以前跟台灣沒有關係,但在此之後,他的一生就與台灣息息相關。他不能選擇血緣、出身,更不能選擇流亡與否,「但台灣是我可以選擇的,而且是我選擇下來的結果,我成為台灣人」。
   
   談到台灣對他的影響,吾爾開希認為,台灣人每呼吸的一口自由,都是奮鬥而來的,有民主運動人士奮鬥的結果,也有每次投票的公民所爭取來的結果。「所以,台灣人有一種自豪感,那種自豪感是讓我與有榮焉的」。
   
   他也坦言,剛到台灣時,沒辦法擺脫心裡的中國大一統想法。「但近30年時間過去,我還蠻確定的是台灣絕對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台灣百分之百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只不過,我是華獨,我認為這個國家的名稱是中華民國」。
   
   談到現今的中國大陸,吾爾開希則說,那是個讓人非常難過的地方,它是個不文明,而且威脅世界文明的地方,「絕不是一個我能夠心中嚮往的祖國」,「我為那裡的人民而難過」。
   
   他也警告,台灣有不少人對中共鄉愿、懦弱,只願看到它的經濟崛起,因為它是個經濟大國因此就產生嚮往。「這樣的人,我覺得我非常不齒。我來自中國大陸,我作為一個看到那個地方走向不文明,而感到非常痛心的這麼一個人,想要跟文明的台灣國民說『你們嚮往他們是瘋了嗎?』」
   
   吾爾開希強調,台灣對他而言非常重要,「我百分之百認為我是台灣人,這一點跟我是中國人、我是維吾爾人的身分完全不衝突。我的孩子出生在這裡,孩子在台灣面臨的治安、教育等等,這些一般台灣人面對的問題,我做為家長也要一起承擔」。(編輯:朱建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