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唐元隽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唐元隽文集]->[苏东民主化三条路径总结,推动中国民主宪政]
唐元隽文集
六四以后
·老诗数首.纪念“六.四”
·“六.四”与我们“一汽工人声援团”
·难忘的福兴
·中国社会的道德现状
·中国社会的道德体系
·社会道德的普世价值
·社会道德维持方式
·由米洛舍维奇受审想到的
·恐怖主义与暴力革命的心理误区
·从《康熙王朝》看“反腐倡廉”
·二十一世纪:告别红色恐怖
·砸奔驰车与争“国人尊严”
·国企改革不能无视工人的利益
·国格与人格
·国企改革未改变经济专制的本质
·国有企业功能的变化及其影响
·山河破碎无奈何
·命运参照系
·落后岂止是足球
流亡者之声
·给朋友们的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呼吁台湾人道处理唐元隽事件
·唐元隽撰文指台湾民主对中国深具示范
·民主亚洲基金会呼吁台湾保护唐元隽
·民运人士指唐元隽即将抵达纽约
·逃到台湾的大陆民运人士唐元隽获美政治庇护
·追求自由的流亡经历
·不会忘记“六.四”
·台湾大选,有惊无险
·“一国两制”如何统一?
·从孙大午案件看中国社会中产阶级的境遇
·解放战争──伊拉克民主之路
·艰辛而辉煌的六年
·谈《反分裂法》怎能扯上“南北战争”
·《民主论坛》为我们提供精神资源
·离奇的审判,阴险的构陷
·警匪勾结的又一例证
·向天安门母亲致敬
·八千里路云和月──纪念中国民主党组党活动七周年
·政治报复要保贪污大局──也谈黄金高案
·斯人已去,春光难黯──惊悉杨春光逝世
·“中庸之道”与藏人理想──记纽约会见达赖喇嘛
·纽约《明报》为虎作伥
·民主政治要看行动──也谈《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
·“和平中国运动”好,但“和平”难
·TVBS案──争夺媒体的战争
·高智晟律师是中国的脊梁
·一个耀邦,二种纪念
·共产党能与自己的人民对话吗?
·今年中、日能开战吗?
·想念祖国──与宾雁先生一面之交
·中国可能再次爆发“土地革命”
·贵州“人权研讨会”给人的启示
·如此荒唐的做法
·港人的抗争精神是香港的希望
·文字也会打上制度的烙印
·“台开案”与台湾体制
·倒扁风潮和台湾的政争
·“杨翁恋”是“爱情经典故事”?
·暴君、独裁者──永远是懦夫
·纽约民运人士举办春节联欢会
·张胜凯先生:一个永远的朋友
·亡国之君毛泽东
·此时无声胜有声---也谈高智晟案件
·新战略是美国对伊拉克政策最好选择
·民主中国阵线分部召开扩大工作会议
·民运与政治难民
·逃离监狱的一小时自由---为纪念六四18周年而作
·让真理照亮被谎言奴役的心灵
·杨建利先生平安归来
·团结起来,终结中共的迫害和独裁统治!
·双十节感想
·胡紫微的发言是奥运最有价值的新闻
·纽约民运人士集会声援西藏人民抗暴斗争
·让西藏流血的中共官员应受惩治
·同中共谈自治,犹如与虎谋皮
·纽约六四19周年纪念晚会
·杨佳为什么得到那么多人同情?
·擦亮眼睛,同民运中的亲共势力划清界限!
·人道主义对政治转型的力量
·谈“反共”异见者的“异见”
·提升民主素质,形成强大反对派
·唐元隽: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六四惨案是人为的灾难
·苏东民主化三条路径总结,推动中国民主宪政
·唐元隽:再来一次八九民运会怎样?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东民主化三条路径总结,推动中国民主宪政

    苏东民主化三条路径总结,推动中国民主宪政
   
    唐元隽
   
    1989年前,中国处于刚脱离文革动乱的时代,面对有限的开明和改革,许多有志之士跃跃欲试,那是个思想言论较开放的时期,中国人朦胧意识到时代在进步。


    但一场学运受挫,竟导致了中国政治体系中,那种倾向自由和相对开明的元素彻底消失,让自由化引领的政治进步变得无望。这是一个和平年代人与人,社会组织间,政府和人民之间,几于无法沟通的悲剧,曾一度出现一个混乱的,无解的,双方都最后等待鱼死网破的局面。
    30年来,中国反对派人士对共产党制度做了大量揭露和抗争,但中共权贵集团的统治看上去依然牢固。国家政治制度落后,并不意味着独裁的执政集团必然退出历史舞台,有时表现出相当的韧性。现实告诉我们必须以成熟的思维进行道路探索。我期望这届民主化论坛,把探索中国的民主化道路,做为一个重要的议题。有必要回顾苏东民主转型的历史。
   
    东欧民主化转型循三条道路:
   
    第一种苏联路径,里根总统1987年演讲时,呼吁戈尔巴乔夫推倒柏林墙。其实戈氏1985年以前就开始推行他的新思维,人民的观念发生改变,这种变化是一个制度向前演进的关键过程。
    戈氏的新思维包括了“民主化”、“公开性”和“舆论多元化”,并高度评价赫鲁晓夫时期召开的苏共二十大“是对极权主义体制的第一次冲击,是朝社会民主化迈进的第一次尝试”。1990年7月,苏共第28次代表大会的报告清楚地写道:“极权的斯大林体制给国家、人民、党、社会主义思想本身造成了巨大损失,这一体制正在被消除,苏联正在走向人道、民主的社会主义。”
    至90年代前,苏联放弃控制东欧。柏林墙最终倒塌。东欧国家实行多元化,和西方接触合作,也是在苏联放松乃至放弃控制后才进行的。紧跟着是匈牙利、东德、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前南斯拉夫等国家全面变革。我们基本可以断定,如果没有执政者用权力推行新思维的过程,柏林墙今天或许还在隔离德国人民。
   
    第二种以波兰为例,1989年的波兰民主转型撕开铁幕一角,团结工会的成功撬动了东欧共产党的制度根基,团结工会与政府有效的互动起了关键的作用,当局也采取了容忍和对话的态度。1981年雅鲁泽尔斯基上台。起初宣布战时状态,抓了些异见人士。当时工会内部分成两派,以瓦文萨为首的温和派主张避免同政府发生正面冲突,提倡协商对话;那些主张暴力的激进派,激烈的主张一度使社会发生重大分化,改革几乎受挫,许多支持团结工会的人转向支持政府。
    但在波兰的社会政治文化氛围下。瓦文萨等人的温和主张获得更多的民间支持,他们的努力目标为使团结工会合法化。由于避免正面冲突,波兰局势进入了一段稳定期。与其他东欧共产党国家相比,波兰的共产党政府能与与反对派互动和实行开明的政策。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也比较宽松。这一点与中国80年代政治气氛相像,互动双方都没有把对方逼向死角。对威权领导人来说,促其下台往往就是决斗。
   
    第三种是罗马尼亚式的政变道路。在30年前苏东民主化浪潮中,最不同的就是罗马尼亚的所谓的革命,和其他东欧国家比相对血腥。有朋友认为罗马尼亚是个例外,它的变革是通过流血牺牲的暴力夺权换来的。但大量的资料显示,罗马尼亚的转型是通过政变实现的个案,其他东欧国家转型才是普遍正途。罗国边疆区的骚乱,及后来自由派和总统派双方军队交战,死了一些人。但如果认为这是一种平民从社会底层造反起来的革命,是不对的。如果国防军不支援示威群众,军队不背叛齐奥塞斯库的话,示威者死伤再多也不会成功,这一点大家通过互联网和书籍,从各种资料中能够看到(新政府的首脑,自由派的首领伊利埃斯库,原来是共产党里边的共青团的头目,也曾是罗共宣传部长),这场所谓的“革命”仍然是罗马尼亚共产党上层派系斗争的一个结果。
    不可否认,世界上失败的民主很多,中东、南美、非洲都有例子。东欧国家的社会结构、政治和文化传统、宗教信仰以及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都是民主变革和巩固的先期条件。人民的思想和心理活动在民主的准备期得到成长,民主的成功和巩固更依赖一条正途。
    回顾苏东变局的三种形式,为我们提供的参考系,一是执政者具人道主义思想理念,统治方式开明、二是苏东国家人民思想观念跟进改革的变化、三是反对派和平理性不合作的斗争方式,出现民间与当局有效互动。
    政治是实实在在的,通过运作可以产生民主绩效的过程。中国的变局迟早发生,我们必须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中,避免以幻想代替现实。对如何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制度的目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总结苏东民主化的历史经验的教训,更能让我们清晰地辨明通向自由之路的途径。
   
    (2019-04-26)
(2019/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