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孙丰文集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就是 -
   “党是领导一切的”成了“党是必死无疑的”!
   


   心中的道德律只属于内感,不属耳目等外感。个人可用内在的心来计算梁家河到正定这段时间能读多少书,再接上厦门又能续读多少,也就测定出一生能不能读完书单所晒。人的视觉不能像仰望星空那样去洞穿别人肉身以清点读了多少书。因道德律只属于诚不诚,夜空中的群星却是望远镜下的所见。多大的显微镜也照不出人心的诚不诚故老孙说,晒书单者是因科学隔肚皮才敢用“晒”来滥竽充数可见。 -
   
   晒书单是因已心承认不足,才需“晒书单”来冒充无所不通!蔡元培,胡适,冯友兰,沉从文,毛泽东,三毛、、、、、、都不晒,因他们不须证明自己是“薄屎”还是‘厚屎’,他们需要的只是去积腋,去踏跬步,去读万卷书,以行万里路。因他们已悟往昔之不柬,知来者之可追,他们经了沧海知水深,晒书单者却总觉自己无所不通无所不能。何哉?因知不足也是一种知,晒书单者是连知不足也不知的蛮荒人!
   
   只要人未死就在人生中,只要在人生中,就免不了被环境物象所剌激,剌激就必在大脑烙下映象,印象又不能不沉淀为概念,概念才是反映知识的载体。治学才能更上一层楼,在新上的楼阶上才能反观往昔,才能体验到不足。而晒书单只是撑门面,从门面里体验不到足不足。
   
   地球是人类共同的环境,共同的环境决定了知性的共一性。可个人是在狭窄而具的体环境里,以个别的和偶然的方式来接受刺激,所以有关人生的知识就是个别的,个性的和差异的,一人一个样的这是因人人都在人生中,在生中就对人生发生体验所以狂妄自大的人也心悦诚服地承认不懂的知识,因科学是硬件。 - -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但对于人生,刘姥姥与习皇帝都各有体悟,有体悟就有见解,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凡人一经剌激便产生感应,登泰岱产生览群山的感应,临沧海可知水深,凡夫俗人也发生直观,即井底蛙的一孔之天。人身处什么高度就只有那高度的感应,不能发生超出立身之境的视野,未上层楼穷不了千里。
   
   习虽贵为皇,也不能不服从人以群分,故习团队全是井蛙,哪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哪知凡人是同一自然力所造,故其性无差别。从无差别的天性里怎么会得出“低端人口”?“低端人口”就是共产世族对寻常百姓的污辱。把农读成“衣”是因未面对过这个典故,“肩担二百斤一口气十里路”是因不知火车推不的。‘赡养’读成‘瞻仰’是因不治学,就别牛什么治国理政,怕连什么是‘治’,什么是‘理’也相距万里,习“治”的是人不是国,习的政不是靠“理”而是靠镇压。鸯鹉能学舌,但学舌不=治国更非理政,其实“习皇”与刘姥姥在知性上差不了个包子钱。
   
   由生存环境中的共产主义这个幽灵所给予习皇的只是对功利的欲望,不是至善的理想,其活动所求的就只是 - 成功,他就不自觉把对成功的欲望当成了公平或正义理想。
   
   人生的态度表现为垂标的阶段性 - 人是自然之物,当然受自然的规定,故而最基础的境界是自然的赋予。
   
   既有生命,生存就需满足,这决定了对利益的欲求,此是功利境界。
   
   由阅历的丰富与认知的深入,使人体会到自身生命并享受到生的意义,从而就推己及人到同类,从对同类的伦理里派生出道德境界。
   
   政治伦的是公平与正义,道德伦的是个人在类里应以怎样的态度来实现人生 - 即以公理为标准的个人生命实现可见伦理所关就是什么是幸福至及“至福”。 “至福”即普遍的善或曰至善。
   
   至福或至善就是合乎德性的生命的实现活动。
   
   至福是全类成员的普遍的满足,即合乎德性的个人生命的实现活动。
   
   “共产主义宣言”只是如何取得“成功”的学说。“成功的追求”所涉只是欲望的满足,并非“合乎德性的生命实现”。因人人都有欲望,成功所及的就只是欲望。江西苏维埃政权下的贫下中农们的欲望是什么呢央视军事频道记者邓新力去江西采访,竟拍到了原红军在30年代写在墙上的一条残存标语? -
   
   “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那就赶快参加红军????”落款:“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8月1日宣”,这也是一种“成功”呀,这种成功只能满足生命的本能,却是对同类成员的侵犯与谋害。它不是善,而是欺霸!
   
   此可见“成功与胜利”并不必然包含正义,我们应明白:尧舜与流氓,土匪的活动所争取的都是成功,但成功所含的善恶却天壤之别高衙内的成功是占有林太太,中山先生初时的成功是驱逐奴役者的外族,随着他对普遍就是真理的体悟,他的成功就上升为“民族,民主,民生”的普世价值。而马克思的成功却是以“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个特殊性,解构了‘社的历史是从较低文明向较高文明阶段的发展’这个普遍公理。列宁则把国家公器释为人统治人的工具,把压迫释为最高公理。可见马,列的成功仅仅是围绕“如何夺取政权”,他们漏掉了只有在善良意志指导之下的成功所产生的才是积极价值。单纯的成功因没有善良意志的限制,毛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仅仅是他的欲望即如何推翻法定政府,以他的欲望为目标 成功。
   
   共产党及学界把毛的活动分为前28年与篡政后两个阶段,说前28年毛思想是成功的,建政后是失败的。这个划分是基于表象而未击中本质,其实从创党到76年毛亡,“毛泽东思想只是关于如何求取成功的知识”,只是前28年是用在破坏一个政权,篡政后历史进程所要求的却是管理,毛所贯彻的还是以“破坏”为目标的“成功” - 如土改,镇反,抗美,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都是以破坏而非以建设为目的成功。
   
   “党”这个字面先天地包含着“对抗的敞开性即合法性”。只要把自己叫做“党”,就必须相对着“他党”来活动,以反对党为自己的作用对象。这一点是政党所以为政党所不可或缺的条件,没有这个条件的是集团而非政党。不是政党的社会集团却以政党的身份来活动,这种活动就必然非法。这个非法就非在因没有合法的作用对象就必然假设出作用对象不可。因事物以种性为分类,党既然叫做党,党就是一个类,就必须以党而不是把人当做被作用对象。党以党为类也就是党只应对党发生互作用。共产党把自己叫做“党”却不是真际的党,就非把国民当成作用对象不可。共产党在质上不是党,在实际上却以党的类性质发动活动,这种活动是在他们未自觉到“自已不是党”这个条件下展开的,因而其活动必非法 - 即把国民当成党的对抗对象,即基督 混战时代的那种互指“异教”状况,共产党眼里的反革命,反动派,右派,敌对势力就是从宗教混战演化而来。
   
   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占领的地方都陷于灾难的原因 - 从质上看共产党不是真正的党,在实际也就是在实践上它却以党的身份在活动,它就把党对党的作用关系加。到了国民身上而犯这一错误的根源就是愚昧,把“赡养”读成了“瞻仰”是严重的愚昧表现,最愚昧的一群人来治国能不陷社会于危机与普遍而持久的灾难中吗?!
   
   故老孙再呼吁:李克强,汪洋,温家宝,李瑞环、、、、、、赶习近平下台并推上审判台并且解散共党,实现国家元首制!
(2019/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