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shenmecaishiminzhu
·离开共和党? 内州参议员推文批评川普
·俄女被指曾出卖肉体 换取渗透共和党?
·「内鬼」匿名文章 CNN:作者可能是伊万卡和老公
·匿名文章水落石出 伊万卡识破白宫内鬼
·真的有深层政府 让川普危机扩大?
·发匿名文章搞川普?白宫高官纷纷表态
·传马蒂斯可能走人 川普正在研究
·白宫中南海为何都有“内鬼”
·从“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国
·特朗普会被他的同僚罢免吗?纽时刊文解读
·川普促司法部长调查 揪出匿名投书作者
·特朗普激烈回应《纽约时报》匿名文章
·通俄调查期间说谎 川普前幕僚判刑14天
·特朗普抨击纽约时报匿名评论 白宫高管纷纷否认是内鬼
·抓匿名投書者 白宮掌握可疑名單12人
·川普吁司法调查匿名者 或对纽时采取行动
·究竟谁是白宫内部的“神秘撰稿人”
·前“国师”班农:再不分钱美国要闹革命
·川普抨击纽约时报匿名评论
·内鬼抨击川普 CNN:作者或是伊万卡夫妇
·《恐惧》:又一本让特朗普愤怒的书讲了些什么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特朗普前竞选团队成员作假证供 判囚14日
·匿名美高官投书纽时 川普彭斯等斥其懦夫行为
·特朗普前竞选经理8项罪名成立
·非獵巫! 穆勒最樂的一天 川普最糟的一天
·川普总统最糟糕的一天:律师认罪,竞选主席有罪
·陪审团判定马纳福特8项罪名成立 特朗普表遗憾
·特朗普前私人律师柯恩向法庭认罪 稱受指使支付掩口費影響大選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多事之秋 中国的两个好朋友突然翻脸
·老朋友反水!基辛格劝川普如此遏制中国
·支持度超川普 伊万卡想当美国女总统?
·白宫高官匿名在纽时发文章抨击特朗普
·美国高官匿名文核心爆料: 联手推翻特朗普
·4年等待 马航MH370终极调查报告周一出炉
·白宫上下大乱 幕僚急问写到谁
·经常贷款给川普家族 标志银行遭调查
·贸易战“打醒”中国或“打败”中国?
·菲中若开发南海 菲:至少要拿60%利润
·写特朗普的新书被视为对白宫杀伤力超前,白宫反驳
·不惧美俄走得近 中国有筹码对付俄罗斯
·阿嘉仁波切:中共只有一个宗教,就是共产党教
·美参议院再召科技巨头作供Google竟「抗旨」
·美非裔女议员打败10届元老胜选痛批川普
·水门事件调查记者新书爆白宫像疯人院
·不再养懒人!川普再发话:都找工作去
·特朗普为何颠覆日美珍珠港和解?
·全球反独裁联盟:全面否定中共合法性的声明
·美驻UN大使批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未帮巴勒斯坦人做具体事
·《纽约时报》匿名高官述评:特朗普损害国家利益
·中国大使:别误判中国 中美仍在一条船上
·德最高情报官:中共收购技术威胁国家安全
·川普发推:故意针对美国农民 中共很邪恶
·特朗普将提高2000亿关税比例 罗斯:必须让中国更加痛苦
·揭白宫混乱:川普是白痴 我们在疯人城
·国会敲响俄罗斯干扰选举的警钟
·“水门事件”记者伍德沃德新书爆料特朗普:白宫内部人士那些最劲爆的引述
·贸易战升级:中美另一场战役正在酝酿
·美国通过国防法案 朝野对华强硬态度一致
·中共官媒:贸易战若升级 许多中企将倒闭
·香港16个团体抗议在新疆严酷打压维族
·美国国务院发反恐形势报告 称中国继续严控新疆
·多国政府与民间机构在联合国关切中国恶劣人权状况
·新疆打压穆斯林 美议员要求制裁从中获利的中国实体
·中共迫害新疆维族 美拟制裁中共高官及企业
·传中共秘密转移在押维吾尔人 沿线戒严
·人权观察:新疆大量居民遭任意拘押、宗教压迫和监控
·德国广播电台:中国对维族人的监视甚至到了睡房
·针对拘留大批新疆穆斯林 美国考虑制裁中国
·美考虑制裁新疆侵害人权 北京反对干涉内政
·中国称在新疆“教育”穆斯林 议员:等于证实关了百万人
· 中国官员:新疆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
·中国官员称中国是在“教育”而非“虐待”穆斯林
·穆斯林国家为何对维族人受迫害集体沉默?
·新疆再教育营亲历者:殴打是家常便饭
·蓬佩奥斥责伊朗对新疆穆斯林受迫害保持沉默
·中国运用高科技监察技术 在新疆加强对人权的打压
·中国15亿大撒币无偿援建塔吉克斯坦政府议会建筑群
·沙特阿拉伯加入中巴经济走廊项目
·金发辣模差点中毒身亡:普京想杀我灭口
·指控卡瓦诺性侵者接受向美参院公开作证
·川普推文指责福特36年前为何不报案
·里根女儿自曝曾遭性侵 挺女教授福特
·声援福特 美国前总统女儿自爆曾遭性侵
·特朗普前律师据报向特别检察官透露更多内幕
·卡瓦诺涉性丑闻发酵第二名女事主公开遭性骚扰经历
·蓬佩奥:维吾尔人在中国再教育营遭受可怕虐待
·巴基斯坦罕见敦促中国善待新疆穆斯林
·特朗普受访称卡瓦诺是“一个好人”
·卡瓦诺性侵指控 第三者证词才是关键
·副部长要罢免总统?川普:这家伙很糟糕
·国际特赦要求中共停止系统性迫害新疆维吾尔人
·《纽时》称司法部副部长示意秘录总统讲话 副部长斥报道不实
·美司法部副部长否认曾提议罢免特朗普
· 被拘维吾尔人孩子落入孤儿院
·曝美国准大法官掏出性器官贴近女生脸
·两位穆斯林女性有望当选美国国会议员
·柴达木盆地干柴沟油气勘探获新突破
·有人指责卡瓦诺有不端性行为 特朗普仍表示支持
·葛理汉促任命特检官 调查“官僚政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9日 转载)
   来源:中时电子报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7/06/201706091719.shtml#.WTqa6ZIrKvE

   
   
   
   
   
    FBI前局长柯米前往联邦参院为"通俄门"作证。(图/美联社)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柯米8日前往联邦参院情报委员会为"通俄门"作证,该委员会前一天已先在网路上发布柯米的原文书面证词。由于柯米对事件的描述详尽、文笔洗炼,极具参考价值,大陆微博"反海外谣言中心"请康乃尔大学的杨思羽对全文进行翻译,以下为转载全文:
   
     伯尔(Burr)主席、华纳(Warner)副主席、情报委员会的各位,感谢你们邀请我出席作证。今天我应邀向大家描述我与作为总统当选人和总统特朗普的接触过程。我的证词并未包括与总统对话的每一个细节,但我已尽最大努力将所有委员会需要的信息包含在内。
   
    一、1月6日面谈
   
    我第一次与特朗普会面,是1月6日(周五)在纽约特朗普大厦的一间会议室;当时他还是总统当选人。当时我与其他情报系统(Intelligence Community,IC)负责人一同为他和他的新国家安全团队汇报我们对俄罗斯干预大选一事的调查结果 。汇报结束后,我单独留下向总统当选人汇报调查过程中收集到的一些比较隐私的信息。
   
    出于多重考量,尽管这些材料涉及下流内容且未经证实,情报体系领导层认为有必要提醒新任总统这些材料的存在。原因包括如下:其一,我们手里有这些材料,也知道媒体行将公开披露这些材料;情报系统不应该向总统隐瞒这两件事。其二,假设外界打算危害总统当选人,我们可以用防卫式简报来在某种程度上削弱它的影响。
   
    由于我将要留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且因为这些材料都算在联邦调查局的反间谍职责之内,国家情报总监就要求我对这些信息进行单独汇报。同时,从最小化对总统自尊心的影响的角度考虑,我们也一致认为应该一对一汇报。虽然道理上说得通,但我和联邦调查局领导班子都担心,这个汇报会让新总统无法确定联邦调查局是否正在对其个人行为进行反间谍调查。
   
    联邦调查局反间谍调查与其更广为所知的犯罪调查非常不同。在反间谍调查中,联邦调查局的目标是了解敌对外国势力手里有哪些技术手段,哪些人员手段,并基于这些了解,破坏敌对行动。反间谍手段有时只是提醒某个被视作招募目标的人,他们可能会被外国势力影响;有时是强化被攻击的计算机系统;有时是策反被招募的人员,使其成为双重间谍;有时可以公开披露间谍行为,制裁或者开除使馆情报人员。必要时,也会使用刑事诉讼来破坏情报活动。
   
    敌对外国势力是哪些国家我们并不陌生(毋需更多调查);所以反间谍调查倾向于关注被联邦调查局怀疑为外国情报人员的个人。这些人有时知情,有时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为敌对势力效力。当联邦调查局有理由相信某个美国人已被外国势力视作招募目标,或正秘密扮演外国情报人员的角色, 就会对该人展开调查,并运用合法权力试图了解更多关于其与外国势力关系,由此来破坏该情报活动。
   
    因此,我在1月6日的会议之前,曾与联邦调查局领导班子讨论,是否应该准备好向总统当选人特朗普保证我们并没有对他个人进行调查。这是实话:我们确确实实没有对特朗普个人展开反间谍调查。我们决定如果届时发现有这个必要,就做这个保证。在特朗普大厦的那次一对一会议中,基于特朗普对汇报的反应,我向他做出了联邦调查局并未调查他个人的保证,虽然他并未直接发问。
   
    我意识到,与这位当选总统的首次对话必须要留存记录。为了确保准确,我在结束会议之后一出特朗普大楼、坐上联邦调查局的车,就打开笔记本开始写备忘录。从那之后,在与川普先生一对一交谈后我都会存档备忘。之前我并没有这个习惯。我曾两次与奥巴马总统单独面谈,没有通过电话;有一次是在2015年我们讨论了执法部门的政策议题;第二次是2016年底,我们简短道别。但这两次我都没有把对话记成备忘录。
   
    过去四个月来,我能回忆起的与川普总统的一对一谈话共九次,其中三次是面谈,六次是通过电话。
   
    二、1月27日晚餐
   
    总统和我曾于1月27日(周五)晚6时30分在白宫的"绿厅"共进晚餐。他那天在午餐时间给我电话,邀请我当晚赴晚餐,并说他本来打算邀请我全家,但最后决定只邀请我一人,下次再邀请全家人一起来。电话里没有说清还有谁会来,但我觉得应该会有其他人在场。
   
    结果晚餐只有我们俩人。我们坐在"绿厅"中间的小椭圆桌。在场还有两名海军服务生,但只是进来送上餐点和饮品。
   
    总统开场便问我是否想留任FBI局长,问得我很疑惑。早先他已两次向我表示希望我留任,而我也向他保证我想留任。他说,有不少人想要我这份工作;考虑到我在过去一年遭到的诋毁,如果我想离职,他可以理解。
   
    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样一个一对一的环境下,他这样佯装我们刚刚开始谈论我的职位,说明这趟晚餐至少有部分目的是为了让我主动开口请求留任,营造一种我“邀功受赏”的君臣关系。考虑到联邦调查局传统上都是独立于行政机构,这让我并不舒服。
   
    我回答说,我喜欢我的工作,也打算留任、干完10年的局长任期。由于当时的情景让我并不舒服,我便多加了一句:按照大部分政客的定义,我不是一个"指得上"的人,但他可以相信我是一个说实话的人。我还说,政治上我从不站队,谁也不能像能"指得上"一个政客一样"指得上"我——我的这种立场其实最符合他作为总统的利益。
   
    总统沉吟说:"我需要的是忠诚,我想要的也是忠诚。"对话旋即陷入尴尬的沉默。我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我们默默地注视对方,直到话题转开。但晚餐尾声时,总统又转回这个话题。我一度试着解释为何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独立如此重要。我说,这里面有一个悖论:纵观历史,有些总统曾试图通过模煳司法和行政的边界、将司法纳入其权利影响范围之内来减少政治上的麻烦,却因此降低了这些机构的公信力,让工作更难做。
   
    晚餐结束时总统再次将话题绕回我的工作,称我想留下他非常满意,并表示他从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杰夫.塞辛斯(Jeff Sessions)等其他人口中听到关于我的不少正面评价。然后,他说:"我需要忠诚。"我回答:"您将获得我的诚实。" 他顿了顿,说:"这就是我想要的,诚实的忠诚。"我也顿了顿说: "我会做到的。"正如我在晚餐后立即记下的备忘录中所写,我们彼此对"诚实的忠诚"一词的理解可能有很大差池,但已经没必要进一步深究。"诚实的忠诚"已经非常有效的结束了一场极其尴尬的谈话,而且他(对我们的关系)应该有什么预期我已经讲的很明白。
   
    晚餐时,总统提到1月6日我向他提及的涉及下流内容的情报。和先前一样,他表达了自己对这些指控的厌恶并强烈否认所有指控。他说他正在考虑要求我调查这些指控来证明它们从未发生。我回答,这种事情要慎重考虑,一方面这可能会落下"联邦调查局在调查总统"的口实,另一方面证明一件事情并不存在总是很难。他说他会考虑,并让我也回去想想。
   
    作为我和总统特朗普对话后的惯例,我在晚餐结束后立即详尽写下备忘录,并与FBI高级领导团队共享。
   
    三、2月14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议
   
    2月14日,我赶赴椭圆办公室向总统进行反恐汇报。他坐在桌子后面,我们一群人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六张椅子上。副总统、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国家反恐中心主任、国土安全部长、司法部长和我坐在椅子上围成半圆,我直接面对总统,坐在中情局副局长和国家反恐中心主任之间。房间里还有不少人,坐在我们后面的沙发和椅子上。
   
    汇报结束后总统感谢了组里所有人,并告诉他们他想单独与我谈话。我留在座位上没有动。当其他与会者纷纷起身离开椭圆形办公室时,司法部长来到我座位旁站着不走。总统对他说谢谢但他只想单独与我说话。最后一名离开的人是库什纳,他也站在我的座位旁寒暄了几句。总统告诉库什纳他想和我说话,并示意他离开。
   
    当落地钟旁的门关上、屋里只剩我们二人时,总统说:"我想聊聊弗林(Mike Flynn)的事情。"弗林在前一天已经请辞。总统说,弗林与俄罗斯人谈话并不是做了什么错事,但弗林误导副总统一事让他不得不让弗林请辞。他补充,他对于弗林有其它担忧之处,但没有具体说明。
   
    总统之后对于泄漏机密情报发表一连串评论——这是一件我非常担忧的事情,现在我依旧非常担忧这个问题。关于情报泄露聊了几分钟后,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 白宫幕僚长)从落地钟旁的门探出头来;我可以看到他身后还有一大群人。总统向他挥手示意关上门,说他很快聊完。门关上了。
   
    总统随后回到弗林的话题,他说:"他是个好人,经历了很多事情。"他重申弗林与俄罗斯人通话并没有做错,但是误导副总统就不对了。然后他说:"我希望你同意放过这件事,放过弗林。他是个好人。我希望你能放过他。"我只能回答:"他人不错。"(事实上,我在FBI任期初期与时任国防情报局局长的弗林共事经历并不差。)但我没有说我会"放过他"。
   
    总统又回到情报泄露的问题,简短说了几句。我随即起身从落地钟旁的门离开,穿过一大群等在门口的人,包括普里巴斯和副总统。
   
    我立即将这次关于弗林的谈话记录下来,存为非机密备忘录,并递交联邦调查局高级领导层讨论。我理解的是,总统要求我们放弃一切关于弗林对其与俄罗斯大使在12月谈话的伪证的调查。我认为总统所指并非关于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可能的联系的更广泛调查。我可能是错的,但我认为他更关注刚刚发生的弗林离任一事,以及弗林对俄通话有关争议。无论如何,从联邦调查局作为独立调查机构的角色来开,这种行为已经足以让人担忧。
   
    联邦调查局领导团队也认为不因拿一个我们原本就没打算遵从的总统命令干扰调查团队。我们认为,鑑于这是一对一的对话,我的陈词是不可能被证实的。我们的结论是鑑于司法部长赛辛斯很快会退出与俄罗斯相关的调查,对他报告此事没有意义(他两周后就退出调查了)。副司法部长的角色之后由一名美国律师递补代理;他在这个位子上也不会久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