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shenmecaishiminzhu
·“巴尔干屠夫”杀近万人 被判终身监禁
·犯下种族灭绝 波士尼亚屠夫判终身监禁
·波黑屠夫被判种族灭绝罪 面临终生监禁
· 前波斯尼亚塞族指挥官米拉季奇被判种族灭绝罪
· 巴尔干屠夫姆拉迪奇被判无期徒刑
·推特会晤国会委员会 涉俄干预美国选举调查
· 邓福德上将:中国十年内将成为美国最大威胁
· 联合国秘书长重申支持建立以巴两国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新疆管得严 伊犁每户菜刀都要量尺寸登记
·20名维吾尔人用棉被从泰国看守所逃走 自称是土耳其公民拒遣返中国
· 利比亚“奴隶拍卖”市场让世界震惊 400美元可买到一人
·英媒:反腐中被抓的沙特王子们遭雇佣兵殴打 “中东股神”被倒挂
·德国宪政危机史无前例 默克尔坚称不会辞职
· 严正警告各方 德国总统“不想重选”
· 克罗地亚总理:被控波黑战争期间犯下反人类罪的普拉亚克将军当庭服毒后身
· 战争罪被判二十年监禁 前波黑军官当庭自杀
·川普女婿库西纳 接受通俄门调查小组问话
· 通俄门案延烧 白宫一片混乱 美元重挫
·“通俄门”:川普必须交出更多文件
·特朗普陷入与俄罗斯关系的陷阱
·顾问转证人 川普核心人人自危
· 前竞选主席遭起诉 白宫:与总统毫无关系
· 顾问转证人 川普核心人人自危
· 白宫要求美最高法院全面恢复特朗普新版旅游禁令
· 特朗普认为年底前将结束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的调查
· 共和党人划清界线渐多 川普处境危险
· 美参院情报委员会公布通俄调查阶段报告
·写给读者朋友们
· 西班牙撤销加泰前领袖普伊格德蒙特的国际逮捕令 称其愿意回国
· 西班牙撤销加泰罗尼亚领袖全欧逮捕令
·西班牙法官裁定持续关押加泰自治区副主席
· 提请西班牙当局注意不要发生犯下历史错误(序言部分)
·加泰罗尼亚议会大选独立派获胜 重击西班牙政府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拒绝与加泰自治区前领袖普伊格德蒙特对话
· 加泰罗尼亚独派胜 领袖与总理会谈遭拒
· 加泰地区前领袖普伊格德蒙特向马德里喊话:要求回国
· 加泰罗尼亚选举:分离派获绝对多数
· 独派再保多数 加泰前领导人有望重获领导权
·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议会选举 攸关该州前途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拒绝与加泰自治区前领袖普伊格德蒙特对话
·提请西班牙当局注意不要发生犯下历史错误(上文)
· 2016年中国几乎把德国给买下来了
· 极右政客狂批:默克尔双手沾满平民鲜血
·媒体:欧盟担心解除对俄制裁将遭美惩罚
·欧盟两难之中 延长对俄制裁
·调查指德国社会对穆斯林的排斥正在加剧
·梅克尔:别指望美国会永久支持欧盟
·欧洲应从美国接棒
·中德联手挤走美国主导新世界秩序
·美靠不住?德媒:德外交重心或转向中国
·默克尔完了吗?她早就应该完结了,如果她还不完,说明德国人民有问题(上文
· 欧盟委员指出“一旦土耳其加入欧盟,欧洲一体化将成为泡影”
· 法国总统重申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
·逆欧洲而行 法国为何放行土耳其拉票
· 不避分歧 保持对话 法国接待埃尔多安到访
· 埃尔多安:我们不再继续申请加入欧盟
·法国强调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
·马克龙称法中双方将在非洲深化合作
·法国马克龙应强调人权
·马克宏访中成效 法国牛肉进口完全解禁
· 呼吁统一对华政策 马克龙为欧洲代言
·马克龙送的国礼马来头不小 服役于欧洲最强骑兵队
· 马克龙访华期间拒绝公开评中国人权
· 马克龙访华从西安开始 将签“巨额大单”
·马克龙太聪明!这个时候访华 真是赚大了
·马克龙促中国欧洲努力打造丝绸之路
·马克龙向北京靠拢,法国欲做中国盟友
· 世界民主国家人民的大叛徒卖国贼马克龙
·民主党力阻无效 川普将公开通俄调查密档
· 川普:司法部及FBI高层“被民主党政治化”
·民主党力阻无效 川普将公开通俄调查密档
· 川普批准公布通俄门调查敏感备忘录
·共和党人公布备忘录 指责联调局涉俄调查滥用权力
· 特朗普同意公布秘密文件 通俄门事件再现高潮
·通俄调查密档公开 揭露奥巴马政府五大秘事
· 特朗普打开了通俄门宪政危机潘多拉魔盒 福兮祸兮?
· 特朗普准公布共和党备忘录:前司法部和联调局对“通俄门”调查不公
· FBI人事大动作 备受争议的二号人物下台
·通俄门调查 2共和党人促川普沉默
·川普查通俄门不易 FBI正副局长都下台
· 川普称备忘录完全证明自己清白
·奥巴马抹黑川普机密文件 众议院同意公开
· 美国众议院委员会决定公布有关通俄门调查的共和党备忘录
·CIA局长:俄恐干预美期中选举 中国在美谍战不差俄罗斯
· 通俄门调查 传聚焦小川普会俄罗斯律师
· 通俄门之火!秘密报告内容细节大曝光
· 备忘录斗法•••FBI局长不惜辞职 与川普撕破脸
· 华府令人不愉快 41+16众议员求去
· CNN爆料 川普关切通俄调查毫不避嫌
· 川普出大招 FBI强烈抗议
·CNN警告:川普正在冲击美国的三权分立
·FBI 美国的光荣还是耻辱
·德国将收容中国东突分子 向美国示好 (图)
· 德外长:不能接受以色列这样的进攻和军事行动
· 柏林显然在向中国总理示好(图)
· 默克尔首次向美国国会做历史性演讲
·俄德举行政府间磋商会议并签署系列合作文件
·德国执政党部分网站遭土耳其黑客攻击(图)
·德国内政部长称恐怖分子可能月底袭德
·德国内政部长称恐怖分子可能月底袭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9日 转载)
   来源:中时电子报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7/06/201706091719.shtml#.WTqa6ZIrKvE

   
   
   
   
   
    FBI前局长柯米前往联邦参院为"通俄门"作证。(图/美联社)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柯米8日前往联邦参院情报委员会为"通俄门"作证,该委员会前一天已先在网路上发布柯米的原文书面证词。由于柯米对事件的描述详尽、文笔洗炼,极具参考价值,大陆微博"反海外谣言中心"请康乃尔大学的杨思羽对全文进行翻译,以下为转载全文:
   
     伯尔(Burr)主席、华纳(Warner)副主席、情报委员会的各位,感谢你们邀请我出席作证。今天我应邀向大家描述我与作为总统当选人和总统特朗普的接触过程。我的证词并未包括与总统对话的每一个细节,但我已尽最大努力将所有委员会需要的信息包含在内。
   
    一、1月6日面谈
   
    我第一次与特朗普会面,是1月6日(周五)在纽约特朗普大厦的一间会议室;当时他还是总统当选人。当时我与其他情报系统(Intelligence Community,IC)负责人一同为他和他的新国家安全团队汇报我们对俄罗斯干预大选一事的调查结果 。汇报结束后,我单独留下向总统当选人汇报调查过程中收集到的一些比较隐私的信息。
   
    出于多重考量,尽管这些材料涉及下流内容且未经证实,情报体系领导层认为有必要提醒新任总统这些材料的存在。原因包括如下:其一,我们手里有这些材料,也知道媒体行将公开披露这些材料;情报系统不应该向总统隐瞒这两件事。其二,假设外界打算危害总统当选人,我们可以用防卫式简报来在某种程度上削弱它的影响。
   
    由于我将要留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且因为这些材料都算在联邦调查局的反间谍职责之内,国家情报总监就要求我对这些信息进行单独汇报。同时,从最小化对总统自尊心的影响的角度考虑,我们也一致认为应该一对一汇报。虽然道理上说得通,但我和联邦调查局领导班子都担心,这个汇报会让新总统无法确定联邦调查局是否正在对其个人行为进行反间谍调查。
   
    联邦调查局反间谍调查与其更广为所知的犯罪调查非常不同。在反间谍调查中,联邦调查局的目标是了解敌对外国势力手里有哪些技术手段,哪些人员手段,并基于这些了解,破坏敌对行动。反间谍手段有时只是提醒某个被视作招募目标的人,他们可能会被外国势力影响;有时是强化被攻击的计算机系统;有时是策反被招募的人员,使其成为双重间谍;有时可以公开披露间谍行为,制裁或者开除使馆情报人员。必要时,也会使用刑事诉讼来破坏情报活动。
   
    敌对外国势力是哪些国家我们并不陌生(毋需更多调查);所以反间谍调查倾向于关注被联邦调查局怀疑为外国情报人员的个人。这些人有时知情,有时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为敌对势力效力。当联邦调查局有理由相信某个美国人已被外国势力视作招募目标,或正秘密扮演外国情报人员的角色, 就会对该人展开调查,并运用合法权力试图了解更多关于其与外国势力关系,由此来破坏该情报活动。
   
    因此,我在1月6日的会议之前,曾与联邦调查局领导班子讨论,是否应该准备好向总统当选人特朗普保证我们并没有对他个人进行调查。这是实话:我们确确实实没有对特朗普个人展开反间谍调查。我们决定如果届时发现有这个必要,就做这个保证。在特朗普大厦的那次一对一会议中,基于特朗普对汇报的反应,我向他做出了联邦调查局并未调查他个人的保证,虽然他并未直接发问。
   
    我意识到,与这位当选总统的首次对话必须要留存记录。为了确保准确,我在结束会议之后一出特朗普大楼、坐上联邦调查局的车,就打开笔记本开始写备忘录。从那之后,在与川普先生一对一交谈后我都会存档备忘。之前我并没有这个习惯。我曾两次与奥巴马总统单独面谈,没有通过电话;有一次是在2015年我们讨论了执法部门的政策议题;第二次是2016年底,我们简短道别。但这两次我都没有把对话记成备忘录。
   
    过去四个月来,我能回忆起的与川普总统的一对一谈话共九次,其中三次是面谈,六次是通过电话。
   
    二、1月27日晚餐
   
    总统和我曾于1月27日(周五)晚6时30分在白宫的"绿厅"共进晚餐。他那天在午餐时间给我电话,邀请我当晚赴晚餐,并说他本来打算邀请我全家,但最后决定只邀请我一人,下次再邀请全家人一起来。电话里没有说清还有谁会来,但我觉得应该会有其他人在场。
   
    结果晚餐只有我们俩人。我们坐在"绿厅"中间的小椭圆桌。在场还有两名海军服务生,但只是进来送上餐点和饮品。
   
    总统开场便问我是否想留任FBI局长,问得我很疑惑。早先他已两次向我表示希望我留任,而我也向他保证我想留任。他说,有不少人想要我这份工作;考虑到我在过去一年遭到的诋毁,如果我想离职,他可以理解。
   
    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样一个一对一的环境下,他这样佯装我们刚刚开始谈论我的职位,说明这趟晚餐至少有部分目的是为了让我主动开口请求留任,营造一种我“邀功受赏”的君臣关系。考虑到联邦调查局传统上都是独立于行政机构,这让我并不舒服。
   
    我回答说,我喜欢我的工作,也打算留任、干完10年的局长任期。由于当时的情景让我并不舒服,我便多加了一句:按照大部分政客的定义,我不是一个"指得上"的人,但他可以相信我是一个说实话的人。我还说,政治上我从不站队,谁也不能像能"指得上"一个政客一样"指得上"我——我的这种立场其实最符合他作为总统的利益。
   
    总统沉吟说:"我需要的是忠诚,我想要的也是忠诚。"对话旋即陷入尴尬的沉默。我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我们默默地注视对方,直到话题转开。但晚餐尾声时,总统又转回这个话题。我一度试着解释为何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独立如此重要。我说,这里面有一个悖论:纵观历史,有些总统曾试图通过模煳司法和行政的边界、将司法纳入其权利影响范围之内来减少政治上的麻烦,却因此降低了这些机构的公信力,让工作更难做。
   
    晚餐结束时总统再次将话题绕回我的工作,称我想留下他非常满意,并表示他从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杰夫.塞辛斯(Jeff Sessions)等其他人口中听到关于我的不少正面评价。然后,他说:"我需要忠诚。"我回答:"您将获得我的诚实。" 他顿了顿,说:"这就是我想要的,诚实的忠诚。"我也顿了顿说: "我会做到的。"正如我在晚餐后立即记下的备忘录中所写,我们彼此对"诚实的忠诚"一词的理解可能有很大差池,但已经没必要进一步深究。"诚实的忠诚"已经非常有效的结束了一场极其尴尬的谈话,而且他(对我们的关系)应该有什么预期我已经讲的很明白。
   
    晚餐时,总统提到1月6日我向他提及的涉及下流内容的情报。和先前一样,他表达了自己对这些指控的厌恶并强烈否认所有指控。他说他正在考虑要求我调查这些指控来证明它们从未发生。我回答,这种事情要慎重考虑,一方面这可能会落下"联邦调查局在调查总统"的口实,另一方面证明一件事情并不存在总是很难。他说他会考虑,并让我也回去想想。
   
    作为我和总统特朗普对话后的惯例,我在晚餐结束后立即详尽写下备忘录,并与FBI高级领导团队共享。
   
    三、2月14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议
   
    2月14日,我赶赴椭圆办公室向总统进行反恐汇报。他坐在桌子后面,我们一群人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六张椅子上。副总统、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国家反恐中心主任、国土安全部长、司法部长和我坐在椅子上围成半圆,我直接面对总统,坐在中情局副局长和国家反恐中心主任之间。房间里还有不少人,坐在我们后面的沙发和椅子上。
   
    汇报结束后总统感谢了组里所有人,并告诉他们他想单独与我谈话。我留在座位上没有动。当其他与会者纷纷起身离开椭圆形办公室时,司法部长来到我座位旁站着不走。总统对他说谢谢但他只想单独与我说话。最后一名离开的人是库什纳,他也站在我的座位旁寒暄了几句。总统告诉库什纳他想和我说话,并示意他离开。
   
    当落地钟旁的门关上、屋里只剩我们二人时,总统说:"我想聊聊弗林(Mike Flynn)的事情。"弗林在前一天已经请辞。总统说,弗林与俄罗斯人谈话并不是做了什么错事,但弗林误导副总统一事让他不得不让弗林请辞。他补充,他对于弗林有其它担忧之处,但没有具体说明。
   
    总统之后对于泄漏机密情报发表一连串评论——这是一件我非常担忧的事情,现在我依旧非常担忧这个问题。关于情报泄露聊了几分钟后,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 白宫幕僚长)从落地钟旁的门探出头来;我可以看到他身后还有一大群人。总统向他挥手示意关上门,说他很快聊完。门关上了。
   
    总统随后回到弗林的话题,他说:"他是个好人,经历了很多事情。"他重申弗林与俄罗斯人通话并没有做错,但是误导副总统就不对了。然后他说:"我希望你同意放过这件事,放过弗林。他是个好人。我希望你能放过他。"我只能回答:"他人不错。"(事实上,我在FBI任期初期与时任国防情报局局长的弗林共事经历并不差。)但我没有说我会"放过他"。
   
    总统又回到情报泄露的问题,简短说了几句。我随即起身从落地钟旁的门离开,穿过一大群等在门口的人,包括普里巴斯和副总统。
   
    我立即将这次关于弗林的谈话记录下来,存为非机密备忘录,并递交联邦调查局高级领导层讨论。我理解的是,总统要求我们放弃一切关于弗林对其与俄罗斯大使在12月谈话的伪证的调查。我认为总统所指并非关于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可能的联系的更广泛调查。我可能是错的,但我认为他更关注刚刚发生的弗林离任一事,以及弗林对俄通话有关争议。无论如何,从联邦调查局作为独立调查机构的角色来开,这种行为已经足以让人担忧。
   
    联邦调查局领导团队也认为不因拿一个我们原本就没打算遵从的总统命令干扰调查团队。我们认为,鑑于这是一对一的对话,我的陈词是不可能被证实的。我们的结论是鑑于司法部长赛辛斯很快会退出与俄罗斯相关的调查,对他报告此事没有意义(他两周后就退出调查了)。副司法部长的角色之后由一名美国律师递补代理;他在这个位子上也不会久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