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3)]
平宽译室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袁世凯摧毁共和) (3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35) -- 小管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6)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二之一) 友寒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 之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 之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40) -- 军阀政治
·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1)
·关于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 (45) -- 毛泽东出场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50) -- 蒋介石的早期「革命」活动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5) -- 宋查理逝世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0) -- 烦恼和欢乐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5) -- 苦闷和心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0) -- 共产党打入国民党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5) -- 蒋介石血战陈炯明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0) -- 北伐路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2) --武汉的纷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5) -- 蒋介石清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8) -- 宋庆龄印象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9) -- 对宋子文的争夺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友寒 (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0) -- 宋子文最后的抉择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2) -- 共党在武汉的末日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93) -- 宋庆龄的坚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3)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讓我們特別提出四點:

   (一) 美國對中國勞工的對待

   加州發現金礦的時候,我們急需招募中國勞工,他們的到來,是因為我們對廉價勞力有絕對的需要。這些勞工在每一個方面都顯得很有價值,就如他們去的許多其他國家一樣。沒有中國人,我們建不成橫跨大陸的鐵路。在城市和在住區中,中國人作出的服務的範圍愈來愈擴大。中國人也願意去沒有人的礦洞和河流工作,讓荒蕪的地方也可創造財富。但是,不多久種族歧視便跟隨而來。

   在法庭上,中國人的証供不被接納,因而他們成為經常發生的暴力的受害者,並且對此無能為力。中國人的同一個礦穴被武裝的無法之徒重複又重複的徵稅,對此他們沒有力量反抗。他們從合法途徑得來的礦穴被搜掠,住所被破壞,整個居住地被毀壞。無數的無端的、兇殘的殺人案件,不只發生在太平洋岸邊的村鎮,還發生在大城市裡。

   在維俄明州的山泉鎮(Rock Spring),所有為數約五百名的中國居民被驅離他們的市鎮。期間十一人被即時殺死,許多在被追逐逃上山時因傷致死,而這裡是當局賑濟他們的地方。在華盛頓塔科馬,大約有七百名中國人被反華的暴民非法地趕離家園。此事發生於1885年11月。而若不是有些中國人的堅拒和反抗,同樣事件很可能幾個月後在西雅圖發生。

   1905年,三藩市出版了一個小冊子,這小冊子把歷年在加州、俄勒岡州、華盛頓州、內華達州和其他地方報章報導過的類似事件,共有幾十宗之多,輯錄起來。在這些報導中,可以見到許多編輯為了人類尊嚴,對被控訴的中國人表達了同情的立場,至於其他的報導則厚顏無恥地為每一個暴行辯護。“加州的最高法院在1855年做了一個決定,禁止中國人針對白人作證。這個決定差不多認為中國本土人等如非洲黑人或美洲印第安人,沒有美洲白人的權利。任何國家的兇手和強盜可以對他們隨意作案,美國法庭不予過問。”

   在這麼多年裡,中國人在美國受到暴力對待的人數難以估計,不過相信有好幾百人。

   中國義和團的殘暴,沒有一個最惡劣的細節賽得過或相等於在基督教美國的許多城市和住民區出現的。在前者而言,他們受到了遠征軍和巨額賠償的報復。然而,後者的暴行,差不多全都沒有被懲罰。罪犯沒有被送到法庭審訊,也沒有被認出。當他們的罪行被證實之後,他們經常都被放走,而雖然定了罪,頒佈的刑罰也很少如實執行。

   對於這些,中國人都以最大的容忍抵受。以三藩市華商名義發出的準備呈交國會的抗議信,是一個措辭溫和、有禮和有力的文件。它向我們的統治者呼籲,懇請他們依據上天的意願有理性地管理這塊土地,結束所有的罪惡和暴行。他們的呼籲信還附有一份關於這些罪惡和暴行的清單。對於任何有智慧和誠意的讀者來說,在看過了這份中國人在超過半個世紀的時間內受到美國如此這樣的對待的證辭之後,相信很難不達成以下的結論:任何一個有能力去戰鬥的國家,都不可能忍受這長期的屈辱和激憤,而不發起戰爭報復。

   (二) 美國對待中國勞工的方式很壞,但是對中國商人、學生和旅遊者更壞。由於許多中國人都意圖逃避法律,美國官員經常要對他們表示,他們這個偉大的國家是說不得笑的。他們寧願不讓十個合資格的中國人進入美國,也不放走一個入境權有疑問的人。中國的商人、學生和旅遊者經常有意被歸類為勞工,雖然一眼看出他們不是。他們被扣留在三藩市衛生情況甚差和污穢的收押寮裡,脫光衣服,並用貝迪永氏人體識別法(注) 記錄特徵,就像他們是犯人一樣。這些情況經常被美國報章和雜誌詳細報導,任何人都知道。一個中國官員曾向1904年3月號的《北美評論》投稿,題目就是極有暗示性的《美國東方貿易的威脅》。(43)

   注:Bertillon system, 保存身高、體重、膚色特徵和照相等記錄,用於偵察罪犯。

   (譯按:中美歷史關係的譯文發表到今天,在中美貿易戰全面開打的情況下,讀者可能別有體會。不過,時代不同,環境不同,中國當日在美的華工,沒有強大國家保護,是任人魚肉,而今天從大陸到,特別是派到,美國工作或學習的人,不少都負有其他任務,並不是受欺負的一群。)

(2019/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