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2)]
平宽译室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三) -- 冀朝铸回忆录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 (四 -- 完) -- 冀朝铸回忆录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 (四 -- 完) -- 冀朝铸回忆录
·周恩来逝世 (上) -- 冀朝铸回忆录
·周恩来逝世 (下) -- 冀朝铸回忆录
·钱学森与大饥荒
·卷入乔冠华的政治斗争中 -- 冀朝铸回忆录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袁世凯摧毁共和) (3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35) -- 小管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6)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二之一) 友寒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 之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 之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40) -- 军阀政治
·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1)
·关于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 (45) -- 毛泽东出场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50) -- 蒋介石的早期「革命」活动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5) -- 宋查理逝世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0) -- 烦恼和欢乐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5) -- 苦闷和心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0) -- 共产党打入国民党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5) -- 蒋介石血战陈炯明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0) -- 北伐路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2) --武汉的纷乱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8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2)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因此,如果一個警察主管想著要對中國城採取鐵腕政策的話,立即便會喚起人們對這些看起來誠懇而又無辜的中國人的同情,報紙會出現長篇的文章講述幫會的爭鬥、好的中國人、壞的中國人、基督教中國人、殘暴的警察,等等。接著便有人懷疑 -- 不幸的是,這懷疑基於大量的事實 -- 貪污的警察從這個繁忙而發出氣味的小區域取得大量的收入。”

   全面研究英國殖民地的管治方法,他們的與中國人中的最優秀份子和移民公司領頭人的親善合作、他們的能幹、無畏和特別是清廉的官員的服務,加上聰明而守法的人民的支持,或可以預防,最低限度可以實質改善,那些使美國城市蒙羞的情況。中國和西方多多少少是有一個鴻溝,我們在這裡並不否認,我們毋寧予以強調。但是這鴻溝不能夠用自然法則去治理,這點從澳洲海峽殖民地的中國人,尤其是在我們夏威夷群島的中國人,的改變可以清楚看到。在這些地方,有如在其他地方,我們可以發現中國種族中有希望的一群人。

   中國移民問題所引起的躁動,其結果是第四十五屆國會(1878年)通過了一條法律,其效果差不多等同於絕對的排斥,並取消了蒲安臣條約的第五款和第六款。(因為發覺現在美國難以再真誠地承認“人的本有的和不可分離的改變其家居地和效忠對象的權利,以及其人民或屬地居民基於求知、貿易或永久移民而自由地從一國至另一國出境和入境的權利。”如果是中國而不是美國犯了這種忽視國際義務的過錯的話,人們將會有更多的批評。然而,中國那時仍未發展出這樣的國際自覺。

   1880年,一個特命委員會和中國商訂了一個新條約,給予美國“調控、限制和暫停,但卻不能絕對禁止,移民的權力。”同時,這條款只應用於勞工,其他的人則仍然可以自由進入和居住於美國。此外,為了顯示美國對條約的約束能力的尊重,1882年國會通過法律禁止或中止中國勞工入口二十年。但是議案遭到亞瑟總統(President Arthur)否決,理由是這樣長期的禁止移民違反有關委員會的保證,而國會之被授予這樣大的權力,“是建基於我們相信政府會審慎明智地使用這個權力,並依循真誠互利的友好精神和絕對公正而行。”國會因此把法案修訂為暫停勞工輸入十年。

   正當美國政府在工會的壓力下和在政治運動的震盪中和中國商談另一個新條約,對曾在美國工作的中國勞工重返美國作出更大的限制的時候,一個稱為‘斯科特法案’(Scott Act) 被通過了。這法案完全禁止中國勞工進入美國,宣稱美國不再受到有關條約束縛。這意味美國又一次違反了條約義務,起碼對於中國而言。這條約被另一個新的、禁止中國勞工進入美國十年的條約所確定。對此,中國並無反對,簽字接受了。美國政府接著制訂非常嚴格的規例,以落實這條約,其實質是禁止中國旅遊者、教師和學者踏足美國領土。然而,包含這些規例的法案在國會被擊敗了,代之以現成的、與條約不衝突的規例,有效期至1904年或直至另一新條約簽訂為止。

   對於亞洲移民進入西方國家的論述,堪稱篇章甚多,因為這問題不只涉及美國,還關係到加拿大、墨西哥、古巴、中南美、澳洲和紐西蘭。雖然如此,但我們仍然不難再增加多些討論的文字。然而,本章的主旨不在於此,而是立場更為廣闊。我們要指出過去美國人和美國政府處理中國移民問題的方法很錯,而除非我們將來想陷身於疾風巨浪中,否則便要作出改變。(42)

(2019/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