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倪玉兰的博客
[主页]->[现实中国]->[倪玉兰的博客]->[十七年前围观拍照强拆现场引发的惨剧]
倪玉兰的博客
·倪玉兰致所有朋友们的公开信
·平民生存现状不如“六、七十年代
·请您谨防造谣惑众的维稳人
·曹顺利雕像”人在冏中!“
·曹顺利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我被看守所的强烈日光灯刺伤了眼睛
·这件事让老伴纠结了近六年……
·王全章律师在建三江遭遇的暴力
·转载:【译文】《外交政策》2012年需要关注的五名中国异议人士
·三国外交官亲眼目睹警察轰我们
·中介说:警察不让我们把房子租给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人
·北京恶警入宅抢劫绑架人质
·永不屈服——女子监狱的认罪悔罪书
·刑事控告状
·公安信访承诺是骗局
·为什么经济普查只对老百姓
·这样的东西不是串秧就是转基因
·强拆民房 睾丸受伤
·倪玉兰在北京市女子监狱的刑事申诉书
·狱中的艰难申诉与法院闪电式受理驳回申诉
·对西城检察官卞增智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的控告
·三天噩梦
·倪玉兰的女儿再次面临被警方剥夺工作的权利
·原来吴法天就是那个没有公德的实习律师
·祝董继勤生日快乐
·祝董继勤生日快乐
·强烈抗议当局违法关押五位女权活动家
·纪念曹顺利去世一周年
·今天我生日
·转发:大陆公开退党第一人张兰英之母贾惠珍同英国藉韩素华,大庆崔去非三访
·北京葛志慧到派出所做伤情鉴定 被以袭警的名义传唤
·天津86岁的访民贾惠珍在派出所遭殴打两个多月无处理
·究竟谁是幕后操纵者?
·阅兵式彩排 倪玉兰被重兵监控
·新街口派出所严密布控 不许我在其管辖内租房
·唐生贵:难道要叫我们年已古稀的老人带着遗憾和冤枉进坟墓吗?
·林雨何许人也?
·林雨来我家情况说明
·我与林雨原本并不相识
·东城警察施压中介让我搬家
·转载:警察肖巍的睾丸 ——皮没破,黄散了?
·给自称是8964的林雨一个忠告
·派出所午夜召集中介,下令深夜将倪玉兰夫妻打出管辖区
·今天我夫妻外出两次遭到便衣辱骂
·倪玉兰获奖感言
·请西城国宝队长给我们一条活路行不行
·致李金平(@成功)的一封公开信
·倪玉兰纪实摄影作品---文和小院
·十九大前夕 新租的房又遭逼迁
·宁惠荣一个被恐惧时刻笼罩着的老访民
·被强拆人杨秋雨住家委会被刑拘
·倪玉兰:请世界人民都来评判北京法官法庭上的提问
·请大家关注两位失踪的弟兄
·怀念曹顺利
·深切怀念逝去四周年的曹顺利女士
·转发:吕锡文任内两起轰动国际的拆迁案
·纪念警察肖巍睾丸血拆民房十周年
·针对长春市宽城街政府信访局诬陷、诋毁倪玉兰事件公开曝光
·我在女监的认罪悔罪书
·董继勤关于博讯博客上的两篇博文发表声明
·腊八节有感日记
·关于董继勤博讯博客上的四篇博文第二次发表声明
·董继勤关于博讯博客的黑帖文第三次发表声明
·董继勤关于博讯博客的黑帖文第四次发表声明
·黑客在董继勤博讯博客上发黑帖文“新年三问”已有6天未删除
·关于今日黑帖文《进退维谷步履艰 改弦易辙也徒劳》第五次发表声明
·深切怀念逝去五周年的曹顺利女士
·鸟儿的铁窗恨
·今天她已进入耳顺之年
·十七年前围观拍照强拆现场引发的惨剧
·午夜12点受骗经过
·倪玉兰发表声明
·关于西城警方扣押本人的财产问题
·查建国:我们都是倪玉兰的支持者(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24)
·这个问题绝对能挑战你的高智商
·西城法院砸毁奠基石之谜
·请问“青果”是国家还是代表国家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年前围观拍照强拆现场引发的惨剧

   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十七年前围观拍照强拆现场引发的惨剧

   我曾经是一位身体健康的守法公民,只因在强制拆迁现场外照像,惨遭政府重点迫害,酷刑毒打致残。由此,北京市西城区引出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特大报复陷害案。
   2002年4月27日上午,住在西城区新街口大四条55号赵家的房屋被强拆,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赵家的人被警察强制看押在55号门前小马路对面的一片空地中。
   中午11:40分,我来到离强制拆迁现场69米的人群中。11:45分,赵家的人被警察强制押往车上,看着他们远离的背影,就拿出了照相机准备拍照,这时从远处跑来了一男一女,将我推倒在地暴力抢夺照相机、曝光胶卷。(数天后,我才知道他们是西城区政府拆迁办的领导)我的右脚腕被拆迁人施暴时严重扭伤,无法站立。


   先后赶来的西城分局新街口派出所所长谢立国等数名警察,面对抢夺事件不但不制止,反而滥用职权命令本所警察卞卫东、程光远等人将我抓进派出所。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八名毫无人性的警察把我摁在地上,用绳子五花大绑,残忍地暴力毒打。我被    打得遍体鳞伤、疼痛难忍、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他们对我施酷刑长达15个小时,他们将国家律法视为私人发泄的工具。
   28日凌晨4点钟,新街口派出所有八名警察将我抬进拘留所,治安拘留10日,治安拘留票上称:因在强制拆迁现场照相,又在办公室里大喊大叫,已严重的“扰乱了办公秩序”。俗话说:贼咬一口,入骨三分。警察施展了流氓手段对我酷刑野蛮毒打,我一个弱女子怎能忍受得了,我痛苦悲哀的惨叫声,被警察罗列为“扰乱办公秩序”。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残忍啊!
   2002年4月30日,我伤势严重处在昏迷状态,西城看守所把我送到北京红十字医院治伤,在医院里根本就不让医生给我检查伤情,也不让医生跟我说话,只让护士给我输液和导尿,导出的尿全是血。我问看守所的领导为什么不给我治外伤,他们说:“死不了的伤,就不给看”。
   19天之后,因我的伤势严重,西城分局背着我和家属偷着给我做精神病鉴定,妄图把我关进精神病医院,继续对我进行迫害。6月4日,我的家属知道西城分局的阴谋后,找到北京市公安局精神鉴定中心明确表态:“倪玉兰没有精神病,不同意做精神病鉴定”。
   在北京市人大的干预下,西城分局才不得不将我放出看守所。2002年7月10日17:30分,由新街口派出所的警察办理了取保候审,将我送回家。获得自由后,我向各级领导反映被非法关押75天的冤情。西城区政法委副书记王小平恃权违法保护犯罪分子,公开干涉司法公证。2002年6月25日和7月15日,两次组织西城区公、检、法开“三长”会,追究我受害人的刑事责任。
   2002年9月27日上午9时许,我在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反映冤情时,被新街口派出所警察刘俊杰、闫修建摔断尾骨后,抓进派出所。下午4时许,西城分局的相关领导,为掩盖“非法拘禁、超期羁押”我75日的事实,目无国法、串通西城检察院的相关领导,共同捏造了莫须有的事实,指使对我施酷刑的警察和暴力抢夺我照相机的政府拆迁人作伪证,诬陷我在强制拆迁现场闯警戒线、高呼口号辱骂政府、踢打警察,以“妨害公务罪”,将我非法逮捕。
   2002年11月14日西城检察院检察官李玉萍,为包庇、掩盖西城分局新街口派出所和西城区政府涉案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明目张胆的虚构事实、捏造罪名、利用职权枉法追诉。
   2002年11月27日,西城法院法官米德志,为保护西城区政府官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帮助犯罪分子逃避法律的追究,竟然和涉嫌犯罪分子串通,虚构事实、捏造材料、伪造证据,以“妨害公务罪”将我受害人非法判刑1年。在这一年里,因西城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拒绝给我治伤,致使我残废,生活不能自理。将我致残的数名警察和暴力抢夺我照相机的涉案嫌疑人,因此事而立功受到政府部门的各种奖励和重用。
   刑满释放后,我向各级有关部门控诉我的遭遇,希望能够早日还我一个清白。然而冤案还没有解决,又被抓进新街口派出所“非法拘禁”三天共50个小时,这次他们采取了新的方法折磨我,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看见我已经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所长谢立国和他的部下,激动得用任何言语都难以表达,他们把我扔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躺了三天。在这三天里,他们手舞足蹈、幸灾乐祸地围着我散步,走路的样子全是顺拐,双手舞得就象在抽鸡爪疯。可见他们是多么的丑陋啊!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为伸张正义、讨还公道,我拖着伤残的身体多次上书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请求为冤妇做主,督促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查清冤案真相,依法惩治元凶,还我清白。
   然而,因我向上级部门申诉,受到公、检、法司法人员的威胁、恐吓,他们对我恨之入骨,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如果我再次惨遭不幸,希望各界人士,请您们向全世界有正义感的朋友们讲述:在中国北京天子脚下“新窦娥冤”的人权是怎么被剥夺的。
   住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前章胡同19号     
   倪玉兰 2004、6、15
    电话:8610-81977314
(2019/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