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似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范似栋文集]->[我去香港路過上海,被拒絕入境]
范似栋文集
·《老虎》:中共战略特务黄河清的第一滴血
·ZT:《亞洲週刊》再次推薦《老虎》第一冊
·《老虎》:「洋跃进」──陈云救邓小平
·《老虎》:姚依林其人其事
·《老虎》: 邓小平和陈云之间的秘密
·《老虎》: 孙维邦与中南海的爱情
·《老虎》傅申奇如何成为叛徒
·《老虎》:胡耀邦制造的冤案
·《老虎》:乔石进入中共中央的原由
·《老虎》:清算邓小平八三年的「严打」
·《老虎》: 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中共中央「九号文件」
·还望邓焕武先生明察
·《老虎》:文革后的上海人民代表选举
·可能這是救楊佳的唯一方法: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對《零八憲章》的十點思考
·我為什麼不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和徐友漁先生商榷
·牢騷滿腹的海外中國逃亡者,有誰敢批評美國
·毛澤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預定4月3日到白宮上訪
·《老虎》全書連載一: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一節
·《老虎》全书连载一: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
·老虎全书连载二: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4: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5: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二节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6: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7: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8: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09: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10,第一章第四節我們的朋友
·《老虎》連載11,第一章第五節毛澤
·《老虎》全書連載12第二章第一節宮廷政變
·《老虎》全書連載13第二章第二節民眾大會和牆上詩篇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三節愛情多磨難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老虎》全書連載16第二章第五節高考擴大招生
·《老虎》全書連載17第三章第一節這是一場較量
·《老虎》全書連載18第三章第二節晚上有兩個人
·《老虎》全書連載19 第三章第三節 捷足先登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老虎》全書連載21第三章第五節民主之聲和一個
·《老虎》全書連載22第三章第六節周恩來悼念會
·《老虎》全書連載23第三章第七節民主討論會的成立
·《老虎》全書連載24第四章第一節二五鐵路卧軌事件
·《老虎》全書連載25第四章第二節矛盾、衝突和混亂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老虎》全書連載27第四章第四節魏京生案件的反響和鄧小平對誤會的誤會
·《老虎》全書連載28第四章第五節大逮捕在明明媚的春天發生
·《老虎》全書連載29第四章第六節精神病院裡的特殊病人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一節大學第一年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二節上海青年經濟學會
·《老虎》全書連載32第五章第三節人民代表選舉
·《老虎》全書連載33第五章第四節旅途上的王希哲
·《老虎》全書連載34第五章第五節長沙學潮和全國民刊代表會議
·《老虎》全書連載35第六章第一節姚依林是陳雲的人
·《老虎》全書連載36第六章第二節為了寫一篇文章
·《老虎》全書連載37第六章第三節赴京請願
·《老虎》全書連載38第六章第四節堅守了一百天
·《老虎》全書連載39第六章第五節《 責任.號外》案
·《老虎》全書連載40第七章第一節公安局來人
·《老虎》全書連載41第七章第二節破釜沉舟
·《老虎》全書連載42第七章第三節路易斯安那大學的來信
·《老虎》全書連載43第七章第四節葉驪發案和胡娜案
·《老虎》全書連載44第八章第一節拜訪王若望
·《老虎》全書連載45第八章第二節青島來的異議人士
·《老虎》全書連載46第八章第三節洞頭島之行
·《老虎》全書連載47第八章第四節密議
·《老虎》全書連載48第八章第五節一分鐘後警察進來了
·《老虎》全書連載49第九章第一節提審
·《老虎》全書連載50第九章第二節「嚴打」還是亂打
·《老虎》全書連載51第九章第三節牙膏裡的秘密
·《老虎》全書連載52第九章第四節誰策劃了劫機
·《老虎》全書連載53第九章第五節哪一個「外國」
·《老虎》全書連載54第十章第一節比利時副首相
·《老虎》全書連載55第十章第二節「聚而殱之」
·《老虎》全書連載56第十章第三節不同的政治犯
·《老虎》全書連載57第十章第四節秘密通道
·《老虎》全書連載58第十章第五節鄧小平無頼 
·《老虎》全書連載59第一冊後記 
·茉莉花的生命在於低調
·海歸,和我們無緣
·我為什麼要控告美國政府──摘自送交聯邦法院的起訴書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第二部分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第三部分
·羅孚案和李志綏書
·和法輪功朋友商榷活摘器官問題
·和螺桿商榷國家概念和是否愛國
·誰幫我,誰分享我的五千萬賠償金
·誰幫我,誰分享我的五千萬賠償金
·難得民憤先生有這麼深刻的認識,支持。
·艾未未和王希哲
·美國國家律師要求駁回范似棟訴狀(中英文)
·范似棟控告美國
·范似棟告美國案之交叉動議:第24,25,26號
·聯邦法院駁回范似棟告美國訴狀 (中英文)
·致第九巡迴法院上訴狀—範似棟訴美國案
·9月10日被告美國對原告范似棟上訴狀的回應(中英文)
·我給羅姆尼提供炮彈,就看他敢不敢發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去香港路過上海,被拒絕入境

   2018-03-07 發表於《獨立評論》(附網友跟貼)
   我四日去香港路過上海,被拒絕入境,五日返回紐約。 告訴大家,或許是一個提示。
   
   我二十多年沒有回中國了,聽說有人回去,也聽說中國新規定,美國人去第三國,路經上海等地,可停留六天,不用簽証,於是我就想試一試。
   飛機到了上海,剛停下,上來五、六個警察,讓我去辦公室接受檢查。在那裡四個警察陪我一起看電視,外間還有五六個警察。我上洗水間時,發現過道上還有五、六個警察。


   警察的態度還算可以,頭目叫高波,只說是上級的命令,不讓我入境是早就決定的,決定來自北京。高波算什麼官我不便問,但他指揮手下時,稱呼一個人周處,我想那個助手大概是處長吧。他們不讓我吃自帶的藥,叫來醫生給我檢查,然後給我一種降血壓的藥。
   
   以前聽說有前異議人士入境,警察要談話,問很多事。我這次他們不和我談,也不問我事,讓我很失望。我本想通過談話,多少可以了解他們不讓我入境的原因。
   
   在那裡待了六個小時,整個過程有攝像機錄像。
   
   臨上飛機,那個警察高波說,以後要回中國先要和有關部門說好。那個部門他沒有說。多年來我主動和中國政府聯係,但都沒有結果。早些年領事館都說外交部不反對你回國,上海市政府說他們不反對我回上海,決定權在北京。十年前那個文匯報記者唐宇華告訴我,我的名單在周永康的手裡。現在應該找誰談這事?中央級高官有權決定但哪有這份閒心,地方官員和地方部門也沒有權決定。
   
   我一直都想不出中國政府拒絕我入境的確切理由。說中國政府恨我的話,他們對我的態度是比較客氣的,好像和對待其他異議人士不一樣,所以我想不通。
   
   赛昆: 没有这个“新规定”。
   “中國新規定,美國人去第三國,路經上海等地,可停留六天,不用簽証”——没有。
   
   只有一天,而且不得离开口岸:“外国人持联程客票搭乘国际航行的航空器、船舶、列车从中国过境前往第三国或者地区,在中国境内停留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且不离开口岸,可免办签证。”
   
   在北京、广州等地可以三天,但上海不行。
   http://cs.mfa.gov.cn/wgrlh/lhqz/cjwdn_660600/t1175678.shtml
   范似棟 : 外国人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及常见问题解答:
   上海、江苏、浙江三地实行外国人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及常见问题解答:
   
   2016年1月30日起,在上海各开放口岸和江苏省南京航空口岸、浙江省杭州航空口岸将对51个国家人员实施144小时(6天)过境免签政策,实现长三角相关口岸过境免签政策联动,政策具体解读如下:
   
   问1:哪些国家的旅客可申请?
   答:51个国家的公民可以享受长三角144小时免签政策,分别是:
   24个欧洲申根国家: 奥地利,比利时,捷克,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冰岛,意大利,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马耳他,荷兰,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典和瑞士。
   13个其他欧洲国家: 俄罗斯,英国,爱尔兰,塞浦路斯,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乌克兰,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黑山共和国,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
   6个美洲国家: 美国,加拿大,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智利。
   2个大洋洲国家: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6个亚洲国家: 韩国,日本,新加坡,文莱,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
   问2:政策适用于哪些口岸?
   答:能够办理72小时免签的中国机场有:
   
   上海浦东机场(PVG)
   上海虹桥机场(SHA)
   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
   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
   上海铁路口岸
   江苏南京禄口国际机场(NKG)
   浙江杭州萧山国际机场(HGH)
   问3:如何申请办理144小时过境免签入境边检手续?
   答:上海边检机关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虹桥国际机场、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及上海铁路口岸的入境边检执勤现场均设立144小时过境免签专用检查通道,旅客需向边检民警提交:
   
   本人的有效出入境证件(如:护照)
   144小时内已确定日期及座位前往第三国(地区,包括港澳台)的联程客票
   提前填好的外国人入出境卡
   并接受民警的询问,审核无误后即可取得。
   赛昆: 谢谢update. 搜了一下,是上海地区的报刊如《解放日报》,没有在领事馆网页。
   曾节明: 你吃了他們給的藥嗎?
   你不怕他們給你吃「腦天堂」嗎?讓你象彭明,陳小魯那樣急病。
   范似棟: 我吃了。倒也不怕他們害我。
   NABC60: 为何要给你吃药?
   范似棟: 我每天吃藥,吃阿斯匹林和降膽固醇的藥,所以我帶著這些藥。他們不讓我吃,叫來醫生幫我量血壓,100/170,比較高。原因可能是情緒關係。我平時血壓不高,所以不帶血壓藥。所以醫生給我血壓藥,說是藥性很温和的那種。
   
   不讓我吃我自己帶的藥,其實是他們防我突然生病,出現昏迷或其它需急診的情況,那樣他們必須送我進醫院,拒絕我入關的目的就會入空。
   
   他們拿走我的手機,也是防我給美領館打電話。一直把我送上回紐約的飛機他們才還我手機。他們把我的護照交給飛機上的安全專員,他陪我進美國海關,把護照交給美國官員才離我而去。
   
   我說這麼些話,真實的目的之一是告訴大家,如果有人打著民運或異議人士的旗號,安然回國,那麼要麼是中共特工,要麼和中共作了交易或承諾。
   
   曾經有中共的人來收買我,出很大的價錢,我對他們說,你們收買誰都可以,收買我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這次話都不和我說。他們對我很了解,能說出我哥和我姐的名字,也記得我上海的住址,以及我前一本護照的號碼。
   博讯螺杆: 中国民主化之前,黑名单一直有效,除非你一直是个蒙面人 。
   这也说明你是著名异议人士,是好事,无名之辈草根民运是上不了黑名单的。习大帝登基后,亲自抓国安,黑名单上的人只能增加不会减少。
   
   范似棟: 我哪是著名,都不參加「民運團體」,嘴上也沒有反共言論。無名的很。當年司馬晋先生推荐我參加中國人權的工作,人家都不接受。幾乎所有的民運團體都把我當「瘟神」,拒之門外,我也不生氣。很多年前,有人告訴我,我的照片在北京之春上面,我去看了,果然不錯,但那是北京之春的人偷拍的,我當時在紐約,居然一點沒有察覺。
   博讯螺杆:上黑名单的原因就在这里,《北京之春》上赫然有名了嘛。你认为不错,没有“划清界限”,如果你当时操了《北京之春》八辈祖宗,不就没事啦?
   范似棟: 哈哈,螺桿有所不明。因為我被偷拍照片上了北京之春,所以出了名?
   那麼北京之春為什麼要偷拍我的照片?
   
   我的理解是北京之春有中共的人,我是被中國和美國兩國一直注意的人,偷拍照是中國安全部授意而為。
   曾节明:早知如此,倒不如反到底。共產黨就這樣,你越劉曉波,它越欺負你,你看中共對穆斯林多麼寬大!
   范似棟:事情哪有這麼簡單,劉曉波是因為軟才被中共欺負? 網上有很多人號稱反共,我覺得很多人受中共文化影響濫用「反共」這個詞。
   
   以往中共很喜歡說某某人反共,然後以鎮壓反革命的名義實行鎮壓。其實在我看來大多數情況都是中國人怨共罵共而己,中共以往的鎮壓名實不副,從語義上來說完全錯誤。
   
   反共是一種攻撀行為,罵共僅僅是針對中共的情緒發洩,算不得實在反共。近年來,在海外「反共」成了時尚,甚至成了一種惡俗,淪為中共人員的遮羞布,本人是不屑的。
   
   在海外,遠隔太平洋的美國,基本上沒有反共的可能性。唯一的例外可算反共的,是揭露中共在美國在海外的活動和人員。但那是個細活,難度很高,不是誰都能做的。
   
   美國允許人們罵政府,不把罵政府當作反政府行為,中國人在正確使用概念這方面應該學習美國。
    曾节明:范老不必繞來繞去,當今中國的幾乎所有問題之根源,在共產黨的體制,這難道不是事實?不搬掉路障路能通麼?反共是解決問題的最基本要求,怎麼又「俗」了呢?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