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历史五阶段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五阶段论

   历史五阶段论---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四元士说历史:“从神本主义到权本主义,从权本主义到资本主义,从资本主人到人本主义,从人本主义到仁本主义,这将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和文明成长的必须过程。”这个说法可称为吴氏历史五阶段论,比起马氏的五阶段论靠谱多了。

   神本主义时代,即宗教时代,上帝最大;权本主义,在古代是君本主义,在现代是党本主义,君权党权大而无约;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为王;人本主义,以人为本;仁本主义时代,仁本统帅民本和人本。分言为三,统而为一。

   但需要说明,中国历史的情况有所不同。尧以前姑不论,尧舜开始,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神本主义。历史上的神本主义势力都不成气候,其强大者黄巾军、红巾军、洪杨帮等等,都没能统一中国。武则天崇佛,元朝佛道并尊,但政治和制度仍然信儒。

   孔子说:“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这只能说是有一定的神本主义倾向和色彩。因为商汤与夏禹、文武一样都是圣王,政治为王道,制度为礼乐。殷人尊神,只是相对夏周而言,与“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远之”“周人尊礼尚施,事鬼敬神而远之”有异,并未从根本上影响王道原则和礼制精神。

   君本主义时代,历史上倒是有过,但非常短暂,暴秦二世,转瞬即逝。

   从夏启到明清,历代王朝虽然是家天下君主制,但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君本主义政治,儒家以民为本,以儒立国的王朝,就不能反对民本原则。当然,家天下君主制对民本原则会构成一定程度的侵蚀,导致理论和实践的脱节。实践中,或重或轻、多多少少都难免有君本主义倾向。元明清三朝,这个倾向特别严重,君权越来越不受制约。所以,从夏启到明清,历代儒家政治,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民本主义。而是介乎民本与君本之间。

   天下为公的尧舜禹三代,可称为古典大同王道时代;之后天下为家的历代王朝,理论上民本原则,实践中君本倾向,双本拉锯,可称为古典小康王道时代。陈亮将“天下为公”分梳为“传位以公”和“为政以公”两义,尧舜禹时代两者兼备。夏朝开始,前者已不复再,后者仍须坚守。所以原则上,能够“为政以公”,也不失为“天下为公”,也可以纳入仁本主义范畴。

   民国为杂时代。四九以后,前三十年是党本主义左道,以领袖为本;后三十年是党本主义右道,增加了国家资本主义,权力与资本的媾合空前紧密。

   元士说:“现在人类正处于人本主义的初级阶段,火车头进入了人本,车身在资本,车尾巴还拖在权本和神本。”这段话用于西方非常准确,但不包括马邦。西方去神秘化去权威化去资本化,马邦除了需要去资本化,更需要去极权化。否则,根本无法进入人本主义。人本主义初级阶段都进不了,遑论仁本主义时代。

   去极权化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大多数国家进入人本主义初级阶段,就意味着极权主义和极端主义这两条路将越走越窄,离绝境不远矣。2019-5-16余东海

   附吳元士《历史》:从神本主义到权本主义,从权本主义到资本主义,从资本主人到人本主义,从人本主义到仁本主义,这将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和文明成长的必须过程。只有仁本主义时代,才会有真正的大同,才能够实现高品质的全球化。

   宗教在人类的幼稚期起到了凝心聚力的作用,让人类得以从险恶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权威在人类的少年期,给了人一定的约束和管教,让人类在碰壁中逐渐成长;资本在人类的青年期完成了物质基础的建设,为文明的进一步升级打下了物质基础;人本主义是人的成年期,代表人类基本自立,理智渐趋成熟。

   现在人类正处于人本主义的初级阶段,火车头进入了人本,车身在资本,车尾巴还拖在权本和神本。但只要车还没翻,还在往前走,那最终的目的地就是仁本大同,天下文明,这是没有任何疑异的。

   所以说去神秘化、去权威化、去资本化,这是历史趋势上的应该如此。而说包容宗教,理解权力,接受资本,则是历史局限下的只能如此。只有知道了“应该如此”,才能够正确地把握“只能如此”!——元士随笔2019.5.16

(2019/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