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祸首蔡元培]
东海一枭(余樟法)
·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枭眼看世之六十:宝盖下面一群猪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祸首蔡元培

   祸首蔡元培独尊中道,始于上古,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历代圣王所传承,作为中华道统,成为中华文化的核心和中华文明的支柱。后被暴秦废弃,由董仲舒先生和汉武帝恢复,持续至清。民国初,再次被蔡元培废弃,至今未复。

   1912年初,由蔡氏任教育总长的教育部公布了《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否定了清政府“忠君尊孔”的教育宗旨,规定“小学废止读经”。蔡元培在《对于新教育之意见》中指出:“满清时代,有所谓钦定教育宗旨者,曰忠君,曰尊孔,曰尚公,曰尚武。忠君与共和政体不合,尊孔与信教自由相违。”

   其实,清季学部以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为教育宗旨,并不中正,应将尊孔、仁民、爱国置于忠君之前。但是,蔡氏之言,却是混扯。忠君思想,既适合于君主制,也适用于君主立宪、儒家宪政和民主制。民主国家,总统就是君。尊孔与宗教自由,亦毫无冲突。主体文化一元化与文化市场多元化,相辅相成。

   后来教育部重申“废止读经”规定并废除跪拜孔子之礼。1912年7月,在全国临时教育会议上,教育部提出了《学校不应拜孔子案》,阐述了禁止学校拜孔之三条理由:

   “前清学堂管理通则有拜孔子仪式,施行以来,窒息殊多。孔子并非宗教家,尊之自有其道,今乃以宗教仪式崇奉于学校之中,名为尊孔,实不合理。此学校不应拜孔子之理由一。教育与宗教各有目的,不宜强合为一,今以似是而非之宗教仪式行于学校,既悖尊孔之义,尤乖教育目的,此学校不应拜孔子之理由二。宪法公例,信教自由为三大自由之一。今以学校拜孔子之故,致令他教之弟子,因信仰不同,不肯入学,既悖宪法公例,尤与教育普及大生障碍,此学校不应拜孔子之理由三。有此三理由,故学校之中,宜将此项删去。”

   三条理由似是而非,都不成立。其一,拜孔表示对中华至圣先师的尊崇,并非把孔子当做宗教家;拜孔典礼是中华特色的大礼,并非宗教仪式,不能相提并论。其二,拜孔是崇拜圣人、信仰中道的特定礼仪象征,有助于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和信仰,建立健全人格的美好,与教育目的完全一致。其三、宗教自由不能扩大化,不能扩大到学校来。换言之宗教自由不适用于教师和学生。

   奈何当时教育部被反儒分子把持,随后公布《普通教育暂行条例》明确规定“小学读经科一律废除”并废止拜孔仪式。时亦有有识之士对此提出批评,如上海《时报》发表社论说:蔡元培为首的教育部“所汲汲以为先务之急者,乃惟是学堂罢祀孔一事”,蔡元培之所为“举数千年来流传之道德学术伦理,拉杂而摧烧之不快”。可惜反儒大势已成,恶潮汹涌澎湃,至今尚未消停。

   虽然清末民初反孔反儒恶潮的掀起,有其时代背景和社会潮流,但不能因此推卸那些反儒先锋的个人罪责,不能因此取消蔡元培的废止读经拜孔的罪责。

   有人认为蔡元培有过也有功,例如他重视劳动教育、平民教育和女子教育,曾在北京大学办校役班和平民夜校,在上海创办爱国女校。他对近代与现代中国教育、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主张值得肯定,诸如此类,故不宜过度批判。

   殊不知,儒眼相看,所谓的功,未必是功。在教育上,他利用教育总长的职权,把中华教育之根、君子人格之本给铲除了,还配谈教育吗?其言论亦大多似是而非,如“兼容并包”的教育主张就是错误的。思想自由,不可无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兼容并包,岂能兼容邪说、并包恶道?

   这些问题兹不详论,这里只强调,蔡氏于反儒恶潮,不仅推波助澜,而且勇为祸首,其罪大矣,即使有功,难掩其罪。

   春秋谨始,慎之于始,谨始以正其开端,春秋大义也。因为谨始,所以疾始,为恶始见于《春秋》者疾之。“君子之恶恶也疾始,善善也乐终。”(《公羊传•僖公十七年》)孔子对始作俑者的憎恶,正是《春秋》疾始之义的体现。

   《左传成公二年》记载:

   “八月,宋文公卒。始厚葬,用蜃炭,益车马。始用殉。重器备,椁有四阿,棺有翰桧。君子谓:‘华元、乐举于是乎不臣。臣,治烦去惑者也,是以伏死而争。今二子者,君生则纵其惑,死又益其侈,是弃君于恶也。何臣之为?’”

   鲁成公二年八月,宋文公去世。开始厚葬,用蚌蛤和木炭,增加陪葬的车马。始用人殉葬。用很多器物陪葬,椁有四面呈坡形,棺有翰、桧等装饰。孔子认为:“华元和乐举,在这里有失为臣之道。臣子,是为国君去掉繁乱、解除迷惑的,因此要冒死去谏诤。现在这两个人,国君活着时,由着他去随心所欲;死了以后又增加他的奢侈,这是把国君抛弃到邪恶里去。这算什么臣子?”

   华元和乐举,是宋国不错的大夫,尤其是华元,历事昭公、文公、共公、平公四君,堪称宋国四朝元老。长期任右师,掌握国政,颇为贤能。可是,由于他们为宋文公厚葬又用殉,开了两大恶例,故受到孔子的严厉批判。比较而言,蔡氏之功远不如华元和乐举,蔡氏废止读经之罪,远远超过厚葬和用殉。

   蔡氏曾在光绪年间经殿试中进士,被点为翰林院庶吉士。后又应散馆试,得授职翰林院编修,可见其人不无儒学知识。知儒反儒,罪加一等。作为民初反孔反儒四大祸首,蔡氏之罪最大!2019-5-4首发于崇儒学会公众号

   附随笔:四大祸首小文《祸首蔡元培》中提及四大祸首,其余三人是鲁迅,李大钊,陈独秀。与蔡元培一起,可称为蒙启四丑、反儒四愚、反华四贼。三界菁英反孔反儒,必然沦为蒙启之邪师、中华之乱臣和民族之贼子。四贼中蔡元培名列第一,理由详见拙文。鲁迅反儒不如李大钊陈独秀,然影响最大,极其恶劣,危害最为深广,故次之。

   李陈两个,都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主要领导人,又是某帮两大思想先锋和政治领袖,俗称“南陈北李”,本宜一视同恶。然陈独秀晚年,虽未触及根本,毕竟有所反思、忏悔,故次于李。有人提议加入胡适为五。窃以为胡适虽反儒,然有功于自由主义,与四贼有所不同,不宜相提并论。至于其它反儒派,名声影响有限,姑不列入。此亦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之义。2019-5-8

(2019/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