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祸首蔡元培]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祸首蔡元培

   祸首蔡元培独尊中道,始于上古,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历代圣王所传承,作为中华道统,成为中华文化的核心和中华文明的支柱。后被暴秦废弃,由董仲舒先生和汉武帝恢复,持续至清。民国初,再次被蔡元培废弃,至今未复。

   1912年初,由蔡氏任教育总长的教育部公布了《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否定了清政府“忠君尊孔”的教育宗旨,规定“小学废止读经”。蔡元培在《对于新教育之意见》中指出:“满清时代,有所谓钦定教育宗旨者,曰忠君,曰尊孔,曰尚公,曰尚武。忠君与共和政体不合,尊孔与信教自由相违。”

   其实,清季学部以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为教育宗旨,并不中正,应将尊孔、仁民、爱国置于忠君之前。但是,蔡氏之言,却是混扯。忠君思想,既适合于君主制,也适用于君主立宪、儒家宪政和民主制。民主国家,总统就是君。尊孔与宗教自由,亦毫无冲突。主体文化一元化与文化市场多元化,相辅相成。

   后来教育部重申“废止读经”规定并废除跪拜孔子之礼。1912年7月,在全国临时教育会议上,教育部提出了《学校不应拜孔子案》,阐述了禁止学校拜孔之三条理由:

   “前清学堂管理通则有拜孔子仪式,施行以来,窒息殊多。孔子并非宗教家,尊之自有其道,今乃以宗教仪式崇奉于学校之中,名为尊孔,实不合理。此学校不应拜孔子之理由一。教育与宗教各有目的,不宜强合为一,今以似是而非之宗教仪式行于学校,既悖尊孔之义,尤乖教育目的,此学校不应拜孔子之理由二。宪法公例,信教自由为三大自由之一。今以学校拜孔子之故,致令他教之弟子,因信仰不同,不肯入学,既悖宪法公例,尤与教育普及大生障碍,此学校不应拜孔子之理由三。有此三理由,故学校之中,宜将此项删去。”

   三条理由似是而非,都不成立。其一,拜孔表示对中华至圣先师的尊崇,并非把孔子当做宗教家;拜孔典礼是中华特色的大礼,并非宗教仪式,不能相提并论。其二,拜孔是崇拜圣人、信仰中道的特定礼仪象征,有助于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和信仰,建立健全人格的美好,与教育目的完全一致。其三、宗教自由不能扩大化,不能扩大到学校来。换言之宗教自由不适用于教师和学生。

   奈何当时教育部被反儒分子把持,随后公布《普通教育暂行条例》明确规定“小学读经科一律废除”并废止拜孔仪式。时亦有有识之士对此提出批评,如上海《时报》发表社论说:蔡元培为首的教育部“所汲汲以为先务之急者,乃惟是学堂罢祀孔一事”,蔡元培之所为“举数千年来流传之道德学术伦理,拉杂而摧烧之不快”。可惜反儒大势已成,恶潮汹涌澎湃,至今尚未消停。

   虽然清末民初反孔反儒恶潮的掀起,有其时代背景和社会潮流,但不能因此推卸那些反儒先锋的个人罪责,不能因此取消蔡元培的废止读经拜孔的罪责。

   有人认为蔡元培有过也有功,例如他重视劳动教育、平民教育和女子教育,曾在北京大学办校役班和平民夜校,在上海创办爱国女校。他对近代与现代中国教育、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主张值得肯定,诸如此类,故不宜过度批判。

   殊不知,儒眼相看,所谓的功,未必是功。在教育上,他利用教育总长的职权,把中华教育之根、君子人格之本给铲除了,还配谈教育吗?其言论亦大多似是而非,如“兼容并包”的教育主张就是错误的。思想自由,不可无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兼容并包,岂能兼容邪说、并包恶道?

   这些问题兹不详论,这里只强调,蔡氏于反儒恶潮,不仅推波助澜,而且勇为祸首,其罪大矣,即使有功,难掩其罪。

   春秋谨始,慎之于始,谨始以正其开端,春秋大义也。因为谨始,所以疾始,为恶始见于《春秋》者疾之。“君子之恶恶也疾始,善善也乐终。”(《公羊传•僖公十七年》)孔子对始作俑者的憎恶,正是《春秋》疾始之义的体现。

   《左传成公二年》记载:

   “八月,宋文公卒。始厚葬,用蜃炭,益车马。始用殉。重器备,椁有四阿,棺有翰桧。君子谓:‘华元、乐举于是乎不臣。臣,治烦去惑者也,是以伏死而争。今二子者,君生则纵其惑,死又益其侈,是弃君于恶也。何臣之为?’”

   鲁成公二年八月,宋文公去世。开始厚葬,用蚌蛤和木炭,增加陪葬的车马。始用人殉葬。用很多器物陪葬,椁有四面呈坡形,棺有翰、桧等装饰。孔子认为:“华元和乐举,在这里有失为臣之道。臣子,是为国君去掉繁乱、解除迷惑的,因此要冒死去谏诤。现在这两个人,国君活着时,由着他去随心所欲;死了以后又增加他的奢侈,这是把国君抛弃到邪恶里去。这算什么臣子?”

   华元和乐举,是宋国不错的大夫,尤其是华元,历事昭公、文公、共公、平公四君,堪称宋国四朝元老。长期任右师,掌握国政,颇为贤能。可是,由于他们为宋文公厚葬又用殉,开了两大恶例,故受到孔子的严厉批判。比较而言,蔡氏之功远不如华元和乐举,蔡氏废止读经之罪,远远超过厚葬和用殉。

   蔡氏曾在光绪年间经殿试中进士,被点为翰林院庶吉士。后又应散馆试,得授职翰林院编修,可见其人不无儒学知识。知儒反儒,罪加一等。作为民初反孔反儒四大祸首,蔡氏之罪最大!2019-5-4首发于崇儒学会公众号

   附随笔:四大祸首小文《祸首蔡元培》中提及四大祸首,其余三人是鲁迅,李大钊,陈独秀。与蔡元培一起,可称为蒙启四丑、反儒四愚、反华四贼。三界菁英反孔反儒,必然沦为蒙启之邪师、中华之乱臣和民族之贼子。四贼中蔡元培名列第一,理由详见拙文。鲁迅反儒不如李大钊陈独秀,然影响最大,极其恶劣,危害最为深广,故次之。

   李陈两个,都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主要领导人,又是某帮两大思想先锋和政治领袖,俗称“南陈北李”,本宜一视同恶。然陈独秀晚年,虽未触及根本,毕竟有所反思、忏悔,故次于李。有人提议加入胡适为五。窃以为胡适虽反儒,然有功于自由主义,与四贼有所不同,不宜相提并论。至于其它反儒派,名声影响有限,姑不列入。此亦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之义。2019-5-8

(2019/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