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点滴人生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2019/5/15

   香港九龍的何文田區,是我很少去的地方。那裡主要是一個住人的地方,交通也不大方便,也沒有什麼值得參觀之處。

   不過,最近兩年,何文田有了地鐵站,我又知悉那裡有一個何文田廣場,於是前往看一看,並打算在那裡吃個午飯。

   從我家調景嶺站坐地鐵到何文田站,路程不短,而且一路人多擠迫,直至太子站相當一部份的乘客轉線往荃灣為止。

   到了何文田站,乘客相當疏落。這時是午飯時間,地鐵站也沒有連接什麼商場,因此沒有人來這裡吃飯或閒逛。

   我從A3出口出站,因為站內路牌指示A3可到何文田廣場。離開何文田地鐵站是一個長長的過程,要走一大段路,搭乘四、五段高度有數層樓的扶手電梯,還要乘坐升降機才能出去,難怪何文田站沒有劃入地鐵早期的發展規劃內。

   幾經周轉,總算走出站外,但是卻不見何文田廣場的指示牌。我走回站內再檢查一下,對,沒有走錯。‘何文田廣場’消失了,也不知東南西北往哪方走。好在我只是來這裡吃一點東西,也不是會友,於是信步而行,找一個人多的地方去。

   可是就這樣,走了十餘分鐘,竟然給我碰著何文田廣場。估計從地鐵站到這個廣場,可能有一公里之遙,難怪一出地鐵站後,便沒有指示牌了。

   何文田廣場外有麥當勞和大快活的招牌,這都是我經常光顧的聯鎖快餐店。我走進商場,走進最先見著的麥當勞,叫了一客雞腿包餐。可是食物卻不精采,因為雞腿只是半暖,而薯條也半涼,大概都是半小時前炮製好的食物。我很少吃到這樣差的麥當勞食物,原因可能是這個商場人太少了。

   我匆匆吃完之後,便離開商場,準備在附近走走,可是卻在商場門口一眼瞥見寫著‘佛光街’的路牌。

   啊!原來這裡是佛光街。立即一個回憶 -- 一個並不愉快的回憶 -- 湧上心頭,這是我被人當街劫掠的地方。

   日期我記得很清楚 -- 1971年9月1日,這是我第二年教書開學的日子。我1970年大學畢業,第一年在新界教小學,第二年轉到旺角諸聖堂學校,也是小學。當時我一個人租了一個房間,在土瓜灣。開學前,我發現住所附近的佛光街,是可以通到旺角的捷徑。我打算每天從這裡步行到學校,除了可以避免交通擠迫外,也可權作運動。誰知第一天便遭了惡運。

   時間大約早上七時,天色已大白,馬路上汽車繁忙,行人路上人是少了些,但並非沒有。我不徐不疾而行。當我行到上斜坡的半途時,我瞥見左前方有兩個人橫過馬路,由於他們的來勢,會和我碰在一起,於是我放慢腳步,讓他們走在我的前頭。這時我聽到他們的一個對同伴說:“這裡等不到巴士的,我們去碼頭乘車吧。”他們接著走回頭,在我身邊經過。我沒有怎樣為意。誰想走了兩三步後,一隻手搭在我的肩頭,大力緊握我的襯衣。我立時知道不對,扭身掙扎,但始終不能擺脫,於是唯有乖乖就範。我沒有害怕,也沒有大叫,把放在後褲袋的四、五十元奉上。(真是最佳的打劫對象)我還和他們講價,請他們給回我五元,以便吃午飯和坐車回家。大概他們認為我相當合作,為首的著另一人從我的錢中拿出一張五元鈔票給我,但卻把我的手錶也除去了。

   得手後,這兩人走回對面的馬路逃去了。我望去對面,見到有七、八個路人駐足而觀,大概他們是看到有人打劫了。不過,他們都是遙遠的旁觀者而已。至於我,也沒有覺得什麼,匆匆趕路到學校去了。我沒有報警,因為損失不大,也沒有受傷。而自然,以後也不會走這條捷徑了。

   連手錶在內,劫掠我的兩人可能每人只分得五十元,相當於今天不足一千元。(當時我月薪$1,100,這份工作今天是$16,000,即1比14.5。)這兩個劫掠者看起來年紀比我輕,如果健在,也有七十多歲了,但看來他們會是窮愁潦倒一生吧,因為他們這樣的生活是沒有出路的。

(2019/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