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2019/5/15

   香港九龍的何文田區,是我很少去的地方。那裡主要是一個住人的地方,交通也不大方便,也沒有什麼值得參觀之處。

   不過,最近兩年,何文田有了地鐵站,我又知悉那裡有一個何文田廣場,於是前往看一看,並打算在那裡吃個午飯。

   從我家調景嶺站坐地鐵到何文田站,路程不短,而且一路人多擠迫,直至太子站相當一部份的乘客轉線往荃灣為止。

   到了何文田站,乘客相當疏落。這時是午飯時間,地鐵站也沒有連接什麼商場,因此沒有人來這裡吃飯或閒逛。

   我從A3出口出站,因為站內路牌指示A3可到何文田廣場。離開何文田地鐵站是一個長長的過程,要走一大段路,搭乘四、五段高度有數層樓的扶手電梯,還要乘坐升降機才能出去,難怪何文田站沒有劃入地鐵早期的發展規劃內。

   幾經周轉,總算走出站外,但是卻不見何文田廣場的指示牌。我走回站內再檢查一下,對,沒有走錯。‘何文田廣場’消失了,也不知東南西北往哪方走。好在我只是來這裡吃一點東西,也不是會友,於是信步而行,找一個人多的地方去。

   可是就這樣,走了十餘分鐘,竟然給我碰著何文田廣場。估計從地鐵站到這個廣場,可能有一公里之遙,難怪一出地鐵站後,便沒有指示牌了。

   何文田廣場外有麥當勞和大快活的招牌,這都是我經常光顧的聯鎖快餐店。我走進商場,走進最先見著的麥當勞,叫了一客雞腿包餐。可是食物卻不精采,因為雞腿只是半暖,而薯條也半涼,大概都是半小時前炮製好的食物。我很少吃到這樣差的麥當勞食物,原因可能是這個商場人太少了。

   我匆匆吃完之後,便離開商場,準備在附近走走,可是卻在商場門口一眼瞥見寫著‘佛光街’的路牌。

   啊!原來這裡是佛光街。立即一個回憶 -- 一個並不愉快的回憶 -- 湧上心頭,這是我被人當街劫掠的地方。

   日期我記得很清楚 -- 1971年9月1日,這是我第二年教書開學的日子。我1970年大學畢業,第一年在新界教小學,第二年轉到旺角諸聖堂學校,也是小學。當時我一個人租了一個房間,在土瓜灣。開學前,我發現住所附近的佛光街,是可以通到旺角的捷徑。我打算每天從這裡步行到學校,除了可以避免交通擠迫外,也可權作運動。誰知第一天便遭了惡運。

   時間大約早上七時,天色已大白,馬路上汽車繁忙,行人路上人是少了些,但並非沒有。我不徐不疾而行。當我行到上斜坡的半途時,我瞥見左前方有兩個人橫過馬路,由於他們的來勢,會和我碰在一起,於是我放慢腳步,讓他們走在我的前頭。這時我聽到他們的一個對同伴說:“這裡等不到巴士的,我們去碼頭乘車吧。”他們接著走回頭,在我身邊經過。我沒有怎樣為意。誰想走了兩三步後,一隻手搭在我的肩頭,大力緊握我的襯衣。我立時知道不對,扭身掙扎,但始終不能擺脫,於是唯有乖乖就範。我沒有害怕,也沒有大叫,把放在後褲袋的四、五十元奉上。(真是最佳的打劫對象)我還和他們講價,請他們給回我五元,以便吃午飯和坐車回家。大概他們認為我相當合作,為首的著另一人從我的錢中拿出一張五元鈔票給我,但卻把我的手錶也除去了。

   得手後,這兩人走回對面的馬路逃去了。我望去對面,見到有七、八個路人駐足而觀,大概他們是看到有人打劫了。不過,他們都是遙遠的旁觀者而已。至於我,也沒有覺得什麼,匆匆趕路到學校去了。我沒有報警,因為損失不大,也沒有受傷。而自然,以後也不會走這條捷徑了。

   連手錶在內,劫掠我的兩人可能每人只分得五十元,相當於今天不足一千元。(當時我月薪$1,100,這份工作今天是$16,000,即1比14.5。)這兩個劫掠者看起來年紀比我輕,如果健在,也有七十多歲了,但看來他們會是窮愁潦倒一生吧,因為他們這樣的生活是沒有出路的。

(2019/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