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林妙璟:母亲节,思慈母,数神恩!]
穿越精神的戈壁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二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三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四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五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六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七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八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十九
·《穿越精神的戈壁》之二十
·泉源中的一股细流
·祂亲手挑旺的灵火
·苦难面前的抉择:归向神
·中国知识分子的转机
·愿文字工作重现荣景
·贺新年:切盼主再来
·人心的预备(一)
·人心的预备(二)
·人心的预备(三)
·教会是神亲手造的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一)
·杨光:随时儆醒等待祂再来(中英文)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二)
·元代的景教和天主教
·明代天主教在中国
·利玛窦的宣教活动
·明末清初的天主教宣教活动
·康熙时期天主教的发展
·所谓「礼仪之争」及其后果
·关于康熙的天主教信仰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一)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一)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三)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一)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二)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三)
·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国扎根
·洪予健:试述“基督教第五波”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李万兵:不作灵性的瞎子
·《真理报》创刊十五周年感言
·刘王玛丽:信心的祈许
·一个爱与接纳的服事--记新加坡“突破宣道之家”福音戒毒事工
·家庭教会为何不能有合法身份?
·"三自运动"的真相
·余杰:华人教会如何作盐作光?
·宁萱:真光照亮了我们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无可回避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妙璟:母亲节,思慈母,数神恩!

   母亲节,思慈母,数神恩!
   林妙璟
   
   林妙璟:母亲节,思慈母,数神恩!

   


   
   神恩难胜数
   
   我的母亲林黄柳月女士,父亲林文霭先生。父母数次死里逃生,当时以为是祖先显灵。信主后,思想前事,才晓得是神的恩典。
   
   
   作者(后左)和父母一家,1962
   
   神在我母亲生产上也拯救她。母亲共生育了六个儿女,母亲生产我的大弟时,差点发生一尸两命惨事。那时母亲已怀孕七个月,日间还到田里耕作,那天傍晚回家帮忙我祖母推磨磨谷,不料动了胎气,胎盘水也流出来,痛不可当,足有两天之久,婴孩也没生下来,母子性命危在旦夕。当接生婆赶来时,刚见婴孩出生,屁股先出来。婴孩皮肤干皱,不会哭。接生婆按土法,把婴孩赤条条的放在冰冷的地上,以为如此会令婴孩哭出来,母亲舍不得,赶快把儿子抱起来,翻弄了几下,又大力拍拍小屁股,婴孩居然「哇!哇!」哭出来,母亲喜极而泣。母子平安,实是神的恩典。这个蒙神救活的弟弟,后来信主并在教会尽心事奉主,感谢赞美神!
   
   患难见真情
   
   父亲因在中日战争时曾在旧政府作过文员,成为日后被斗争的大包袱。计父亲失去自由长达十多年,其中在劳改营长达三年九个月(父亲后被中国政府平反)。
   
   
   在父亲被斗的漫长岁月,母亲独自带着我们这五个小毛头苦撑。父亲劳改时,正值「大跃进」后的大饥荒。我们靠外汇可多买点食物,仍吃不饱,还得把食物省下来给父亲,母亲在我们住的房间里养小鸡。鸡养大了,用盐煮成盐鸡,又把米炒香磨成粉,加上盐和冷开水弄成小团,炒米粉团干了可以存放很久,吃了可以活命。母亲每月背着小儿子,千辛万苦拿粮食去救济父亲。一次路上突遇山洪暴发,母子差点丧命。母亲哭得很利害,不是怕自己被淹死,而是担心家中儿女和劳改营中丈夫无法存活,这就是我母亲的心。
   
   母亲又替一老寡妇带米粮到劳改营救助她的侄儿,母亲从没有把食物扣下给自己饥饿的儿女吃,在当年亲情荡存的岁月实是罕见的忠厚之举,给我们留下极好的榜样。难怪这侄儿常说我母亲是他的救命恩人。多年后在1962年发生轰动世界的大逃亡潮,这人不愿单独逃生,他以恩报恩,连夜赶到我父乡下,并和我父一起逃亡到香港,这是后话。
   
   母亲病危
   
   母亲因常挨饿患了水肿病和肝炎,全身肿胀发黄,差点病死。感谢主!神感动华侨主任把母亲送进医院,留医个多月,保存生命,要不然我们一家早就家散人亡了。
   
   因父亲被划为黑五类,我们永远没有读书的机会。母亲就带着我们离开乡间,因听说从广州申请到香港比较容易,又带着我们搬到举目无亲的广州市。母亲后经千辛万苦,带着我两个弟弟偷渡到香港,留下我和二姊在广州。父亲于1962年从乡下逃亡到香港。在父母亲要申请我和二姊来港时,因听说申请一人比较容易批准,父母忍痛留下当年祗有十四岁的二姊妙琪在无亲无故的广州市单独居住。
   
   五年后我们又连根拔起移民加国,父亲已五十岁,尚勤读英语,继而在一印刷公司作信差打杂,后升为管理。母亲虽完全不懂英语,她的车衣手艺很好,进了制衣厂工作,厂中的中国人竟诸多欺负我母亲。同胞相逼,亲情冷淡,母亲刚值更年期,情绪波动很大,不久传来外祖母病逝,和我二姊惨死的噩耗,我从来没有看见母亲哭得如此凄厉,一连串难以承受的打击使母亲崩溃了,母亲终日骂人,从此患上严重的忧郁症,也不再与任何的中国人来往,认为他们都是假情假义的人。我们家自此乌云密布、亲友绝迹,没有欢笑。
   
   神的恩典临到我家
   
   人的尽头却是神的开始。神的救恩居然临到我们这个在人看来没有希望,只有悲哀、眼泪的家。先是我决志信靠主,圣灵提醒我不停为家人得救祷告,神是一个听祷告行大事的神﹕几年后,我的两个弟弟和父亲都先后信主。而母亲在家后院种瓜菜,养小猫,病情也渐平淡。母亲是个根深蒂固迷信的人,对救恩一直不愿意听。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看见母亲信主了,也不晓得为母亲流了多少泪。
   
   那时我已结婚移居美国,父母每年都来儿女家小住。1996年八月,父母临时改变主意到我家,想不到神使用这机会让我的母亲得着救恩。我看见母亲老态龙钟,只好拼命求主施拯救。就像以往一样,每当我向母亲传福音时,母亲就会打岔说东说西。好几次把救恩解释清楚,问母亲要不要决志信主时,母亲总会大惑不解地说﹕「奇怪,你讲的东西我听过很多遍了,但我一点都不明白。」我只好鸣金收兵。
   
   救恩临到我母亲
   
   直到回多城的前一天。记得当我再次要母亲开口决志时,母亲一言不发。母亲认为不对的事,从来没有人可以改变她的心意。我只有默默祷告,只有神才能行奇事,粉碎撒旦的捆绑,挪开母亲心中的障碍,拯救母亲。良久,母亲幽幽地说﹕「神知道我们的心,何必一定要开口接受耶稣?」
   
   我无言以对,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一段熟悉的经文闪进思想中,那必定是从圣灵来的启示,我立刻把那段经文向母亲背出来﹕「『耶稣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太十32)』。妈咪,你以为耶稣讲得对吗?祂要你开口祷告承认祂。」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了,母亲说﹕「耶稣说得对,我们人都会这样做,何况是神自己?但是,我不晓得怎样祷告啊!」
   
   写到这里,想起母亲信主的经过,我亲身经历神话语的大能,目睹母亲出死入生,得着极度宝贵的救恩,能不流下感恩的眼泪吗?
   
   信主后的母亲,真如一个新造的人。母亲晚年双眼因严重的白碍障,视觉几乎全失,整天躺在床上,但是死也不肯开刀接受治疗。现在母亲不但愿意,而且在开刀的当日,天还没有亮已穿好衣服准备到医院。神的恩典实在大。真想不到神先把救恩赐给我母亲,再让母亲的左眼得医治。更想不到几个月后,在1997年二月廿七日,主让母亲息去地上的劳苦,安息主怀。六年后,在2003年五月三十日,我父也因病逝世,与我母亲在天上重聚,享受在天家与主同在的平安。
   
   亲爱的读者,人生如朝露,弹指即过。信靠耶稣是一件极度蒙福的事,不但使你的罪得神赦免,更有圣灵同在,并有永生的确据。假若你还没有蒙恩得救,请你务必要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如果你的父母亲朋还没有信主,请你务必切切的为他们祷告,再接再励,不要灰心。神的大能会令你惊讶流泪,赞美不住!
(2019/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