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陈泱潮文集
·32.中共【無神論特權資本奴役主義】具有【特权资本土匪机制】性质
·邓小平瘋狂反對《特權論》,使【特权资本化】与【制度性贪腐】恶性膨胀
·34.《特权论》准确预言了苏联东欧必发生民主革命巨变
·35.中共党国体制不进行【聖君立宪-光榮革命】,必步苏联崩溃解体之后尘
·36.中国进行民主化变革,而不建立【聖君立憲超穩定民主結構】的严重后果
·37.违背生命自然新陈代谢规律,是党国体制專制獨裁终必崩溃覆亡的致命原因
·38.軍委主席:你是做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圣君,还是做终必覆亡的党天下的随
·39.历史与正义要求习近平从制度根源把反腐肃贪进行到底
·40.制度性贪腐的根源是政经一体社會化生產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41.根治制度性贪腐,实行【聖君立宪-光榮革命】非常必要的前提条件
·42.当今之势,不集党国体制大权于一身,就无令行禁止的权威和行动力
·43.为集权而集权是权力狂,随时随地有祸起萧墙之忧,防不胜防
·44.集权厉行法治,前提必须民主立法、司法独立
·45.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历史任务,是超越毛-鄧,对国家结构进行现代化变革
·46.習近平能不能認識到【聖君立宪-光榮革命】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
·47.當下有无令今日朝野信服的【聖君立宪-光榮革命】思想理论?
·48.【聖君立宪-光榮革命】思想理论,只能来自民间不为名不为利的天启思想家
·49.天赐【聖君立宪-光榮革命】思想理论武器,必应运而生
·50.御用文人根本不可能拿得出突破性创造性的思想理论
·51.爲什麽军委主席和他的宰輔提不出【聖君立宪-光榮革命】思想理論?
·52.大多数中国人至今仍然深陷于“民主就是必须推翻君主”的错误认识
·53.百年来的中国历史,本质上是枭雄黑道实行【隐形帝制】的历史
·54.中国到了必须進行【聖君立宪-光榮革命】的历史关头
·55.【聖君立宪-光榮革命】第一步:集权推行司法独立,认真厉行法治
·56.【聖君立宪-光榮革命】第二步:彻底解放思想,认真总结百年来两大经验教
·57.《特权论》对国际共运斯大林模式经验教训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和总结
·58.《《特权论》作者论孙中山》,是对中国【黨國體制-隐形帝制】成因的揭示和
·59.軍委主席要立志为中国开万世太平,必须义无反顾推行【聖君立宪-光榮革
·60.面对天文学数字制度性贪腐,必须正视斯大林模式党国体制的落后性和反动
·61.革故鼎新,融入并引领世界主流社会,是聖君之英明作为
·62.第三步:吸收《特权论》作者等,参与制定【聖君立宪-光榮革命/约法】
·63.第四步:开启党内民主,由差额竞选,到执政党自行两党制初始化竞选
·64.当权者自己要做世袭制君主是野心,遵循天道行【聖君立宪-光榮革命】是盛
·【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附件1
·【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附件2
·【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附件3
·檢驗習近平及中共有無現代化認知水平和治理能力的試金石
·中國最適合君主立憲制
●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
以【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推動中共國民主化提出者之先知性理論背景
·《特權論》不容抹殺/目錄
·1.《特權論》早在民主墻出現之前5年形成文字三度上書毛澤
·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理論】
·3. 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動之先河】
·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7.從中國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8.《特權論》揭示了今日及未來中共國問題之癥結
·9.民主墻運動40周年,2019年【建民論推墻】的感嘆
·10.中國民主墻組黨等五大事件,是推倒蘇中
·12.不容忽視的為中國萬世開太平的【聖君立憲-光榮革命】倡議
·《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件
●習近平必讀:
中國光榮革命
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
·鳥瞰/目錄
·1.高度集權的國家主席,内外交困,面臨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外交危機
·2.清末光榮革命和台灣光榮革命,呼喚習近平實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3.今日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定義
·4.今日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模式
·5.今日成就了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國家元首
·6.今日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必要性
·7.今日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可行性
·8.今日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緊迫性
· 9.1.中國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已經嚴重滯後
· 9.2.大變革來臨的中國社會,需要正確的思想理論來導正前進的方向
·9.3.中共國民主化大變革,必須體制内外相結合,上下聯手互動
·9.4.【智慧革命】:爭取最高統帥下決心成就【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9.5.學習丹麥國體制度,是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路的目標具體化
·9.6.中共國要不要進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需要一場解放思想大辯論
·9.7.召開體制内外思想家專家學者,制定《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約法》
·9.8.明確執政黨自行初始化兩黨制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方案
·9.9.執政的共產黨迫切需要從極其殘酷險惡的内部權力鬥爭中解脫出來
·9.10.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是中共擺脫周期性政治危機得救的正途
· 9.11.執政的共產黨如何自行初始化兩黨制?
·9.12.依据《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約法》,有序推行中國民主化和平轉型
·10.重要的是改變人心:中國人應當認真借鋻日本明治維新的得與失
·11.1.中共正在步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的後塵,勢必危害亞太地區與世界和平!
·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11.3. 如今的中共國正扮演敵基督角色,瘋狂打壓宗教信仰
·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存在
· 11.5.中國長期在無神論文化之中沉淪
·11.6.國人應當深入認真研讀《东聖神州民主中國新文化運動宣言》
·11.7.現代民主憲政制度的基石和核心,是《聖經》文明上帝信仰和愛人如己精
·11.8.古雅典民主爲什麽會敗給斯巴達專制體制?
·11.9.中國傳統文化非常缺乏民主憲政的人文基礎
·11.10.中國必須把樹立上帝信仰-拯救世道人心放在第一位
·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评中共19届4中全会公报及問責王狐佞
·评中共19届4中全会公报及問責王狐佞/目錄
·1.19届4中全会公报完全是50年前中共九大的意境和词汇堆砌而成的东东
·2.黨和法的關係顛倒了,黨在法上,只能是人治,而不可能有法治
·3.專政黨,有責任必須及時拿出解決緊迫而尖銳的現實問題的對策
·4.頑固堅持極其落後的專制獨裁黨國體制+黨衛軍,談何現代化?
·5.一介書生陳伯達與亡國國妖王狐佞的巨大區別
· 6.王狐佞理論的實
·7.認清王狐佞理論和中美衝突的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兼向所有積極用心參與料理張健同仁後事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敬意!


原題:张健:巴黎城下埋忠骨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5/201905221640.shtml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22日 来稿)
   
    张健是一位曾身中三弹的“六•四”幸存者。在此后的三十年中,他一直为中国民主与人权奔走呼号。当张健不幸去世的噩耗传来时,我不禁一怔。美国吕金花说,张健就死难在德国慕尼黑。我问哪家医院?我要去探望张健,不能让张健弟孤独地躺在那里。当天(4月25日)我就接到德国潘永忠来函,说巴黎的万润南正在四处寻找德国哪位朋友能帮忙处理张健后事。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万润南急电,我一口答应立即投入处理张健后事。与万润南电话刚结束,就接到自由亚洲电台驻柏林记者苏雨桐的电话,她早我一天获悉噩耗,告诉我她已经联系过的工作。

   
    我立即与张健在北京的弟弟联系,他们立即为我签署了德语的全权委托书。我次日(周五)与联邦警察局的G女士联系,谈完刑事后她告诉我:按照巴伐利亚丧葬法,一个人去世十天内必须下葬!我一算,就是后天(周日)!怎么可能来得及?张健弟弟还在中国没有赴德。我周一就接到医院电话,要求我立即将张健遗体运往医院外的殡仪馆······
   
    短短一个星期内,我联系了与张健案有关联的医院(Freising医院)、医院太平间、波茨坦的联邦警察局、法国驻慕尼黑领事馆、该医院地区的刑事警察局、检察院、该地区殡仪馆······全部完成了火化与安葬手续,并迎来了张健的两位弟弟抵德。

一、经历

   
    张健是2019年3月19日飞往泰国的,首要任务应当是录制一首他自己创作的反映流亡者感情的歌曲《故乡的梦》。
   
   https://boxun.com/img/pol1.shtml
   
    本当4月15日从泰国曼谷直飞巴黎,因为机票原因而只能转道中东再飞巴黎。根据德国警方为我到慕尼黑机场的确认,张健是乘坐2019年4月16日中东阿曼航空公司(Omar Air)从阿曼首都马斯喀特飞往法国巴黎的航班(AMA131/WY131)。飞机上张健感觉呼吸困难,冒冷汗,于是告知机组人员,飞机紧急降落在慕尼黑机场(距慕尼黑东北约30公里),送往离机场向北4公里的Freising医院,那是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
   
    刚到医院时张健神志清晰,医生询问了他的病情,尤其问他右手臂的高度肿胀的情况。但在医院一天多后,张健还是不治身亡。死亡病因:败血症(Sepsis)。根据医院给我的张健“死亡通知书”(德语,Todesbescheinigung),张健于2018年4月18日上午8:59停止了呼吸。该“死亡通知书”原件我过后交给了张健家人,我复印一份备用。同时,我向Freising市政府申请、并获得了三份官方的张健“死亡证书”(德文英文法文Sterbeeintrag),张健家人(中国)、万润南(法国)和我(德国)各留一份。
   
    我取回了张健留在医院的一部分随身物品,另一部份是我陪同张健的两位弟弟从警方获得。张健还有一个托运的行李在巴黎机场,他们根据航班号到机场询问。当时机场说找不到了,可以赔款,不知后来情况如何。
   
    张健两位弟弟要赴德办理丧事,其先希望他们到法国领事馆申请签证,或许会快一点。但法国领事馆说,他们的第一站是德国,要到德国领事馆申请签证,法国驻慕尼黑领事馆会告知德国驻北京大使馆。在苏雨桐的奔波下,张健两弟弟很快获得了旅德签证,并于5月3日赶到慕尼黑。
   
    一位挚友、前欧盟驻南朝鲜大使Gerhard Sabathil教授,他的家乡刚好是医院所在地Freising。就在我接手此案的当天(4月26日),他刚好要飞往Freising过周末,我让他做点事。于是,他回家的一个周末几乎都在为张健忙碌,找医院,找警方······最重要的是,他为我挑选并联系了当地殡仪馆(Bestattungshaus),这是我最不了解的领域。

二、运往巴黎

   
    2001年4月,张健从中国来到德国,然后赴法国,定居巴黎。没想到18年后,张健居然在德国去世,然后将运往巴黎安葬,因为他在巴黎生活了他人生中最精彩、也是最劳累的18年。巴黎,是张健的第二个故乡。
   
    万润南立即在巴黎寻找到合适的殡葬公司,殡葬公司马上开价:先支付6100欧元。万老立即用自己的钱支付。为了减轻万老的工作量和心理压力(万老心脏不太好),尽可能由我直接与巴黎殡葬公司联系具体事务,我几乎天天与万老电话联系商量。
   
    要将遗体运往法国谈何容易。张健没有成婚,他的家人首先是他还健在的父母,殡葬公司要他还在北京的父母签字公证,这么短时间内怎么可能?我处只有医院的“死亡通知书”,严格说来必须用市政府签署的“死亡证书”,而当时我还没有拿到······于是,我直接与法国驻慕尼黑领事馆联系,领事馆直接通过法国外交部,通知法国边关放行。
   
    甚至一些小小偏差都可能引起一阵乱。例如5月10日(周五)已经手续都全,德方殡仪馆要法方殡葬公司写一份书面确认:巴黎该公司将承担下葬。这样德方才能办理棺木空运。我电话给德方,德方说法方没有确认函。我打电话给法方,法方说已经发了。再问德发,德方说确实收到过,但那不是确认函,那上面尽管写了“巴黎本公司将承担下葬项目。”但又加了一句“如果死者家属委托我们办理的话。”——画蛇添足。于是,我让法方尽快修改,去掉“if······”。但这已是周五下晚,德方人员随时都可能下班,这就要过了周末才能办理。于是我打电话给德方殡仪馆,要他们立即在航空公司确定航班。如果因为我方纸张不全而无法运输,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1500-2000欧元)全部由我承担。
   
    2019年5月13日(周一)下晚17:10,运送张健遗体的法航AF1623/13顺利到达了巴黎戴高乐机场(站台2F)。
   
    张健的墓地安排在巴黎南部的华人墓地。现代式墓,墓穴四周都是水泥砌成,泥土不直接碰到棺木,以保障棺木不会受损。这样的墓穴就不是泥里挖一个洞而已,而要仔细设计构建,需要有几天的时间紧急施工。

三、告别

   
    2019年5月17日(周五),我坐法兰克福的头班高速火车赶往巴黎参加张健葬礼,张健告别仪式从中午11点开始。按照西方习俗,参加张健告别仪式的只是张健最小的亲友圈:张健弟弟张录和张雷,万润南,玛丽,钱跃君,蔡崇国(协助办理张健在巴黎的后事),秦晋(专程从澳大利亚赶来)。告别仪式办成了小型追悼会,由秦晋主持。
   
    首先发言的是张健的大弟张录。他比张健仅小两岁,从小与张健一起长大。他回忆了许多与张健在一起的往事:张健非常聪敏,刚上小学一年级就当上了大队长;又非常健壮,总要为人打抱不平。他很喜欢绘画,负责学校黑板报。小时候张录总是穿大哥张健穿下的衣服,这次张录翻出张健遗留的衣服,穿上了他大哥最喜欢的体恤衫。“六•四”夜他是怎样骑着自行车去天安门广场寻找张健的······
   
    接着,是法国流亡者最亲近的友人、汉学家玛丽女士。玛丽一直把张健看作自己的孩子,百般呵护。她说,张健永远是那样的天真,那样的纯朴和热情。张健在“六•四”时腿上重了三枪,其中一颗子弹就留在他的腿上。每次都是玛丽带着张健去看病。后来医生说,这颗子弹必须取出,否则在肌肉内会发生变化,引起败血症。在开刀取出子弹时,许多记者实地拍摄,因为那是“六•四”的见证。尽管非常疼痛,但张健表现得从容镇静,目光中充满了对专制的仇恨。玛丽回忆起张健的来法初年,他要申请政治流亡者。玛丽对他说:你要想清楚了。如果你申请了政治庇护,就意味着你在近年内无法回中国。没想到,张健居然永久地回不到自己的祖国······玛丽含着眼泪,话都说不出了。
   
    接着,八九时期全德学联主席、现任德国《欧华导报》社长兼总编的钱跃君博士讲话。他说,我们只知道张健当年身中三枪,却很少有人提及,他当时与另两位受伤学生一起送进医院,三人中只有张健一人活了下来。这种切身血与火的阴影伴随着他的一生,他经常说,我活一天就是赚进了一天!在此后的三十年中,他从来没有享用过“学运领袖”的光环,他始终是一位战士,忘记了生活,忘记了学业职业,忘记了建立家庭,把全身心血投身到中国的民主事业中——八九的血火就是他的极终病因,无论最后是以什么形式爆发并致死。生者为死者鸣冤,张健用整个生命谱下了这一曲历史的悲歌;而我也是八九感召下抗争三十年的战士,战士为自己的战友收尸是我的神圣职责。
   
    最后,八九学运直接参与者、海外民主中国阵线创建者之一的万润南讲话。万润南是这次张健后事处理及安葬的召集人。万润南开场就说:没想到,今天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下把全场气氛推向了哀痛的深处。八九时期学生们在专制者面前说了一句话:“你们活不过我们!”这些专制老人还很在意这句话。没想到,70后的张健居然走了。万润南钦佩张健不仅在巴黎组织了这么多“六•四”纪念活动,而且还有这么多艺术天赋。万润南朗诵了张健在推特上的一些精彩文字,最后打开手机,播放张健作词并演唱的歌曲《故乡的梦——我站在了家的门口》,低沉的旋律回荡在告别厅内。

四、墓葬

   
    告别会后,张健的两位弟弟随着灵车驶向墓地,其他与会者开了一辆面包车护送灵车前往。
   
   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那是巴黎南郊的巴黎第二大墓园,Cimetière parisien de Thiais,划分有123个区域,约15万个墓。万润南精心挑选的张健墓坐落在第73区,该墓对面是万润南为巴黎流亡者保留的存放骨灰盒的集体墓地,现葬有魏晓涛等。
   
    中午13点,张健的棺材放上了墓基之上。该棺材是钱跃君从德国选购、也是从德国慕尼黑空运而来的,材料是橡树原木,令人联想起舒婷的诗《致橡树》: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据墓园人说,该德国棺木比普通的法国棺木大而高,所以墓穴也做得略大些。
   
   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大家与张健再作了最后告别。然后四侧分别由张健的弟弟张录、张雷、万润南和钱跃君,与墓园人员一起,将棺木缓缓地放入墓内。再由墓园工作人员封顶,周边密封。
   
   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