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蔡楚作品选编
·给zhan
·青石上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作者: 蔡楚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1992年初我访美归来,对陈墨提起美国出了一枚中国鸡年生肖邮票。由于我俩都属鸡,鸣叫便是天性,于是商议出版一本《鸡鸣集》。憋了几十年,叫出声来,才不辜负上苍赐给我们的一副好嗓子。
   


   出版并不顺利,即使自费出版也需要找出版社花钱买书号,还需要通过无所不在的审查制度。那时,当局为广开财路,把书号分配到大学出版社,而中国社会只要认识熟人就好办事,经过我和表弟蔡源众一番活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同意出版《鸡鸣集》,而且在书的审查上,也没有那么严格。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陈墨负责封面设计和扉页的题字,他找到流沙河老师为《鸡鸣集》题字。沙河老师非常支持民间诗社的活动,他的字官员用钱买,他不写。而对我们,他不但免费给《鸡鸣集》题字,题写了书名,还写了一幅对联送给陈墨。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七十年代末,经老友张友岚介绍我认识画家谭昌榕。记得1979年在诗友杜久森家,谭昌榕曾给我用毛笔画了一幅速写,可惜我送他出门时,杜伯母把速写撕裂,丢进垃圾桶,理由是不太象,弄的我哭笑不得。谭昌榕不仅为《鸡鸣集》画了一幅鸡,而且题名“鸡鸣早看天”,事后还请杜久森和我到他家一聚,表示祝贺。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诗友刘宇(上图右)为《鸡鸣集》设计了封面。陈墨为《鸡鸣集》写序,并选诗38首,我选诗32首。当时,我经常出差,就把校对的工作委托给陈墨。真是辛苦了陈墨。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沙河老师(右)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画家谭昌榕(中)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流沙河、曾伯炎、周雨樵、贺星寒等体制内文友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两位编辑和陈墨、蔡楚
   
   1993年6月,《鸡鸣集》出版后,陈墨和我办了一次感谢宴。出席宴会的除了《野草》的几十位诗友外,还邀请了流沙河、曾伯炎、周雨樵、贺星寒等体制内文友和两位编辑参与。自费出版一本121页的《鸡鸣集》加感谢宴共花费人民币一万三千元,读书人真有点负担不起。当时,很多诗友对《鸡鸣集》能否出版抱怀疑态度,此书出版鼓起了诗友们自费出书的兴趣。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鸡鸣集》是成都《野草文学社》第一本自费出版诗集。1994年,诗友们自费印行了《野草诗选》,32开本,444页。内收1979-1993年间刊于《野草》及《诗友》杂志的诗选,其中包括文革前和文革期间的作品,共45家377首诗。1999年又自费印行《野草之路》32开本,428页。内收《野草文学社》成员诗文31家,计166首(篇)。从此,自费印行书籍成了“地下文学”的见证与纪念的方式。代替了当初的手抄本和油印本。
   
   
   陈墨曾感叹:“自认为我的诗是天下写得最美的,却碰到灭诗的时代和诗写得越丑越好的时代以及诗掉价成丝瓜、萝卜的时代。于是对诗美的追求几成《沉沦》式手淫。命苦呵!”
   
   我认为:“既是鸡,又何必要高飞。只要敢为天下先,“鸡鸣早看天”,也就值了。”这些从来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习作,凸显了“岩浆在地下运行”。中国的“地下文学”充分证实了,即使社会是丑恶的,人性中却仍有爱与美的闪光,区别于那些粉饰太平的泡沫文字。如果说,上帝的童话是天堂;那么,人类的童话就是家园。而“地下文学”,就是我们终身追寻的心灵自由的家园。这些地下作者是同时活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他们的孤独是遗世独立的苍凉的问号。
   
   附录: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殷明辉(右二)
   殷明辉:贺《鸡鸣集》出版 写赠陈墨、蔡楚二君
   
   (一)
   
   风雨鸡鸣欲曙天, 一声嘹亮惊尘寰。
   劳人歌处总肠热, 滋味凭君辨苦酸。
   
   (二)
   
   如炬骚章能揭伪, 有芒椽笔敢言先。
   扬葩振藻人争诵, 横锦散珠世共传。
   
   (1993年)
   
   2019年5月14日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