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周劍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周劍岐文集]->[战略竞争 美国为何如此重视科技战]
周劍岐文集
·周劍岐:作者簡介
·儒-強者的哲學 --天的召喚與人的回應--
·古 道 . 西 風 . 瘦 馬 -- 儒 的 挑 戰 --
·後現代东亚文明精神生命的動向與展望
·民德與君子 -- 華夏文明跨世紀的反思 --
·儒不臣不仕的文化意義--以文化理想統攝政治現實
·民主與民德 -- 從現代化到傳統民德的召喚
·老子的形上哲思--與道比鄰而居的烀骰塾X
·尼采問題--文化原型的perversion(錯轉倒置)
·浮士德情綜
·智的羅網與理的驅力--胡色爾與現象學
·斷岸叫西風 -- 兩岸文化的困境
·歷史失憶與靈的殘缺
·知言與明德--解構之後的生命挑戰
·無信不立--中國宗教精神的扭曲與衰落
·儒的精神使命
·民邦自治與民德--法、權、德與庶民信從的民邦王政
·由謝勒看浮士德精神中生命之對象化與異化
·華夏文明的異化與再生--文化深層結構與脈絡的反思--
·皇極在民‧與民同袍--儒的有形結合
·後現代东亞文明精神生命討論會--11-12-1994
·傳承中華新文化--從花果飄零到浴火鳳凰
·民國世代的文明格局—與龍應台聊天
·民國世代與資產階級民主革命
·中國式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
·中共暴力革命農經工商之結構性錯置
·民國世界的義烈血性
·血性江湖的悲劇
·花樣的年華--民國文化的生命力
·怒潮澎湃 –1927年國民革命的分裂(二)
·怒潮澎湃 –1927年國民革命的分裂(一)
·無形的決戰—從1945後國共決戰與分裂說起(一)
·無形的決戰—從1945後國共決戰與分裂說起(二)
·民國開放社會與其敵人—哥哥爸爸真偉大
·民國精神與民主台灣--如何落實核心價值
·木馬與蒼龍—大陸後共的民心走向與民間社群
·從左傾情綜到殘缺物靈 -- 共產精神結構的形變與物化
·歐洲絕望虛無暴力思潮與民國文化困境
·歷史的盲流與倒影--真實的發生呈現與物力的掙扎對抗
·民國新文化摩羅詩力的譜系與辯証(一)
·民國新文化摩羅詩力的譜系與辯証(二)
·民國新文化摩羅詩力的譜系與辯証(三)
·民國軍人抗戰衛國的武德與其兇殘病變 (一)
·民國軍人抗戰衛國的武德與其兇殘病變 (二)
·民國世代剛毅不悔的傳統
·中國特色的深層核心價值異化
·百年革命自殘與價值階序的異化
·中華文化新生命契機與千年火苗
·政治圍城下的文化木馬
·民國文化譜系與價值階序的正根與歪苗
·民國世代天佑民富之歷史主調與當世潮流
·一個民國軍人的歷史見証
·一個血性思者的质文熔煉——閲讀周劍岐
·一個民國軍人的歷史見証 (二)
·中國宗教士族與縉紳--神聖與高貴之回溯
·靈明指引下的精神德行與生命火燄:民德與明德的精神譜系
·东西靈明氣质的枯竭與再生
·文化譜系:現代資產階級意識型態的形變
·文化譜系:現代資產階級慾望情意的形變
·文化譜系:平庸的面目與語言
·中國現代性與其文化譜系—敘述架構
·公正的法治体系與其深層的價值系統
·1848後的人間喜劇—夏洛克顛覆馬克白
·盲眾的暴力反叛與社會底層的價值叛逆
·文化譜系—心的秩序為社會動態與人品價值的核心
·文明物化的形而上:盧卡奇馬克思與海德格爾
·沙特: 與物俱化的辯証理性(一)
·沙特: 與物俱化的辯証理性(二)
·沙特: 與物俱化的辯証理性(三)
·疑点重重 闯海湖庄园中国女子细节曝光
·中共监控人民新招 出租房内必须安监控
·一个特殊的群体走向世界 :中国大妈
·中国扩大人脸识别范围,在全国监控“敏感人群”
·中国养老金危机导致民众愤怒加剧
·华为自称由“员工所有” 遭新研究打脸
·中国各地依赖中央财政分配 对这项最渴求
·贵州党校教授著作因“严重政治问题”遭封杀
·马云的丑恶嘴脸
·知情人否认毕福剑五一新节目复出:他只参加幕后
·内幕:谷俊山神秘“军盾一号”和南北“将军府”
·专横暴虐 库德洛批社会主义是场灾难
·中共海军阅兵规模大缩水 美国拒参加
·这份报告触目惊心 推演中国30年经济变化
·高瑜揭央视造假 刑满释放当天又被失踪
·海军青岛阅兵“看不舰”
·台湾政坛七十年未有之变局
·战略竞争 美国为何如此重视科技战
·矫情的韩国瑜,两难的吴敦义,自信的郭台铭
·996:是中产们的必然归宿吗?
·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 财政罕见锐减
·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 在洗脚店被杀
·向松祚:堪称世界奇观!可谓是一业疯狂 百业衰弊!
·谁在隐瞒境外存款?官媒罕见触碰敏感话题
·全党腐败茅台火 惊爆“党酒”假亦真
·四川副省长彭宇行落马 问题很严重
·受害人数十万 大陆借贷平台41人遭逮捕
·6元开豪车 英媒曝光中国“假炫富”产业
·中共官场重回“猫鼠”关系
·花650万美元送女进名校 山东首富陷医药腐败丑闻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略竞争 美国为何如此重视科技战

美中贸易战即将进入尾声,预计再经过两轮谈判将可敲定协议文本。川普与其鹰派幕僚因而态度缓和许多,不再像以往动不动的就大声叫阵。然而,美国在科技战上的操作却未见停歇,不仅动作频仍且力度愈来愈大。
   
   4月10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37家含盖高端技术、航空及化学研究等领域的中国企业和学校,列入美国企业应谨慎对待的“未经核实”实体的危险清单。这份清单在11日生效后,美国供应商供货时将无法再使用许可例外,因此虽未明令禁止,供应商为免麻烦供货将更谨慎,甚至可能自我设限。如果这些企业与学校以往依赖美国零组件或技术,将陷入难以为继的窘境,就如同去年的中兴通讯,以及目前处于停摆状态的DRAM大厂福建晋华。
   
   不仅如此,去年开始限制核发申请赴美研究敏感领域的中国学生签证后,联邦调查局(FBI)进一步升高反间谍行动,禁止疑似与中国情报机构有关连的中国学者入境。依据美国《纽约时报》报导,已有30名学者赴美签证被取消或被行政覆议;中国《环球时报》则指出,去年以来被美国吊销签证、访美受阻或遭FBI骚扰的中国学者至少280人以上。美国政府还警告大学的研究人员,要提防中国间谍把情报偷出实验室,并试图揪出任职美国研究机构的中国科学家窃取智慧财产权的行为。

   
   简单来说,美国要全面断绝科技成果流入中国的渠道,包括学术交流。知识将不再是开放自由学习的公共财,而是战略竞争的资产。
   
   在下一代科技基础的5G竞争上,除了继续策动盟友禁用华为设备外;4月1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在白宫记者会上宣布,将在今后10年投入204亿美元,补贴民营公司建设5G基础设施,以推动地方高速通信网络的普及。在那场记者会上,川普特别强调:全球正在进行5G竞赛,而美国必须赢得胜利!
   
   美中间的战略竞争已转向科技战。以关税为武器的贸易战则趋向工具化,支持科技竞赛的功能取代了原本改善贸易失衡的目的,封杀华为5G的意义与目的也愈来愈清晰。
   
   如此问题就来了;在美中战略竞争上,美国为何那么重视科技战?
   
   以5G为基础的高新科技,如AI、云端、大数据、自驾车、无人机、物联网…是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技术,谁领先就能掌握未来;这似乎是问题的答案。但科技原本就是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也一向扮演推动经济社会变迁的核心角色;就此本质而言,5G新科技在科技发展史上并没有特别之处。然而,这次美国对科技战的态度却有些异乎寻常,重视的程度超过传统上惯用的军事、外交、金融、商务等手段,而成为战略竞争的主轴。
   
   战略是目标与手段的连结;如果我们确认目前美中间确实存在着战略竞争,无论称之为“新冷战”或“科技冷战”,首先应厘清的是美国的目标为何,如此才能进一步分析,美国为何会选择科技战作为战略竞争主轴。
   
   担心被中国“超越”的忧虑
   
   4月14日,任内和中国建交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在一次教会活动上透露,川普打电话给他,表示自己对中国“正在超越美国”而深感忧虑。
   
   我们相信这个“男人对男人”的谈话显示了川普内心真正的忧心忡忡,可以作为他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注解。事实上,去年8月21日,川普在西维吉尼亚州一场共和党期中选举活动的演讲时已经表示:“在我刚当选的时候,美国正朝着一个方向前进,那就是容许中国在极短时间内变得比我们更强大。但现在这件事再也不可能发生。我不会让它发生”。
   
   超越(overtaking)是国际关系理论的术语,指霸权的挑战者在权力上超过现有强权的现象。虽然理论上的观察点包括人口、政治力等指标,但真正具有操作性的仍然是经济力,尤其是国内生产总值(GDP)。
   
   虽然我们可以用许多理由,批评GDP这个透过市场交易计算出来的数据,并不能真正表现出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或者坚持经济并非全部,还有硬实力的军事与软实力的文化等等国家权力面向;但却找不到任何更客观的标准,能够直接比较出两国竞争上的成败。何况无论军事或文化的发展,如果没有经济支撑,都将沦为空谈。金钱在人类社会所代表的意义,美国人最清楚不过了。
   
   因此,对美国菁英来说,蝉联120多年GDP世界第一的位置,如果在自己这一代被中国超越,真的是奇耻大辱,难以接受。正如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哈佛大学艾利森在教授所指出:作“世界第一”已成为美国价值与文化的一部份。美国并无意消灭或击溃中国,只是不能接受成为“第二”。防止GDP这指标被中国超越,就成为美国在这场战略竞争中的目标。
   
   担心被中国超越的忧郁,事实上在川普上任前,就已经普遍存在于美国菁英之间。因而川普竞选时不断强调中国因素,指控为美国衰落的原因,就成为他能胜选的原因之一。只是之前无论如何的强调“重返亚洲”拉拢亚洲盟邦、派军舰在南海“自由航行”、或搞“跨太平洋夥伴关系协定”(TPP)孤立中国,都挡不住中国经济继续高成长的势头。要阻止中国超越唯一的选择,似乎只有在军事实力还领先中国的时候发动战争,痛击中国。
   
   这就是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雅典的崛起,以及斯巴达对此挥之不去的恐惧,使得战争不可避免。
   
   不过,这“战争之门”受911恐怖攻击的迟滞,似乎开启的太晚。18年前解放军还有“红”、“专”争议,远不是资讯化美军的对手,现在则改革多年,已不是只能挨打而不能还手的军队。因而即便美军有信心获胜,也必须评估自己可能的损失。简单来说吧,美国承担不起一架造价2亿美金的F35被打掉十几架,或者连人带飞机,总值超过200亿美金的航母被击沉一艘;那将使“美军无敌”的神话破灭,许多想坐收渔翁之利的第三国正虎视眈眈的等这一天。而眼见中国的北斗导航系统即将全面上线、20系列军机与自制航母等先进武器又快成军,就连“战争之门”眼看都要关闭,美国菁英的焦虑可以理解。
   
   这就凸显川普发动“贸易战”的可贵。美国菁英发觉居然还有这招,不用动武就可以遏制中国。美国现在空前的大团结,无论自由派、保守派政客都支持白宫对中国的强硬立场,甚至还担心川普软化。
   
   然而,贸易战虽然让中国经济出现下行压力,2018年经济增速创下近30年来最低纪录,但仍有6.6%,相对美国的2.9%仍然偏高。这意味着贸易战只能延缓中国的超越时间,却不能阻止超越。要成功阻挡挑战者,关键是让对手经济停滞,甚至出现负增长。关于这点,美国有过成功经验,例如1985年遏阻日本的《广场协议》。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
   
   1985年,面对日本经济增速的不断进逼,美国透过《广场协议》迫使日圆升值,制造出日本的经济泡沫,最后泡沫破裂,经济增长停滞,陷入“失落的20年”。2018年《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即指出,在1995到2015的这20年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NP)增长了134%,日本却几乎没有增加;美国成功的将日本甩在脑后。
   
   因此,美国会不会利用这次贸易战谈判,设计出中国版本的《广场协议》,让中国经济也陷入“失落的20年”?负责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海泽(Robert Lighthizer)曾在雷根政府时代出任副代表,参与过《广场协议》的谈判,熟捻国际贸易的法律条文,很容易让人产生这种联想。
   
   问题是,怎么做?
   
   《广场协议》让日圆大幅升值而产生经济泡沫,引爆泡沫是1990年后的金融危机。而中国已表明不可能在汇率上让步,何况中国已经有资产泡沫现象,房价与债务总额都偏高,无须再刺激。只是中国政府对系统性金融风险是严阵以待,可操作的金融工具又多,金融危机这只“黑天鹅”在中国出现的机率,并没有西方评估的那么高。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发展没有弱点。
   
   中国改革开放后长达40年的经济持续高成长,被认为是个特殊案例,因为没有出现:繁荣、衰退、萧条、复苏等周期性的“景气循环”现象,以西方经济经验来说这不正常。某些学者认为那是中国政府的不当干预,扭曲市场机能所致,因而主张市场会反扑,景气循环迟早会出现,而且一旦出现将长期化;也就是说,有40年的繁荣,就会有40年的衰退与萧条。不过,这是未经验证的“假说”,西方经验归纳出来的理论,未必能演绎到中国。
   
   和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原是限制私人财产的共产主义国家,改革开放后才向市场经济过渡。40年来的经济发展,从生产的角度,是生产要素 - 劳动、土地、资本 - 等生产力陆续解放的过程,因而是持续成长而不是循环。
   
   改革开放后中国容许私有财产,政府并鼓励“万元户”,人们因而从吃“大锅饭”心态转为创造财富,劳动生产力得以解放。1988年修改土地国有政策,透过土地使用权租用的概念以及容许转让,让土地生产力获得解放。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经济与世界接轨,相对廉价的劳工与土地吸引大量境外资金进入设厂,不仅解决资本短缺问题还提供生产技术,进一步提升土地与劳动的生产力,中国成为制造大国、世界工厂。
   
   然而,相较于先进国家,中国的GDP总值虽高,人均生产力却低,必须有更高的技术创新才能提升。因此在累积足够资金后,中国经济要进一步发展,就要解放资本的生产力,让产业升级,从劳力密集产业转换成资本密集产业。
   
   这就是中国推动“中国制造2025”的理由。要从“制造大国”华丽转身成为“制造强国”,关键就在高新科技产业的发展。中国提供资本补贴推动高新科技产业,如果顺利,传统以牺牲劳工福利与土地环境为代价的劳力密集产业就将离开中国,由高新科技产业替代;中国的人均生产力将向上跃升。
   
   这当然也就成为美国打击“中国制造2025”的理由。在高新科技领域中国仍然是后进国家,从基础开始的自主研发太耗时、成本也太高。弯道超车的捷径就是从先进国家取得技术,再进一步研发运用。美国要阻止中国超越,当然就要阻止中国从美国获得高新科技。打科技战,不仅是科技领域的竞争,也是阻挡中国经济增长最合理的选择。
   
   因此,因贸易战而让企业离开的现象,中国并不担心;因为那大多是原本就要替换的劳力密集产业。要担心的是,高新科技产业能否获得发展。
   
   高新产业的替代是顺利升级,还是青黄不接?是中国经济能否持续高增长的关键。而美国以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并用科技战封杀科技流入中国的渠道,短期内必然造成空窗期:传统产业加速外移而高新产业尚未就位,经济下行压力大。但长期来说,如果能让中国企业更重视智慧财产,加大研发的资本投入力度,例如华为;那或许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