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曾节明文集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中国不会再有“六四”,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三十周年来临之际,许多人期盼“六四”再来,并言之凿凿地断言“六四”会再来;我的好友郭国汀先生最近就在探讨:一旦“六四”再来,习近平还有没有能力,象邓小平那样调军屠杀?
   
   
    其实,郭国汀君所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六四”式的民主运动,不可能再次上演了。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彻底丧失了“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
    1989年以及整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并未丧失,整个社会涌动着民主、自由的共识,所以在“八九”民运高潮时期,连北京的小偷都停止了盗窃,并加入了游行队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而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早已消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普遍毫无共识、利欲熏心、相互仇恨,一盘散沙呈粉末状。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能象当年的北京市民那样,自发给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大规模上街冒死堵军车吗?这是不可想象的;今天的大陆民众还会象当年那样,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上街游行吗?这是不可想象,如果有人这样做,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作神经病。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只有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而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尽管“六四屠杀”后中共的专制变本加厉,一再升级,并在习近平上台后,掀起了新的倒退狂潮。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自由民主”与个体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联,民主运动是一种奉献的事业,它需要理想的激情来驱动,需要社会的道德来承载;而维权运动则是讨还个体(经济)利益的事业,与个人直接关联。所以一个丧失了理想和道德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
    而维权运动因为没有体制诉求,不可能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的力量,其意义与民主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伪类们胡说“六四”后的维权运动比“六四”运动更成熟了,“希望在民间”,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这是“六四”后中共故意造成的:
   
    鲜有人注意到:“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强调安分守己,一定程度地鼓励个人经济意识;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一方面对政治异议“扼杀摇篮中”,一方面全面放开歌舞厅、夜总会、色情发廊、桑拿、按摩、、.对赌博睁眼闭眼;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共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黄打非”,笔者曾在大陆当记者多年,深知中共“扫黄”是虚,“打非”(打击以政治异议为主的非法出版物)是实,所以“扫黄”三十年,越扫越黄,由发廊一条街,到色情“会所”遍地。
   
    放眼今天的中国大陆网站,即便是许多知识型、学术型网站,也是黄色广告琳琅满目,色情视频插件乱跳、、.令人不胜其扰,而遍观大陆网站,“标题党”蔚然成风:什么“今晚北京的一项政策震动全国”、“华为的一项举措震惊世界”、、.而打开后永远言过其实,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并且性乱视频乱跳、、.这种发了疯的社会化造假和色情,就是社会道德深度败坏的症状。
    很明显,色欲是人的最大本能之一,中共就是以色欲来腐蚀民众的反抗意志,刻意营造一个声色犬马的废拉社会,竭力引诱一切有才有志之士沉迷物欲,放弃理想、放弃对专制的挑战,不能不说,“六四”后三十年来,这种腐蚀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是:“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共拼命制造社会分裂,并且祭出了新的手段:
   
    江泽民时期,中共大力鼓吹向钱看,由毛泽东时代宣扬“越穷越革命”,跳到另一个极端宣扬“贫穷可耻”,咋呼“国企亏损”,为权贵私有化一刀切“改制”制造口实,并大幅提高教师等知识分子待遇,实行拉拢,大搞“教育产业化”、、.同时诬蔑下岗工人“懒惰”、惯吃大锅饭、、.推卸体制责任。从而制造劳工群体与知识分子群体的分裂;
    胡锦涛时期,中共利用郎咸平等时髦吹鼓手,煽动民粹仇富,规避和压制“仇官”,从而挑动弱势工薪阶层与平民富商阶层对立,以转移对专制体制视线;
   
    习近平时期,中共大力推播以“企业狼性文化”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美国流氓总统特疯子反“政治正确”的时髦方式,发了疯地煽动广大愚民极端反对社会福利、狠刨自己的命根子、鼓吹透支健康、为党国的“崛起”、为任正非、马云、马化腾、刘强奸等共特红顶流氓奸商的利润最大化献身;否则,就是不值得存活的“社会负能量”,就是活该淘汰“低端人口”、、.最好自己钻进焚尸炉“为社会减负”。
    同时,鼓动愚民一根筋反欧盟、反移民、反难民、反所谓“圣母婊”——其要害就是反对普世价值,认同中共(丛林式)的专制流氓价值观;
    习式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鼓吹价值核心,就是反人权,只有“低端人口,没有体制不公”,你受害是因为你没本事,有负党恩,至于“低端人口”,就采取象纳粹对付犹太人,大驱逐大迫害——一次驱逐百万人出京。
    这就是中共的两种极端暴政,毛泽东时代煽动无产者,对有产者厉行阶级灭绝;习近平时代带领官僚红顶奸商有产者,把本国的工薪弱势群体打成“低端人口”,象牲畜一样地驱赶,象纳粹剥夺犹太人一样地剥夺。
   
    而且,习近平的次品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比纳粹和法西斯更加恶毒:
    当年纳粹和法西斯非但不歧视本族的工薪阶层,反而制约资本家对劳工的过份剥削,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习近平一方坚持和强化远比纳粹还要专制残暴的列宁式极权,一方面纵容以哈耶克、撒切尔、皮诺切特为代表的极右原始资本主义(美其名曰“新自由主义”),勾结任正非、马云、马化腾等红顶寡头奸商,营造“负福利”社会,以高房价、高物价等大山,把中国工薪阶层望死里榨。
   
    无论是犹太国际发明的、搞垮外族的阶级斗争革命,还是习近平兜售的“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你主义,都是挑动社会分裂内耗。“六四”后中共的目的很明确:
    就是消灭社会理想、败坏社会道德,如是,就刨断了中国社会反对共产党专制的理想热情和社会道德基础。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六四”不会再来,不等于中共不会灭亡,由于中共别出心裁的恶毒,它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都不同——它的死亡,一定会很奇怪。
   
   
   
   
   
   
   
   
   
   
   
   曾节明 2019.4.7己亥戊辰癸酉于春暖纽约州
(2019/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