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严家祺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LIbra 是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香港《苹果日报》《前哨》文章
·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緊急狀態」就是實行「一國一制」
·严家祺谈『黄台之瓜 不堪再摘』释义
·严家祺:香港问题的出路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前哨》月刊: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苹果日报》崇拜不是爱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和反思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展望第3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仁愛」和「仁政」

   

   

   香港《苹果日报》2019-4-27

   

   
   嚴家祺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適中字型
   
   • 較大字型
   
   
   

   
   從科學技術發展角度看,21世紀是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的世紀。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可以做各種各樣服務於人的事情,包括家務勞動,但人工智能和機器人不能使人感受到愛。

   

   
   在一個世紀前,新文化運動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號。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重新審視「打倒孔家店」有必要,也有意義。孔家店中有四個人最具代表性,這就是孔子、孟子、朱熹和王陽明。這四個人生活在不同時代,孔子和孟子相差近200歲,朱熹比孟子晚了1500年,王陽明在朱熹後三個半世紀。他們的思想或學說,有許多差別。五四運動時,在當時中國佔統治地位的思想是朱熹和王陽明的思想,這時的儒家,因為朱熹、王陽明生活在宋朝、明朝,稱為宋明理學。

   

   
   「打倒孔家店」主要是打倒宋明理學。就「仁」、「仁愛」和「仁政」三個概念來看,孔孟朱王四個人的思想就有許多不同。

   
   

   
   「仁」的概念是孔老夫子提出來的,是儒家學說的核心概念。在《論語》中,「仁」字出現66處,但沒有兩處解釋相同。一般說來,仁與慈愛、溫和、惻隱、以天下為己任等觀念相通,「殺身成仁」也是「仁」。 孔子談「仁」是談一般人的人際關係,「仁」最基本的精神就是「愛人」,也就是「仁愛」。到孟子,就把「仁愛」這一倫理概念,擴展到君王如何實行統治問題上,提出了「仁政」概念。

   
   

   
   從人的行為和行為動因來看,「仁愛」和「仁政」有很大區別。人類行為有五個動因。這五個動因是,即欲求、自愛、仁愛、良知以及對正義真理完美的追求。

   
   

   
   人的欲求有正常的、良好的欲求,也有不好的、很壞的欲求。呼吸新鮮空氣、喜歡陽光和清潔的水,要吃飽和有充足的睡眠,愛清潔,都是正常的、良好的欲求。由狂妄、炫耀、憤怒、仇恨、嫉妒產生的欲求,都是壞的欲求。

   
   自愛,是一個人正常的感情。自愛包括自尊、自律、自主,有自力更生的精神。沒有自愛、蓬頭垢面、胡言亂語,這個人就不要尊嚴,就會放肆、消沉、自暴自棄。但自愛要有一個限度,過分的自愛,就是自私。宋代大儒朱熹主張「存天理、滅人欲」,對人的欲求、自愛、仁愛沒有進行很好的區分。
   
   仁愛是在自愛基礎上的愛。仁愛之心不僅包括對弱者的同情心、憐憫心,而且包括對稱王稱霸的人的抵制、抗拒、對抗。人類社會中的個體,每個人都與他人不同,人的年齡、體質、性格、氣質、智力水準各不相同,人的家庭、幼年和青少年時代的環境、所受的教育也不相同,再加上他們人生道路的選擇不同,使人類社會中充斥着不平等,這是自然現象。仁愛,就是讓我們面對這種不平等,不對強者獻美取寵,而對弱者有同情心、對苦難有憐憫心,而且力所能及地幫助他人改變不良處境。仁愛不是溺愛,做給別人看、為了宣揚自己多麼關心他人,也不是仁愛。
   
   

   
   作為人的行為的動因,良知高於自愛和仁愛,當一個人面對複雜情況產生兩種不同的選擇時,如果一種選擇對自己會產生不利後果,傾聽良知的呼聲,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但這種良知,不是中國明代大儒王陽明宣揚的良知。王陽明認為「良知即天理」,在王陽明時代,天理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維護君主專制的政治和社會秩序。

   
   

   
   對正義、真理和完美的追求,也是人類行為的一種動機。受到冤屈的人,希望給他正義;熱愛科學,探索真理;藝術家創作,精益求精,追求作品盡善盡美,就是對正義、真理和完美的追求。中國的老子、道家,似乎沒有這種追求。對許多佛教徒來說,這種要求也不強烈。基督徒不同,他們認為,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們有對正義、真理和完美的追求的強烈願望。紐約的神學院教授尼布尔(1892-1971)認為,在人組成社會群體時,每個人都有自私的衝動和無私的衝動,自私的衝動很容易控制個人,這使人很難總是有不求自己好處的「純愛agape」。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個人必須使無私成為最高的道德理想,社會必須使正義成為他們的理想。可以說,人的良知,是人處理一個與自己有關的問題時,當於自愛和仁愛發生矛盾時,是一種使自己內心安寧而同時有益於他人的選擇。正義高於良知,在於正義不僅於個人相關,而且與社會有關。

   
   

   
   從人類行為的五種動因來看,孟子提出的「仁政」概念,與孔子的人際關係學說「仁愛」有很大不同。孟子在政治上提倡「以民為本」,他認為,對一個國家來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要求君王對人民也要有「仁愛」。在儒家看來,君王和官員對民眾實行仁政,就不需要談什麼人民權利了。孟子把「仁愛」這種倫理秩序移到政治上,這種「愛」實際上使君王喪失了愛的感情,成了君王維護「家天下」世世代代的統治的目的。 在孔孟之後1500年,到朱熹、王陽明時代,在官場,從官員到君王,仁義道德成了假道學。假道學就是今天說的「兩面人」,專制統治愈厲害、愈倡狂,這種假道學和兩面人就愈多、愈隱蔽。

   
   

   
   在五四一百周年的今天,當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被人們拋棄時,簡單地拾起統治中國的儒家倫理,是一個世紀前新文化運動的倒退。打倒孔家店的口號不對,全面肯定中國的傳統儒家也是錯誤的。儒家的仁愛精神是中華文明的寶貴傳統,但孟子的「仁政」學說、朱熹的「存天理、滅人欲」主張、王陽明的「良知即天理」說教,在21世紀的今天,作為儒家思想的糟粕,有必要剔除。

   (注:本欄每周由不同作者執筆。)
   嚴家祺
   

此文于2019年04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