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谢选骏文集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耗资4300万克朗(总开销为6亿2834万9774克朗)的宣传战包括在电视、电台和报纸上投放广告,以及在学校进行宣讲。H日有自己的标识,它出现在广告牌、公汽和牛奶包装盒上。
   
   瑞典甚至还为此举办了一场歌曲大赛,选出转换车道项目的主题歌,通过全国投票,一首名叫《靠右行驶,斯文松》的歌胜出(克龙堡的书名正是来自这首歌),它还登上了瑞典流行歌曲排行榜第五名。与此同时,公共电视台还请来全球名人参加其最受欢迎的节目,旨在吸引大批观众,然后借机宣传H日。
   
   “政客们意识到,仅仅一个信息节目是不够的,他们需要来一场宣传战!”克龙堡笑道。“目标不是传达给99%的人,而是100%的人。”
   
   马格努松补充说,当时的瑞典盛行“墨守成规的文化”和对权威的信任,也有助于公共舆论的转变。
   
   “那时的媒体没有现在那么爱批评,他们报道专家告诉他们的事情,如果专家说不会很贵,而且会让所有人受益,媒体就会接受,我想公众也会接受。”
   
   马格努松认为,除了对瑞典的全球声誉很重要以外,既然这个转变被看作是这个北欧国家为了成为欧洲主要参与者而做出的更广泛的努力,可能还具有其他的长期成本及好处,比如来自欧洲大陆其他地区的贸易和运输的增加。然而,他认为,更广泛的经济影响是“很难估计的”,因为这种转变发生在“经济和GDP每年都在快速增长的时期,所以很难区分贸易和交通可能带来的好处”。
   
   未来的教训
   
   50年过去了,经济学家和城市规划者仍将H日视为公共工程项目的一个典范。
   
   那么,今天的瑞典还能够实现像H日那样颠覆的事情吗?
   
   不久前,在彭博的全球创新排名中,瑞典在欧洲排名第一,交通基础设施质量高于欧盟平均水平,也是该地区最强大的数字经济体之一。如果这个北欧国家决定启动一个类似的颠覆性交通项目,毫无疑问已经占得先机。
   
   但是,那些对H日进行过仔细研究的人普遍认为,与当年相比,今天的政治、经济和媒体环境将带来许多新的挑战。
   
   克龙堡的主要观点是,瑞典部长和公共机构将很难改变公众舆论,并且非常戏剧性地达成新的共识。他说,就在H日一年之后,随着学生激进主义和反文化主义横扫欧洲,“瑞典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变得有点更加个人主义了”,他认为,今天的政客若是无视公投的激烈反对而执意推进一个项目,将会引发瑞典民众的愤怒。
   
   同时,克龙堡也提出,“黄金时段的电视”已经消亡,YouTube和Netflix构成的当下媒体膳食,使得政客和活动家要想触及整个人口变得“复杂得多”,而在H日时代,只有一个电视频道和一个广播频道,“大家听的看的都一样”。
   
   从经济角度说,马格努松估计,由于瑞典的道路网和基础设施比50年前“发达得多”,今天实施H日的财务成本将大为增加。
   
   “很难给出准确的估计,但至少增加10倍。这是我的推测,”他说。
   
   即使是瑞典现在的运输战略家也怀疑,在今天任何地方要实现一个像H日那样的项目都不可能像1967年那样顺利。
   
   “我个人认为非常困难,”斯德哥尔摩交通规划负责人伦德贝里(Mattias Lundberg)说。
   
   “当年,只有少数人,通常是男性,才可以获得许多权利,从而在大范围内产生影响力。今天的社会则更为多元。”
   
   但他也指出,H日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的同事偶尔还会提及,这件事有助于鼓励人们在公共和政治话语中持续关注道路安全问题。
   
   1997年,瑞典开始推动实现公共道路零死亡,即零死亡愿景(Vision Zero),后来成为了一个跨国项目。瑞典是目前世界上拥有最低道路死亡率的一个国家。2016年的死亡人数是270人,而1966年,也就是H日前一年,死亡人数是1313人。
   
   不过,伦德贝里的团队主要在做关于未来的规划,届时,开车的瑞典人会越来越少。
   
   瑞典首都目前采取的战略以可持续性为重点,优先考虑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今年1月,该国首批无人驾驶公共汽车在斯德哥尔摩上路,政府官员也在关注这个可能是自H日以来最大的出行转变:无人驾驶汽车的到来。
   
   伦德贝里认为,距离出现任何重大转变仍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与当年的H日不同的是,政府肯定会在一段时间内大量咨询公众意见。
   
   谢选骏指出:中国何时能够在瑞典这样的“没有专政压迫”的社会条件下,也能实现这样的“举国一致”呢?那时,大概就是第三期中国文明成熟的时候了吧。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9/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