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谢选骏文集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谢选骏: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新闻自由:中国倒数第四 亚洲最佳是它》(2019-04-18 自由亚洲)报道:
   
     致力维护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星期四发布2019年度新闻自由指数,对180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自由程度做了评估。中国在排行榜上下跌一位,降至第177名,倒数第四。


   
     无国界记者 2019年新闻自由年度报告说,全球的新闻自由指数下跌了13%,而亚太地区的新闻自由状况也相当欠佳。由于极权主义的宣传攻势、新闻审查,以及针对记者的暴力攻击和网络骚扰,如今在亚太地区从事独立的新闻工作需要有很大的勇气,而那里的民主国家正在与虚假信息进行艰难的斗争。
   
     在亚太地区,韩国的新闻自由排名最高,第41名。中国和越南的指数排名比去年都下降了一级,分别为177位和176位。报告指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2018年修改宪法,成为中国的终身国家主席,而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 (Nguyen Phu Trong) 去年10月又被国会选举为国家主席。这两个国家不但都限制国有媒体拥有新闻自由,还对试图报道不同观点的公民记者进行无情的打压。在中国,目前有65名记者和博客作者被监禁;而在越南,30名左右职业和非职业记者被关押。中国目前的网络监控也极为严格,民众仅仅因为在网上留言或转发信息而遭监禁。
   
     无国界记者亚太办公室主任牛丹阳 (Daniel Bastard) 对本台记者表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一直都很差,但近来变得越发糟糕:
     “习近平不仅进一步加进了对新闻领域的控制,而且还对整个信息,尤其是对互联网信息的监控和审查,导致中国排名再次下降。在十年前,我在中国做外媒记者时,虽然也有很多困难,但我还是能报道很多事情,我们能采访到甚至包括党员干部在内的一些人。例如,有一年,我们作有关六四20周年的报道时,就能采访到一些民众,甚至官员。此外,那时中国的《南方周末》和《第一财经》等媒体经常有很有意思的报道。网民和博客也自由的多。但现在,中国的新闻环境相对来说要糟糕的太多了。”
   
     无国界记者的报告还指出,中国不但一贯地试图阻挠驻华外国记者的新闻报道,而且它如今还正积极致力于在国际上设立由它控制的新闻报道新秩序。而中国式的全面新闻检查和自我审查已开始成为亚太地区其它非民主政体的效仿榜样。
   
     无国界记者亚太办公室主任牛丹阳指出,中国向外推广其新闻审查很令人担忧:
     “类似柬埔寨、越南和泰国等国家也在积极效仿中国的反新闻自由模式。中国还为柬埔寨设立了一家政府电台,而泰国则积极向中国遣返逃离中国的异议人士等。中国在国际上推广其新闻信息审查模式,对全世界的自由都是一种威胁。”
     在中国,跨国科技公司也得服从新闻审查制度。例如,苹果公司音乐服务平台,前不久删除了支持民主的香港歌手何韵诗、黄秋生的歌曲,以及张学友的歌曲《人间道》。这引发了美国国会议员的义愤。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 (Marco Rubio) 4月12日对媒体表示,在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看到美国一家最具创新能力和影响力的科技公司,支持中共政府的激进审查政策,的确不光彩。
   
   谢选骏指出: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因为这个相当于中国省份级别的国家,人口仅仅相当于河南省,但是关押的新闻报道人士竟然有了中国的一般,按照人口平均,其镇压舆论的力度超过了中国将近十倍了。而国际上竟然拿它毫无办法,如此看来,中国的未来更不乐观。
   
   《2019新闻自由排名:美国从“满意”降为“有问题” 中国全球倒数第四》(2019年4月19日 德国之声)报道:
   
   国际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18日公布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World Press Freedom)指数排名,美国排名第48,比去年下降三个名次,从“令人满意”(Satisfactory Situation)落入“有问题”(Problematic Situation)等级,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世界新闻媒体的攻击;台湾在该排名中位于第42,与去年持平,而中国大陆位于倒数第四,新闻极度不自由。
   无国界记者的最新调查指出,今年全球新闻自由度呈恶化趋势,不光是发展中国家,连部分一向标榜自由的发达国家也响起警报。
   2019年度新闻自由指数,三甲都来自北欧:挪威连续三年蝉联冠军,芬兰取代瑞典跃升第二名,瑞典则微跌至第三名。
   敬陪末席的是土库曼,它取代朝鲜成为新闻自由最差的国家。 全球十个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从榜末排起依次是:土库曼、朝鲜、厄利垂亚、中国、越南、苏丹、叙利亚、吉布提、沙特阿拉伯、寮国。
   十大新闻最自由国家当中,七个来自欧洲。排名依次是:挪威、芬兰、瑞典、荷兰、丹麦、瑞士、纽西兰、牙买加、比利时、哥斯达黎加。德国则上升两位,排行第13名。
   美国排名跌 首次“变橘”
   调查中的180个国家和地区里,24%(43个)的新闻自由状况被评为“良好”或“尚可”。有37%(66个)国家和地区属于“问题显著”,包括美国、日本、香港等发达地区。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伟昂(Cedric Alviani)在香港举行记者会,指出与2013年相比,全球的新闻自由指数下跌了13%。“今年有越来越多国家变成黑色,意思是新闻自由严重遭到侵害;也有更多国家变成橘色,例如今年的美国,也是它第一次变成橘色。”
   报告指,美国较去年下跌3名至第48名,除了总统特朗普的言论影响之外,美国记者收到死亡威胁的频率也创新高。去年6月,马里兰州《首都报》4名记者和1名报社员工在办公室遭枪杀,枪手施袭前曾在社交网站上表达示仇恨该份报章。
   两岸自由度无改善
   中国再下跌1位至第177名,新闻自由度“状况恶劣”,在全球倒数第4。无国界记者指,中国目前有超过65名记者和部落客被拘留,媒体环境也对他们的生命造成威胁。中国目前的网络法规更加严格,民众可能因在网上留言或转发新闻而入狱;国家主席习近平运用新科技监控新闻和通讯,并试图对外输出这种“中国模式”,影响世界媒体秩序。
   香港下跌3位,降至第70名,属于“问题显著”。报告指北京对香港的干预侵蚀当地新闻自由,特别关注去年英国《金融时报》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以香港外国记者会协会副主席身份主持座谈会,让港独支持者陈浩天发表演说,及后被港府拒发签证。纵然香港有多个以众筹经营的独立媒体,但为数不少的传媒经营者与中国政商界关系密切。
   台湾继续是两岸三地新闻最自由之地,排名不变维持第42名。不过,无国界记者认为台湾记者正处于“腥膻色和利益导向思维主导的极端分化媒体环境”。报告指,总统蔡英文虽然表明支持新闻自由,但政府没有采取更多具体措施加强编采独立,以及鼓励媒体提高公共辩论质量。北京也涉嫌在网上发放不实信息,无国界记者担心这些威胁可能导致台湾采取具争议性的报复手段,例如拒发签证予中国记者。
   长艾伟昂说:“无国界记者关心香港修订引渡条例,因为它直接地对香港记者形成威胁。过去我们看到一些香港公民被中国当局强行押走,有些是在香港,有一个在泰国,而且他们被指控的罪名经常与被逮捕的原因前后不符。考虑到中国的法治现况,我们不能相信这些记者抵达中国之后能够受到公平待遇。”
   亚洲多国仍处下游
   在东亚地区中,韩国的新闻自由排名最高(41名)。无国界记者认为,文在寅出任韩国总统后情况大为好转,多家韩国公共媒体记者也挺身抗议官派管理层,捍卫编采自主。
   无国界记者每年邀请世界各地专家完成问卷调查,该调查以20种语言进行,并辅以质性分析,计算出各国的评分。评分项目包括限制和违反新闻自由的情形。
   亚洲排名摘录
   41名:韩国
   42名:台湾
   67名:日本
   70名:蒙古
   73名:香港
   80名:不丹
   121名:阿富汗
   123名:马来西亚
   124名:印度尼西亚
   134:菲律宾
   136:泰国
   138:缅甸
   143名:柬埔寨
   151名:新加坡
   176名:越南
   177名:中国
   179名:朝鲜
   
   谢选骏指出:两相对比,德国的上述报道比美国的报道更为全面,这是否也是美国新闻自由度日渐下降的一个实例呢?
(2019/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