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谢选骏文集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谢选骏: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美签被注销中国学者:美国对中全面泛安全化》(2019年4月15日 转载中和希望)报道:
   
    美国因国安考量禁止部份中国学者入境,签证因此被注销的中国学者朱锋今天说,几十名中国学者都和他一样有被美方严厉盘查的经历,这显示美国对中国关系正在全面「泛安全化」。朱锋是中国学界的美国问题研究专家,曾长期任职北京大学,现任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他在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作上述表示。


   
   朱锋并证实,自己的10年期美国签证已在2018年被注销,理由是对美方的调查询问「不合作」。但他强调,美签被注销,并不会对他的学术研究工作产生实际层面的影响。他说,所谓「泛安全化」,就是美国在对中国关系上,「什么都要跟‘国家安全’挂钩」,才会有几十个学者都曾和他一样被美方严厉盘查,这种做法是「非常过份」的。而这对中美之间的社会交往及民间往来,会产生实质性的伤害。朱锋说,中国学者被美国严厉盘查、乃至于护照被注销的情况,只是当今美中关系的「一个方面」。而像是美国在全球封杀华为的动作「更过份」,让他觉得「美国人现在有点撕破脸了」。他表示,自己的签证被注销,是美国非常不合理的举动。但最重要的是,这并不是他对美国「有什么表现不好的」,而是美方强迫他合作(接受盘查),这才是关键,然而「我当然不可能跟他们合作」。
   
   朱锋回忆2018年发生的情况说,美方人员跟他谈话的根本目的,不是要了解及指控他什么,而是透过很多问题了解他跟中国外交部「是怎么合作的」。但他自认工作上「不至于跟美国不友好」,因此便回答「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他说,自己20、30年来多次进出美国,并不是第一次被询问,也会被要求合作。但美方以往的作法「比较soft」,不会采取强制性手段。
   
   谢选骏指出:什么叫做“美国对中共全面泛安全化”?说穿了就是当作窃贼、全面围堵吧?这说明什么?说明“第二次冷战”目前已经“进入纵深阶段”了。
   
   
   《未来两周美科研圈部分中国教授或遭解雇》(2019-04-15 新智元)报道:
   
   这将是一场科研界的暴风雨!上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一席话掀起惊天巨浪:在接下来的一两周时间内,将对各个大学违反NIH规定的科学家采取行动,有人将被开除。
   
   目前,NIH正在对全国55个机构进行调查,主要内容是了解外国科学家是否遵守有关披露外国关系、保护同行评审的机密性和处理知识产权的机构规定。
   
   柯林斯表示,一些美国大学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宣布”,他们已经采取的行动,以防止外国政府不公平地利用NIH资助的研究。
   
   更重要的是,这些研究人员可能将会被解雇,包括中国科研人员。
   美国科研界未来一两周“腥风血雨”
   柯林斯的这番言论是出席上周的听证会时发表的。
   柯林斯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有人不遵守适当的规则,正在利用这个国家的资金拨款。这完全不可容忍。”
   他在听证会上说,一些科学家被判犯有“double dipping”罪,没有对外披露受到了国外资金的支持,但仍旧享受着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其的帮助;将本属于美国机构的知识产权进行转移;或者向其他国家发送赠款建议。
   去年8月,柯林斯首次写信给NIH资助的10000家机构,要求他们寻找问题。柯林斯在公开信中提到,有三个问题令人关切:
   向包括其他国家在内的其他实体转让资助申请或转移由NIH资助的生物医学研究的知识产权;
   与包括外国实体在内的其他国家的NIH同行审查员共享关于资助申请的机密信息,或者试图影响资助决定;
   受NIH资助机构的一些研究人员未能披露包括外国政府在内的其他组织提供的资源,这可能会扭曲有关NIH资金使用的决定。
   同时NIH还公布了受资助人员可能违反报告规则的六个案例,并提醒审查拨款申请的研究人员不应与外界分享提案信息。
   当时这封公开信引起了巨大争议,遭到了包括北大理学部主任饶毅教授等人的联名反对。不过,争议并未阻止NIH的调查,柯林斯后来也出席了几次听证会,汇报了调查结果。
   在上周刚刚结束的听证会上,柯林斯说,现在越来越多的教师被解雇,被要求离开学校,其中许多人随后回到了以前的他们国家的机构。
   “我们正在采取行动,你会在媒体上看到更多的证据,特别是在未来一两周。”
   柯林斯也强调,NIH资助的大多数在美国工作的外国科学家都遵守这些规则,为研究做出了宝贵的贡献。“我们不想介入一些看起来有点像种族定性的事情”,案件也不仅限于中国科学家。
   高校出“访问学者政策”,或影响近千名访问学者
   柯林斯的公开信已经在学术界产生影响。
   去年10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份“访问学者”政策引发热议,让人们担忧赴美学术交流会受到当地限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发出一封名为“访问学者政策”(Visiting Scientist policy)的邮件,根据媒体提供的邮件截图,该学校响应NIH对(美国的)生物医学受到威胁以及知识产权损失的担心,决定终止访问学者项目。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会响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对(美国的)生物医学受到威胁以及知识产权损失的担心,我们决定终止访问学者项目,并且立即生效。
   因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未来都不会招待任何访问学者直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放心地感觉可以让外国学者参与到美国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中,直到威胁解除。
   邮件中还提到,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已经成立欺诈调查小组。
   这一邮件引起了海内外华人学者的高度关注。一位驻美的中国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告诉《华盛顿邮报》,如果这一限制持续一年的话,取消该计划可能会影响到将近一千名访问学者。
   10月22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在官方博客中发布了一篇文章作为对此事的回应。文章标题为“与NIH的多次互动引发了对其需要立即关注的2项政策合规性问题的考虑”,这篇文章中特意将NIH“涉外政策”的范围框了出来,而这一范围相当宽泛:无论是否有资金往来,任何同外国机构雇用的研究人员签署的项目或部分参与的项目皆属于涉外项目。文章还列出了符合这一定义的项目内容:来自美国境外的人体标本或脊椎动物资源;以收集数据、调查、采样等为目的而受到国外项目资助进行的外国旅行行为;受到外国资助的可能涉及环境、资源的任何活动。
   以上这些都需要提前向NIH申请、通报并获得事先批准。
   消息还提醒,如果医学院人员有参与当前受NIH或其他联邦资助的涉外项目,请准备一封解释该关系的信函,并需取得项目官员的批准。
   此外,在今年3月,两名伊朗研究生到访NIH时,遭到该机构安保人员拒绝,其中一名研究生的演讲被打断,随后被带离会场。这两位研究生都在美国生活多年,持有美国绿卡和驾照。
   对此,柯林斯在后来的公开信中致歉,表示该机构对访客的通关流程处理不当。
   科学还能无国界吗?
   科研机构很难对知识产权转移进行界定、管理和防范,这也是美国从政界到学界一直在呼吁解决的问题。
   去年12月,白宫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声称将“审查签证程序,以减少非传统情报收集者的经济盗窃行为”,之后对STEM相关领域的外国学生、学术交流明显增加,而中国留学生签证的议题也频频被提及。
   现在,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此前美国发布的《2017门户开放报告》,2016-2017学年就读于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中国学生增至35万人,在所有留美生源国中位居榜首。
   
   谢选骏指出:第二次冷战虽然进入纵深阶段,但也不能排除发生逆转——这就要看看双方的意志力如何了。一般说来,只有意志力对等强大的时候,战斗才能继续下去。否则任何一方退出或屈服,就可以偃旗息鼓、提前结束了。

此文于2019年04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