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谢选骏: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一角日」故事–紐約地鐵1904年開通後 5分票價維持44年 首次漲價就飆一倍
   編譯馬永慶╱綜合紐約12日電 2019年04月13日 06:00
   


   人氣
   小 中 大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紐約市的地鐵在1904年開通時,票價是5分,並且保持近半個世紀,直到1948年7月1日,那時票價漲至一角錢。(Getty Images)
   
   
   紐約市的地鐵在1904年開通時,票價是5分,並且保持近半個世紀,直到1948年7月1日,當時票價一下子暴漲一倍,漲至一角錢。
   許多乘客稱那一天為「一角日」(Dime Day),這次漲價引起廣泛的憤怒和爭議,並且引發了一場官司,一直纏訟至聯邦最高法院。
   「紐約時報」報導,此前,是否漲價的問題曾挑戰多位市長,維持票價成為競選承諾的主題,也引起市長與強大的利益集團激烈衝突。
   票價上漲當然不受歡迎,包括將於4月21日生效的新票價,乘客抱怨不得不付費給一個不可靠的交通系統。在1970年,有數十人在抗議漲價時被捕;在1995年,大都會運輸署(MTA)再次提高票價時受阻,因聯邦法院裁定這是侵犯民權。
   雖然歷次漲價均受到市民反對,但全都沒有第一次那麼激烈。在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大蕭條和10位市長後,5分票價一直保持不變。包括芝加哥和費城等其他城市提高票價後,紐約市依然保持相同票價。
   「走向未來:拯救紐約的偉大地鐵擴張故事」(Tunneling to the Future: The Story of the Great Subway Expansion That Saved New York)的作者德里克(Peter Derrick)說:「全美幾乎每一個捷運系統那時都提高票價,但由於政治壓力,以及票價已成為政治議題,所以紐約沒有這樣做。」
   他說,因沒有足夠資金維持運作,地鐵系統開始崩潰。當年紐約市蝕本經營地鐵,因此被迫減少醫院、學校、監獄、公園和圖書館,以及其他重要機構的開支。
   MTA在1960年代成立,是由州長控制、負責管理地鐵的州府機構。
   當年的5分票價也被視為阻止包括捷運員工等公務員加薪的做法,批評者認為紐約市基本上為乘客提供免費服務。
   
   谢选骏指出:纽约地铁二十世纪初年五分钱一张票,二十一世纪涨到了二百五十分钱一张票,涨幅五十倍,说明美元百年贬值了五十倍。无独有偶,毛泽东时代北京汽车票五分钱起价,邓小平时代变成了五十分起家,后来有的专线干脆变成了二百分起价——短短十多年“赶上”了美国的百年涨幅,可见中国社会剧烈动荡之一斑。也因此,我们这代人有幸经历了人类文明史的整个演绎(借用杂种卡尔·马克思的概念来说)——1950年的原始社会,1960年代的奴隶社会,1970年的封建社会,1980年的资本主义社会,1990年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是空前绝后、让人瞠目结舌的炼狱国人。
(2019/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