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克服不均主义]
谢选骏文集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克服不均主义

   谢选骏:克服不均主义
   
   《胡平:克服失败主义》(2019年4月7日 转载RFA)报道:
   
   3月31日,一批清华大学校友发起致清华大学并邱勇校长公开信,要求立即恢复许章润教授工作。到4月3日早晨为止,已有273名清华校友、322名非清华校友签名。这封公开信欢迎加入签名,永久开放,持续更新。签名电邮是:[email protected]


   
   这次公开信活动十分重要。它再次证明了:
   
   1、言论自由的意义深入人心,得到了相当广泛的认同;
   
   2、争取和维护言论自由,相对而言,仍然是风险最小的:公开发表像许章润教授那样的言论也许有较大的风险,但公开发声维护许章润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风险就小多了,一般人都能承受;
   
   3、即便在今天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一定的表达异议的空间仍然是存在的,一定的争取和维护言论自由的空间仍然是存在的。
   
   因此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运用这种空间,为许章润教授、也是为我们每个人自己,争取和维护言论自由。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参加这场公开信活动的人还很少。有很多很多人,他们完全认同言论自由原则,认同公开信的理念,也知道在这样的信上签名并不至于给自己带来不可承受的风险,但是他们仍然不会参加签名,因为他们认为没用;他们认为当局不可能让步,我们的呼吁不可能成功。既然这场公开信活动注定要失败,为什么还要参加呢?为这样一种注定失败的活动付代价,哪怕代价很小,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他们不参加。
   
   这就是失败主义。什么是失败主义?失败主义是一种因为认定未来注定失败,而放弃一切改变现状的行动的思想。失败主义不是凭空产生的。失败主义往往产生于失败之后。但是,单纯的失败并不至于产生失败主义,唯有当人们普遍认定失败是不可避免、是命中注定时,才会产生失败主义。失败主义的问题不在于认定未来注定会失败,失败主义的问题不是对形势评估的问题;失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害怕行动会招致重大风险,失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缺少勇气的问题。失败主义的问题是放弃本来可以采取的行动,放弃明知正确、本来完全可以采取、而且也知道不会有多大风险的行动。
   
   我们知道,非暴力抗争取得成功的唯一诀窍是规模,是参与者的数量。对非暴力抗争而言,失败主义是一种可怕的恶性循环,是一种致命的自我实现预言。因为失败主义的蔓延,很多人不参加抗争,因为很多人不参加抗争,致使抗争形不成巨大的规模,构不成足够的压力,故而难免于失败,失败又反过来强化了失败主义,导致更多的人不参加抗争,导致抗争更不可能获胜。越失败越不参加,越不参加越失败。于是,专制统治就这样得以维系下来。
   
   专制统治的维系和垮台,在很大程度上是个心理学的问题。心病还需心药医。为了成功,我们必须克服失败主义。
   
   谢选骏指出:上文说的是大道理,没有说出潜规则。那么,导致公众冷漠的潜规则是什么呢?是不均主义。因为公众看到,成功的果实不会均分,只会独吞,因此,成功往往比失败更加让人痛心,或至少是一样令人痛心。具体看,中国每一次社会的革命、改革、抗争,最后都是导致一批饿蚊子的出头,比老蚊子更加穷凶极恶。在这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不均主义导致了失败主义。因此说,欲克服失败主义,请先克服不均主义。
(2019/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