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谢选骏文集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谢选骏: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无声的入侵 作者汉密尔顿谈中共如何利用民主摧毁民主》(2019年4月13日 转载RFA中文部与台湾网络媒体「报导者」共同制作)报道:
   
    《无声的入侵》作者汉弥尔顿是澳洲驻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他是公共政策研究智库澳洲研究院的创办人,现任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公共伦理中新哲学教授。(图源:维基百科)

   
    2500万,人口和台湾差不多大小的民主国家澳洲,为什么在短短不到15年间,彻底被中国渗透?
   
    澳洲学者汉弥尔顿描绘了被中国无声无息入侵的原因:
   
    「因为澳洲和新西兰环境开放,有大量中国移民,又坚守多元文化主义,是中共党国撬动美国同盟、用以测试各种渗透与颠覆手法的练兵场。」
   
    「列宁式宣传体系的作法,不是用他们自己讲的话去说服大家,而是让媒体无暇去报导真正重要的事情。这笔交易(购买媒体)充分显示了中国利用西方制度的开放性以及主流媒体摇摇欲坠的财务状况。」
   
    澳洲痛苦的经历,值得台湾深思警惕。
   
    当澳洲最大的独立出版社Allen &Unwin打电话来说要延迟出版他的新书,澳洲学者克莱夫.汉米尔顿 (Clive Hamilton) 十分震惊。
   
    「我相信,这是第一次,西方声誉卓著的出版社,必须在自己的国家审查批评中国的书籍。当然,这件事本身就证实了我整本书的论点,」现任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伦理中心哲学教授的汉弥尔顿说。
   
    汉弥尔顿去年在澳洲出版的新书《无声的入侵》,详细罗列了超过一千名中共的耳目、内线、间谍,全面渗透澳洲的真实事件。从政界到媒体,从大学到小学,从房地产到农牧业,澳洲的民主在中共「锐实力》入侵之下,显得天真脆弱,「简直就像童子军要对抗教父柯里昂,」汉弥尔顿比喻。
   
    所谓的锐实力(sharp power)是指一个国家透过操纵性外交政策,企图影响及控制另一国家政治制度的行为,通常发生在威权国家想要影响他国的内政。汉弥尔顿说,锐实力和软实力不同,中共发展的锐实力并非要赢得认同和好感,而是利用华侨社团与新移民介入澳洲政治,扩大社会对立,让澳洲自乱阵脚。
   
    根据澳洲当地媒体《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报导,澳洲议员曾认真考虑在议会特权下出版此书。
   
    汉米尔顿的调查像是一颗深水炸弹,炸开了澳洲社会中最深层的焦虑: 当中共利用民主的开放性,渗透一个多元文化、开放包容的政体,我们该如何反击?当我们在经济上越来越依赖中国,我们是否同时秤斤论两出卖我们对价值观与核心利益的坚持?
   
    66岁的汉弥尔顿,当他在书中清楚描绘了中共如何用民主摧毁民主时,很快被扣上「反华」的帽子,被指为重启黄祸论。
   
    延迟出版的消息,早让此书引发国际媒体注目,《纽约时报》和BBC都报导澳洲异议之声被遏制(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1121/china-australia-book-influence)。新书去年二月一上市,更引发热切讨论,激化澳中关系。去年三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这本书「恶意炒作」和「抹黑攻击」(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3342456)。
   
    批评中国的书不少,但汉米尔顿在过去亲中的澳洲,大胆指出中国正企图将澳洲变为傀儡国家,短短十五年间,拢络澳洲前总理鲍勃.霍克、保罗.基廷、陆克文,将前政要变成中共的新买办,中国资金同时大笔涌入澳洲的农地、房地产、大学。无声无息间,中国摇身一变成为澳洲官界、学界、产业的最大金主,也成为澳洲第二大地主。汉米尔顿大鸣澳洲自由与法治的警钟,
   
    「所谓中国因素,不只是香港或台湾的独特现象。这本书指出中国影响力扩及全世界,它所引发的焦虑也是全球的,」为中文版写序的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写道。
   
    * 中国是澳洲的第二大地主
   
    根据汉弥尔顿的访谈与调查,对中共而言,澳洲是西方民主阵营的软肋。近年来,澳洲人忧心忡忡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中国人蜂拥而至:与党关系密切的亿万富翁、扮演北京喉舌的媒体老板、从小被洗脑的爱国留学生等等。
   
   
   
   
    澳国防部长菲茨吉本和刘海燕。(Public Domain)
   
    澳洲是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最依赖中国的国家(编按:根据2015 Forbe统计,全世界最依赖中国经济的国家澳洲第一,台湾第二,南韩第三。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523344)。中国是澳洲最大贸易伙伴,2018年中国占澳洲出口高达34.1%。根据KPMG的报告,澳洲自2007已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第二大国,累计投资达900 亿美元,仅次于美国逾1000亿美元。中国目前在澳洲拥有的农地,也仅次于英国,是澳洲第二大地主。
   
    涌入澳洲的资本,汉弥尔顿担心,已对澳洲主权造成威胁。
   
    「中国的朋友们喜欢比较,中国拥有澳洲资产的总量,实际上远不如美国和日本公司。但是事实上,美国人已经买了一百年,日本人也买了五十年,中国投资巨幅成长,不过是这十年的事。这900亿美元,有鉴于我们的经济规模只是美国的十三分之一,这就代表涌入澳洲的中国资本是涌入美国的十二倍,」汉弥尔顿在书中指出。
   
    再加上,澳洲超过2500万人口数里,华人达120万,占澳洲人口5.6%,大约和华裔美国人相当。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每年为澳洲的大学系统注入180亿美元。这提供了中共一个好机会,允许效忠北京的华人冠冕堂皇以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为名,推进中共的意识形态宣传。
   
    汉米尔顿的消息来源之一、前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政治事务一等秘书陈用林告诉他,中共按照既定的战略部署,对澳洲进行全方位的渗透。「因为澳洲和新西兰环境开放,有大量中国移民,又坚守多元文化主义,是中共党国撬动美国同盟、用以测试各种渗透与颠覆手法的练兵场,」已寻求堪培拉政治庇护的陈用林在书中指出。
   
    * 红色渗透政、媒、学、商
   
    难挡人民币魅力的澳洲政治人物,不在少数。
   
    早在2016年,澳洲媒体就揭发工党明星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已沦为中共统战对象。他接受华裔商人黄向墨的捐款,改变他对南海问题的态度。他违反工党立场发言,表示「南海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他最后被迫辞去参议员。曾撰文称呼「资金是政治的母乳」的黄向墨,也被取消永久居留权。
   
    根据《法克斯传媒》与《四角方圆》的联合报导,和北京关系密切的华裔富豪黄向墨与周泽荣和其同伙,近年向澳洲两大政党,自由党及工党,捐献超过490万美元。
   
    2017年6月14日,澳大利亚国会大厦国会议员索腾(Bill Shorten)拿出前外长毕绍普(Julie Bishop )与黄向墨合影,质询外交部和这名富豪的关系。(美联社)
   
    2009年,澳洲也有报导指出当时的国防部长乔尔.菲次吉朋(Joel Fitzgibbon)与中国女商人刘海彦过从甚密。她是手头阔绰的房地产投资者,和解放军总参二部有联系,长期慷慨赞助工党。Netflix影集《秘密之城》直接影射此事。
   
    汉弥尔顿也披露,影响西方的媒体,也是控制海外华人大战略中精心规划的一环。
   
    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刘奇葆曾在2016年5月悄悄造访澳洲,和澳洲主要媒体签订协议,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金钱挹注这些媒体,换取澳洲媒体刊登《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内容。《费尔法克斯》和《天空新闻》同意刊载和播送,《悉尼晨锋报》、《时代报》、《澳洲金融评论报》则同意每月夹带8页《中国日报》的内容。
   
    「列宁式宣传体系的作法,不是用他们自己讲的话去说服大家,而是让他们(媒体)无暇去报导真正重要的事情。这笔交易充分显示了中国利用西方制度的开放性以及主流媒体摇摇欲坠的财务状况,」汉弥尔顿在书中评论。
   
    即使对台湾读者而言,汉弥尔顿的发现,仍然骇人听闻。他直接点名澳洲许多大学的科技研究计划,间接助长了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野心。
   
    例如,澳洲研究理事会提供3年40万澳币的研究基金给阿德雷德大学,和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合作,该机构隶属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而中航这间国企是解放军军用飞机的主要供货商,包括歼20匿踪战机、第五代歼31匿踪战机与无人攻击机。
   
    又例如,悉尼科技大学和中国电科缔结伙伴关系,研究大数据,研究范围涵盖了行动感测、计算机视觉、云端运算、数据储存,用来改善国防情报分析与建立公共安全预警防范。「中国电科以其科技协助中共党国提升世界上最全面、最压迫、而且是针对自己公民的监控系统。而澳洲科学家社群那值得称赞的开放合作的文化,正在被利用,」汉弥尔顿写道。
   
    * 刘晓波与鲑鱼
   
    同时,北京不断撬起地缘经济的杠杆,善用贸易、投资、经济制裁、网域、援助、货币、能源和商品政策,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用经济这把老虎钳夹住全世界的政治人物。
   
    汉弥尔顿举例,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北京报复挪威,大幅减少挪威鲑鱼在中国市场的份额。2010年,日本在有争议的钓鱼台海域逮补一位中国船长,结果中国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2012年,菲律宾反对中国入侵黄岩岛,有150柜的菲律宾香蕉被扔在中国码头上,任其腐烂。2017年,美国在南韩开始装备萨德反弹道导弹系统,中国针对南韩祭出报复措施,乐天宣布出售中国店面,撤出中国,首尔的中国旅客减少了85%,中国也封杀了韩国进口的化妆品、电器,并取消韩星演出。希腊和意大利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欧盟抛入中国的怀抱。澳洲的旅游业与观光业,同样容易受中国箝制。
   
   
   
   
    资料图片:「再见了!」,刘霞手中的刘晓波影像。(路透社)
   
    「有人说,中共分支已牢牢深入澳洲各个机构的土壤,我们不能再连根拔起,但这首先取决于,澳洲人是否想从我们的社会中根除中共的影响?我们的天真和自满,是北京最大的资产。2016年俄罗斯联邦GDP是1.28兆美元,澳洲是1.2兆美元,到了2020我们的经济将比俄国还强,那为什么在俄国熊面前,我们老觉得自己是无尾熊?」汉米尔顿在书中大声疾呼。
   
    汉弥尔顿强调,只要经济持续多元化,特别是与印度打造更强的贸易、投资、移民、留学生的联系,国防上四边安全对话—美国、印度、日本、澳洲之间非正式的安全伙伴关系—能够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抗衡力,就能勇敢站起来抵抗北京的经济欺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