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谢选骏文集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谢选骏: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谋杀、性侵……女性独身旅行者的恐怖经历》(2019年4月12日 转载纽约时报)报道:
   
   卡拉·斯特凡尼亚克(Carla Stefaniak)的做法都“正确”,她最要好的朋友说。

   
   去年11月,在赴哥斯达黎加庆祝36岁生日的5天假期期间,拥有委内瑞拉和美国双重国籍的斯特凡尼亚克从爱彼迎(Airbnb)上选择了机场附近一栋有围墙的别墅。别墅有保安。位于安全社区。她也设法保证在天黑之前回到住的地方。
   
   在即将飞回佛罗里达的前一天晚上,她在FaceTime应用上与最要好的朋友劳拉·杰米(Laura Jaime)通了视频电话。她显摆了在当地市场买的钩编耳坠,带朋友视频游览了一番她住的别墅。两位好友计划次日见面,届时杰米将在劳德代尔堡-好莱坞国际机场(Fort Lauderdale-Hollywood International Airport)接她。
   
   但11月28日,斯特凡尼亚克没有登上她回国的航班。
   
   在她们的通话中,斯特凡尼亚克曾说了句令人不解的话。她说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但没细说。
   
   “卡拉那天晚上8点20分是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杰米说。“有时候我们会为自己的直觉辩解。但当有什么东西被触发,我们的直觉认为有些事儿不对劲时,你不得不留意。”
   
   一周后,人们找到了斯特凡尼亚克被残杀后的尸体,尸体用塑料包裹着,半埋在她租住的爱彼迎附近坡地上的树林里。哥斯达黎加警方逮捕了与杀人案有关的该别墅保安。
   
   近期媒体上有关独自出游的女性遭受致命暴力的大字标题引来一些问题:这个世界对有数字为证的女性独自旅行者人数的上升如何反应?社交媒体在宣传遥远的地方很容易去而且安全的观念上,起了什么作用?
   
   这些暴力案件也揭示了世界范围内性别暴力的持久性,暴露了外国独身旅行者的文化与社会期待并不总是与当地人对女性在世界上的地位的看法相符——以及她究竟是否应该旅行的问题。
   
   每年有无数女性出国旅行而没有出现意外。许多女性在旅行期间遭受过嘘声及种种其他形式的骚扰;有色人种女性写过因自己的种族在国外不被理会或被忽视的经历。虽然针对男性游客的暴力同样令人震惊,但女性独身旅行者的恐怖经历仍能令人毛骨悚然。
   
   毫无疑问,女性在独自旅行时会面临特有的风险,专家们说。
   
   “我们有证据显示,女性在公共场所、家中以及她们可能在的地方都面临着男性所没有的风险,”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普姆齐莱·姆兰博-恩格库卡(Phumzile Mlambo-Ngcuka)说,该组织致力于促进女性平等。越来越多地,“她们可能在的地方”包括独自在外国。
   
   但姆兰博-恩格库卡说,针对女性游客的暴力是世界各地针对女性暴力的普遍情况的组成部分。专家指出,暴力事件也可能在法国、意大利和德国这些富裕的西方国家发生,与在发展中国家发生的可能性差不多。
   
   “社区、公共和私有场所这类针对女性的暴力,其根源在很大程度上与潜在的性别刻板印象、社会规范、人们认为自己有权得到的东西,以及父权制度有关系,”姆兰博-恩格库卡说。
   
   早在英国开路先锋弗雷娅·史塔克(Freya Stark)前往土耳其和中东不好女客的地区之前,也在爱尔兰旅行作家戴芙拉·墨菲(Dervla Murphy)骑自行车周游世界之前,女性都一直是探险者,无论是在壮观层面还是在个人层面。
   
   如今,女性消费能力的提高让她们有钱做更多休闲和探险旅行。西方对谁能独自旅行的态度转变进一步推进了一个正在增长的行业。社交媒体也起着巨大的作用,向人们展示着遥远国度的温馨感受。浏览一下Instagram上诸如“环游过世界的女性”(#LadiesGoneGlobal)、“我们是爱旅行的女生”(#WeAreTravelGirls)以及“旅行女性”(#TheTravelWomen)这些话题标签,就能看到数百万照片,展示着女性在亮闪闪的海滩摆拍、在山间跋涉、在鹅卵石街道上漫步,这是一种集体的、令人梦寐以求的诱惑。
   
   但一些女性却在国外旅行时发现了恐怖,比如皇后区26岁的汉娜·加维奥斯(Hannah Gavios)。
   
   加维奥斯在上大学时通过短期海外课程发现了自己对独自旅行的热爱。“我觉得它能给我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体验当地文化的奢华,也让我能够描绘我自己的经历,”她说。
   
   大学毕业后,她独自到东南亚去旅行,2016年,她利用在越南教英语休假期间去了泰国。一天晚上,她在以海滩闻名、深受年轻游客喜爱的甲米吃完晚饭后正独自行走,一名当地男子主动提出给她带路回酒店。
   
   她说,因为害怕迷路,所以就跟他走了。但就在她感到越来越不对劲时,他动手了。
   
   加维奥斯拼命逃脱,从悬崖上摔了下来,脊椎骨折。她无助地躺在地上,躺了11个小时,其间那名男子对她实施了性侵犯。
   
   天亮时,他离开了——但令人惊讶的是,他带着帮忙的人回来了。
   
   加维奥斯住了好几个月的医院,先是在泰国,后来在纽约,她不得不在拐杖和定制的腿部支架的帮助下再次学习走路。袭击她的人最终被逮捕并被判处五年监禁。
   
   斯特凡尼亚克失踪的那周,她的朋友和家人赶紧向哥斯达黎加当局报警。他们在Facebook上组织了名为“寻找卡拉”的运动。美国国务院很快介入,联邦调查局向当地官员施压。
   
   当她的尸体在别墅附近找到时,她的亲属彻底被击垮了。
   
   她最要好的朋友杰米说,该国当局本应做更多的工作,让女性知道在该国面临的风险。“他们有责任告诉游客所有的风险,但他们没有这么做,”她说。
   
   斯特凡尼亚克是三个月来在哥斯达黎加遇害的第三名外国女性。但该国也在努力解决一个更深层次、更系统的问题,那就是对本国女性的暴力行为。这些女性没有有助于激起国务院或联邦调查局等机构出面维护其权益的美国护照。
   
   2018年1月至8月,该国至少有14名女性在基于性别的暴力中丧生。去年9月,哥斯达黎加政府宣布,针对女性的暴力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
   
   该国政府部门国家女性研究所在一份声明中引用用去年夏天外国人被杀的事情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面对的事实是,除了可能有损国家形象外,它们还是暴力侵害女性行为严重状况的鲜明例子,该状况在杀害女性方面表现得最为残酷。”
   
   尽管如此,哥斯达黎加仍被认为是中美洲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尤其是对游客而言,该国的谋杀率低于许多邻国。该国官员说,他们在打击基于性别的暴力方面已取得了进展。
   
   经验丰富的独自旅行者说,有所准备是将风险降到最低的关键。
   
   对于29岁的卡西·迪佩科尔(Cassie DePecol)来说,独自旅行意味着要准备好一长串的预防措施。迪佩科尔在2017年创造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有据可查的首位到过所有国家的女性。这位康涅狄格州出生的活跃分子练习以色列自卫技术近身格斗(Krav Maga)。她还随身携带一个GPS跟踪器。总是确保随时有人知道她在哪里。
   
   “有些做法听起来可能有点极端,”她说。“但我把独自在196个国家安全旅行归功于这些具体的做法。”
   
   迪佩科尔说,基于性别的暴力对喜欢旅行的女性来说,是一个不幸的现实。
   
   “我们独自一人或在公共场合时,需要时刻提防遭到袭击,这种意识在男性身上是不必有的,”她说。
   
   34岁的杰西卡·纳邦戈(Jessica Nabongo)给自己定的任务是成为首位到过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黑人女性。她出生在底特律,迄今已去过158个国家,其中54个是独自去的。她希望能在今年10月完成自己的旅行任务。
   
   她的安全指南包括尽可能住在有24小时保安的酒店。如果住爱彼迎的话,房东必须是获得一致好评的,并达到了“超级房东”的级别。她打优步(Uber),这样就能追踪到她的位置。
   
   大多数新闻标题爱突出强调年轻、白种或西方受害者的经历,部分原因是缺乏关于独自旅行的有色人种女性遭受暴力经历的公开数据。但纳邦戈指出,作为一名独自旅行的黑人女性,她必须应对另一个完全不同层面的安全担忧、焦虑和恐惧。
   
   “在我去过的许多欧洲城市,比如巴塞罗那、马德里、罗马和米兰,有色人种女性面临的危险更大,因为很多人认为我们是妓女,”她说。“我总担心,如果我在欧洲的某个城市发生了什么事,没人会在乎。比如我可能会尖叫着跑在意大利的大街上,但旁观者不会在乎,因为我是黑人。”
   
   为了帮助彼此安全地穿越世界,女性建立了自己的在线社区。
   
   黛安娜尔·里弗斯-米切尔(Dianelle Rivers-Mitchell)创办了“黑人女生也旅行”(Black Girls Travel Too)公司,来协调组团旅游,为一个不断增长的市场提供服务。在她公司的Facebook网页上,数千名女性分享在哪里住宿、吃饭和参观的建议,并讨论有关安全的问题。
   
   “我们是彼此的看守人,特别是在旅行时,”里弗斯-米切尔说。
   
   应用程序为女性独自旅行提供了另一个层面的支持。像Chirpey、RedZone、MayDay、Tripwhistle和Noonlight这样的免费应用让女性可以标示事件和危险区域,并联系当地执法部门。
   
   即使做了最好的准备,旅途中也可能出状况。
   
   莫斯科出生的瓦西莉萨·科玛洛娃(Vasilisa Komarova)是在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铁幕后长大的。她读了法律,搬到了伦敦,学习了英语,成了一名英国公民。但她梦想着去更广阔的世界旅行。
   
   2016年,35岁的她开始骑摩托车独自穿越美洲。
   
   她去了古巴,并在阿塔卡马沙漠和智利的巴塔哥尼亚度过了一段时间。她与其他摩托车手建立了联系,打过零工,比如在一家自行车店,或健身训练方面的工作。她在实现自己的梦想,并用Instagram上的照片和Facebook上的帖子来记录这一切。
   
   有那么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在某个时刻,也许是因为我遇到的每个人都很友好,我觉得,自己有点放松了警惕,”她说。
   
   2017年6月4日,当她在玻利维亚北部一个人们告诉她很安全的地方露营时,三名手持砍刀的男人把她从帐篷里拖了出来。他们殴打她,导致她的胳膊三处脱臼。其中两人把她按在地上,让另一个人强奸了她。然后他们弄坏了她的摩托车,偷走了她的东西,还在她的帐篷上撒了尿,然后扬长而去,不管她是死是活。
   
   因为害怕他们再会回来,科玛洛娃静静地躺了一夜。当太阳升起时,她用自己的笔记本计算机求救,袭击她的人漏掉了这个计算机。
   
   但她说,接下来是一段有罪不罚的经历。
   
   当局不想带她去看医生;医生不想给她治伤,因为她付不起钱。
   
   “只有到俄罗斯大使馆介入后,警方才开始重视这件事,”科玛洛娃说。
   
   在英国大使馆的帮助下,科玛洛娃与一名权益倡导者取得了联系。该人帮助她提起刑事诉讼,开始了一场与袭击者的法律斗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