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谢选骏文集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谢选骏: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债务困境中的“中国曼哈顿”》(2019年4月12日 综合新闻)报道:
   
   天津——在德国的一个港口,150架施坦威钢琴正等待运往一座门户城市,参加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第二校区的盛大开幕仪式。


   天津的空气非常干燥,钢琴需要放在有环境控制的房间里,令这座采纳最先进技术的学校的造价几乎增加了一倍,达到2.25亿美元。
   额外的钱不是由茱莉亚学院出资,而是由当地政府埋单。对已经在大举花钱从无到有建起一座商业中心的政府而言,这可能会成为问题。
   欢迎来到于家堡金融区,这里自称是中国的曼哈顿,但可能更适合被视为中国增长模式崩溃的纪念碑。其中五分之四的办公空间是空的。其他建筑物的建设已经停止,只留下高耸的骨架。一个庞大的购物中心几乎没有顾客。里面有一家没有动物的宠物店。
   
   当地官员希望吸引的企业和居民还没有出现。茱莉亚学院预计能吸引学生及其家庭来这里入住,它将于今年秋季开门迎接新生,像这样愿意在该地区碰运气的西方院校是很少见的。
   张祉祎是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招聘人员,他的公司位于附近的办公楼里。对于商业租户来说,这个冷清的地方是很划算的:新租户可以享受一整年免租金。像这样的便宜地方多得是,28岁的张祉祎说:“其他的楼也不是特别满。”
   中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据官方统计,债务总额为4.5万亿美元。据非官方估计,这一数字可能高达10万亿美元。没有人确切知道,因为像天津茱莉亚音乐学院这种项目的贷款很少被披露。
   长期以来,中国大举借债进行建设,然后指望靠着经济高速增长来偿还债务。剧本是这样写的:把大量的土地卖给开发商,借钱补贴建设,就业机会和新城市就会出现。正是这种模式帮助中国建造了摩天大楼和高速铁路,开启了一个繁荣的时代。
   但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已不如从前,“只要盖好了,一切都会来”的模式能否拯救于家堡等债台高筑的地方,目前还不清楚。国家政府现在必须找到其他方法来刺激经济增长——同时不让债务问题更加恶化。
   
   
   
   
   
   “中国经济一直依赖于未来的建设,有相当多的迹象表明建设已经过度,”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中国研究主管洛根·赖特(Logan Wright)表示。他还说,债务和产能过剩可能会抑制增长。
   “这可能意味着,与中国近期的轨迹相比,未来10年的经济增长将放缓得多,”他表示。
   
   天津市政府官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滨海城市天津距离北京只有很短的火车车程,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之一。它的成功见诸报端,当地官员因“天津精神、天津速度、天津效益”受到赞誉。
   随后经济出现了放缓。天津滨海新区的地方官员承认,他们夸大了经济增长。他们将2016年的原数据削减了500亿美元,使经济产出成为1000亿美元。如今,天津是中国经济增长最慢的地区之一,也是财政问题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荣鼎咨询估计,根据中国最宏观的借贷指标“社会融资总量”来看,天津市政府、企业和家庭的债务总额超过7600亿美元。荣鼎咨询援引最新数据称,天津所有借款人的年利息总额是其年名义经济增长率的12倍。
   
   
   
   
   
   如果于家堡真是中国的曼哈顿,那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的街道有些几乎和百老汇一样宽,但是出奇的安静。距天津茱莉亚音乐学院仅几个街区之遥的许多建筑仍未完工。完工的也大多是空的。
   最近一个工作日探访那里的时候,距离茱莉亚学院校园几个街区外,一栋庞大的未完工住宅楼盘售楼处的门被风吹开了。里面没有人。许多六车道的道路都没有人行横道灯,部分原因是根本不需要。
   与于家堡隔海河相望的响螺湾,也是一个清冷阴森的地方,当地政府鼓励中国民营开发商在这里自建房屋。他们建好了房屋,但却没有人来。这个地区的许多建筑现在都是巨额逾期贷款的抵押品,由当地银行持有。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副教授、中国经济专家史宗瀚(Victor Shih)表示,目前,因为在北京有个手握重权的靠山,天津可以继续为茱莉亚学院这类项目借款。这位官员名叫何立峰,曾经是天津市的第二号中共官员。何立峰现领导批准所有重大发展项目的中央政府机构,这意味着他可以授权银行向天津出借更多资金。
   “如果滨海新区的政治意志崩溃,那么银行贷款将开始枯竭,整个地区都会陷入困境,”史宗瀚说。
   何立峰所在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官员未回复置评请求。
   
   
   
   
   
   尽管楼宇大量空置,当地政府仍在继续借贷。根据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去年,天津和当地政府相关实体通过新增贷款筹集了360亿美元。
   许多居民认为于家堡的问题被夸大了,并试图从正面看待空置现象。从事网络招聘的张祉祎说,在北京和南方城市深圳等房价高的地方之外寻找替代选择的科技公司可能会发现,天津很有吸引力。
   
   “现在你看互联网公司就比较多了,包括一些电商平台,”他说,他猜测这些公司将来会搬进他所在的大楼。
   天津房地产顾问迈克尔·哈特(Michael Hart)表示,经济恢复增长可以帮助这座城市摆脱它的问题。
   “这好比是去看一场五幕剧,”哈特说道,“你第一幕才看一半,就说这剧很糟糕。”
   对天津茱莉亚音乐学院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布罗泽(Alexander Brose)而言,这个区很快将受益于茱莉亚学院的吸引力。最近某一天,他参观了建筑工地,指了指他预计明年会看到的东西。他说,这里是个687座的音乐厅。那里是个可容纳299人的表演空间。拐角那边是个250座的黑盒子剧场。
   他顿了顿,看着数百名在焊接、敲打和移动钢材的建筑工人,对当地政府做了这样一个评价,“我认为他们是把这个当作新项目的一个亮点。”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不懂,对于战场经济的中国来说,根本不存在什么债务问题——因为债务问题是属于市场经济的,和战场经济没有关系,更别说什么陷入“债务困境”中了。当年共产党就是运用战场经济打败了国民党的市场经济——例如,共产党使用免费的民夫投入战争,而国民党却要处处付钱;结果自然是捉襟见肘、财政破产,金圆券崩溃导致国军的失利。现在,共产党中国正在运用类似的战场经济来对付西方的市场经济——使用免费的血汗工厂投入战争,而西方却要处处购买中国的人肉,迟早会被十几亿饥民吞噬——“中国曼哈顿”不是美国曼哈顿,游戏规则全然不同的。

此文于2019年04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