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谢选骏文集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谢选骏: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1921年3月,喀琅施塔得反布尔什维克起义爆发,但很快被托洛茨基以血腥手段镇压。
   
   这表明布尔什维克已经向反革命转化,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苏联领导集团已经堕落为一个反革命的新沙皇。

   
   喀琅施塔得事件的象征意义大于其实际意义,这次事件在布尔什维克看来无疑是一场悲剧,而在其反对势力看来则象征着布尔什维克的失败,这在于喀琅施塔得水兵在十月革命中极为特殊的地位。1917年俄国革命普遍得到了俄国水兵的大力支持。1906的维亚普里革命中,起义水兵控制了赫尔辛基附近的许多岸防工事和要塞,但是在仍然对沙皇政府效忠的波罗的海舰队猛烈轰炸下,起义被镇压。喀琅施塔得水兵曾是十月革命最重要支柱之一,其中1/10是布尔什维克党党员,曾被苏共领导人称为十月革命的“荣光和骄傲”。
   
   面临崩溃的经济——内战结束后,苏俄迫切进入正常发展的轨道,然而苏维埃中央却采取了空想的态度,将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战时共产主义作为发展战略。由于不顾条件,强令大中企业全部收归国有,致使不少企业减产或倒闭,1920年工业总产值下降为1917年的21%;取消一切私人贸易后,合作社和国营商业没有相应发展,影响了日用消费品和生产资料的正常供应;工业生产的总管理局体制造成中央与地方的不协调,出现官僚主义滋长经济效益低下现象;特别是余粮收集制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严重偏差,征收的不仅仅是余粮,必需的口粮和饲料粮甚至种子粮都被征收,严重破坏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损害农民的切身利益。
   
   征收的不仅仅是余粮——战时共产主义无视俄国经济的发展状况,基本上排斥商品货币关系,采取纯粹军事、行政的手段和方法。上反映了俄共(布)在指导思想上存在急于超阶段地直接实行社会主义的错误。特别是到1920年底国内革命战争基本结束的情况下,作为非常时期的非常措施不但没有因非常时期结束而收缩,反而进一步加强。如余粮收集制扩大到棉花、麻类、皮革等农副产品和经济作物,国有化有大中企业推广到广大小企业,进一步取缔一切私人贸易活动等等,这些措施远远超出了当时俄国社会能够容纳的水平,结果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和生产的下降。
   1920年,托洛茨基从乌拉尔地区考查,得出结果,战时共产主义必须终止,必须用粮食税取代余粮收集制,必须恢复市场。考查归来,托洛茨基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形成了新经济政策的雏形。然而,这一思想被否定。
   接下来,苏维埃开始掀起长时间的工会问题论战,无视俄国社会的形势发展。而此时,即1920年底到1921年春,各地爆发农民起义,工人罢工。动乱再也无法制止。
   叛乱爆发
   驻在彼得格勒海域附近的喀琅施塔得水兵也受彼得格勒骚动的影响,于1921年2月28日发动“叛乱”。他们在3月2日的集会上谴责共产党血腥毁灭的三年。要求举行新的完全自由的秘密选举,要求言论自由,出版和集会自由,“没有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平等分配食物,取消贸易限制,手工业和小工业自由发展,不得限制农民蓄养牲畜,等等。
   
   起义爆发——他们在呼吁书上说,十月革命是在权利和自由的口号下取得的,而现在布尔什维克一党独揽大权,把专政的机器凌驾在其它社会主义政党头上、凌驾到工农兵头上,应立即通过自由和秘密投票选举新的苏维埃,给与所有公民言论和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释放所有的政治犯,取消党的特权地位,“任何政党都不能享有特权并从国家领取经费”。一共两万六千水兵,其中两千六百党员,那种情况下有九百人退党,就等着俄共(布)十大召开,等着列宁表态。
   水兵的要求首先表达了对苏维埃的严重不满,其次宣布了对恢复农村经济和商品经济的要求,包含着浓厚的平均主义色彩,表明这是一次农民性质的起义。
   
   面对这种形势,列宁在派加里宁作为政府特使前往劝说水兵停止叛乱无效后,决定采取武力镇压措施。他说,“我要让你们几十年里不敢再打反对派的念头。”并立即派后来成为苏联红军中最年轻勇敢而且有智慧的元帅图哈切夫斯基率领8万红军前往镇压。随后陆海军人民委员托洛茨基也前往督战。托洛茨基很不情愿地带领大批军队开赴喀琅施塔得。其间因冰河开裂,不少士兵未投入战斗便溺水身亡。托洛茨基命令,水兵若不投降,就像打靶一样,一个一个地击毙。果然水兵没有一个愿意放下武器。图哈切夫斯基就用大炮重重轰击喀琅施塔得,最后在契卡(cheka-全俄肃反委员会)部队赶赴现场后,水兵“叛乱”终于被彻底压下去。
   水兵反抗之激烈和坚决,使大约一万红军被打死、致残或失踪。连托落茨基也惊呼从未见过如此以死抵抗的叛乱者。而喀琅施塔水兵队伍约有26000人,没有一个人投降。被俘的人,少数人经审判后被处决,大多数人未经审判就被处决或被送入契卡集中营。
   
   喀琅施塔得水兵的激烈反抗行为也深深震撼了列宁。3月15日,他立即召开了布尔什维克党第十次代表大会,宣布停止执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实施新经济政策,努力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抚慰人民不满,保住苏维埃政权。同时,派出约300名有军事经验的代表加强第7 团军。
   经过激烈战斗,红军于3月18日晨占领了要塞,平定了叛乱。最后两万六千人中,八千人跑到芬兰,处决两千六百多人,判刑六千多人,有一千多人内控。二战以后斯大林又把逃到芬兰的人捕捉回来,关到集中营里去。
   事后,据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公布的材料,海军中30%的党员参加了起义,40%的党员宣布中立。
   
   新经济政策的实行——久拖不决的新经济政策终于得到实行,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以征收粮食税代替余粮收集制。农民按国家规定交纳一定的粮食税,超过税额的余粮归个人所有,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1922年,政府通过《土地法令大纲》,允许农民自由使用土地和在苏维埃监督下出租土地和雇佣工人。在流通方面,1921年5月 ,苏维埃政权通过关于交换的法令,宣布实行产品交换。
   国家通过合作社组织工业品同农民手中余粮直接交换。同时,允许私人在地方范围内进行商业往来。在工业方面,一切涉及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厂矿企业仍归国家所有,由国家经营。而中小企业和国家暂时无力兴办的企业则允许私人经营。1920年11月,人民委员会发布租让法令,允许外国资本家在苏俄经营租让企业或同苏维埃国家组织合营股份公司。新经济政策的实行,重新建立了工业与农业之间正常的经济联系,使社会经济得以恢复,受到广大人民,特别是农民的欢迎,使1921年的危机迅速得到克服 。
   
   十月革命的第一炮——而喀琅施塔得海军在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中都扮演了先锋的角色。喀琅施塔得要塞位于彼得格勒的出海口,是波罗的海舰队的主要基地。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十月革命的第一炮——1917年2月,喀琅施塔得海军基地水兵爆发起义,3月分布在其他基地的整个波罗的海舰队水兵起义。11月7日,波罗的海舰队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炮击冬宫,发出了十月革命开始的信号。而这发出十月革命第一炮的战舰,正是从喀琅施塔得基地开出的。事实上, 早在1905年俄国黑海舰队战列舰波特马金号的水手就发生过起义。
   
   平反昭雪——苏联解体后的1994年1月11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发布命令,宣布参与喀琅施塔得事件者无罪,暴动终获平反昭雪。
   
   影响深远——暴动被苏俄领导人定性为“反革命叛乱”,真是滑稽,因为苏俄领导人自己才是反革命分子。暴动一发生,布尔什维克党和苏俄政府领导人就给暴动定性为“受外国势力支持的白卫军分子、社会革命党人和无政府主义者发动的反革命叛乱”。其实,列宁斯大林等人领导的布尔什维克集团才是新沙皇。1921年3月2日,由苏俄政府劳动国防委员会主席列宁、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联合署名的《苏俄劳动国防委员会的号召书》,则更明确地胡说这起军人暴动为“白卫军的新的阴谋”,“旧俄将军科兹洛夫斯基和‘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军舰的叛乱”。
   
   上述定性,成为后来苏联政府一直延续下来的官方说法,如1980年苏联百科全书出版社首次出版、1983年再版的《苏联百科辞典》,就将喀琅施塔得军人暴动称作“喀琅施塔得叛乱”:“1921年2月28日至3月18日在喀琅施塔得发生的反对苏维埃的叛乱,由社会革命党人、无政府主义者和孟什维克分子勾结白卫军和外国干涉者策划。红军部队在第十次党代表大会代表们的参与下,平息了叛乱。”一直至1991年底苏联解体,这种定性不曾有过改变。
   然而,随着苏联解体和大量档案文件的解密,有关这次暴动的档案文件也得以面世。这些解密档案文件表明:上述的官方说法是错误的,暴动者们蒙冤数十年。
   
   暴动的真正原因——从解密档案文件中找不出可以支撑苏联官方界说成立的文献根据,相反,这些文件表明:喀琅施塔得军人暴动并不是由什么政治组织事先预谋策划的,而是自发的。
   比如,在暴动被苏俄政府镇压后,全俄肃反委员会特派员阿格拉诺夫于1921年4月5日,呈交给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团关于暴动调查结果的报告就指出:“侦查材料无法确定,在兵变发生之前,反革命组织在要塞指挥人员中做过什么工作,也未发现协约国间谍的活动。运动的整个过程都说明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如果兵变是由某个在它发生之前就存在的秘密组织发起的,那么这个组织无论如何不会把它安排在那个时候,因为剩下的燃料、粮食储备仅够两周用,而且在冰面解冻之前也有太长的时间可以安排。”
   
   这份报告还揭示了喀琅施塔得军民对于苏俄政府所声称的兵变的发动者是协约国间谍和沙俄将军等说辞的强烈反应:“这里值得注意的一个情况是,彼得格勒国防委员会劳动防卫会议对喀琅施塔得居民发出的号召激怒了喀琅施塔得水兵和工人,号召说协约国间谍和科兹洛夫斯基将军是兵变的发动者。而当时广大的群众几乎不知道谁是科兹洛夫斯基。另一方面,群众自己觉悟到这一运动的自发性而更加相信群众自身的力量,他们充满了好战的热情,认为白卫军间谍不可能在他们中间工作。几乎所有的苏维埃政府的号召不经删减地就刊登在喀琅施塔得报刊上。”
   这份报告还明确指出喀琅施塔得军人暴动与苏俄境内外的反革命政党或组织没有联系:“……这样的联系并未建立。正如我已经指出的那样,兵变是自发产生的,要塞的几乎所有居民和驻防军都卷入了这一漩涡……这一运动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主义制度的反映,是农民和工人阶级的落后阶层对苏维埃政权粮食政策的不满,是他们对政权加于小私有者自由周转上的桎梏的公开反抗。原料危机,随后发生的缩减运输工具和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饥饿加剧——所有这些都加速了不满的爆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