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谢选骏文集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谢选骏: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不许说话的中国如何崛起?》(2019年4月11日 转载纽约时报)报道:
   
   最近半个月,连续发生了好几起与言论表达相关的重要事件。一是习近平访问意大利期间,中国官员恫吓《福利奥日报》(Il Foglio)记者朱莉娅·庞皮利(Giulia Pompili),因其写过批评中国新闻状态的文章,反复要求其“停止说中国的坏话”。几天后,从北京又传来另一件事,清华大学著名法学专家许章润先生因自去年起陆续发表的几篇时论,被学校暂停一切职务,并对他展开调查。而这两天,大批的微信账户、公众号与用来交流信息、意见的群组被关闭查封,与笔者有联络的朋友就有数十位遭到强制销号的待遇,参加的微信群组就有十多个遭到查封。据说,这些也是与抗议许教授被处理的网上联署有关,当然也有临近“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日这个背景。


   
   这几件事,有内有外,都引起强烈反响,也都指向一件事:要不要让人说话,允不允许有不同的意见、批评的声音。
   
   这些年,因中国的快速发展,经济增长数字亮丽,引起各种赞扬、讨论,一个热门的话题是所谓“中国崛起”。伴随这种 “崛起”,中国官方尤其是习近平上台后不断大讲自信,各种关于中国的制度、理论、道路与文化上的自信,一时成了官方宣传的主流话语。
   
   但同时,这也在内部与外部引发了各种异议与批评,而当面对这些批评与异议时,中国官方又显得很不自信,不断地加以打压禁止,呈现出一种让人困惑不解的极其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是超级强势,咄咄逼人;另一方面又好像异常敏感脆弱,像是弱不经风。比如,不久前召开的两会却要动员几十万人的各种力量,使用诸多设备维持治安,将代表与人民隔离。从历史上看,似乎从没有一个崛起的强国会展现出如此强弱并存的矛盾状态。
   
   也许,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还是要从带来这种“崛起”的方式里去寻找。这些年中国的发展,关键还在于改革,一种让公民自由度得到增长、市场经济得以复生、社会重新获取活力的改革。但与此同时,权力却依然试图维系其绝对的控制,拒绝改变其主要还是来自计划经济时代的架构与运作模式,压制因社会不断分化所产生的多样的利益诉求,遏制公民与社会的活力。
   
   由此造成的结果是:一方面,因这种自由的扩展所带来的社会活力与创造力的恢复,才有了中国经济的增长,国力才因此强大;另一方面,又因官方对这种自由增进的警惕与敌视,要将其限制在一个其允许的范围内,这必然带来社会与权力间的紧张。随着资源的吸纳与使用越来越向国家过度倾斜,一些依托国家权力的集团与个人聚敛大量财富;人们对自由、权利的追求与官方不断压制人民权利诉求之间的冲突,有愈演愈烈之势。
   
   拒绝用制度改革来缓解这种局面,官方的药方一是对外鼓动民族主义,用激发民族情绪来冲淡人们对权力的不满;二是对内胡萝卜加大棒,强力压制加收买。如今经济下行压力日增,可以动用的各种资源开始减少,挥舞压迫与控制的大棒就越来越成为单项选择。
   
   最直接的一个做法就是:不许说话,不许公民与外界表达异议与批评。即使要表达,也只能按官方的语言、说法表述——只要看看中国的官员与普通人公开发表讲话时的表述方式与语言就清楚了,常常给人一种背诵《新闻联播》、鹦鹉学舌的感觉。
   
   所有经过“文革”的人都有过这种经历。遗憾的是,自习近平上台后,这种不许说话,“不准妄议”,只许按习讲话、官方套数说话的现象愈演愈烈,大有时光倒流、“文革”再来的架势。更让人痛心的是,官方不仅用权力公开、直接剥夺人们表达的权利,甚至鼓励告密这种败坏人的心灵与社会道德的做法限制人们自由表达。最近一些大学里陆续发生老师遭学生告密,因其言论不符合官方说法而被学校解雇、下岗的事件,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就是告密行为的最新受害者。
   
   事实上,中国之所以能得到发展,某种程度讲,是自“文革”后允许人们说话而开始的,尽管有诸多限制、阻碍,但伴随改革开放,说话的尺度空间毕竟还是逐渐增大,中国社会的活力几十年来的再生是与此息息相关的。我们无法想像,一个不许说话的中国能进行什么富有创见性的改革,能有面对世界、让世界接受的真正的开放。今日大幅收缩言论空间,不许人说话,只会扼杀中国进步的生机,埋下改革失败、社会动荡的种子。
   
   这种做法,不仅引发了国内的不满,也在国际上引发诸多议论、批评甚至是敌意。毕竟,这是一个有了较强经济与科技能力而政治高度集权、不开放不透明的中国,因此可能带来的挑战,鉴于历史上有过的德日意苏的教训,尤让西方人高度敏感。此次习近平访法,法国的舆论多围绕此展开,总统马克龙所谓在对待中国事务上“欧洲幼稚的年代一去不返了”之语,也成了众多评议的主轴。
   
   中国要想和平地发展,消除世界上各国的疑虑与不安,除了深化改革外,其实最简单的一种方式就是让人说话,甚至欢迎批评,比如像西方允许中国的电视媒体进入那样允许各国媒体在中国公开播放,那或许比任何高调有关开放的宣示或撒钱、购买产品都要更让人信服中国在真正地开放,走和平崛起的文明之路。让人说话、接受批评从来都是一种真正自信的体现。
   
   好多中国人、中国的领导人念念不忘要超越美国,做世界第一。但他们或许忽略的一点是,在造就美国的强大上,对不同意见、批评的宽容恰恰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只有对不同看法、对批评的宽容,才能吸引真正的人才,为创新提供必要的条件,不同的利益才可以得到表达,决策的错误才可以最终得以纠正。如果中共高层某些人认定对批评意见的宽容、保护言论自由是美国一些混乱现象的根源,显然是一种缺乏历史感的短视看法。那些以往即使一时实现了崛起却也不允许人说话的德、日、苏联等国,后来带来什么,最终结果又如何,在此不必赘述了。
   
   情感上我们或许希望中国的官方能改弦更张,允许人们享有更多自由表达的权利,但鉴于中国的体制惯性与习近平做出的政策选择,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能对当下中国言论自由的改善抱持乐观态度。可以预见,今后一段时期,这种不许说话的言论控制局面只会继续恶化,中国与西方社会的敌意也因此只会加深,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紧张,权力强—弱并存的悖论也注定不会得到缓解——直到造成这些现象的内在矛盾达至某种程度,发生逆转,这种强—弱并存的病理现象才会消失。
   
   不过,这个过程的长短、快慢又绝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它将取决于中国人的抉择:是要一种什么样的崛起?是不许人说话的崛起,还是人们可以自由表达、享有基本的权利与尊严,他人可以赞誉也可以批评的崛起?如果是前者,它注定要给中国人与世界带来灾难,而如果是后者,它既需要国人为之努力,最终也会让国人享受到其美好的成果,并且受到世界的欢迎。
   
   谢选骏指出:美国主流不懂,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当前的贸易战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所以,为中国争取言论自由的美国人真是瞎操心,因为一旦中国自由了,中国人岂能甘愿再度成为洋奴?那时候,一个更难对付的中国就将出现在世界面前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中国是不会像清奴和共奴那样只能撅起屁股挨打的了。那时候,美国的主流社会会不会再度感到自己失算了呢。
   

此文于2019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