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谢选骏: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希腊罗马的民主是建立在奴隶制度之上的,现代西方民主是建立在殖民主义之上的。严格地说,如何没有奴隶可以压榨,古典民主就会瞬息而亡,后来罗马推广了公民权,结果只能走向灭亡。现代也是这样。二战以后,西方渐渐丧失了对于殖民地的控制,所以霸权不再了,民主依靠借债度日。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地球逐渐平面化,发达国家的普及,不仅不会扩大全球民主,反会葬送最后的民主——因为丧失了剥削的对象,民主这种奢侈品所需要的代价,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承受得起。一个没有外人可以剥夺的社会,只有自产自销,自己剥削自己,自己压迫自己。就像毛泽东所说的,中国没有印第安人可以压榨,只有压榨自己的农民。美国的早期民主,以牺牲印第安人这个另类为立国之本,后来是牺牲黑人和华人这些另类,现在找不到牺牲对象,所以只好退群,等于是把世界各国当作另类,通过牺牲世界各国,以便让美国再度伟大。美国的前车之鉴大英帝国,就是由于失去了自己的另类而土崩瓦解、名存实亡了的。不信可以看看各个福利国家,都是靠着盘剥他国的冤大头——债权人或是消费者这些另类来生存的。
   

   
   《袁腾飞的上等人民主论不成立》(2019年4月9日 博讯来稿 美人观)报道:
   
   89后,华人圈出现了告别革命论、党主立宪论、儒家宪政论、红色基因论以及“上等人民主”论,都是满纸荒唐言!“只给上等人民主”,上等人压迫下等人会更厉害,下等人更倒霉。“上等人民主”就是寡头专制,是“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特权的升级版。袁腾飞的观点是“顶层设计、严禁妄议中央”的产物!权力归上等人,下等人只能发财后养活上等人,本质上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那一套!袁的谬论就是凯迪包装设计出来的,反驳的主贴无法发表,即使发了,马上被锁住!
   
   1980年代,新权威主义主张:给少数人以民主,给多数人以经济自由。其意思是说,政治民主权利只给达官贵人等少数人,多数百姓主要有发财的权利就行了!至于什么言论自由、示威自由、集会罢工的自由以及自由竞选等政治性权利不能给予老百姓,给他们这些权利天下就大乱了!所以,只能搞经济自由化、政治专制化,这就是新权威主义!显然,无罢工自由的劳动者就是奴隶,无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的老百姓就是行尸走肉!当时人们认为,“新权威主义”就是“新专制主义”。袁把新权威主义的主张变成了“给上等人民主,给下等人(发财的)自由”,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无任何创新!唯一不同的是,袁把这种谬论说成是“历史规律”!恰恰相反:古代民主一开始就是全民参与的民主!荷马史诗中记载的原始民主就是全体士兵参与的民主。最古老共和国——圣马力诺共和国的民主也是全民参与的!当冰岛人建立最早的议会的时候,当瑞士人独立于德国实行民主的时候,也是全民参与的民主!到今天,瑞士是全球全民公投最多国家!全民公投当然是全民民主!
   
   《我和中国“民主派”不是一伙的》在网上很风行,见https://mp.weixin.qq.com/s/tWbKLvzFUdGhLMwFgCOXFg袁腾飞说:中国“民主派”大多没我了解历史,特别是英美民主史,都以为“天赋人权”是指“政治选举权”。都错了!所以我和这类人不是一伙的。不是指“民主选举权”,是指“人身自由权”。无论英国,还是美国,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阶段,都只给上等人民主,给下等人什么?(发财的经济)自由!
   
   袁在胡说八道。事实上:1265年孟福尔在英国威斯特敏斯特宫召集会议,出席者有僧俗贵族和每个郡两名骑士代表,每个大城镇两名市民代表,史称“孟福尔议会”。这是市民进入议会的开端,人们把1265年议会看作英国下院之起点。市民就是城市的普通老百姓,由他们选派代表参加国会,这就是人民参与宪政、享有政治权利的表现!
   
   其实,没有国民政治权利的发财的经济自由是不存在的。1931年11月7日颁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完全抛弃了人权价值观。它规定:“军阀、官僚、地主、豪绅、资本家、富农、僧侣及一切剥削人的人和反革命分子是没有选派代表参加政权和政治上自由的权利的”。这些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敌人”比印度的“贱民”还惨,“贱民”可以经商发财,“敌人”连“发财自由”也没有,他们的财产都被没收了。毛先用“全盘公有制”剥夺了全民“自由谋生权”;再用“城乡户籍制”剥夺了全民“自由迁徙权”。即使在宪法保护私有制的今天,国家以公有制为主体,就是在歧视非公有制经济,何来经济自由?如果你的财产被官府强取豪夺了,你到何处找个说理的法院打官司?因为司法不独立呀!可见,没有民主(政治权利)的经济自由是不存在的。
   
   更为恶劣的是:袁编造了民主派认为天赋人权就是指“民主选举权”,而且袁说“天赋人权”是指“人身自由权”,也是似是而非。天赋人权包括了平等权、财产权、生命权、幸福权、自由权,等等。1789年8月26日,法国《人权宣言》把人权具体化为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等四种权利。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对人权概念的最全面和系统的论述。
   
   袁腾飞说:人分三六九等,势必存在等级之别,西方人毫不避讳这一点。西方的“人人平等”是一种理想和目标,用来激发下等人求上进。结果,你追我赶,社会发展。中国人也鹦鹉学舌“人人平等”,骨子里还是“不患贫,患不均”,不怕大伙一块穷,只恨别人比我富!导致仇富心态扭曲人性。
   
   其实“人人平等”是指人在理性面前的人人平等,由此引申出人的尊严和权利平等,并不是指人与人之间的财产平等!众所周知:“领导”与“民主”是截然对立的意识。在民主制下,没有哪个党派胆敢自封为领导。你是不是领导、能不能执政,要由选票来决定。在民主制下,任何党派、团体与个人,在法律和选民面前都是平等的,没有领导与被领导之分。预设“领导”(所谓“领导阶级”、“领导党”)并强迫民众服从,这本身就是专制。声称某阶级、某党最先进、最正确、最科学,天然的享有领导的资格,如果你持有异议而不衷心拥护,就是反革命;这是极权主义逻辑。在民主制度下,一切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享有平等的权利;而不是将国民分为不同的等级。美国法庭一直实行陪审员制度,陪审员都是从公民中随机抽取的,根本就没有等级的概念。袁腾飞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是天然反民主的!
   
   袁腾飞说:看看林肯总统解放黑奴就明白了。黑奴不是因为政治上有了选票才变自由的,黑人的自由是从重获“自由谋生权、自由迁徙权”开始的,简称经济自由。政治上哪怕一时没选票,只要黑人获得经济自由,立刻摆脱了人身依附关系,成了堂堂自由民!
   
   这表明了袁的奴隶主立场!南北战争后,1868年7月美国联邦宪法第14修正案的通过,使黑人获得了选举权。南方的几个州不给黑人选举权,联邦政府对此进行了制裁,居然被袁腾飞肯定了——无选举权好!
   
   袁腾飞说:“英国、美国,都是发展在前、民主在后,经济发达之前没一个搞普选的”;也就是承认英国、美国以前也是有选举的,只不过没有搞普选,只是部分人享有“政治选举权”,黑人、女人、穷人没有。他还说:“台湾、韩国、新加坡同样如此,二战后穷人居多时都不搞民主,只赋予穷人自由(自由谋生权和自由迁徙权),等到几十年后穷人变少、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普遍壮大,分别跻身成为亚洲四小龙后,才放手民主(施行普选)。”
   
   这显然是胡说八道!台、韩、新,二战后一旦成为和平社会,就开始了普选,所有成年人都有投票权,就在搞全民民主!
   
   袁故意把二战后的“四小龙”的历史分解为“经济自由”致富时期和发展民主的“政治普选”时期是不成立。新加坡自治政府于1959年成立。新加坡于1959年5月举行第一次大选,所有选民直选议员,人民行动党在51个立法议院议席中赢得43席,成为执政党。新加坡一开始就实行了全民普选,哪里有两个时期?
   
   韩国一成立就实行了全民普选!1948年韩国老百姓就直接选举国会议员了,1951年底,韩国选民就可以直选总统。由于朝鲜半岛的战争,韩国官方对选举和舆论管制过多,从而使民主打上了威权的色彩。但韩国绝不是什么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后的少数人的民主!韩国人不断地反抗军方的压制,经过了光州起义,1987年新宪法全民公决,取消总统宣布紧急状态和解散国会的权力,保障了多党公平竞争的展开。金大中在1971年与朴正熙竞逐总统失败后,1997年12月,73岁高龄的金大中登上韩国第15届总统的宝座,象征着民主的彻底胜利。前两年,朴正熙女儿朴槿惠总统被人民抓进了监狱。说明,韩国的民主已完全成熟!
   
   1950年4月24日,台湾就开始了县市长、县市议员、各乡镇市长及乡镇市民代表的多党竞选。竞选人到田头、地间、超级市场去拜票,希求民众把票投给他,选民把手一摆,现在认得我,当年干嘛了?那条路早该修了怎么不修?专制时代“跑官要官”,通过竞选的周期运行,变成“跑民要官”。这是巨大历史进步。1950年10月15日,花莲市开始了一人一票选县长。这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老百姓头一次有权决定自己的父母官。6人竞选,经过2轮投票,10月22日,中华民国第一位民选县长、由无党籍的杨仲鲸胜出。华人世界的第一道民主曙光,就从太平洋岸的小城花莲射出。杨仲鲸三年任期卸任后孑然一身,还必须租房子。
   
   在1954年的县市长选举中,非国民党人士获10%议席。1969年国民大会、立法院和监察院选举,允许多党竞选;在1969年的立法院选举中,党外人士获8个议席中的3席。1969年底,20岁的加油站工人康宁祥在竞选的演讲台上,猛烈地抨击了国民党的腐败与专制,高票当选为台北市议员。1972年,他竞选进入了“立法院”。在1977年的地方选举中,党外势力获得了30%以上的选民支持。非国民党候选人获得了22%的省议会议席和4个县市长职位。1977年11月19日,桃源县城中坜投票所出现舞弊;结果被当场捉住,而警察却予以袒护,引起民愤。上万选民包围了中坜警局,抗议对嫌疑者的包庇。混乱中,两人死亡。桃源县出动镇暴车,被群众砸毁;选民谴责国民党的腐败、专制与漠视民主。晚8点,火光熊熊,浓烟冲天,14部警车和60多辆民用车被烧毁,6栋警察宿舍被烧。第2天凌晨台湾官方宣布涂污选票的姜新林被移送法院审判,并宣布反国民党的许信良以61.5%的高票率当选桃源县长。1980年代“党外”力量在选民中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30%左右。1987蒋经国终结了戡乱条例。1996年台湾多党竞选“第一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