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谢选骏: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四十六年前反潮流黄帅复活 毛泽东的魔咒应验了吗?》(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0日 首发)报道:
   
   四十六年前反潮流黄帅复活 毛泽东的魔咒应验了吗?


   
   现在是一年中最好季节和月份,春季和人间四月天,但中国知识分子似乎没有欣赏樱花的心情,而是感到寒冷刺骨。
   
   在许章润教授被停止停课后,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写了一首“信天游”来表达他的心情: 三月里刮起数九的风,满树的桃花结成冰。天上的星星数不清,清华园出了个许先生。这么大的锅里放不下几颗米,这么大的校园容不下一个你;这么旺的柴火烧不热一锅水,这么长的绳子拴不住你的嘴!
   
   旅美学者吴祚来先生说,习近平时代“把一流的书生都弄成了民间艺术家”,“张维迎成了信天游歌手,贺卫方在家里写书法,于建嵘带着他的狗儿子流浪去画画,孙立平驱车游天下成了一流的摄影家。许章润不会歌不会画,只能扮演古儒说真话。”
   
   近日,一篇题为《雾霾天气可能缓解》的文章引发了舆论浪潮。文章来自一名清华学生。他在文章披露自己3月25日已向清华大学纪委、监察室举报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吕嘉教授,并公开了他的举报信。该学生认为吕教授课题言论完全背离马列主义,涉嫌“反党违宪”;公开宣扬主观唯心主义和二元论,歪曲辩证唯物主义,鼓吹宗教文化;曲解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并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反对集体主义精神,反对人民当家作主,反对消除私有制,反对公有制;污蔑中华民族的精神状态和文化成果;还“不加甄别地公开引用伪造的证据、数据”。该学生急切希望“学校可以尽快监督检查吕嘉老师的言论”,并进行严肃处理。他说,百花是要齐放的,毒草是要不得的。扫除这样的毒草,社会主义信仰之花才能更为鲜艳繁茂。他盼望上级机关尽快对吕嘉老师进行处理,逐步扫除思政课上的牛鬼蛇神!
   
   吕嘉教授到底在“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程中传播了哪些反对马列主义的、反党违宪的言行呢?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吕教授在课程中讲述了以下观点:
   
   第一,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
   吕教授认为独立精神是思想自由的前提,“我”是精神的本体。
   
   第二,主张文化传承的保守主义
   他认为,“我”都只有在先哲思想引领下才能健康成长。
   
   第三,人生观不是科学世界观
   他说,正确的人生观就是正确的人的观念。如果人的世界观真成了科学世界观,意味着人以失去保持自我的能力,在精神上为更高智能生命所奴役。
   
   第四,西方文明源于基督教文化
   他认为,西方国家最主要的思想教育形式西方文明仍为基督教文明,是世界文明的主流。
   
   第五,质疑集体主义、人民当家作主、消灭私有制观念
   仅就人民当家作主的观点,他认为社会化生产必须有少数人管理,工人参与企业管理并不能改变事情的本质。人民名义上是生产资料和社会的主人,现实中却不是也无法成为生产与生活的主人。
   
   综上可见,吕嘉教授所讲述的道理并不高深,都是一些哲学常识。与中学政治课本的洗脑观点不同,是在说正常的人话。但该学生的观点却让我们惊诧莫名,他认为,“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是马列主义哲学的核心理论基础。一个人若对马列主义有信仰,首先就应该认同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例如,世界统一于物质;精神决定于物质,同时反作用于物质;世界是按照客观规律不断演变着的。但是,在吕嘉老师的课堂从吕嘉的课程内容中,我们却看到了完全相反的世界观。”该学生把中学政治课本的观点当成真理记进了脑子,并且绝不质疑。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只是一种非主流学术观点,人类哲学思想汗牛充栋。作为学生本应该兼收并蓄,如果中学课本的话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并且你已经倒背如流,你就没有必要到大学学习。
   
   这里,我要讲一件往事。1953年12月,北京准备建立的中科院中古研究所,邀请陈寅恪先生出任所长一职。陈寅恪先生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学术研究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他提出二条要求,一是,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信奉马列主义,不参加学习政治。二是请毛泽东和刘少奇给为此写个书面承诺。回顾历史,我们不禁感叹,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清华大学学生的思想认识仍停留在文革时代,到底是学生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中学教育全然失败呢?但问题还不仅限于此,该学生即使不赞成老师的观点,可以与老师讨论,但为什么要将老师污蔑成牛鬼蛇神,置之死地而后快呢?臭名昭著的红卫兵如何又阴魂附体?
   
   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毛泽东发动的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当局鼓动学生斗老师,揪斗所谓的“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最后那些造反斗老师的人大都没有好下场。张先生的话让我把思绪带到了七十年代,想起了反潮流女英雄黄帅。
   
   1973年,正在北京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学习的黄帅与班主任老师发生的争执竟升级成了一个小学生反抗“师道尊严”和“修正主义复辟”的政治风暴。黄帅在日记中表达了对班主任老师批评的不满,在招致老师“报复”后,黄帅投书给《北京日报》。1973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加“编者按”转发了《北京日报》的《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之后,黄帅作为“反潮流革命小闯将”家喻户晓。全国各中小学迅速掀起了“破师道尊严”“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运动。在这股“反潮流”的风暴中,教师对学生的教育管理、严格要求,统统被指为搞“师道尊严”,“复辟”、“回潮”;许多教师被迫作检查、受批判。但是,很快,伴随着文革的结束,黄帅的风光也不再,她的父母也遭受审查,父亲甚至被关进监狱。黄帅此后一直对自己的历史保持沉默。2017年12月10日郁郁寡欢的黄帅去世,享年57岁。
   
   黄帅对老师不满而投书人民日报尽管不太理性,但她毕竟是个小学生。以后以她的名义掀起的政治风暴并不能责怪她,因为她只不过是一个被中共利用的工具。文革结束后,她也就像一把旧夜壶被抛弃。这场运动改变了黄帅的一生,使其心灵备受摧残,郁郁寡欢。但今天告密的清华大学学生却是一个成年人。该事件也发生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他却采取告密构陷老师的下流行径,且毫无羞耻感,公开举报信,邀功请赏,令人扼腕长叹。但我们把责难都加在这个学生身上也不公平,因为真正应该谴责的是推行极权主义的当权者和打击言论自由,实行愚民教育的中共,是他们让我们的民族一次次蒙羞。
   
   在我们结束本次节目时,一个消息又让我们心寒如冰,中宣部正式成立了传媒监管局,英国作家奥威尔的经典小说《一九八四》所描绘的情景、话语浮现在我们眼前。“谁能控制话语,就能控制思想,谁能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一切”。尽管已经是四月天,但中国的春天没有来。独裁者毛泽东死前许下的“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再来一次” 的魔咒是要应验了吗?
   
   
   谢选骏指出:事实证明,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英国共产党蠢猪。他所断言的“谁能控制话语,就能控制思想,谁能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一切”,完全来自他在1930年代积累的共产党经验,是一个完全落空的共产党自供。但是后来,毛猪泽东就按照这个共产党教条给人洗脑,印刷了比大便纸还多的“语录”,企图达到“控制话语,控制思想,控制一切”的目的。但是事实证明毛猪集团失败了——思想是超越语言的。思想主权无须言论自由予以提携。例如我的思想,正是在毛猪集团最为猖獗的1970年代早期酝酿成熟的。这是奥威尔这头以为控制言论就可以消灭思想的共产党蠢猪绝对想象不出来的。如果控制言论就能消灭思想,那么就不会改朝换代了,红色江山就垂直万世了……这可能做到吗?要知道,“怎么来的就怎么去”——这才是我所看到的历史真相。

此文于2019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