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谢选骏文集
·5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谢选骏: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法参议院:伊斯兰国未死和平只是暂时的》(2018年7月12日 转载法广RFI 呢喃)报道:
   
   法国参议院出台恐怖主义危险评估报告,警告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并没有销声匿迹,目前的和平只是暂时的。

   
    法国参议院日前在执政党参议员卡泽的主持下召开了闭门情报部长报告会,研究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影响力渐弱之后,法国该如何面对千变万化的恐怖主义,并在本周二出台一份文件,其中提到63项反恐措施建议。该报告指出,虽然遭遇了打击,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并没有被摧毁,恐怖势力的威胁也没有消失,它只不过暂时悄无声息,回归其地下属性罢了。报告指出,目前恐怖组织采用了“珍珠项链”等战略,在多个国家发展,制造多个活动舞台,造成一种无法一下子对其进行毁灭性打击的状态。圣战者们也说:“不要相信表面上的失败”。
   
    根据这份报告,恐怖主义在法国拥有“肥沃的生存土壤”:情报机构称,法国全境统计到的2358个宗教信仰场所当中,有132处都与萨拉非教派有关,并认为其信众已经从2004年的5千人发展到了如今的4万人。在统计到的群体(约2万人)当中,3千人是外国人,居首位的有阿尔及利亚人,摩洛哥人,突尼斯人,俄罗斯车臣人,以及土耳其人。该报告力图对萨拉非教派的威胁敲响警钟,希望动用司法武器保持戒备,将萨拉非教派列为“偏门教派”,并称该教派是“圣战和恐怖主义灵感的腐植土”。但也强调,萨拉非教派并不等同于恐怖组织。
   
   负责调查的委员会还谴责“法国境内某些地区的族裔群体封隔状态”,尤其是“要求不去学校,而是在家接受远程教育的孩童数量在2015年到2017年之间增加了4千人”,以及“监狱当中的恐怖主义传染现象”,和“某些政治人物对于亮起红灯的爆炸性现象视而不见”。
   
   谢选骏指出:伊斯兰国是无法消灭的,因为它和伊斯兰教共存——
   
   网文《伊斯兰国绑架了伊斯兰教吗?》(钱浚雅 2015/03/09)报道:
   
   伊斯兰国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帜进行圣战,更可怕的在于,这并非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聚居地,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有着虔诚、成熟信仰的宗教团体。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是伊斯兰教带来的吗?
   
   当地时间2014年6月24日,伊朗德黑兰,市民们游行抗议伊斯兰圣战组织、“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
   
   2001年,美国发生了史上最为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9·11事件。在之后十年左右的时间里, 本·拉登所领导的基地组织(Al Qaeda)一直霸占着全世界的目光,直到2011年5月本·拉登被击毙,西方世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就在全世界都在为反恐取得阶段性胜利而弹冠相庆之时,在过去十年里快速变化和发展的另一股恐怖主义力量正蓄势待发。
   它,便是如今屡屡犯下骇人行径、让人闻之色变的“伊斯兰国”(ISIS)。相比基地组织,这股力量手段更为残暴、力量更为强大、势头也更为迅猛。
   截至目前,ISIS已通过在视频上公开斩首的方式杀害了三名美国人质、两名日本人质、两名英国人质和一名法国人质,并于2月将约旦空军中尉飞行员莫亚兹·卡萨斯贝活活烧死,这样的恐怖主义行径前所未有,令全世界震惊和愤怒。
   ISIS导致的具体死亡人数难以统计,但据伊拉克死亡统计组织的数据,2014年伊拉克有至少1.7万平民被杀害,是2013年的两倍,而死亡人数的激增在很大程度上是由ISIS的进攻、伊拉克军队和美国主导国际联盟的回击导致。
   关于ISIS的讨论,宗教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儿,甚至宗教是研究ISIS的关键所在。伊斯兰教教义贯穿在ISIS所有的宣传中,而ISIS的所有行径也都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帜。ISIS 称自己所进行的战斗为“圣战”,以遵从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为指导,并真切地希望回到中世纪的伊斯兰教传统。
   但如果说是伊斯兰教本身导致了ISIS的诞生,有失公允,参与ISIS的伊斯兰主义者并不是伊斯兰教的主流。面对ISIS的恐怖行径,许多伊斯兰学者、专家、乃至民众都表达对了对ISIS的谴责,称其扭曲了伊斯兰教教义。
   去年9月,全世界超过100名穆斯林学者和神职人员联合起来向ISIS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明确表明极端主义者的行径与伊斯兰教没有关系。信里列出了24条ISIS行为违背了伊斯兰教教法的理由,称ISIS的很多行径都是伊斯兰教禁止的事情,包括杀害无辜者、牢犯以及使者(包括记者)、剥夺妇女以及儿童的权利、奴役和虐待以及破坏死尸和坟墓、伤害和虐待其他宗教信仰者等。
   这些都是ISIS以“圣战”之名并以跟随先知穆罕默德及其早期跟随者为由而在做的事情,“伊斯兰国只是不顾上下文地采用了古兰经里的教义”。公开信还表示,没有所有穆斯林的同意,ISIS没有权力建立“哈里法”(caliphate),也没有权力在没有恰当的宗教教育和掌握阿拉伯语的情况下进行教法裁决(fatwa),表示ISIS将伊斯兰教教法过于简化,忽略了当代的一些重要现实。
   埃及最具盛名的学者——爱兹哈尔清真寺伊玛目(Imam,伊斯兰法学权威)Ahmed al-Tayeb也说,极端主义是由“对古兰经和逊奈(Sunna,指先知穆罕默德在创教过程中的行为)进行不好的解读”造成的。这正是许多主流穆斯林谴责伊斯兰国的出发点。
   所以,是伊斯兰国绑架了伊斯兰教吗?奥巴马给予公众的答案是肯定的。他在2月份的白宫反恐峰会演讲上明确表示,美国“不是在和伊斯兰教作战”,他说,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等“并不是宗教领袖,而是恐怖分子” 。
   此番言辞赢得了反对恐怖主义的穆斯林们的赞许,但同时也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反对者认为,拒绝承认伊斯兰教和极端主义的关联是在回避问题。
   夏威夷的一名民主党代表及伊拉克战争老兵Tulsi Gabbard说:“通过确定刺激他们的意识形态,即神学上的意识形态,你才可以知道他们在从哪里招募人。”
   前国土安全顾问和CNN国土安全分析师Fran Townsend则表示,奥巴马的说法政治正确性高于准确性,因为伊斯兰国“不是佛教或印度教极端主义者,他们是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 。
   据经济学人报道,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和其他伊斯兰教信奉者的差异主要集中在对 jihad (圣战)和takfir (叛教)的理解。
   极端主义者将圣战理解为进攻性的神圣战争。伊斯兰国杂志Dabiq的最新一期称,穆罕默德言行录和著名学者那里都有大量证据证明伊斯兰教是一个“刀剑的宗教”。而尼日利亚东北部的伊玛目 Dauda Bello称:“Jihad并不是指神圣的战争,而是指遵从真主阿拉,努力实现和平及美好。”
   而Takfir 是穆斯林宣布其他穆斯林叛教的程序,一旦被确定为叛教,便会被施以死刑。伊斯兰国大规模使用takfir,但上述公开信表示,Takfir只能针对那些公开表达对伊斯兰的不信仰的人,且只能由乌理玛(ulema,指穆斯林国家有名望的神学家和教法学家)来执行,而乌理玛会首先给予其忏悔的机会。
   但就算是极端主义的反对者,也不能对伊斯兰教义作出一个统一的、现代的解释,尤其是古兰经里关于穆罕默德与其敌人战争的部分。基督教箴言报报道称,这便是对抗伊斯兰国意识形态的部分问题所在。
   比如武装分子常引用古兰经的第九章,号召穆斯林“只要发现多神论者就要与之战斗”,要征服基督信徒和犹太人,直到他们交税。而反对者则称这些诗节与当时的具体情况有关,并引用其他篇章表示“宗教里没有武力”。
   不仅如此,主流伊斯兰教人士尽管反对伊斯兰国,但他们所遵守的教义也和伊斯兰国有着重合之处,比如埃及伊玛目Ahmed al-Tayeb在谴责ISIS烧死约旦飞行员时,就号召对行凶者施以同样的惩罚。
   另外,经济学人报道称,宗教权威在民众对抗专制独裁的过程里已经逐渐失宠,不被信任,尤其是那些被认为有政治利益关联的人。这使得伊斯兰教教义的“正确”解释更加困难,使问题更加复杂。
   宗教本身就是主观信仰,各方对于伊斯兰教教义都各执一词,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谁才有权对其作出真正的解读?伊斯兰国与真正的伊斯兰教又有何关联?还是没有关联?
   普林斯顿大学学者及伊斯兰国神学界领先专家 Bernard Haykel 认为“伊斯兰国只是扭曲了伊斯兰教”的说法是荒谬的,那只是因为“人们想要赦免伊斯兰教”,似乎有一个叫做伊斯兰教的客观存在。但“伊斯兰教就是穆斯林所做的事情,和他们对其教义的解读”。而伊斯兰国所遵从的教义是所有逊尼派穆斯林的教义,“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具有合法性”。因此他认为,尽管许多伊斯兰教信奉者并不支持伊斯兰国,但伊斯兰国与伊斯兰教的关联以及伊斯兰国的宗教性都不可否认。
   穆罕默德早期在一系列战争中所获得的胜利使关于战争的教义在古兰经中被流传下来,根据Haykel的估计,伊斯兰国的战斗者都真切地努力希望回到早期伊斯兰教的样子,虔诚地希望复制当时的战争,而这个过程就包括了一些现代穆斯林所不愿意承认的残暴行为,比如奴役、十字架受刑、砍头等。
   Haykel 还称,伊斯兰国各个阶层都充满着宗教热情,对古兰经引经据典随处可见。但可怕之处在于这些狂热、虔诚的伊斯兰教信仰者并不是一些人想象里的非理性精神病患者。据《大西洋月刊》报道,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有着经过充分、仔细考虑的信仰的宗教团体,里面不乏博学人士。他们所布道的教义来自于对伊斯兰教连贯并且非常精通的解释,而他们的很多言行也都源于对中世纪伊斯兰教传统狂热且严肃的追随。报道称,几乎所有伊斯兰国所作的决定和宣传的法令都符合它在媒体、公告等上宣传的“预言方法论”(The Prophecy Methodology),即一丝不苟地追随穆罕默德的榜样,遵从其预言。因此,“伊斯兰国非常伊斯兰”,否定伊斯兰国的宗教性是错误的。
   在对于伊斯兰教教义众说纷纭的解释中,究竟谁才是伊斯兰教的“真正”代言人,这大概是只有先知才能回答的问题。 但无论如何看待ISIS对于伊斯兰教教义的解读,伊斯兰国都是一个宗教性团体,且其第一个I代表着Islamic(伊斯兰教),注定伊斯兰国与伊斯兰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这也就意味着,要对抗伊斯兰国,就必须从他们的角度,理解他们的宗教。
   
   谢选骏指出:那么,如何“从他们的角度,理解他们的宗教”呢?我认为,那就是穆罕默德的生平所显示的,“一手拿书,一手拿刀”,用“两杆子”(笔杆子、枪杆子)来威逼利诱——伊斯兰就是古代的共产党。者在埃及马木留克集团的无产阶级专政那里,有最为贴切的诠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