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谢选骏文集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谢选骏: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回顾六四现场 是否撤离学生无共识血腥清场难避免》(2019年4月30日 转载网文)报道:
   
   1989年6月4日星期日


   
   北京屠杀仍在继续,一些被屠杀所激怒的民众以死抗争,4日当天是军民情绪极端对抗的日子,并延续至5日之后,且引爆其他大陆主要城市的示威抗议潮。
   
   【凌晨】
   
   第38集团军杀过去后,民众在木樨地桥东设置新路障。不时有民众将死伤者送入复兴医院,有的用平板三轮车、有的用门板、有的用摩托车。医院里的人都在咒骂「法西斯」、「畜生」、「大屠杀」等。
   
   1时,北京市公安局外国人管理处接到电话命令:「即刻派人去北京饭店收缴外国记者非法摄制的录像带、胶卷,并对他们违反戒严令的行为提出警告」;许多从各屠杀现场返回的港台外国记者,均遭到强制搜身,被没收所有的录像带和照片胶卷。
   
   1时许,广场学生指挥部知道最后时刻即将来临,决定号召广场上的学生集结到纪念碑基座,团结一致以非暴力方式进行最后抗争,人数近万。
   
   最先抵达广场南面的是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第2营,时间是凌晨1时25分。该营在挺进过程以班为战斗单位,几乎人手一支冲锋枪,一路开枪挺进,下手毫不留情。
   
   1时40分许,第27、65集团军、第63集团军188师逾万名官兵,从人民大会堂东门涌出。至此,至少4、5万名戒严部队已严密包围广场,开始将枪口瞄准仍坚守在纪念碑基座一带的数千名学生。
   
   第38集团军派第112、113师,分别堵住东、西长安街进入广场的路口;派坦克第6师两个团,对金水桥至午门地段进行清理,并堵住东、西阙门,阻止民众从北京故宫方向进入广场,让广场学生陷于孤立境地。
   
   2时半许,封从德发表广播讲话:「同学们,这是最后的斗争,我们必须以我们的勇气和策略坚持到最后!如果我们坚持和平请愿,也许也要牺牲一部分人,但是,全世界都会彻底看穿这个政府的真实面目!」
   
   3时许,周舵建议:学生领袖带领学生撤离广场,避开戒严部队镇压的锋芒。刘晓波表示反对,认为局势发展至此,在枪口下退缩就意味着背叛;但在周舵、高新、侯德健劝说下,刘晓波最终同意撤离。
   
   随后,刘晓波等人向柴玲、李录、封从德提出撤离广场的建议、理由和具体设想,希望得到认同。坚守广场的主体是学生,广场的控制权在学生手里,没有学生领袖的参与,与戒严部队的接触谈判就没有代表性。柴玲等人予以拒绝。
   
   封从德说:「你们愿意做什么是你们的自由,你们若希望以第三方的姿态去与戒严部队交涉,我个人表示钦佩,但你们绝不能说是代表学生指挥部去谈判。交涉结果也必须经过同学们的表决才能生效。」
   
   李鹏在「六四日记」一书称,凌晨3时半左右天安门清场准备工作就绪。3时半过后,侯德健、周舵在两位医生陪同下乘坐救护车,前往与戒严部队接触谈判。3时40分许,在广场东北角位置与第112师第336团政委季新国等人接触。
   
   4时整,广场上的灯全部熄灭,黑暗瞬间笼罩整个广场,造成极其恐怖的气氛。人们的共同心理感受是: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于是,悲壮的「国际歌」再次响起。
   
   早已列阵在金水桥前的第3集团军装甲车、坦克开始向广场推进,实施最后阶段的清场行动。民主女神塑像首当其冲,轰然倾倒,然后是一座座帐篷被辗倒。
   
   4时10分许,侯德健一行人赶回广场学生指挥部,向柴玲等人说明跟戒严部队接触情况,继续劝说带领学生撤离。
   
   4时32分,侯德健发表广播讲话,大意是:在没有经过广大同学们同意前,擅自作主与戒严部队接触谈判,让学生队伍主动撤离广场,希望大家谅解。血已流得够多了,不能再流血了。这次学生运动,这次全民民主运动已经取得了很大胜利,我们已经胜利了。
   
   侯德健的讲话激起学生们强烈反弹,发出一阵又一阵怒骂声,几乎是侯德健每讲一句就被骂一句。许多学生怒不可遏,斥责侯德健是叛徒、怕死鬼、软骨头;且在刘晓波等人广播讲话过程,不断发出「不撤」、「不能撤」的呼喊。
   
   4时半,广场重新亮灯。官方广场广播只有一句通告:「现在开始清场,同意同学们撤离广场的呼吁。」
   
   与此前几个紧急通告相比,可发现该通告似乎对数千名坚守不撤的学生网开一面,让他们和平而安全地撤离广场,以掩盖血腥清场真相。
   
   中国官方事后一直有意将清场时间,说成是6月4日凌晨4时半至5时30分。其实,整个清场过程历时4个小时,开始于6月4日凌晨1时半许,即第38集团军和空降兵第15军分别抵达广场南北两侧之时,结束于6月4日清晨5时半许,即学生大队人马从东南角撤离广场之时。
   
   谢选骏指出:这些学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唱的竟然是国际歌!他们哪里知道,国际歌只能对付国民党,对付不了共产党——因为国际歌是苏联的国歌,国际歌的力量来自于苏联的支持,例如傀儡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就是如此成立的。反对共产党而乞灵于国际歌,缘木求鱼也。后来我在美国遇到一些流亡学生,发现他们竟然崇拜毛泽东!而且对文革一无所知!他们以为毛泽东比邓小平好!所以,有些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后来变成了新左派是不足为奇的,他们本来就是以左派的身份参与抗议活动的,他们觉得改革开放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这并不奇怪,这就像共产党参加“反法西斯阵线”一样。但是他们不懂,唱着国际歌反共,属于先天不足——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难怪他们达成不了共识,只能等待坦克车进城飞驰,从同伴们的身上碾过!
   

此文于2019年04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