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谢选骏文集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谢选骏: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看不起病?中国数千万人加入医疗众筹》(2019-04-22 华尔街日报)报道:
   
   在中国,很多人无法负担成本高昂的商业医疗保险。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推出了能够为重伤和重疾患者提供互助金的医疗众筹项目,这有望填补国内健康保险行业的空白。


   
   去年年底,上海一名5岁女孩从双层床上摔下来造成头部重伤,当时中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陌生人帮助她支付了手术费用。
   
   孩子的家人没有预先支付任何费用,他们还收到了人民币30万元(约合44,730美元)的救助金,每个参与者只需支付人民币0.03元(约合0.5美分)。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已经扰乱了国内银行、支付和贷款行业的秩序,现在又试图填补中国医疗保险行业的空白。
   
   去年10月份,亿万富豪马云麾下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推出了一项针对支付宝(Alipay)用户的“相互宝”计划,迄今已吸引了逾5,000万参与者。“相互宝”计划为100种重伤或重病的患者提供一次性赔付,其中包括恶性肿瘤和某些类型的瘫痪。蚂蚁金服本月表示,其目标是在未来两年内吸引3亿参与者。
   
   包括蚂蚁金服在内的中国十几家民营初创企业正试图让更多人为自己或代表子女和年迈的父母报名加入众筹医疗平台。就连中国叫车服务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 简称:滴滴出行)也在几个月前推出了类似产品。
   
   去年11月份接受开颅手术的上海女孩是蚂蚁金服相互宝的首位受益者。该公司未透露这名女孩家人的具体联系方式。
   
   截至本月早些时候,另有18人收到了蚂蚁金服互助产品的救助金,每人每份赔付分担费用降至约人民币0.01元,使用支付宝付款。蚂蚁金服表示,对每笔救助金收取8%的管理费。
   
   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强调众筹救助计划不是保险,以避免违反监管规定。蚂蚁金服最初推出互助计划时,与一家持牌中资保险公司合作,但在中国监管部门指责该保险公司误导性的营销和信息披露缺陷后,蚂蚁金服终止了这一合作关系。
   
   总体想法是钱可以聚少成多。中国庞大的人口意味着保障成本理论上可以在数亿人中分摊,每人分摊的费用微乎其微。
   
   这些金融科技公司表示,当参与者申请理赔时,公司必须在付款之前核实信息。这可能包括访谈申请人,查看过往医疗记录,联系他们治疗的医院。
   
   26岁的杭州电商从业人员Liu Xucheng称,他去年注册了蚂蚁金服推出的互助产品。今年3月份他的女儿满月时,他也给女儿注册了这一产品。
   
   Liu及其家人还参加了另一个类似的互助计划,名叫水滴互助。Liu称,到目前为止,他的家庭每年为其他人在这两个平台上的理赔贡献了大约人民币50元。
   
   Liu称,因为费用不高,所以是能够接受的,他把这种医疗赔付称为基本保障。
   
   中国超过90%的人口拥有某种形式的公共医疗保险,基本药品费用以及在免赔额以上的绝大部分住院费用都可以报销。对于昂贵的进口药品和更昂贵的疗法,患者往往需要自掏腰包,很多人无法负担商业医疗保险。
   
   位于北京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教授何小伟在提到这些初创公司推出的各种互助计划时表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保险的替代品。
   
   28岁的He Junlin是成都一名金融从业人员,他去年11月份加入蚂蚁金服相互宝。他表示,成为会员五个月来,在为其他人理赔方面他总共支出不到人民币0.1元。
   
   他解释自己没买商业健康保险的原因时说:“我还年轻,不太可能生病,所以我觉得有相互宝就够了。”
   
   但这个新兴的行业可能面临监管风险,此外,从长远看,尤其是遭遇财务困难的情况时,这些金融初创公司能否支付理赔款并无保证。
   
   复旦大学保险系副教授陈冬梅表示,若这些科技初创公司倒闭,人们本以为自己拥有的保障就会消失。她表示,“这对消费者是个很大的风险。”
   
   水滴互助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沈鹏称,创立该平台背后的想法是,花小钱看大病。这家成立已有三年的初创公司的投资者包括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和美团点评,会员数已经超过7,800万。
   
   水滴互助提供各种不同的互助计划,其中一项计划向被诊断出癌症的会员提供互助金。沈鹏称,该公司尚未盈利,公司以增进社会福祉为首要目标。
   
   沈鹏说,该公司互助计划的很多参与者都住在中小城市,没有购买过商业保险。截至目前,这一平台已向逾3,000多名重大疾病患者总计支付逾人民币4亿元互助金。
   
   该公司网站提及的一个案例是,水滴互助一个老年人互助计划的参与者、62岁的淮安农民严国华于1月份被诊断出肺癌后,在3月份拿到了人民币30,061元互助金。而在他加入该计划的380天内,总共支付了人民币15.7元。记者未能联络到严先生置评。
   
   谢选骏指出: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医疗众筹是个相当神秘的运动,似乎能够无中生有地变出钱财。而且具有了貌似松散其实严密的组织,能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他们这是在筹备类似符水治病的现代黄巾起义吗?要知道,法轮功运动的兴起,就是公费医疗制度的破产所造成的。现在这个医疗众筹,不正是一种“医疗功”吗?其本质,就是在号召天下,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2019/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