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人都是逃犯]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人都是逃犯

   谢选骏: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突发数十万人大游行 现场声势浩大》(2019年4月30日 转载综合新闻)报道:
   
   当地时间2019年4月28日,中国香港数十万人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政府修订《逃犯条例》。


   
   此次游行活动由香港民主派团体民间人权阵线发起,从铜锣湾东角道出发前往香港政府总部。
   
   参与游行的香港民主党官员表示,人数之多超乎意料,相信受到4月24日“占中九子案”判刑的激发,使更多民众上街游行。
   
   游行人士一路高喊要求撤回修订将嫌疑人送到中国审判的《逃犯条例》草案,并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
   
   根据组织方数据,游行共有13万人参加,警方则称高峰期最多仅2.3万人。
   
   香港政府提出《逃犯条例》修订,在社会引起极大争议。这是一个月内香港民众第二次举行的要求撤回修订草案的“反送中”大游行。
   
   现场画面显示,不少香港民众高举象征着2014年“占中”运动的“黄色雨伞”参与游行。
   
   香港保安局2019年2月以引渡台湾杀人案疑犯陈同佳为由,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一些民众担心该条例将令港人的公民权利与法律保障受到进一步严重侵蚀。
   
   现场画面显示,大批民众在香港市中心的一条街上参加游行。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其他部门官员一直坚持该提案,表示这对于防堵长期以来的一些法律漏洞至关重要。
   
   游行民众手持标语,沿路高呼“撤回修订引渡条例”、“林郑月娥下台,李家超下台”、“反送中,抗恶法”等口号。
   
   一些人权团体质疑,该条例将令香港人与途经香港的旅客失去不被引渡到中国的权利,而在中国面对不公正的法律体制。
   
   香港政府官员则反斥民众忧虑是因未明白实际情况,强调修例后有行政和司法机关“双重把关”,承诺不会处理政治或死刑等案件。
   
   谢选骏指出:“占中九子”的宣判波澜不惊,一纸《逃犯条例》为何引起抗议怒潮?原来,香港人都是逃犯!他们有逃避清朝的,有逃避军阀的,有逃避日本的,有逃避毛泽东的,有逃避邓小平的,不是逃犯就是逃犯的亲戚,否则,几个的渔村码头,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人?所以,香港人最怕《逃犯条例》,因为此例一开,在香港就可以随便抓人了!因为香港人都是逃犯或者是逃犯的亲属。
(2019/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