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才、疯子,庸人。]
谢选骏文集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才、疯子,庸人。

谢选骏:天才、疯子,庸人。
   
   俗话说的好,“天才与疯子只有一步之差;正如真理和谬误只有一步之差。”所以天才和疯子、真理和谬误基本上是同类项。那么,什么不是同类项呢?庸人。常识。既不是天才也不是疯子的,只能是庸人。这个庸人不是庸俗的人,而是平常的人、平凡的人、平庸的人。正如在真理和谬误之外的,是常识——常识是从真理演变过来的,但已经被大家所接受所认可所习以为常了。而真理呢?往往被常识所怀疑所拒绝所否定,还需要实践的成败来检验。就本体而论,“林昭的爱情故事”其实是中国文学中常见的“赋比兴”,也就是《楚辞》里的“香草美人”比喻忠君爱国之类;而林昭的“精神病”,也许是她模仿当时流行一时的革命作品《红岩》里装疯的华子良所采取的一种斗争手段,也说不一定的。总之,历史过程复杂,往往出人意外。
   
   网文《林昭是圣女还是疯女》(四月 28, 2019 editors)报道:

   
   一、
   
   林昭是毛时代反抗中共极权暴政的光辉典范,被誉为圣女。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教师萧瀚所说:林昭与绝大多数被中共迫害屠杀者不同之处,第一,她明确指出中共是个没有合法性的极权暴政政权;第二,别的人基本上在自辩“我无罪”,而林昭说的是“你有罪!”;第三,林昭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被迫害致死者千千万,但像林昭那样站着且自知为何、心甘情愿为信念而死者,微乎其微。
   不过也有人说,林昭不算圣女,林昭有精神病,实际上是个疯子。关于林昭有精神病之说,由来已久。 1980年8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为林昭平反,就是以林昭有精神病作为理由,称林昭被害是“冤杀无辜”。但1981年1月,上海高院对林昭案再次作出判决,说1980年的判决书宣告林昭无罪的理由为精神病不妥,撤销了1980年那份判决书,依旧宣布林昭无罪。
   最近一两年,有关林昭是不是精神病的问题又被提出,起因是林昭的遗著。林昭留下了大量的诗词、著述与家书。其中一部分退还林昭家属,还有相当部分没有退还,仍在狱方手中。被退还的那部分林昭遗著,有一部分已经公诸于世,还有一部分没有公开。艾晓明教授说:“这部分遗产是否应该公开,让更多的读者接近林昭,一直存在争议。其中一个主要的心结在于,林昭那些‘疯话’流传出来,会不会影响林昭的形象?”
   所谓“疯话”,包括林昭狱中日记和家书中透露出来的精神状态,特别是包括林昭所写的和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的生死恋情。因为林昭和柯庆施并不曾有过任何直接联系,因此林昭对她和柯庆施生死恋情的描写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故而有“疯话”之嫌。前段时间,林昭的这部分文字在网上以群发信的方式流传,不少人都读到了这些文字,于是又引起林昭是不是精神病、林昭是圣女还是疯女的争论。
   
   二、
   
   我也读到了这些文字。这里,我谈谈我对这件事的看法。
   提起圣女,自然使人联想到法国的圣女贞德。
   贞德本是法国的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乡下女孩子,1412年出生于法国东北部洛林的一个小村庄。她声称在16岁时曾在村后大树下看到三位天使,并且听到了上帝向她发出的指令:打败英军,拯救法国。
   当时正值英法百年战争,法国一败涂地。整个法国北部,包括首都巴黎,以及西南方一部分都已经沦陷,中北部战略要地奥尔良则处于重重包围之中,法国危在旦夕。
   贞德女扮男装,辗转来到希农城堡,见到法国王储即后来的查理七世,斩钉截铁地对他说:“上帝让我告诉你,你将在兰斯城加冕登基。”兰斯城在法国东北部,是历任法国国王加冕登基的地方,当时被英国的盟友勃艮第占领。
   此时的法国政府,焦头烂额,无计可施,在情急无奈之下,同意让这个自称受到上帝指令的农村文盲女孩指挥法国军队。贞德不负重托,带领法国军队立即投入战斗,取得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重大胜利。
   贞德率领的法军于1429年4月底到达战场,5月初就解除了奥尔良之围,7月16日就打下了兰斯城。第二天在兰斯城举行了查理王储的登基典礼。战局从此根本扭转。
   不幸的是,在1430年5月的一次小规模战斗中,贞德下令部队撤退,自己殿后,被英国的盟友勃艮第俘获。其后,英国用重金买下贞德。由英国控制的宗教裁判所以异端和女巫的罪名判处贞德火刑,于1431年5月30日在法国鲁昂当众烧死。
   贞德的殉难极大地激发起法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和战斗意志。20年后,英国人终于被赶出法国。在贞德母亲的恳求下,教皇卡利克斯特三世重审贞德案,为贞德平反。500年后,教皇本笃十五世追封贞德为圣女。
   在历史上,贞德有如一颗耀眼的转瞬即逝的彗星。贞德只活了19岁;从1429年面见法国王储查理到1430年5月被敌方俘获再到1431年5月殉难,贞德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时间总共还不到两年半,但是却成就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功业,留下了一个千古流芳的传奇。
   拿破仑称贞德是法国的救世主。二战期间的法国,无论是与纳粹德国合作的维希当局还是坚持抵抗的戴高乐流亡政府都把贞德当作自己的象征。法国政府把贞德的殉难日定为全国的假日。在她死后500年间,人们对她进行了一切形式的纪念。在中世纪人物中,没有一个人受到的研究多过贞德。文学家艺术家为她创造出大量的作品。关于她的电影一拍再拍,是电影史上重拍次数最多的个人传记片;41名女演员演出过以她为主角的电影,著名瑞典女明星英格丽·褒曼就演过两次。贞德的名字列入“影响世界的100人”。
   关于贞德的外貌。贞德生前没有留下任何肖像,只有史料说她身材短小粗壮,黑头发,面色红润。后人对她外貌的描绘显然是把她美化了。另外,后来的画像往往突出她的女性特征:身段婀娜,长发飘逸。这也不符合事实。贞德自面见查理起直到殉难,总是身着男装,短头发。
   在贞德的一生中,最引人关注也最引起争议的,莫过于她自称看到神迹,听到了上帝的召唤。虔诚的天主教徒对此自然深信不疑,另一些教派则认定贞德听到的是魔鬼的声音,贞德是魔鬼附身的女巫。对不信这些宗教的人来说,在排除了贞德撒谎这种可能性(一般人都承认贞德说她看到神迹是真诚的)之后,剩下来的解释只能说那是幻觉,是幻听幻视。按照这种解释,贞德是把她自己想象的东西幻想的东西当成了真实。这属于偏执狂的精神分裂症的一种典型症状,也就是俗话说的疯子疯女。
   但是要说贞德是疯子是疯女,显然也说不通。因为在其他事情上,贞德都表现得很正常很清醒。例如她在战场上的英勇镇定,指挥有方。尤其是在审问时应对如流,显示出良好的记忆力和卓越的才智。
   有一段问答最有名。审问者问:“你是否觉得自己受到上帝的恩典?”贞德回答:“如果没有的话,希望上帝能赐与我;如果我已得到,希望上帝仍给予我。”
   这个问题原本是一个陷阱,因为当时教会的教条是没有人可以肯定他自己受到上帝的恩典——如果贞德做出肯定答复,那她就证明了自己是异端邪说;如果她的答复是否定的,那她就承认了自己是有罪的。贞德的上述回答让审问者们大出意外,目瞪口呆,不得不暂停了那天的审问。
   圣女贞德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在某些问题上有幻听幻视,有偏执狂的精神分裂症,并不妨碍他/她在其他问题上是正常的、清醒的。我们不能根据某人在某些问题上精神失常、陷入疯癫,就断言他/她在其他问题上也都是不正常,也都是疯的。反过来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很多问题上都正常、清醒,甚至富于过人的洞见和罕见的才能,也可能在某些问题上不正常或很不正常,陷入疯癫或半疯癫。
   这种奇异的结合在那些才智超群、个性超强的人中间并不那么少见。所以有人说,天才多半都有几分疯癫。天才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有精神病学家说,“疯狂”与“伟大”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联系。想想尼采,想想梵高。
   圣女贞德是外国的故事,那么,中国呢?
   我想起被梁启超称为“中国文学家老祖宗”的屈原。屈原本来是举止优雅,很在意穿戴仪表的人;可是晚年的屈原,按照史书的描写,披头散发,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整天独自在河边行走,一会儿大哭,一会儿长叹,反复吟唱着伤心的诗歌--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精神正常之举。
   在当时,莫说屈原的政敌,包括一些楚国的百姓,都说屈原是疯子。当今则有一些学者,根据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指出,屈原晚年精神明显失常,发生感知障碍,有时对周遭外界失去感觉或感觉麻木,有时又把主观体验当成客观现实,如此等等。
   讲一个比较近的例子。已故经济学家杨小凯,文革期间还是中学生,因为写下《中国向何处去》一文而被打成反革命,坐了十年监狱。后来他写了一本《牛鬼蛇神录》,描叙了他在监狱中见识的一批难友。其中有一节题目叫“圣人君子”,写到一位李牧师。李牧师名叫李安祥,并不是牧师,只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本来在一家工厂当车工,因为写了一篇大字报抨击文化大革命而被抓进监狱。
   杨小凯说,当他第一次看见李安祥吃饭前在胸前画十字,早晚在床边铁栏杆旁做祷告时,认定他是一个疯子。可是他不久就发现,李安祥一点也不疯。他每天都争着做倒马桶、打水的脏活、重活,每星期用抹布给他们那间牢房洗一次地板,把地板洗得非常干净。杨小凯表示要帮忙,他微笑着说:“你们都坐到床上去,我一个人就够了,有上帝助我。”每当狱友要帮忙,或者是劝他别对自己太苛刻,他总是说:“上帝要我来吃尽人间苦,拯救我的灵魂。”为了帮助缺少衣物的狱友,李安祥还发明了一种原始的纺纱机,用一块小木板垂直钉着的木棍做成,把不要的破棉被的棉絮当原料,捻成线,搓成绳,再织成布,可以用来做衣服和毯子。
   杨小凯问李安祥是什么案子进来的,李安祥微笑着回答:“上帝派白马将军下凡让我贴一张大字报,告诉众人,文化革命像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一样,将来会在历史上遗臭万年。”
   杨小凯好生奇怪:上帝怎么会对中国的儒学这么好感呢?这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和上帝怎么会连在一起呢?李安祥回答说,他的父亲告诉他,最早来中国传教的西方人都学习儒学。孔夫子的“仁者爱人”,跟上帝的仁爱是一脉相通的。
   一个早春的日子,一大早李安祥做过祷告后,告诉狱友们,“昨晚上帝又派白马将军下凡,他告诉我上帝要遣我去最艰苦的地方,真正尝遍人间的艰苦,以救众生。”稍停片刻,他像是要去迎接神圣的使命一样,“白马将军告诉我,‘这一去就是十数年,你要担当得起重任’。”
   有个狱友挖苦地问:“白马将军是西式打扮还是关公式的打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