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谢选骏文集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谢选骏: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解開日本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胡煒權 2019年04月28日)报道:
   
   日本明仁天皇其年号为平成,即将讓位,為什麼引起憲政危機?


   
   (1)「生前讓位」還是「生前退位」?
   二○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日本的國營電視台──日本放送協會(NHK)和每日新聞援引負責皇室事務的宮內廳消息─平成天皇明仁已向宮內廳表示自己打算提早讓位給皇太子德仁。天皇認為應該讓有能力履行天皇職務的人來擔任,暗示自己年事已高,身心上都已經無法勝任天皇的職位。
   消息傳開之後,立即引發日本國內外巨大迴響。當事者之一的宮內廳發言人,隨即向記者否定上述的報導,更表示天皇將按憲法規定,繼續履行天皇的職責。可是,到了同年八月八日,平成天皇在長約十分鐘的公開講話中,再次表達了讓位的意願,並且公開請求日本國民諒解。事已至此,政府當局顯然不能再否定此一事實。
   川普問新日皇即位重要性 安倍:超級盃的百倍
   經過與皇室內部磋商,首相安倍晉三內閣於翌年二○一七年六月一日向國會提交了《關於天皇退位等皇室典範特例法》,由五條與附例十一條組成,並在同月中旬獲得國會兩院通過,再向外公布。
   特例法正式寫明「天皇退位」,但包括天皇本人發言在內,都將這次決定稱為「讓位」。一些右派傳媒也遵循意志,在之後的相關報導裡一律使用「讓位」。兩者究竟有什麼分別?
   「退位」是指──在沒有天皇的主體意識下,使他從皇座下來。
   「讓位」是指──在天皇的主體意識下,自行從皇座下來,並交予指定繼承人。
   按照天皇上述的行動,「讓位」的說法當然最為妥當,為什麼日本政府還是要在特例法上寫「退位」呢?這是因為在現行憲法和《新皇室典範》規定下,天皇沒有「辭職」、「退休」的權利。但平成天皇突然提出,而且罕有地做出強烈要求,安倍內閣最終妥協,急忙設立上述的特例法去追認。
   但是,為免再次被天皇殺一個措手不及,在特例法裡強調了特例,即「自此一次,下不為例」的意思。也就是說,法例上是特意用退位來強調法律先於天皇的意志,避免牴觸「憲法最大、天皇受憲法限制」的精神,引起憲法解釋混亂的尷尬情況。
   
   
   (2)為什麼不可退位?
   前文所謂的「尷尬情況」,是指天皇突然想退位,引致天皇彷彿無視憲法規定的局面。那麼,為什麼憲法規定天皇不可退休,要做到死為止呢?先看看這個規定是怎麼來的。
   歷史上天皇生前讓位、退位的例子多不勝數,有天皇自願提出,也有天皇被要求退位。但到了明治維新之後,天皇成為國家唯一、最大而且至為神聖的代表和象徵,明治政府更通過明治天皇,向國內外宣言會擔負起率領國家的重責,實現「萬機親裁」的君權政治,回復「古制」。
   宣言歸宣言,沒有人能保證天皇不會突然出事。因此,明治政府確保政權在握之後,開始討論皇室、皇位的規定,也就是後來於一八八九年成立的《帝國憲法》與《舊皇室規範》。
   在這之前的一八八六年,政府轄下的制度調查局提出,萬一天皇身體不妥時,便設置「攝政」來署理國務。但當時的外務大臣井上毅表示反對,認為這等於讓國民知道天皇有恙,無法領導國家,會引起國內不安,也有損天皇權威。
   井上毅又強調,在制憲後一旦設置攝政,必然要通過國會表決,變相使天皇無上權威和繼承受到民選議會,以及其背後的國民掣肘。因此,井上毅反而提議立法容許天皇以讓位(不是退位)的方式,將國務職責交給皇位繼承人,以跳過議會,完成權力交接。不過,他的建議旋即被首相伊藤博文否決。伊藤博文憂慮一旦容許天皇可以讓位,難保將來天皇因與政府不和,用讓位做為抗議手段,威脅政府。他也擔心有反政府勢力勾結皇族奪取皇位,再廢掉現有天皇的皇位,引起政治動亂。
   最終,伊藤博文的憂慮獲得了內閣幕僚的認同,並且在一八八九年制定的《舊皇室規範》第十條裡,明訂天皇終身制,不可提前退位、讓位。伊藤這個想法延續到了戰後的新憲法與《新皇室規範》,戰敗後的天皇已成為「國家和國民統合的象徵」,必須終身在任、減少更替,才能體現「統合」、「象徵」的精神,為國民帶來安全感。
   然而,日本國內一些開明派人士認為,這個期待等於剝削了天皇的人權,甚至等同宣言天皇的「特別性」,與當年昭和天皇公布「天皇是人」的「人的宣言」相違背。另外,也有人猜測天皇的「退位」是否另有隱情,包括不滿安倍晉三政權的右傾路線,破壞天皇一貫的不戰、反戰原則,於是罕見地主動求去,以示抗議等。
   無論如何,平成天皇「退位」一事大局已定,引發的憲政危機也被強行拉回原本路線。然而,今後新天皇德仁能否繼續與安倍政權,以及將來出現的內閣保持和諧?勢必成為日本國內外關注的焦點。
   從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看到怎樣的天皇觀?
   (1)過度平淡的肖像畫
   放眼古今中外,上至神祗、帝皇,下至著名人物,肖像畫都是我們揣想其外貌的參考依據。然而,日本的天皇肖像畫卻不盡如此。在本項的1問,我們已經略略提到了天皇肖像畫的奇怪現象,在這裡則詳細地討論。
   自古代至中世紀為止,歷任天皇的肖像畫,能說有個人特色的作品,屈指可數,例如改變天皇與日本史的天武天皇、桓武天皇、後醍醐天皇等,其肖像畫滲透了同時代中國畫風。但大部分的天皇畫作可謂千篇一律,都是差不多的表情,差不多裝扮。
   與歐洲、中國不同,天皇的畫作並沒有隨時代進步而越來越神似、寫實,一直要到明治維新改走西洋風格後,才有了根本性的改變。這是為什麼呢?
   先說明,除了傳說中的天皇和古代的大王外,大部分天皇都有肖像畫,稱為「御影」,現存最早的肖像畫始於十世紀的鳥羽天皇。
   
   而畫師的身分也沒有硬性指定,以江戶時代的天皇畫為例,繪者有專業的繪師,也有皇族出身善於繪畫的貴族,也有出身已不可考的繪師。
   縱然繪師不盡相同,也不是來自同一畫派,但是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卻沒有明顯的分別,也沒有象徵王權、威嚴的神器在其中,只是一幅幅平淡、姿態千篇一律的肖像畫而已。與中國、歐洲君王的例子相比,算是極為內斂的。
   另外,各代天皇肖像畫完成後,並不是全都獲得統一管理。在江戶時代以前,大多數畫作會在天皇駕崩後,安放在相關寺院中;江戶時代以後,大多數畫作則統一存放於京都泉涌寺,有些則放在舊時的宮內廳倉庫裡。泉涌寺自鎌倉時代開始,是多位天皇、太上天皇、皇子們死後安放靈位的皇家寺院,自然是存放的理想地點。接下來,我們便以泉涌寺的畫作為例,談談天皇肖像畫如何顯示當時人對天皇的理解和規定。
   (2)天皇肖像畫的共通點
   天皇的權威與權力時有起伏,到了太平安定的江戶時代,天皇在政治上的威信低落,時人對其印象也越來越僵化,這些固定印象反映在肖像畫裡。
   第一,沒有女天皇的肖像畫。江戶時代曾出現兩任女天皇──明正天皇與後櫻町天皇。如今並沒看到她們的肖像畫,這肯定不是因為災難而遺失,而是一開始便沒有。
   為什麼「歧視」她們二人呢?那是因為她們的即位是政治考慮下的安排,完全出於偶然,一些皇家、天皇執行的祭祀儀式,按規定還是必須由男性天皇執行。另外,女性生理期也是「元凶」之一。
   
   在古代日本,月經被視為污穢不堪的象徵之一,即使天皇也無法阻止這個生理現象。「不完美」的身體限制了她們做為天皇的「完整性」,朝廷和幕府也沒有將她們當作「完整」的天皇來看待。她們繼位之後,沒有真正執政、履行天皇之責,而是通過當時的關白,以「攝政」的身分攝理朝廷時務。
   第二,因為歷代天皇肖像畫中沒有女帝的先例,創作自是困難,而且,男性畫師無法直接觀察女天皇的真容,再進行繪畫,結果最方便的解決方式就是乾脆不畫。
   而男天皇的肖像畫有什麼共通點呢?最明顯的便是不留鬍子。中世紀至戰國時代為止的天皇肖像畫,還會看到部分天皇蓄鬍,肖像畫裡的江戶時代的天皇是一律沒有鬍子的。雖然沒有規定天皇必須留鬍,而且外國也有不蓄鬍的君王,但在大多數文明體中,鬍鬚是男性最明顯的身體特徵,是強調威嚴、權力的標誌。以此觀點來看,江戶時代的天皇不留鬍子,可說是較罕見的現象。
   不只是天皇,同時代德川幕府將軍的肖像畫,除了頭三代將軍家康、秀忠和家光外,以後的將軍均沒有留鬍鬚。這又是為什麼?
   簡單而言,這與江戶時代的社會風俗有關。江戶時代初期,大約是一六六○年代,時值四代將軍德川家綱,幕府頻頻下令禁止各階層的男性留鬍子,這是因為當時幕府認為鬍鬚代表蠻勇、粗魯,想通過禁止留鬍子,壓抑社會的暴戾風氣。
   結果,天皇與將軍都受到這個規範的影響,起碼在肖像畫裡貫徹了這個宗旨。一直到明治天皇,才重新留起鬍鬚。
   以上可見,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雖然沒有中國、歐洲帝皇那些強調權威的表現手法,也沒有用金碧輝煌的顏料來凸顯一國之君的氣勢。但那些作品活生生地反映了當時的天皇觀,也讓我們走機會了解當時的社會風尚與意識表象。
   
   谢选骏指出:这篇文章似乎面面俱到,却没有切入一个基本点——“日本·天皇”这个组合词汇,全都来自中国概念。因此,如果没有参考中国传统,则无法恰当理解日本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实际上,现代日本比现代中国保留了更多的中国传统,其程度甚至到了“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的地步。也就是说,日本现在其实比中国更加像是中国,相比之下,现在的中国更像蛮夷。
(2019/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