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谢选骏文集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谢选骏: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解開日本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胡煒權 2019年04月28日)报道:
   
   日本明仁天皇其年号为平成,即将讓位,為什麼引起憲政危機?


   
   (1)「生前讓位」還是「生前退位」?
   二○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日本的國營電視台──日本放送協會(NHK)和每日新聞援引負責皇室事務的宮內廳消息─平成天皇明仁已向宮內廳表示自己打算提早讓位給皇太子德仁。天皇認為應該讓有能力履行天皇職務的人來擔任,暗示自己年事已高,身心上都已經無法勝任天皇的職位。
   消息傳開之後,立即引發日本國內外巨大迴響。當事者之一的宮內廳發言人,隨即向記者否定上述的報導,更表示天皇將按憲法規定,繼續履行天皇的職責。可是,到了同年八月八日,平成天皇在長約十分鐘的公開講話中,再次表達了讓位的意願,並且公開請求日本國民諒解。事已至此,政府當局顯然不能再否定此一事實。
   川普問新日皇即位重要性 安倍:超級盃的百倍
   經過與皇室內部磋商,首相安倍晉三內閣於翌年二○一七年六月一日向國會提交了《關於天皇退位等皇室典範特例法》,由五條與附例十一條組成,並在同月中旬獲得國會兩院通過,再向外公布。
   特例法正式寫明「天皇退位」,但包括天皇本人發言在內,都將這次決定稱為「讓位」。一些右派傳媒也遵循意志,在之後的相關報導裡一律使用「讓位」。兩者究竟有什麼分別?
   「退位」是指──在沒有天皇的主體意識下,使他從皇座下來。
   「讓位」是指──在天皇的主體意識下,自行從皇座下來,並交予指定繼承人。
   按照天皇上述的行動,「讓位」的說法當然最為妥當,為什麼日本政府還是要在特例法上寫「退位」呢?這是因為在現行憲法和《新皇室典範》規定下,天皇沒有「辭職」、「退休」的權利。但平成天皇突然提出,而且罕有地做出強烈要求,安倍內閣最終妥協,急忙設立上述的特例法去追認。
   但是,為免再次被天皇殺一個措手不及,在特例法裡強調了特例,即「自此一次,下不為例」的意思。也就是說,法例上是特意用退位來強調法律先於天皇的意志,避免牴觸「憲法最大、天皇受憲法限制」的精神,引起憲法解釋混亂的尷尬情況。
   
   
   (2)為什麼不可退位?
   前文所謂的「尷尬情況」,是指天皇突然想退位,引致天皇彷彿無視憲法規定的局面。那麼,為什麼憲法規定天皇不可退休,要做到死為止呢?先看看這個規定是怎麼來的。
   歷史上天皇生前讓位、退位的例子多不勝數,有天皇自願提出,也有天皇被要求退位。但到了明治維新之後,天皇成為國家唯一、最大而且至為神聖的代表和象徵,明治政府更通過明治天皇,向國內外宣言會擔負起率領國家的重責,實現「萬機親裁」的君權政治,回復「古制」。
   宣言歸宣言,沒有人能保證天皇不會突然出事。因此,明治政府確保政權在握之後,開始討論皇室、皇位的規定,也就是後來於一八八九年成立的《帝國憲法》與《舊皇室規範》。
   在這之前的一八八六年,政府轄下的制度調查局提出,萬一天皇身體不妥時,便設置「攝政」來署理國務。但當時的外務大臣井上毅表示反對,認為這等於讓國民知道天皇有恙,無法領導國家,會引起國內不安,也有損天皇權威。
   井上毅又強調,在制憲後一旦設置攝政,必然要通過國會表決,變相使天皇無上權威和繼承受到民選議會,以及其背後的國民掣肘。因此,井上毅反而提議立法容許天皇以讓位(不是退位)的方式,將國務職責交給皇位繼承人,以跳過議會,完成權力交接。不過,他的建議旋即被首相伊藤博文否決。伊藤博文憂慮一旦容許天皇可以讓位,難保將來天皇因與政府不和,用讓位做為抗議手段,威脅政府。他也擔心有反政府勢力勾結皇族奪取皇位,再廢掉現有天皇的皇位,引起政治動亂。
   最終,伊藤博文的憂慮獲得了內閣幕僚的認同,並且在一八八九年制定的《舊皇室規範》第十條裡,明訂天皇終身制,不可提前退位、讓位。伊藤這個想法延續到了戰後的新憲法與《新皇室規範》,戰敗後的天皇已成為「國家和國民統合的象徵」,必須終身在任、減少更替,才能體現「統合」、「象徵」的精神,為國民帶來安全感。
   然而,日本國內一些開明派人士認為,這個期待等於剝削了天皇的人權,甚至等同宣言天皇的「特別性」,與當年昭和天皇公布「天皇是人」的「人的宣言」相違背。另外,也有人猜測天皇的「退位」是否另有隱情,包括不滿安倍晉三政權的右傾路線,破壞天皇一貫的不戰、反戰原則,於是罕見地主動求去,以示抗議等。
   無論如何,平成天皇「退位」一事大局已定,引發的憲政危機也被強行拉回原本路線。然而,今後新天皇德仁能否繼續與安倍政權,以及將來出現的內閣保持和諧?勢必成為日本國內外關注的焦點。
   從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看到怎樣的天皇觀?
   (1)過度平淡的肖像畫
   放眼古今中外,上至神祗、帝皇,下至著名人物,肖像畫都是我們揣想其外貌的參考依據。然而,日本的天皇肖像畫卻不盡如此。在本項的1問,我們已經略略提到了天皇肖像畫的奇怪現象,在這裡則詳細地討論。
   自古代至中世紀為止,歷任天皇的肖像畫,能說有個人特色的作品,屈指可數,例如改變天皇與日本史的天武天皇、桓武天皇、後醍醐天皇等,其肖像畫滲透了同時代中國畫風。但大部分的天皇畫作可謂千篇一律,都是差不多的表情,差不多裝扮。
   與歐洲、中國不同,天皇的畫作並沒有隨時代進步而越來越神似、寫實,一直要到明治維新改走西洋風格後,才有了根本性的改變。這是為什麼呢?
   先說明,除了傳說中的天皇和古代的大王外,大部分天皇都有肖像畫,稱為「御影」,現存最早的肖像畫始於十世紀的鳥羽天皇。
   
   而畫師的身分也沒有硬性指定,以江戶時代的天皇畫為例,繪者有專業的繪師,也有皇族出身善於繪畫的貴族,也有出身已不可考的繪師。
   縱然繪師不盡相同,也不是來自同一畫派,但是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卻沒有明顯的分別,也沒有象徵王權、威嚴的神器在其中,只是一幅幅平淡、姿態千篇一律的肖像畫而已。與中國、歐洲君王的例子相比,算是極為內斂的。
   另外,各代天皇肖像畫完成後,並不是全都獲得統一管理。在江戶時代以前,大多數畫作會在天皇駕崩後,安放在相關寺院中;江戶時代以後,大多數畫作則統一存放於京都泉涌寺,有些則放在舊時的宮內廳倉庫裡。泉涌寺自鎌倉時代開始,是多位天皇、太上天皇、皇子們死後安放靈位的皇家寺院,自然是存放的理想地點。接下來,我們便以泉涌寺的畫作為例,談談天皇肖像畫如何顯示當時人對天皇的理解和規定。
   (2)天皇肖像畫的共通點
   天皇的權威與權力時有起伏,到了太平安定的江戶時代,天皇在政治上的威信低落,時人對其印象也越來越僵化,這些固定印象反映在肖像畫裡。
   第一,沒有女天皇的肖像畫。江戶時代曾出現兩任女天皇──明正天皇與後櫻町天皇。如今並沒看到她們的肖像畫,這肯定不是因為災難而遺失,而是一開始便沒有。
   為什麼「歧視」她們二人呢?那是因為她們的即位是政治考慮下的安排,完全出於偶然,一些皇家、天皇執行的祭祀儀式,按規定還是必須由男性天皇執行。另外,女性生理期也是「元凶」之一。
   
   在古代日本,月經被視為污穢不堪的象徵之一,即使天皇也無法阻止這個生理現象。「不完美」的身體限制了她們做為天皇的「完整性」,朝廷和幕府也沒有將她們當作「完整」的天皇來看待。她們繼位之後,沒有真正執政、履行天皇之責,而是通過當時的關白,以「攝政」的身分攝理朝廷時務。
   第二,因為歷代天皇肖像畫中沒有女帝的先例,創作自是困難,而且,男性畫師無法直接觀察女天皇的真容,再進行繪畫,結果最方便的解決方式就是乾脆不畫。
   而男天皇的肖像畫有什麼共通點呢?最明顯的便是不留鬍子。中世紀至戰國時代為止的天皇肖像畫,還會看到部分天皇蓄鬍,肖像畫裡的江戶時代的天皇是一律沒有鬍子的。雖然沒有規定天皇必須留鬍,而且外國也有不蓄鬍的君王,但在大多數文明體中,鬍鬚是男性最明顯的身體特徵,是強調威嚴、權力的標誌。以此觀點來看,江戶時代的天皇不留鬍子,可說是較罕見的現象。
   不只是天皇,同時代德川幕府將軍的肖像畫,除了頭三代將軍家康、秀忠和家光外,以後的將軍均沒有留鬍鬚。這又是為什麼?
   簡單而言,這與江戶時代的社會風俗有關。江戶時代初期,大約是一六六○年代,時值四代將軍德川家綱,幕府頻頻下令禁止各階層的男性留鬍子,這是因為當時幕府認為鬍鬚代表蠻勇、粗魯,想通過禁止留鬍子,壓抑社會的暴戾風氣。
   結果,天皇與將軍都受到這個規範的影響,起碼在肖像畫裡貫徹了這個宗旨。一直到明治天皇,才重新留起鬍鬚。
   以上可見,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雖然沒有中國、歐洲帝皇那些強調權威的表現手法,也沒有用金碧輝煌的顏料來凸顯一國之君的氣勢。但那些作品活生生地反映了當時的天皇觀,也讓我們走機會了解當時的社會風尚與意識表象。
   
   谢选骏指出:这篇文章似乎面面俱到,却没有切入一个基本点——“日本·天皇”这个组合词汇,全都来自中国概念。因此,如果没有参考中国传统,则无法恰当理解日本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实际上,现代日本比现代中国保留了更多的中国传统,其程度甚至到了“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的地步。也就是说,日本现在其实比中国更加像是中国,相比之下,现在的中国更像蛮夷。
(2019/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